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网游动漫 > 三重门 > 正文 分节阅读_18
《三重门》

正文 分节阅读_18

作者:韩寒 字数:6165 热度:4
    员总会操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说:“先生小姐,霉鬼。”这样平添几分温馨气氛,本来要吵的架都因故推迟到店外了。推出这一套经营理念后小店安静不少。举凡酒店,在里面喧闹发酒疯的多是政府人员,而这些人小店也招待不起,因为他们白吃白喝后会就玫瑰召开~个统筹会议,两个基层扩大会议,三个群众座谈会议,再召集社会上有名的流氓开一个名流学术研讨会议。情侣就不会。

    林雨翔镇定自若要了一瓶啤酒,硬是吞了下去,一展豪气,头脑发沉,顿时变成一个集傲气霸气和酒气于一身的男人,拍着桌子追忆似水年华,说:“老子小时候他读诗书啊, susan,你没读过吧?告诉你,古人很多东西是没道理的,你们思考问题要换一种思维方式。”说着雨翔换一个坐的方式,趴在桌上,两眼直勾勾盯住su-san,说:“你们的思维方式就是延续性的,而我的是逆向的——逆向懂不懂?就是——比方说一般人说到了感性后,下一个说的就是理性,而我说到感性后,下一个就给你们说性感。”

    说着林雨翔捞一下袖子,沈溪儿居安思危,以为雨翔要用形体语言,忙要护着susan,不想林雨翔动机单纯,挥手说:“再来一瓶!区区小酒,不足挂齿,老于喝酒像喝奶似的,快拿一瓶力波牛奶!”

    susan站起来扶住雨翔说:“好了,别喝了,走了,时间差不多了。走啦。”

    沈溪儿也忙去拖,林雨翔推开她们,说:“你们真以为我醉了,我真可谓——”说着想找一句古诗词证明自己牛饮本事巨大,可惜这类东西遭了禁,生平未见,只好把“谓”字拖得像伟人作古时的哀悼汽笛。

    第三章(6)

    沈溪儿一语指断汽笛说:“谓个屁,走!”

    店外夜凉如水,吸一口气,冷风直往鼻孔里钻,凉彻心肺,连耳孔里也灌风,那风果真无孔不人。 susan不由握紧手在口达哈一口气。林雨翔看见忙扒下一件衣服,那衣服薄得吹掸欲破,披在身上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扔下来给susan披。susan说不用不用,快到家了。

    林雨翔急说:“怎么了,你嫌薄啊!老子还有!”说完又脱下一件,顿时浑身一轻,鼻涕一重,冷得嚏喷不止。susan更加推辞。

    林雨翔脱出了惯性,又要扒,沈溪儿一看大势不妙,再扒下去要裸奔了,赶忙命令:“穿上!”

    林雨翔一个踉跄,站稳后说:“又不是脱给你的,老子愿意!”

    susan也看出了事态严重,忙在路边叫住了一辆三轮车,把林雨翔推进去,对车夫说送他回家。雨翔并没抵抗,乖乖上车。车骑出一段后,susan担心道:“他会不会有事?”

    沈溪儿眉毛一扬,说:“这小子衣服扒了这么多还不冻死,你说会有什么事?”

    susan回头往长街上望了几眼,被沈溪儿拖着回家了。而沈溪儿也没有好事做到底送佛上西天的敬业精神,见驱狼工作完成,在下一个路口就和susan告别。从那个路口到susan家还路途漫漫,只差没用光年计。su-san只是感觉有些不安,怕林雨翔酒兴大发拆人家三轮车,或者被车夫劫诈了,或者把车夫劫诈了。

    隐隐约约前方几十米远路灯下有一个身影,见susan靠近了,徐向前两步夜(叶)挺在街上。

    susan停下车,低头问:“林雨翔,你不回家在这里干什么?”

