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网游动漫 > 三重门 > 正文 分节阅读_37
《三重门》

正文 分节阅读_37

作者:韩寒 字数:5721 热度:5
    长,到头来等手架空了他自己的位置。林雨翔的话没人要听——刚开始对雨翔抱有一种神秘感,后来见这位社长不过如此,只是一个跑腿的。但雨翔一开始太公报私仇,现在连腿都没得跑——社员怕他私藏文章,都亲自把杰作交给万山。

    寝室里的情况更不乐观,首先犯毛病的是水龙头。市南三中的水龙头像自组了一个政府,不受校领导的控制,想来就来,常常半夜“哗”一下。然后两个寝室的人练定力,虽然都被惊醒,但都不愿出力去关。雨翔功力不高强,每次都第一个忍不住起床去关,结果患了心病,做梦都是抗洪救灾。

    寝室长终于斗胆向校方反映,校方出兵神速,忙派两个工人来修,无奈突然漏水这种顽症历来不治,两个工人东敲西打一阵,为学生带来心理上的保障。水管也乖了几天,寄宿生直夸两个工人医术精湛,刚夸完,那天晚上雨翔又倒霉,半夜爬起来关水。

    然后是柜子。市南三中的寝室安全工作薄弱得像浸透了水的草纸,连用“一捅就破”来形容的资格都没有了,甚至可以不捅自破,经常无缘无故的就门户大开,而且多半在夜里,像权了许多发廊的营业方式。学校虽然配锁,然而那些锁只防自己人,一途钥匙丢了就坚固得刀枪不入,真要它防盗了却经不起毛贼一撬。学校失窃事件天天都有,除了床和柜子太重不便携带外,其它的东西几乎都盗过窃,人睡着都要提心吊胆,生怕自己给偷了。市南三中的管理人员虽然碌碌无为,但也有过辉煌,曾于一个月圆之夜奇迹般地擒住一个贼,一时间人心大快,学校不断炫耀战果,要全校学生积极防盗。那贼也是贼中败类,没份到什么东西,因偷窃未遂被关了几天就放出来了。

    最近学校放出风声说要配置校警,当然这只是一个美丽的构思,因为校领导所居的胡适楼防盗设施极佳,绝无发生失窃的可能,看来要配校警,非要等到哪位伟贼把胡适楼整幢给偷掉再说呢。

    硬件上的困难是可以克服的,但相处中的摩擦就难办了。开学那几天人人和睦相处,一号室和二号室尚有外交往来,后来一号室看不起二号室,二号室看不拨一号室,索性谁也不看谁。每到晚上都吃饱面,科学家说,吃饱面可以增体力,虽然不知道这科学家是哪家泡面厂毕业的,但既已成“家”,放个局都可以抵凡人说几摊话,所以一寝室人趋之若骛,晚自修后大开哈戒。人撞人,人抵人,一眼望去全是人,墨西哥城市长看到这个情形心里肯定会引这个例子去说明墨城并不拥挤。人多必起争端,一次沈颀不慎把汤滴在一号室一个人身上,那人倒具备上海人少有的大方,泼还给沈颀一大碗汤,惹得两个寝室差点吵架。一进这个寝室,管你是什么人,一概成为畜牲——冷不防会冒出一句:“哪头驴用我的洗衣粉了?”还有“哪只猪用我的热水了?”变好畜牲后,又全在中国古典小说里激游:“关我鸟事!”

    “我操你妈!”“这厮也忒笨了点。”

    根据今天的消息,学校的寝室要装电话机。钱校长去了一趟南京,回来轰轰烈烈展开爱国教育,今天广播大会上念电话使用须知,只可惜实在和爱国扯不上关系,只好先介绍电话的来历,绕着舌头说电话是bell发明的,为了让学生了解bell这人,无谓把bell拼了一遍,差点思想放松,在“l”后面再踉一个“e”,让心里话漏出来。强忍住口,再三重申“学校为每个学生寝室装了一个电话”,意思是说,学校只是在为“学生寝室”装电话而并非给“学生”装电话。

    雨翔中午一回寝室便看见架在墙上的红电话,兴冲冲跑到门卫间花钱买张五十元的电话卡,“201”电话卡专为记任超群的人士设计,要先拨201,再拨12位卡号,续以四位密码,总共要记住十九个数字;康熙年间的邵稼轩兴许可以做到,但林雨翔这种无才之辈手脚笨拙,绝对没有顺利无畅地打出一个电话的可能,拔起号来总是一眼看卡一眼看手,结果总是功亏一整,眼到手不到,拨到最后人都科了,心里都是火。

