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网游动漫 > 三重门 > 正文 分节阅读_26
《三重门》

正文 分节阅读_26

作者:韩寒 字数:5884 热度:4
    寝室条例……不准两人睡一铺……不准大声喧哗……不准乱拿别人的东西……不许听音乐,不许……雨翔略略一算,除了“不许杀人”外,其他的都说到了。最后,钱校长道:“同学们,今晚大家好好睡,明天还有一个任务等着呢!”这话像是公路上一摊血,既能让人恐惧又可弓队好奇。钱校长仿佛在广播里可以见到听者的神情,待到学生被好奇心折磨得不像样时,缓缓道:“那任务是军训——”宿舍楼里骂声不绝,但伤及不到广播室里的钱校长,倒是管理寝室的闻骂出动,以骂制骂道:“你们造反!回去睡觉!’”不料学生不把管寝室的放在眼里,水哗哗从楼上泼下来,管寝室的往后一跳,骂:“你们这群吴小子再倒!再倒就记过!’”倒水的学生只听到前半句,遵其命再倾其余水,边倒边叫:“去你的!”管寝室的本想不动来威慑学生,结果脚不听脑子控制,继续跳动着避灾。雨翔见这好玩,正愁洗脚水没处倒,顺大势倒了下去。

    这时黑暗里一个声音:“干什么呢?”

    三楼一个声音颤着叫道:“是钱——校长!”

    楼上都是收脚盆的声音。雨翔急着把脚盆收进去,不小心碰到了阳台,手一滑,只听“啪”一声脚盆掉下楼。钱校长人一抖,看到一片漆黑里那东西还在地上滚,上前去按住,见是一只脚盆,气愤那帮学生不仅无礼到泼水,而且彻底到连作案工具都扔下来伤人。雨翔大叫不好,听下面没有反应,当钱校长给自己失手砸死了。

    钱校长拎起脚盆吼:“你们今天快点睡,这事我一定要追究到底!”

    雨翔待校长走后溜下去找脚盆,一楼的告诉他被校长拿走了,雨翔只是惋惜,想以后没有脚盆的日子里要苦了自己的脸,与脚共饮一江水。回到寝室,离熄灯还有一小会儿,跑到隔壁和余雄聊天,回来时钥匙没带,寝室门又被关上,不好意思地敲门,一号室里一人出来开门,雨翔感激地望着他,叹他果然是市区男生,白得像刚被粉刷过一遍。问:“你叫——”“哦,我叫钱荣。”雨翔谢过他后开始怀疑余雄说的人情冷暖。

    二号寝室里三个人都躺在床上温书。雨翔也懒得跟他们说话,爬上床睡觉。虽说在三中已经住了十几天,但真正睡这种床却一次都没有。这床宽不过一米,长正好一个人,想是市南三中响应国家的“节约”口号,每个床都是量身定做的,毫厘不差,只差没改成人形。再想到犹太教的十戒。惊异莫非市南三中是宗教学校——佛教十戒里第八条就是“不坐高广大床”。

    第五章(3)

    雨翔躺在床上,漫想高中三年该怎么去度过。熄灯后雨翔不敢动,怕翻一个身就下去了,这样僵着又睡不着,初秋的天像在跟盛夏的天比热,雨翔只好爬起来在窗边坐睡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雨翔穿上了交五十块钱学校发的校服。军训期间宁可让皮肤憋死也不愿让皮肤晒死——市南三中的校服是长裤长袖的,穿了没走几步就满身是汗;鞋子也是学校统一发的,缝纫技术更好,严实得穿过去像一脚踏进烂泥里,布质竟比雨翔吹的牛皮更厚。雨翔脚闷得难受,骂道:“他妈的——也不是这么防攀比的!”

    市南三中历年严防攀比,前几年硬规定每天要穿校服,学生抗议声太大,说限制了人的个性。通常这么说的是不甘心只穿校服而有许多漂亮名牌衣服的人,后台十分硬,此消彼长,这里一硬,学校的规定就软了,只规定要买,穿不穿随君。这样一来,当然不穿。雨翔早听说市南三中的校服配不上季节,夏天的衣服可以用来提水,冬天的衣服洞大得连做渔网的资格都没有。雨翔以为是胡言,今日亲身一体验,半条观点已被证实,又忍不住呼咕一句:‘啊苦要穿!”

