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网游动漫 > 三重门 > 正文 分节阅读_30
《三重门》

正文 分节阅读_30

作者:韩寒 字数:5755 热度:2
    入爱河,这类活要尽量少说,放在肚子里自娱一番也就罢了,没有必要拿出来互娱。女人的智慧与爱情是相对的,爱情多了智慧就少了,这就是古希腊神话中智慧之神雅典娜不谈恋爱的缘故,智慧少了就想不到钱荣那么深奥的用心。

    第五章(9)

    终于姚书琴吃醋吃得饱和了,与钱荣大吵一架。当时钱荣仍在鼓吹,姚书琴拍案而起:“你算是我什么人,对我讲这些干什么!”

    钱荣在大庭广众之下不好道明自己是姚书琴什么人,一口英文派不上用场,瞪眼看她。姚书琴骂得不爽,自己已经站着了,不能坐下再拍案而起一次,能做的只有拍案“叫绝”:“你是不是想逼死我!”话一说完,仿佛自己真的已经死了,颓然坐下甩手说,“你一天到晚跟我说,你不嫌烦,你不嫌烦我嫌烦!你成天把她们挂在嘴上,你这么在乎你去跟她们好啊!”然后拼命酝酿眼泪。

    钱荣茫然失措,顾及到自己是当红人物,影响不好,只想尽早结束这场争吵,扮一脸伤心说:“好啦,对不起,我不好,惹你难过了,好了。”

    林雨翔在旁边看,忍住张口欲出的喝彩。想这对狗男女终于要决裂了,而且看样子姚书琴还要闹下去,闹!就这样闹!闹得全校都知道,闹到政教处!于是换一个看戏的坐姿,准备眼福耳福一起炮,不料姚书琴只是伏在桌上不知哭笑,钱荣安慰几声也出去了。雨翔倒比两个当事人还伤心,油然而生十一月十八日观狮子座流星雨后广大天文学家的心情。但还是有一些快乐的,经过这次,两人的感情就算没有破裂至少也有拉伤。

    然而雨翔彻底失望了,钱荣神通广大,不过一天,两人就和好如初——和好胜初。那天晚自修钱荣给排书琴洗了一只红得出奇的苹果,还不知从哪位农民伯伯那里要来几颗红豆,并偷王维诗一首,写在一张背面是海的天蓝信纸上: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送你一苹果愿解心头镇惟有一事求请你原谅我姚书琴念了一遍,笑出了声,问:“这是你写的?”

    “是我写的。”钱荣这话别有用心,万一被人拆穿,说起来后四句是他写的;如果没人说破,那当然最好。

    雨翔听见姚书琴念,几乎要叫出来“抄的”,后来看到两人有说有关,竟动了恻隐之心,硬把话压下去,那话仿佛绑架时被套在麻袋里的人东突西顶,挣扎着要出来,雨翔也不清楚为什么,就是不让它说出来,善良得自己也难以置信。

    钱荣对王维糟蹋上了痛,又吟:‘“行到水突处,坐看云起时。”然后春雨翔神情有异,说:“林雨翔,下个礼拜学校电视台开映,我播新闻,你一定要看,若有inadvisable,就是不妥。你可要指正嗅。”

    林雨翔恨不得要说:“老子学富五车,你够资格要我指正吗!”无奈自己也觉得这句大话实在太大,卡在喉咙里出不来,心里也没有底,究竟学富的“五车”是哪种车,弄不好也不过学富五辆脚踏车,没有做世的底子,只好笑着说:“一定,~定会的。”

    不论是不是凭体育成绩进来的,既然成为了体育生,每天的训练是逃不掉的。

    林雨翔起初受不了每天跑那么多圈,常借口感冒发烧脚抽筋手拉伤不去训练,刘知章前几次都批准了,后来想想蹊跷,不相信林雨翔这人如此多灾多难,每逢林雨翔找借口都带他去医务室,被拆穿一次后,林雨翔不敢再骗,乖乖训练。这学校良心未搞,刮钱之余也会拨出一小点钱作体育生的训练费,雨翔拿到了十七块钱,想中国脑体倒挂的现象终于解决了,苦练一个多月,洒下汗水也不止这些钱,但无论如何,毕竟是自己劳动所得,便把这十七元放在壁柜里当作纪念。