    钱荣第二个上楼,听铃声不断,激动地也去买了一张卡,害怕密码让雨翔看见,拨号时身子盖着电话机,宛如母鸡抱窝。雨翔冷冷道,“谁看你了,我自己也有,连密码都没改过。”

    林雨翔只是顺口说了为显示自己的大方,没料到后来卡里少了十几块钱,更没料到谁干的,只当电脑有误。

    林雨翔毕竟不是一块长跑的料,受不了每天的训练,给刘知章写了一封退组申请,说“本人自觉跟不上许多选手的速度,以后如果参加比赛也许会成为市南三中的耻辱,还是取我之长,一心读书,也许会有所突破,所以想申请退出”,满以为文采飞扬,用词婉转,成功在望,不想刘知章只认身材不认文采,咬定林雨翔只要好好训练,肯定会出成绩,如果真要退组,那么不如一起退学,还电告林父,林父惜学校刚装电话的便利,把雨翔痛骂一顿,说:“你忘了你怎么过来的?你不训练不读书你干什么!”雨翔吓得当场放下屠刀,说以后不再犯了,林父才气消挂了电话。

    读书方面,林雨翔更加不行,理科脱课得厉害,考试成绩倒是稳定,在三十分上下一点,自古不变。市南三中的题目深得人掉下去就爬不上来,雨翔已经毫无信心,寄希望在以后的补课上。梅受赏识的文章是纤柔型的,而且要头大尾大,中间宜小而精短,挑好的文章仿佛在挑好的三围。雨翔的文章三围没长好,不符合这种新兴的作文风格,自然不受梅受偏爱。新一届的区作文比赛雨翔没被选上,幸亏了文学社社长的招牌,额外获得一个名额。

    第七章(3)

    姚书琴和那全才发展神速,令人刮目相看。那全才愈发胆大,晚自修时就坐在姚书琴身边,两人的情话切也切不断,雨翔直佩服两人哪里找来这么多话,然后微笑着看钱荣,钱荣被雨翔的目光灼伤,实在看不下去,站起来说:“喂,这里是三班,请别的班级里的同学出去。”全才正踌躇着该走该留,姚书琴说:“我正找他问个题目,你管不着。”雨翔听了这么绝情的话也替钱荣伤心,想怎么无底下的女孩都是这样,翻脸比洗脸还快。

    钱荣怨气难消,一篇周记写上去,梅童读了马上晚自修来调查,捉奸捉双,把姚书琴和全才叫去办公室,教育道:“你们是没有结果的。”说着自己也脸红,然后劝两个人好好想想,以克服青春年少的那个。两个人被释放后心有余悸,象征性把“那个”克服了一天,忍不住又在一起,纵然如梅营所说,没有结果,但只要开开花就可以了。

    钱荣没有如愿,对姚书琴的恨比学校的题目更深,偶然走路碰到一起,破口就骂:“you hit me,giilie!”姚书琴不回骂什么,白一眼,威力显然比钱荣的话大多了,因为钱荣的话姚书琴听不懂,钱荣只是骂给店已听;姚书琴的白眼就大不相同了,她本人看不见,只单单白给钱荣看。一个回合下来,钱荣一点便宜也沾不到。

    林雨翔乐意看两个人斗,斗出点事情才好呢。

    钱姚斗得正凶时,林雨翔不幸生了在市南三中的第一场玻一天早上起床,身体酥得发痛,手和脚仿佛要掉下来,喉咙像被香烟烫了一下。起床走几步,头沉得要死,带得整个人东摇西晃,很不得要卸下头来减轻身体负重。雨翔心里叫:“我生病了!”满脸的恐惧,到处讨药,室友看都不看雨翔的病态,连说没有,推谢景渊翻箱倒柜找了一会儿再说没有。

    林雨翔的胃口都没了,直奔医务室,要了两包感冒药,然后笨得拿着药片讨水喝,同学一看药,把水壶藏得绝密,说:“呀!你生病了?还向我要水,想让我传染埃”乞讨半天,终于碰上一个来不及藏匿水壶的,碍着了面子,他只好答应,只是要林雨翔自备器皿,或者,嘴巴不准碰到水壶口。雨翔头昏得不想走动,选择后者,喝得身上一排水,药差点呛到气管里。

    实在受不了了,林雨翔怜爱自己的身体,去请病假,医生一测热度,够上请假标准,然后而翔再去政教处申请。钱校长正忙着训人,胡殊这里没有生意,便把条子递过去。胡教导对雨翔还有残留印象,可那印象弱得像垂死病人的气息,扫描雨翔几遍,说:“是林——”“胡老师,我请个假。”雨翔的声音细得快要消失。

