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网游动漫 > 三重门 > 正文 分节阅读_22
《三重门》

正文 分节阅读_22

作者:韩寒 字数:5811 热度:10
    公室和厕所。报到后通知是先领东西布置寝室,然后三点开个会,五点训练。布置寝室所需的东西林母均随车携带着,不想市南三中不允许用私人东西,统一要去钟书楼领。钟书楼乃是图书楼,市南三中的介绍上说有藏书十几万册,但为十万册书专造个大楼以显学校气魄未免削足适履了点。钟书楼也是一派古味,庞大无比,十万册书分许多馆藏着,往往一本书上册在第二借书室,下册跑到了第九借书室,不能重逢。钟书楼是新建的,所以许多书放在走道上无家可归,像二战时困在法国敦克尔克的士兵,回撤之日遥不可待。

    第四章(4)

    体育生的;临时领取生活物品处设在钟书楼第四层的阅览室里。钟书楼最高不过四层,最令雨翔不懂的是学校何苦去让人把东西先搬上四层楼只为过两天再把东西搬下来。看守这些东西的是一个老太,口里也在抱怨学校的负责人笨,把东西报在四楼,雨翔寻思这也许是聪明人过分聪明反而变笨的缘故。

    老太发齐了东西,忙着对下一个抱怨,这种设身处地替人着想的抱怨引发了别人的不满,都一齐怪学校。体育生已经陆陆续续赶到,放水进来的人看来不少,一个短裤穿在身上空空荡荡的瘦弱少男口称是铅球特招,雨翔谅他扔铅球扔得再远也超不了他的身高,心里的罪恶感不禁越绩越校市南三中校园面积是郊县高中最大的。钟书楼出来后须怀抱席子毯子步行一大段路到寝室。林父林母一开始随大流走,走半天领头的体育生家长并不是赶去寝室,而是走到开来的“奥迪”车旁,东西往后一塞,调头直驱寝室。一路人都骂上当,跟着车跑。寝室在校园的角落里、三年前盖起来的,所以还是八成新。男女寝室隔了一扇铁门,以示男女有别。

    雨翔被暂时分在二号楼的三层。每层楼面四间,每大间里分两小间。各享四个厕所,和雨翔暂住一间的是跳高组的,个个手细脚长如蚊子,都忙着收拾床铺。一屋子父母忙到最后发现寝室里没插座,带来的电风扇没了动力提供,替孩子叫苦不已。雨翔住在上铺,他爬上去适应一下,觉得视野开阔,一览众山小,只是翻身不便,上面一动下面就地动山摇,真要睡时只好像个死人。

    学校规定父母三点前离校。大限将到,林父塞给雨翔三百块钱作十五天的生活费。父母走光后,一寝室体育生顿时无话可谈,各自没事找事。

    雨翔走出寝室楼,去熟悉校园。校内有一道横贯东西的大道,两旁也是绿树成荫,距寝室最近的是试验楼,掩在一片绿色里,试验楼旁一个小谭和一个大花园,景物与其他花园并无二致,但只因它在一个高中校园里而显得极不寻常,这花园占了许多面积,权当为早恋者提供活动场所。而据介绍上说,这花园还将向外扩张,可以见得早恋之多。“人不能光靠爱活下去。”不错,爱乃是抽象的东西,要活就要吃,又有吃又有爱日子才会精彩。花园旁是一个食堂,三个大字依稀可辨——“雨果堂”,下面三个字该是这个书法家的签名,可惜这三个字互相缠绕如蛔虫打结,雨翔实在无法辨认。雨翔想这个名字起得好,把维克多?雨果别解为一种食品,极有创意,照这个思路想下去,在雨果堂里买巴金卡斯米,再要一份炒菲尔丁和奥斯汀,外加~只白斩热罗姆斯基和烤高尔基,对了,还要烤一只司空曙,一条努埃曼,已经十分丰富了,消化不了,吃几粒彭托庇丹。想着想着,自己被自己逗乐,对着军火库造型的雨果堂开怀大笑。

    突然雨翔身后有脚步声,雨翔急收住笑。一只手搭在他肩上,雨翔侧头见那只手血管青凸可数,猜到是室友的,顺势转身扳开那只手道:“你们去哪里?”