    天气渐凉,体育生的麻烦就来了。原本体育生训练好后用冷水冲洗挺方便的,但现在天气不允,理论上说热水澡也可以在寝室里洗,可洗热水澡耗热水量大,通常用本人的一瓶只能洗一个小局部,洗澡需调甩全寝室所有的热水瓶,寝室里的人都不同意,仿佛这热水瓶每用一次要减寿一点。假使寝室里都同意了,地方也不允许,澡要在卫生间洗,卫生间其实最不卫生,满地垢物,踏上去脚都恶心,况且卫生间是公用的,即使克服了脚的恶心,往往洗到一半,某君冲进来呼哩哗啦一阵,便又升华到了耳的恶心,这样,不仅澡洗不舒服,那人也不见得会拉舒服,所以,应运而生一条规则,卫生间里不得洗澡。

    这个规定是钱荣定的,目标直指雨翔。林雨翔不敢争辩,懒得去洗,不仅做不到商汤时盘铭“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而且有时三四天也难得一新,使人闻了都有望梅止渴口水直流的效果。实在有个女生受不了,小声问林雨翔几天洗一次澡,雨翔大大地窘迫,没想到自己已经酸到这个地步,汗臭这东西就像刚吃饭的人脸上的饭粒,自己并不能察觉,要旁观的人指出才知道,而往往一经指出,那人必会十分窘促,自尊自信像换季商品的价格般一跌万丈。雨翔被伤的自尊久久不能恢复,与人说话都要保持距离,转而将仇恨移到了学校管理工作上,写周记反映情况,那本周记的运气显然比林雨翔的运气好,被校领导见到,评语道:“你的问题提得很好,是我们工作的百密一疏,兹决定近日开放浴室。”校领导的钱比梅受多,不必省圆珠笔芯,大笔一挥,一个大勾,那勾与以前的相比明显已经长大成人,而且还很深刻,划破了三张纸,大如古代史里的波斯帝国,可以地跨三洲。雨翔进市南三中以来从未见过这么这么大的勾,想以前写周记竭力讨好也不过一个小勾,这番痛斥学校倒可以引起重视,真是奇怪,兴奋了几节课。

    学校的澡堂终于开了。那澡堂似乎犯下了比热水龙头更深重的罪,隐蔽在实验楼后面,雨翔好不容易找到。进澡堂前要先交二块钱买澡票,如此高价料想里面设施一定优良,进去一看,大失所望,只不过稀稀拉拉几个龙头,而且龙头里的水也不正常,冷热两种水仿佛美国两个主要党派,轮番上台执政,而且永远不能团结在一起。调了良久。两种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始终不成一体。换一个水龙头,更加离谱,热水已经被完全消灭,只有冷水哗哗洒在地上,溅起来弹在脚上一股冰凉,雨翔吓得忙关掉。再换一个,终于恍然大悟第二个龙头里的热水路到哪里去了,两脚烫得直跳,不敢去关,任它开着。

    第四个终于争气,有了暖水可冲。雨翔心里难得地快乐与自豪,越冲越得意,从没觉得自己会如此重要,一篇周记就可以开放一个浴室,对学校以前的不满也全部抛掉——比如一只草狗,纵然它对谁有深仇大恨,只要那人扔一根骨头,那狗啃完后会感激得仇恨全忘。雨翔决定以后的周记就用批判现实主义的手法。

    钱荣第一次上电视主持十分成功。雨翔在底下暗自发力,心里一遍一遍叫:“念错!念错!”还是没能如愿。学校第一次放映,拍摄没有经验,但在新闻内容上却十分有经验,一共十条新闻一大半全是学校开的会,如“市南三中十一月份工作成绩总结大会”、“市南三中十二月份工作展望大会”、“关于如何培养学生学习兴趣座谈会”、“关于如何开展学生的精神文明建设座谈会”……领导争相要露脸,摄像师分身乏术,不敢漏了哪个会,苦得要命。

    钱荣边上还有一个长发动人的女孩子,初次上镜,比较紧张,念错了两个字,女孩子的动作改不了,每次念错都伸出舌头笑,以示抱歉。雨翔恨屋及乌,也对那女孩看不顺眼,恨不得她的舌头断掉。

    播了二十分钟里面依然在开会,不禁叹天长地久有时尽,此会绵绵无绝期。又开两个会后学校里终于无会可开,内容转为学生的校园采访,被采访的人莫不呆若水鸡,半天挤不出一句话的比比皆是,表达能力强者挤出了几句话也是首不对尾,观众都暗暗笑,记者比被采访的人更紧张,执话筒的手抖个不停,雨翔想.那些校园采访都是剪辑过的,都成这个样子,原片就更别去说了。

    第六章(1)

    往往人是为宽容而宽容,为兼听而兼听。市南三中也是这样,那次给林雨翔一个大勾并开放了澡堂只为显示学校的办事果断,关心学生。雨翔初揭露一次,学校觉得新鲜,秉公处理,以示气度;不幸的是雨翔误入歧途,在一条路的路口看见一棵树就以为里面一定是树林,不料越走越荒芜,但又不肯承认自己错了,坚信树林在不远方。于是依然写揭露性的周记,满心期盼学校能再重视。学校一共那么点老底,被林雨翔揭得差不多了。愤怒难当,又把林雨翔找来。