    一头汗的谢景渊听见道:“这样体现了学生的精神面貌。”雨翔摇头想说否也,看谢景渊一脸正经,强忍着说给自己听,想这年头精神面貌越来越有“面貌”的样子,好的精神面貌似舞女的脸,说不准抹了几层胭脂;学生的精神面貌更像是犯人的供词,要靠逼才能出来。

    一号室里的人都嚷着跳了出来,他们都一身校服,在互相嘲笑。为了显示与众不同,几个人都戴了阿迪达斯的头带。谢景渊不懂,问雨翔:“他们头上的市是干什么的呢?”雨翔也不好打开天窗鞭挞人性里的虚荣,道:“这是擦汗的。”

    教室里十分热闹,初识不久,就算朋友讲一个不好笑的幽默故事,碍于情面,只好笑,所以尽是笑声,只有成为了最好的挚友才会不给对方留面子。梅营进门第一句话:“谁是林雨翔?”雨翔忙站起来说:“我是。”梅管认清他的容貌,说:“去一趟校长室,钱校长找你。”学生都佩服林雨翔厉害,开学军训第一天就被校长接见。雨翔记起昨夜大意失脚盆,难道这脚盆能开口说话?忐忑不安进了校长室,钱校长正端坐着,脚盆在椅子下面。雨翔见了罪证,如芒在背,慢慢往钱校长那儿凑过去。钱校长的语气像盼了好久,放下笔说:“你终于来啦,好,坐。”雨翔不为客套话迷惑,想这些话只是黑暗前的黎明,准备抵赖。钱校长拿出脚盆,问:‘这是你的吗?”雨翔为乱真,上前去看看,再赖不迟,一看后吓得赖的念头都没有了——脚盆边上有个号码,无疑是自己的,不作反抗道:“这——是我的。”

    “那怎么会在我这儿呢?”

    “昨天晚上不小心掉下去的。”

    “是不小心?”

    “嗅,昨晚我晒衣服,不,晾衣服,放在阳台上的,手一碰下去了。”

    钱校长一时找不出这个谎言的弱点,雨翔见憋出来的谎报有成效,一谎未平一谎又起,眼里放光道:“怪不得昨天晚上我找了半天找不到,原来是被你捡去了!”

    钱校长被连环说蒙住不算,还背了一个乱拿的罪名,心里叫苦,换个角度问:“那你昨天晚上有没有看见谁在泼水?”雨翔道:“三楼四楼那帮人。”

    “那你为什么不阻止?”

    “这个——我怎么去——”

    “这个你做错了。作为一个中学生,尤其是市南三中的高一新生,身上应该充分体现出一种善恶观,应当嫉恶如仇,你没有参与,很好,可你也不能袖手旁观,你要去阻止。”

    雨翔的谎撒得太真,自己也信了,心里愤然想怎么不骂干坏事的而要骂看见干坏事的,说:“可是我只有一个人,我阻止不了。”

    钱校长在雨翔错的话里揪不到对的,只好在对的话里挑错的:“这个你又做错了。即便没有效果,但市南三中学生的风貌你应该体现出来,你应该挺身而出,试过才会知道行不行,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

    雨翔怕再不妥协,钱校长又要发宏论,只好点头。

    钱校长把脸盆还给林雨翔,抽出纸笔,道:“你写份检讨——不能说是检讨,应该是经过这件事的认识。”雨翔认识不出来,信笔写道:检讨书昨天晚上,我听到了我所住的那一幢宿舍大楼的第三第四层有一阵一阵的水直往外面波,水掉下来,溅湿了我所住的那幢宿舍大楼的管理学生就寝纪律的老师的衣服。我当时正在我所住的那幢宿舍大楼的二楼晾几件刚刚洗好的脏衣服,见到了上面同学的不文明行为,我却没有劝阻我上面那些同学。我现在认识到我的行为是很恶劣的,不符合《中学生条例》里的规定,不具备作为一个跨世纪的中学生应有的基本素质。我决?c要加强我的集体观念,认真做好作为一个中学生的应做的事,不再犯上面那种错误,更严格要求自己,使自己成为祖国社会主义建设的人才。

    检讨人林雨翔军训的一个礼拜浑浑沌沌,烈日当头,滴雨未下。市南三中是军训的试点学校,众目所瞩,所以其它学校的严格全汇集在市南三中,十个班级的学生像是夸父,专门追着太阳跑。练三个钟头休息十五分钟,人都麻木得没有了知觉,女学生源源不断倒下去,被扶在路边休息。雨翔一次疼得忍不住,伸手挠了一下,被教官骂一顿,仅有的十五分钟都被去掉了。军训最后一天是全校的总检阅。梅受常在班里发牢骚说这次要丢脸了,事实证明高一(三)班的学生果然丢脸,正步走时队伍像欧洲海岸线,主席台上的领导直摇头。结果这个耻辱没能保持多久,被后面的几个班级连续剧新,主席台上的头摇累了,索性坐看云起,懒得再遥最后由于其他班的无私帮助,三班居然拿到三等奖。欢送走了教官迎接来了各科老师。时间虽然是不能够退回的,但却能够补回。第一个双休日各科练习卷共有十来份,要弥补军训浪费掉的时间。回家时雨翔又乘错了车,到了家天都暗了,林父林母正四处打电话找人,林母伟大到牌都没去打,守候着儿子回家,见到了儿子后悬念破除,解不了手馋解眼馋,跑出去看人搓麻将。雨翔正在填那些试卷,林父进门问读书情况,雨翔嫌烦,两个人大吵一架,互不搭理。雨翔冷静后醒悟过来,这样一吵岂不断了财路,便去重修旧好,但林父余怒未息,两个人差点又吵起来。