    林雨翔今天酒肉下肚,不仅胃大了许多,胆也是涨大无数,大声说:“susan,我想陪你一会儿。”这句话在夜空里格外清响,方圆十里内所有英文名叫susan的都会为之一振。

    “你喝多了。”

    “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矣!”林雨翔说着又觉得头有一点沉,有一种要表白的冲动。雨翔暗想酒果然是好东西,一般人的表白如果失败后连朋友都做不了,而醉中表白万一惨遭失败就有“酒后失态”或“酒后变态”的借口,如此一来,后路比前路还宽。可另一方面,林雨翔又不想对这种纯真的友情做任何治污。他是这么想的,其实还是两个字——“不敢”。虽然两人很平静地在街边慢慢走,但各管0潮起伏。

    林雨翔经历了比二战还激烈的斗争后,终于下定决心——如果依旧这么僵下去,弄不好这场恋爱要谈到下个世纪。按师训,今天的事情今天完成,那么这个世纪的爱意这个世纪表白,否则真要“谈了十几年,黑发谈成白发”,毕竟,谈恋爱拖得像人世贸不是好玩的。决心一下后林雨翔开始措词,东拉西扯竟在脑子里排列了许多方案,比如“我爱你,不久,才一万年”,比如《大话西游》里孙悟空的“我爱你,如果非要给这份爱加一个期限,那就是一万年”,不胜枚举。这年头爱情果然厉害,要么不爱,一爱就抵百来只乌龟王八的寿命,而且不仅人如此,连猴子也是,可见猴子的爱情观已经进化到和人的一样——是退化到。想好了诺言后,最后一步是确定用“爱”或“喜欢”。其实两者是等同的。人就是奇怪,一提到有“三个字”要说,人首先想到的就是“我爱你”,殊不想“王人蛋”、“你这驴”、“救命氨、“上厕所”甚至“分手吧”都是三个字,假使说话也有某些有钱报社杂志社所开出的“千字千元”的报酬,相信这世上大多有情人会将“我爱你”改口成:“我喜欢你”。然而由于人的习惯,用“爱”显然有一字千斤敲山震虎的威力,所以林雨翔还是决定用“爱”。

    寒夜的街上没几个人,空旷的世界里好像只剩下两个人和几盏灯。林雨翔握紧拳,刚要张口,终于不幸,大坏气氛的事情发生了,susan早雨翔一步,说:“有什么事么?没有的话我回家了?”

    林雨翔的勇气被吓得找也找不回来,竟摇摇头说“没事没事”。

    susan围好围巾,对林雨翔莞尔一笑,跨上车回家。林雨翔呆在原地,又责任自己忘了说“路上小心”等温暖的话,不由双倍地后悔。酒劲又泛上来,想想不甘心,叫了路边一辆三轮摩托从另一条路赶往下一个路口。

    那小三轮尽管好像比林雨翔喝了更多的酒,东倒西歪的,但速度奇快,一路上街灯飞速往后退,只有风在耳边尖啸,宛若梦境。

    到了下一个路口,林雨翔背倚在街灯后,直想倒地呼呼大锤。同时他又要祈祷susan发扬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精神,一条路直着走,不要创新出其它走法。

    远方谈雾里渐渐清晰出一个身影,林雨翔顿时高度警惕,几乎和路灯会为一体。

    突然那酷似susan的女孩停下车来。林雨翔以为身影发现异样,大为紧张,恨不得嵌到灯杆里或拥有一身保护色。

    身影下车后往路边走,再仔细一看,那里蟋跪着一个乞丐。林雨翔平时虽然认为乞丐不去建设祖国四化而来讨钱很没志气,但是还是会给点钱的。但偏今天没看见,爱情果然使人盲目。

    那长发飘飘的身影半蹲在乞丐边上,掏出一点东西给乞丐,而乞丐则磕头不止,身影扶住乞丐,再把手套脱下来给他,说几句话后撩一下头发,挥挥手转身去推车。

    那撩头发的动作林雨翔再熟悉不过了,的确是sll-sano此刻的林雨翔已经不想再去表白什么了,蟋在路灯后暗想谁追到了susan谁就是最幸福的人。然后就希望susan不要发现他了,忙躲一团不知名长青植物后。自行车的声音渐远。不远处的乞丐目视susan走远,然后盯住林雨翔看,以为是志同道合者。想那乞丐现在已是小康乞丐,所以并看不起林雨翔。林雨翔还看着susan远去的背影发愣,转头看见那乞丐,是个残疾人,坐在一辆四轮平板小车上,心生怜悯,也想去献爱心,不料那乞丐站起来拎着小车拍拍屁股走了。

    这一夜林雨翔怎么样迷迷糊糊回到家里的已经不记得,只知道夜短梦却多,一个接一个像港台连续剧。做得正在剧情紧张部分时,被敲铁门的声音震醒。张开眼见是自己母亲回家。生母已经好久不见,今晚——今晨老母喜气洋洋,想必是赢了钱,人逢喜事精神爽,林母见儿子醒着,笑着问:“咦,我今天回来怎么见到街上都是学生?”