    “开会。”

    雨翔猛记起三点要开会,谢过三人提醒后问。“你们叫什么名字。”

    “胡军。”

    “宋世平。”

    “余雄。

    雨翔一听这三个阳刚之名,吓得自己的名字不敢报。会议室门口已满是体育生,粗粗一算,至少有四十个,雨翔叹市南三中真是财源广进。这些体育生一半是假——瘦如铅丝的是扔铅球的,矮如板凳的是跳高的,肥如南瓜的是长跑的;还有脸比豆腐白的说练了三年室外体育,人小得像粒感冒通的说是篮球队中锋,眼镜片厚得像南极冰层的说是跳远的——怕他到时连沙坑也找不到。雨翔挤在当中反倒更像个体育生。

    此时有一人赶到会议室,他刚想说话,大约又思之不妥,因为自己不便介绍:我是你们的副校长。只好去拖一个值班老师来阐明他的身份。

    这人是学校副校长兼政教处主任,自己早日吩咐说在第一会议室开体育生动员大会,结果到时自己忘掉第几会议室,不好意思问人,胡适楼里人间会议室都跑一遍,而且偏偏用了降序,找到时已经大汗淋漓,直从额边淌下来。近四十度的天气他穿一件长袖衬衫,打了领带,经此一奔波,衣服全湿湿地贴在肉上,成了身体的一部分。他不住地拎衣服,以求降温。第一会议室有两只柜式的三匹空调,但所放出的冷气与四五十个人身上的热气一比,简直相形见拙。冷空气比热空气重,所以副校长不可能从头凉到脚,只能从脚凉到头。

    他擦把汗说:“同学们好!辛苦了!我姓钱,埃同学们都知道,我们市南三中是一所古校名校。这几年,为了推动上海市的体育事业,为上海的体育事业输送后备力量,所以,急需一批有文化有素质的运动员。当然,在座的不一定都是有级别的运动员,但是,我们可以训练,我们可以卧薪尝胆,苦练之下出成绩。何况市南三中的体育老师都很有训练经验,能帮助同学们提高。同学们也很辛苦,为了提高自己的运动成绩,都主动放弃暑假的休息时间,蔼—”钱校长顿了一下,由于天热,说得太快,后面一句没来得及跟上来。这一顿台下面都在窃声议论,胡军坐在雨翔边上,掩住嘴巴白钱校长一眼,用自己都听不见的声音骂:放屁,什么主动放弃,明明是被动放弃!雨翔只见他动嘴不听见出声,本想问,一看他满面凶相,话也便在喉咙里。

    钱校长把领带放松些,继续说:‘何学们放弃了休息时间,我代表学校感谢大家!“但同学们,我们进市南三中的主要任务还是学习,这里的同学们都是从大批学生中挑选出来的,既有体育成绩,啊,学习成绩也不差,哈,这样,学习体育两不误,为将来考取好的大学奠定良好的基矗“可是,我们往往有许多体育生,因为不严格要求自己,放松了,以为进了市南三中就是进了大学。市南三中只是给你们创造了机会,而真正的成功与否全掌握在你们自己手里。我们已经处分过许多体育生,同学们,自重啊!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和全市许多好学生共同学习的机会!”

    下面一片寂静,不是听得仔细,而是全部灵魂出窍在神游大地,直到第一个灵魂归窍者带头鼓掌,震醒了众人,大家才象征性较了掌让钱校长有台阶下去。

    第二个讲话的是体育组教研组长刘知章,这人不善言谈,上场后呆头呆脑直冲台下笑:‘我说些实际的话,成绩要靠训练,过会儿五点钟训练,每天早上六点也要训练,早晚各一次训练,其他时间自己安排,晚上九点前要回寝室,回寝室点名,早点睡,不要闹,注意身体,不要乱跑,好了,就这些话,五点钟集合。”

    这几句话众人每句用心听,漏掉一句上下文就连不起来。站在一旁的钱校长心里略有不快,稍息式站着,十只手指插在一起垂于腹下。不快来自于刘知章的卷首语,照他说的推理,自己说的岂不是不实际的话?钱校长坚信自己的话都是实际的话,只是长了点。就仿佛布雷内斯山脉两侧的巴斯克族人,虽然不爱说谎,却喜欢说废话,废话不是不实际的话。钱校长推理半天,艰难借得外国民族圆了说法,为自己的博识强记折服,心里为自己高兴。他想学生想不了那么深远,脸上表情一时难摆,不知要笑还是不笑,弄不好还让学生以为学校内部闹矛盾,故大步奔向刘知章与他寒暄,借形体动作来省略表情。

    散会后,雨翔随胡军他们回寝室换衣服训练。~想到要训练,雨翔不由为自己的前途担忧,宽慰自己道:雨翔别怕,十个里有五个是假,你一定能跑过他们!这番自我暗示作用极大,雨翔刹那间感到自己天下无敌。

