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网游动漫 > 三重门 > 正文 分节阅读_9
《三重门》

正文 分节阅读_9

作者:韩寒 字数:6240 热度:4
    电话号码。白胖高记忆力不佳,林父记得他,他早已不记得林父,只是含糊地“嗯”,经林父循循善诱的启发,白胖高蒙了欢的记忆终于重见天日,激情澎湃地吹牛:“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林先生。我实话告诉你,我这里的老师都是全市最好的,学生绝大部分可以进市重点,差一点就是区重点。你把孩子送过来,保管给教得——考试门门优秀!”

    林父心花怒放,当场允诺,定下了时间,补完所有课后一齐算账。第一门补化学,明天开始,从晚六时到九时,在老板酒吧。

    第二天课上完都已经五点半,桥上已经没有回落美景,雨翔回家匆匆吃完饭,然后骑车去找老板酒吧。大街小巷里寻遍,那老板酒吧一点没有老板爱出风头的习性,东躲西藏反而像贼吧。

    时间逼近六点,雨翔只好去向街头卖烧饼的花甲老人,那老人在这镇上住了一辈子,深谙地名,以他的职业用语来说,他对这个小镇情况已经“熟得快要焦掉”。

    不料他也有才流的时候,回忆良久不知道老板酒吧在哪里。雨翔只好打电话给父亲,林父再持那朋友,辗转几个回合,终于知道“老板酒吧”乃是个新兴的事物,贵庚一个礼拜,尊处马路旁。

    天色都暗了,黑幕里探头出现一颗早熟的星星,映得这夜特别凄凉。凉风肆虐地从雨翔衣服上一切有缝的地方灌进去,一包冷气在身上打转。寻寻觅觅,冷冷清清,那“老板酒店”终于在灯火昏暗处亮相。

    白胖高白而亮的脸,代替了灯的功能。雨翔寻亮而去,和白胖高热情切磋:“您就是——”“你是林雨翔吧?好好好,一副聪明的样子。好好地补,一定会考取好的学校!”

    “嗅一一一一谢谢——”

    “好了,不说了,进去吧,里面还有同学,也许你认识呢!”’林雨翔遵旨进门,见里面乌烟瘴气,一桌人在里面划拳喝酒,陪酒小姐手掩住嘴哈哈笑,那笑声穿云裂石,雨翔只想当初怎么就没循笑而来。

    白胖高手轻轻一挥,说:“轻点,学生还要补课呢!”一桌人显然和白胖高是挚友,甘为祖国的花朵而失声。白胖高指引而翔进一间小房间。里面一张圆桌,正襟坐着三个学生,还有一个老师,名副其实的“老”师。顽固的性格一览无遗地写在脸上,嵌在皱纹里,真是老得啃都啃不动。老师严肃说:“坐下。人到齐了,我们开始吧。”

    白胖高哈腰关门退出。退出一步,发现忘了什么,推门进来说:“同学们,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化学老师,他很资深啊,曾经多次参加过上海市中考的出卷工作埃第二章(6)所以,他应该对这东西——比如卷子怎么出——很有经验的,真的!”

    老师仍一脸漠然,示意白胖高可以离开了,再摊开书讲课。女人愈老声音愈大,而男人反之,老如这位化学老师,声音细得仿佛春秋时楚灵王章华宫里美女的腰。

    讲几句话后更变本加厉,已经细成十九世纪俄国上流社会美女的手,纯正的“求盈一掬”。那声音弱不禁风,似乎有被人吹一口气就断掉的可能。吓得四个学生不敢喘气,伸着头听。

    努力半天后,学生终于松懈了,而且还松懈得心安理得——恋爱结束人以“曾经爱过”聊以自慰,听课结束自然有“曾经听过”的感慨,无奈“有缘无分”,无奈“有气无声”,都是理由。

    四个人私下开始讨论,起先只是用和化学老师等同的声音,见老师没有反应,愈发胆大,只恨骨子里被中国儒家思想束缚着,否则便要开一桌麻将。

    老师依然在授课给自己听。雨翔问身旁的威武男生:“喂,你叫什么名字?”

    男生气壮山河道:“梁样君。”

    “娘子军?”

    “是梁——这么写,你看着。”梁样君在雪白的草稿纸上涂道。

    “不对,是念‘锌’吧?”雨翔误说。可见化学果然与日常生活有着密切关系。

    梁样君挖苦:“哟,你语文不及格吧,连这字都会念错。”其实名字里有罕用字也是那人的一大优势,逢人家不懂,他便有了谆谆教诲的机会。林雨翔是这方面的直接受害人,脸红耳赤地不知所措。

    梁样君标上拼音,说:“这么念,懂破?”