    吃饭时雨翔看见放在碗柜角落里的酱菜,心肠一下软了,给父亲挟了一块肉,两人终于言归于好。第二天早上就要出发,林父一路送雨翔到车站,在外面等到车子起动,雨翔见满脸沧桑的父亲推着一辆破车,心里一下子难受起来。林父的愿望是要雨翔考取重点大学,雨翔这一刻心变得特别坚定,一定要考取清华,这坚定的决心经过公共汽车一路的颠簸,到了市南三中已经所剩无几。

    寝室里剩谢景渊一人,仍在看书,雨翔问:“你这么早来?”

    “我没有回去。”

    “干嘛不回去?”

    “为了省钱。”

    雨翔不能再问下去,换个话题:“那,你的作业做好了吗?”

    “好了!”谢紊渊边答边把卷子抽出来:“我要问你一个数学题目。”

    雨翔为掩心虚,放大声音道:“尽管来问。”谢景渊把卷子递过去,雨翔佯装看这个题目,眼里根本没这题目的影子,只在计划怎么敷衍过去。计划好了惊讶道:“咦,这么怪的题目,要涉及到许多知识,它说……”雨翔把条件念一遍,只等谢景渊开窍说懂了,然后自己再补上一句“我也是这么想的”。但谢景渊的窍仿佛保险柜的门,一时半会儿开不了,急得雨翔没话说。

    沉默后,谢景渊说:“是不是里面涉及到了——到了我们没有教过的内容?”

    雨翔准备用来撤退的话被谢景渊抢先一步说掉了,只好对这个问题进行人身攻击:“不会的。对了,肯定是出错了,漏掉一个条件!”

    第五章(4)

    谢是渊点头道:“那,我想大概也是了。”雨翔庆幸逃过一劫,不敢再靠近谢景洲,谢景渊不顾雨翔人在哪里,问:“我还有一个问题。”雨翔听着这话一字一字出来,只恨自己不能把活塞回谢是渊的嘴,好比眼巴巴看见十米外一只酒杯坠下来跌碎。这时门“轰”一下开了,钱荣正拎着包进来。雨翔找到个替死鬼,忙说:“谢景渊,你问钱荣。”钱荣摇头说:“我怎么行呢?对了,雨翔,你卷子做完了吧。”雨翔说:“还有几个空着……”“没关系,让我抄抄!”雨翔把自己的卷子递给钱荣,问:“你是原来——哪个中学的。”

    钱荣摆开抄的架势道:“一个私立中学,哈,这样子的试卷也要我来做。”

    雨翔小心地问:“这试卷怎么了?”

    钱荣不屑道:“我至少读过一万本书,我去做这种试卷太浪费我的才气。”

    雨翔心里一别,想这种自负是自己初中时曾有的,后来无意间也磨平了。自负这种性格就仿佛一根长了一截的筷子,虽然看上去很有高人一等与众不同感,但苦于和其他筷子配不起来,最终只能被磨得和其他筷子一样高,否则就会惨遭摒弃。

    钱荣这根长筷子是金的,要磨磨不掉,扔掉嫌可惜,保留至今。

    钱荣抄着历史试卷道:“你看这卷子,说得多浅,一点也不新鲜,听说过美国的‘一无所知党’吗?没听说过吧?听说过‘顽固党’吗?历史书上介绍慈掉却不说‘顽固党’,编的人水平还没我高呢。”

    雨翔被他的话触动了什么,开了柜子翻半天翻出一本书,扬扬,问:“你看过这本书吗?《俏皮话》,吴研人的。”

    钱荣作出嗜书如命状,扑过去道:“嗅!吴研人的书,我见到过!我爸好像和他有来往。”

    雨翔脸色大变,问:“你爸是干什么的?”

    钱荣就在等这话,道:“我爸是东荣咨询公司的经理,和很多作家有来往!”

    雨翔问:“东——荣是什么?”

    钱荣顿时气焰短掉大半,道:“是一个咨询公司啊,你没听说过?什么见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网游动漫
完本网游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