    胡军是跳远的,先走了一步。余雄和宋世平约而翔一起走,雨翔问两人到底是不是跳远队的,余雄大笑,一拍雨翔的肩,拍得雨翔一抖,宋世平见余雄在笑,无暇说话,替余雄说:“我们两个是长跑队的。”

    第四章(5)

    雨翔惊异两个人腿与身体的比例早已超过青蛙,不去跳高真是可惜,这种腿去长跑,怕跑一圈不用迈几步,兴许余雄一步要抵雨翔三步。这样一来,雨翔又要退后两名,真是人不可腿相。

    操场上已聚了一些人。刘知章等在操场上,给体育生指明教练。雨翔的长跑队教练就是刘知章。刘知章第一天的第一堂课就是原地跳五百次。

    林雨翔数学不佳,跳五百次体力尚能够支撑,但脑力却不济,数到四十后面全部乱套。六十后面是五十。跳过一百,小腿有点僵,再跳一会儿,小腿适应了,倒是头颈有点酸,雨翔边跳边奇怪怎么酸得不是地方,跳完五百次,长跑队五个人全瘫在地上。雨翔这才发现本届高一长跑特招生就三个,即他本人,余雄和宋世平。

    另外两个是高二的学生,这两人边跳边谈英超比赛,以表示对新体育生的蔑视_第二个项目是测一个一百米,测完后解散。余雄百米跑了十一秒九,刘知章赞扬不断,宋世平十二秒八。刘知章对其点几个点。雨翔看人挑担不吃力,他看余雄的速度不过如此,不想自己跑时心里尽是力气但落实不到腿上,两只腿就是加不快频率,结果跑了十三秒二,脸面全部丢光。刘知章帮雨翔纠正一次跑姿,道:“我是个直话直说的人,出钱进来的吧?不过你的体型挺适合长跑,以后多练练,兴许会出点成绩,去吧!”

    雨翔听完,觉得刚从地上抬起来的面子又丢尽了,他原本想保这个秘密三年,不料第一天就被拆穿,吓得不敢久留,追上往寝室走的余雄和宋世平,还没开口就被宋世平反将一军:“怎么?跑得不够快,挨骂?”

    雨翔撒个谎,道:“我的脚伤了,跟他说一声。”

    余雄一笑,把上衣脱了,团在手里,对雨翔说:“今晚有什么打算?’雨翔一听到“今晚”,心里涌上一阵孤寂,“今晚”对雨翔而言是一个压抑在胸口的未知数,盛夏的校园固然美,但依然像个囚牢,囚牢再美也只是个囚牢,雨果堂要再过半个月才开放,连晚饭都像中世纪的秘密宝藏不知在什么地方。

    洗完澡余雄要去吃肯德基,宋世平说这种偏远之地不会把山德士上校引来,还是随便找个地方解决一下。寝室走到校门口要十来分钟,夏日的傍晚是最美的,雨翔在市南三中那条大路上走着,边看夕阳边叹它的美,他本想让来世平和余雄一起看,可两人正在争论李若彤和赵雅芝谁漂亮,恶战下来,结果仍是没有结果。雨翔也懒得惊动两人,遥望北方那片天突发奇想:也许清华园正在云下。走出市南三中的校门是一条空旷的马路,马路边上小吃店零星有几家,宋世平饿得像狗扑食,就近挑了一家“夜不眠”餐厅。

    雨翔一看“夜不眠”的招牌,觉得好像见到过,想起时把自己吓一跳。当初梁粹君就栽在上海“夜不眠”,莫非这黑店生意兴隆又开了分店?不及多想,雨翔被宋世平拖了进去。他呆坐在位置上回忆往事——梁样君也真是,一个暑假电话都不来一个。还有susan也不知怎样了,消息都没有。

    宋世平推几下雨翔,盯着他笑道:“想你马子?”

    雨翔对这个词很厌恶,说:“什么马子?”

    宋世平咬几下牙签道:“你真是上啊!马子就是姐夫!”

    雨翔更听不懂,问:“什么,‘马子就是…??’?”

    宋世平道:“你也真是笨,女朋友英语怎么念来着?”

    bonne_ie埃”

    来世平一听挥手说:“你肯定搞错了,换个。”

    “那只有girl friend了。”

    “对了嘛,什么,‘剥拿阿秘’,girl frind就是了嘛!”

    “那又——”

    “你又不懂了,girl friend由哪两个词组成?”

    “girl和friend”

    ”对了,取每个字第一个字母呢?”

    “gf”。

    “念一遍,快一点,像姐夫了吗?”

    雨翔一念,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网游动漫
完本网游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