    “我——我是不小心一下子看错了。”林雨翔尴尬地笑着说。

    “你的语文很差吧?”梁样君推论。

    “哪能呢!”雨翔激动得要捶桌子,“我的语文成绩、是全校——”说着停下来,贼视几眼另外两人胸前的校徽,还好都是外镇慕名而来的,不知道底细,于是放声说,“是全校数一数二的好!”

    “是吗?我怎么没听说你;叫什么?嗅——林雨翔的大名?”

    林雨翔一身冷汗,怪自己忘了看梁碎君的校徽,又暗暗想怎么人一逢到毕业班,新人像春天的小苗般纷纷破土而出。

    小苗继续说:“恐怕你在吹牛吧!”

    “我没!只是我最近在转攻理科——看,这不是在补化学吗?晦!那老师水平真破!”

    梁样君中了计,受到最后一句诱惑,转业攻击化学老师:“是啊,我爸花了这么多钱要人介绍的什么‘补课专家’,烂得不像样子,但我爸钱多,无所谓。弄不好今年还要留一级呢!”

    雨翔惊诧地问:“还要——留了你是说……”梁样君引以为荣说:“我大前年留了一级呢!妈的,考差点嘛,什么大不了的。

    反正我爸有的是钱,我读书做什么?读书就为钱,我现在目的达到了,还读个屁书?”

    林雨翔听了,恨不得要把自己母亲引荐给梁样君,他俩倒有共同语言。

    梁摔君再说:“只要初中毕业,我就可以进重点高中,不是瞎说的,给他十万二十万,那校长老师还会恭敬得——只差没有列队欢迎了,哈。”

    林雨翔正接受新思想,听得眼都不眨。

    梁样君说:“你想,什么什么主义,什么什么思想,都是骗人的,谁有钱,是真的。你有钱,什么东西都会送上门来,妞更别说,不要太多嗅!”

    “是吗?你有经验?”林雨翔小心地插话。

    “废话!努,我告诉你,我对这东西的研究可深了!在恋爱方面,全镇没人可以和我,啊,那个词叫什么,‘比美’是吧?”

    林雨翔严肃纠正道:“是媲美。”心里舒服了很多。

    “管他,总之,老子第一!”

    “是吗,你说说看!我可要拜你为师呢!”

    梁样君常用这些话来震人,可惜被震的人极少,以往每每说起,别人都不屑地说:“这又不会考试,你研究了有屁用。”所以每次都恨不得求别人收他为师,这次行骗有了成果,忙不迭道:“一句话,女人最喜欢两梁样君又侃侃而谈,不去当老师真是可惜了,“我跟你说,你最主要的呢,还是写情书。女的最喜欢那玩意儿,尤其是第一封,最主要!”

    “是吗?”

    “屁话,当然是,你最好呢,要仿造什么唐诗宋词,女人最喜欢!”梁摔君理骼道。

    “嗅,那该怎么写呢?”

    “告诉你,其实女人第一眼喜欢的是才,男人有才,她吹牛才会有本钱,然后呢,要发展,等到两个人亲热得男人叫她叫‘宝贝’了,她就把‘宝’字留着,而那个‘贝’呢,送给你的‘才’,她就爱‘财’了。”说完自己也惊奇不已。《说文解字》摆在梁样君面前,真是相形见拙了。但他解字有功,却没回答林雨翔。没当老师的梁样君竟已染上无底下大多数老师的毛玻林雨翔叹服得自己问了什么都忘了,直夸:“说得有道理!”

    梁样君这时才想起,说:“懊,你刚才问我怎么写是吧?这太简单了。我告诉你,最主要呢要体现文才,多用些什么‘春花秋月风花雪月’的,写得浪漫一些,人家自然喜欢!”

    上完理论课,梁样君摊开笔记本,展示他的思想火花,上面尽是些情诗。古今协作中美合壁: my bvv:美人卷珠帘,深坐平娥眉。我凝视惊叹眼,见到一种异常的美。悠悠爱恨之间,我的心永远不变,纵使沧海桑田,追逐你到夫边。我不在乎昨天,我无所谓明天。抛开世间一切,惟独对你想念。

    雨翔觉得这诗比他大哥的“退思忘红豆”好多了,浅显易懂,奉承说:“这诗好!通俗!”