    林雨翔一听马上跳下床,一看表,叫完蛋了,要迟到了,于是为了集体荣誉,抛弃个人卫生,直冲门外。一路狂奔,到了校门,车子已经启动,想万幸,正好赶上。找到本班那辆车时发现上面能坐的地方已经坐满了人,只差方向盘上没人。老师自然指责他一顿,然后发了一个重要指示:坐隔壁班那辆车上。

    上了隔壁班那车,只见都是人头。导游给他措明方向,说还有一个加座,雨翔看过去,顿时气息不畅两眼发亮,靠加座的一旁就是susan。susan也发现了他,微微一笑,拿掉加座上的包。

    坐到那个位置林雨翔只觉得无所适从,又恨自己没搞个人卫生,偏偏造化弄人。

    问了好久才敢张眼看世界。 susan旁边的那个女生仿佛一个大探索家,喜欢和大自然抗争,只穿了一条短裤,脸上又惨白,在夜色的渲染下,能去吓鬼。susan只是很普通的衣着,但已经够把身旁那个村得像鬼中豪杰。那女生一见林丽翔,顿时马屁横溢:“啊,你就是林雨翔吧!才子!”

    林雨翔恨不得要叫:“好!拿赏!”却只低下头说哪里哪里混混而已不如你身旁那位才女。

    此时车内一暗,气氛格外雅致。susan轻声说:“林雨翔。”

    雨翔精神高度集中,差点说“到”。

    ‘林昨晚安全回家了?”

    “要不然我人还能在这儿吗?”

    “你怎么坐我们的车?”

    “没什么原因,最后一个上车已经没位置了。”

    第三章(7)

    “最后一个上车,这么伟大?”

    林雨翔大喜,想做人有钱福。说:“没你伟大。”

    “开玩笑。对了,你喝得——没事吧?”

    “没事,昨天一身酒气,不介意吧?”

    “不是实话,那酒味挺好闻的。”

    虽然这句话是赞扬酒的,但作为酒的消灭者,林雨翔还是很荣幸的。

    “昨天很冷,你回家有没有觉得冷?”林雨翔问。

    “还好。”

    “去南京车程多久?”

    “五个小时吧,现在才三点呢。外边真漂亮。”

    林雨翔扭头看窗外,见立交路上好几排路灯交织在一起,远方夜幕里几盏孤灯。

    林雨翔想这辈子算是和路灯结下不解之缘了。

    林雨翔要想一个话题,斟酌好久,那话题终于应运而出:“喂,susan,你觉得你是个感性的人还是理性的人介 susan抿嘴一笑,说:“你是个性感的人吧?”

    林雨翔暗下说:“哪里哪里,你旁坐那个才性感呢!”嘴上说:“不好意思,酒后失言。”

    “哪里,我觉得你说得很对。我是个感性的人。”

    林雨翔已经想好了,无论susan说什么,都要大夸一番再把自己归纳入内:“感性好!我也是感性的人!”说完变成感冒的人,打了一个嚏。susan问:“你着凉了?”

    “没有没有,嚏乃体内之气,岂有不打之理?”林雨翔改编了一首诗来解释,原诗是:“屁乃体内之气,岂有不放之理,放屁者欢天喜地,吃屁者垂头丧气。”

    是首好诗,可惜无处发表。

    “这么凉的天,你只穿这么一点,不冷吗?”

    雨翔扫视身上挂的几件衣服,说一点不冷。就是指身上某个点不冷,其余地方都冷。

    林雨翔想起昨夜酒后作诗一首,上写:亲爱的为你使尽这杯酒醉了之后我就不会有哀愁什么都可以说只是别说曾经拥有那是懦弱的人骗自己的理由亲爱的别说我不要别说分手伸出小指我们拉勾不说来世爱你来世我遇不见你来世我会爱别人今生只爱你已经足够这首诗是林雨翔一气呵成一气呵成的,烈酒劣酒果然给人灵感。想到以后忙拿出来给susan看。susan拿出一个小手电,读完以后问:“你写的?”

    “不,徐志摩写的。’”

    “我怎么没看见过?”

    “嗅,好像是戴望舒或柳亚子写的,写得怎么样?”

    “太棒了!”

    林雨翔大悔,想当初怎么就不说是自己写的,如今自己辛苦却给别人增彩,不值。

    su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网游动漫
完本网游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