    “这个——这里的功课很紧张蔼—以前我带的班级里有一个同学发高烧,但他依然坚持上课,后来昏了过去,这种精神……”雨翔的脸上已经倦怠不想作表情,心里却是一个大惊讶,想这次完了,非要等自己昏倒了才能休息。

    胡妹轻声问:“你还吃得消吗?”理想中雨翔的答案是吃得消,万没料到雨翔呛道:“不行,还是休息,休息一天。”

    “那好,你拿这张单子给宿务老师,然后回寝室休息。”林雨翔谢过胡妹不杀之思,转身想走,听到钱校长那里一个耳熟的声音“我今后不犯了”。猛别过头去,精神像被重锤一下,这个男生就是那天晚上推销随身听的那个。一时间病魔全消,想起自己一百五十块买了一堆废铁,振奋地要去决斗。

    男生也觉察到气氛有些异样,不经意扫一眼,也大吓一跳,想天下如此之小,忙挪开视线,弓着身子,仿佛林雨翔的病魔全逃到他身上。

    林雨翔激动地想跳出来揭穿,内心深处却有惧怕,先退出去,在门口守着,等那男生出来了,再溜进政教处,对两个教导说:“老师,我要反映一个情况。”

    “什么情况?”

    “刚才那个同学是——”

    “嗅,他是高三的,偷少跟他理会,怎么?他打你了?”

    “不是,他走私东西。”

    两个教导都问:“什么?”

    “他走私东西。”

    “走私东西。”

    ‘她大概上个——上个礼拜给我介绍一只走私的随身听,我花了二百块钱,想买下来——听英语,结果用一次就坏掉了,我认得他,但不知道他原来是市南三中的学生,凑巧。”

    钱校长狠拍一下桌子,把眼前一团空气假想成那男生,直勾勾地看着发怒:“市南三中怎么会有这种学生!小小年纪已经学会走私犯罪坑人!”然后吩咐胡妹把他再叫来,雨翔眯着眼手撑住头,说:“我先回寝室了。”

    雨翔出政教处后,从胡适楼后面开溜,生怕被他看见。那男生最倒霉,没走多远又光临政教处。他的抵赖技术比推销技术更高,拒不承认。钱校长本来想靠气势去战胜他的心理防线,让他自己招供,说什么:“你老实交待,我们可是掌握了证据的!”那男生心知肚明凡这么说的肯定没有证据,说:“我真的没有,你们有证据拿出来好了!”

    钱校长的证据仿佛藏在英国的莫高窟文献,怎么也拿不出来;气势用光了,他的心理防线上连一个坑都没有,只好装恐怖,说:“你先回去安心读书,这件事我们会调查的。”

    林雨翔回到教室时,里面空无一人,都去上体育课了。他痴想那个男生的处理结果,处分应该是难免的,心里不禁替他惋惜。走到钱荣桌旁,踢几脚地的桌子,以泄冤气,突然掉下来一本黑封面笔记本。雨翔拾起来,顺手翻开,看里面都是英语,有点感叹钱荣的刻苦,再仔细一看,大吃一惊,那里面的单词句子眼熟得像是父老乡亲,譬如“god-awful、violiy。yllck”这类常在他话里出现以炫耀的英语,恍然悟出难怪钱荣满口英语,靠的只不过是这本本子里几个事先准备好的单词,惊喜地对本子说:“我终于知道了,哈……”然后林雨翔默坐着等钱菜回来,想自己终于有讽刺他的机会了。钱荣很及时地进来,满脸的汗,看见林雨翔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替椅子主持公道:“喂,伤员,让位,你不去养病,在这里干什么?”

    林雨翔天生不会嘲讽人,说:“你的英语真的很不错埃”理想的语言是抑扬顿挫的挖苦,很不幸的,情感抒发不当,这话纯粹变成赞扬。

    钱荣没听过林雨翔表扬人,刚冒了个头的回骂的话忙缩回去,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说:“其实也不是非常好,很n的词汇量多一些,自然会……”雨翔打断钱荣的话,主要是怕自己把on的音给忘了,下句话里就会增添不少遗憾,说:“那么那个是不是也记在你的本子里?”说着心猛跳不已。

    钱荣没听懂,潜意识感到不妙,紧张地问:“什么——本子?”

    雨翔拿出来扬了几下,手有些抖,问:“你see?”

    钱荣顿时呆在原地。

    雨翔顺手翻几页,念道:“嗯,media你在什么时候过的?还有——”钱荣魂回,一掌扬在雨翔手上,本子落到地上。钱荣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网游动漫
完本网游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