    “什么呀!这是落伍的,最好的诗是半明不白的,知道了吗?”梁样君的观点基本雷同于雨翔表哥,可见雨翔表哥白活了四年。

    “晤,原来这样!是谁教你的,那——你会有崇敬的人吧?”

    “崇拜的人?我——我只崇拜我。”梁排君气愤地恨不得跟在尼采后面大喊“打倒偶像”,声音猛提一阶,说:“老子没有要敬佩的人,我有的是钱。

    这话声音太响,化学老师为自己的话汗颜,终于加力说:“同学们不要吵!”

    这句话像从天而降,吓得四周一片寂静。然后他又低声埋头讲化学。四个学生稍认真地听着,听得出来,这化学老师一定是文人出身,说话尤废,仿佛奥匈帝国扔的炸弹,虽多却无一击中要害,尽听他在说什么“化学的大家门捷列夫的学习化学方法”,无边无垠的却扫了四人的兴,又各顾着谈话。

    梁样君又问:“林兄,你是不是也有那个呢?”

    “噎——没有没有——”林雨翔说这话的本意是要让梁律君好奇地追问,好让自己有够大的面子说心事,不料语气过分逼真,梁样君摆手说:“算了,我不问你了。”

    “其实——也——我也算了!”雨翔说。

    梁柠君自豪地说:“你啊,我看你这么羞涩,这事你苦了!我给你挑吧。”

    雨翔以为梁样君果然信望卓著,亲自送选,理当不胜感激,然而目标已有一个,中途更换,人自会有罪恶感,忍痛推辞:“不必不必了。”

    梁律君听到这话,心里暗暗嘘一口气,想大幸林雨翔这小于害羞地不要,否则要害苦自己了。说出来的话也释掉了重负,轻装如远征军队,幽幽在小房间里飘荡:“也好!自己挑好!”

    化学老师抛弃门捷列夫,瞪他一眼。又舍不得地重拾起来再讲。

    待到九点,四个人该说的话都说完了,昏然欲睡。化学老师完成任务,卷起书往液窝里一夹,头也不回走了。白胖高进来问:“效果怎么样?”

    “好——”四人起哄。

    “好就好,我请的老师都是,那——是水平一流的。这个礼拜五再来补英语,是个大学的研究生,英语八级。”

    第二章(7)

    两个女生跳起来问:“帅不帅!哇,很有才华吧!”

    白胖高懂得连续剧里每集最后要留个悬念以吸引人的手法,说:“到时你们看了就知道了!”那两只跳蚤高兴地拍手说:“我一定要来!”

    夜很深了。漫天的繁星把沉沉的天地连结起来。最远方的亮光,忽地近了。

    那晚林雨翔辗转难眠——梁样君灌授的知识实在太多了,难以消化。只好把妥善保存的复审一遍,越想越有道理,恨不得跳出被窝来写情书。无奈,爱情的力量虽然是伟大的,但大力上却也不见得耐寒。雨翔的灵魂默默跳了三次,都冷得返回告诉肉体跳不得。

    权衡以后,雨翔决定在床上写。因为学者相信,一切纯美爱情的结束是在床上,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若能又在床上开始的话,也算是一种善始善终的首尾呼应。

    给一个人写第一封情书的感觉好比小孩子捉田鸡,远远听见此起彼伏的叫声,走近一看,要么没有了,要么都扑通跳到水里。好不容易看见有只伏在路边,刚要拍下去,那田鸡竟有圣人的先知,刹那间逃掉了。雨翔动笔前觉得灵感纠结,话多得写不完,真要动笔了,又决定不了哪几句话作先头部队,哪几句话起过渡作用,患得患失。灵感捉也捉不住,调皮地逃遁着。

    咬笔苦思,想应该试用“文学的多样性”,就第一封而言,最好的还是诗,含蓄不露才是美。这时他想到了大哥寄来的诗词,忙下床去翻,终于找出《少年游》、《苏幕遮》,体会一下意境,想这两首词太凄悲,留着待到分手时才能派上大用常而赵传的《当年你决定向南而去》似乎意境不符,那首《当初就该爱你》也嫌露骨。

    相比之后,觉得第三首尚有发展潜力,便提炼出来改造。几个词一动,居然意境大变,够得上情诗的资格:是否你将要向北运行那我便放弃向南的决定你将去哪座茫茫城市我终究抱着跟随的心时光这样的飞逝我们也许没有相聚的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网游动漫
完本网游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