    这次钱校长不在,负责训话的是钱校长的同事胡妹。胡殊教导进市南三中不过几年,教高三语文兼西方文学讲座,教学有方,所以当了教导。据学生传说,胡教导这个人讲究以情动人,泪腺发达,讲着讲着会热泪盈眶,任何冥顽不化的学生也招架不住,一齐感动,然后被感化。所以背后学生都叫她胡妹,后来又取了~个谐音,叫哭妹。被哭妹教导是许多学生梦寐以求的事,被雨翔撞上,众生都说雨翔要走正运了。林雨翔心里十分诚惶,不知犯了何错。临去前,拍拍胸说:“我去见识一下她!”众生喝彩。钱荣打趣道:“你去吧,你哭了我带电视台给你做一个report。”在他的口气里,市南三中电视台像是一只拎包,随他带来带去。

    雨翔硬下心,鼓励自己说:我林雨翔堂堂男儿,不为儿女情长所动,何况一个胡林!庆幸自己没看过言情小说,还未炼成一颗比张衡地动仪更敏感的心。

    胡教导的位置在钱校长对面,雨翔走过钱校长的空位时紧张不已,仿佛钱校长精神不死。胡教导一团和气,微笑着招呼说:“来,坐这里。”

    雨翔偷看胡教导几眼,发现胡教导的五官分开看都不是很美,单眼皮、厚嘴唇,但集体的力量大,这些器官凑在一起竟还过得去,而且由于之间隔了较大距离,各自都有客观能动性,活动范围一大,能组合出来的表情自然就多了。

    胡教导先是一个欢迎的表情:“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

    雨翔还不知道是周记惹的祸,摇摇头。胡教导果然教西方文学出身,张口说:“你很喜欢读书吗?”

    雨翔忙称是。胡教导问下去:“批判现实主义的书读得很多吗?”只等雨翔点头。雨翔忙说不是。胡教导沉思一会儿说:“那么自然主义的——比如左拉的书呢?莫泊桑老师的书喜欢吗?”

    雨翔怕再不知道胡妹当他无知,说:“还可以吧,读过一些。”

    胡教导看见了病灶,眼睛一亮,声音也高亢许多:“怪不得,受福楼拜的影响?不过我看你也做不到‘发现问题而不发表意见’嘛。现代派文学看吗?”

    雨翔听得一窍不通,能做的只有一路点头。以为胡教导后面又是许多自己没听说的名字,耳朵都快要出汗。不想胡教导已经打通中西文化,在外国逛一圈后又回到了中国:“我发现你有诗人的性格,对朝廷的不满,蔼—,然后就——是壮志未酬吧,演变成性格上的桀骛不驯。”

    雨翔听了这么长时间,还是不知所云,谈话的中心依然在那遥远的地方,自己不便问,只好等胡教导做个解释。

    胡教导终于摆脱历史的枷锁,说出了一个没有作古成为历史的人:“钱校长去南京办点公事,临走前告诉我说要找你谈一次话,钱校长很关心你埃知道这次为什么叫你来吗?”

    雨翔二度在这个问题上摇头。

    胡教导依然不肯把周记说出来,说:“你也许自己并不能察觉什么,一但在我们旁人眼里,你身上已经起了一种变化,这种变化对你的年纪而言,太早,我不知是什么促使你有了这种由量到质的变化,所以,今天我们两人来谈一谈。”

    雨翔听得毛骨悚然,浑然不知什么“变化”,在胡教导的话里,仿佛雨翔是条虫,过早结了一个蛹。雨翔问:“什么——变化?”

    这句话正好掉在胡教导的陷饼里,胡教导说:“我说吧,你们作为当事人是不能察觉这种微妙的变化的。”

    林雨翔急得要跳起来:“胡老师,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变化。”

    胡教导扬眉说:“所以说,你丝毫不能发现自己身上的变化的。”

    雨翔半点都没领教胡株以情感人的本事,只知道自己急得快要哭出来。

    胡教导终于另辟一条路,问:“你是不是觉得心里有一种要发泄的欲望2或者对世界充满了憎恨?”

    雨翔吓得就算有也不敢说了,轻轻道:“没有埃”胡教导头侧一面,说:“那么,是不是觉得体壮志未酬,或者说,你有什么抱负,什么愿望,在市南三中里不能实现呢?”

    这句话正中伤处。林雨翔考虑一下,说:“其实也没有。”然后不知道吃了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网游动漫
完本网游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