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网游动漫 > 三重门 > 正文 分节阅读_38
《三重门》

正文 分节阅读_38

作者:韩寒 字数:6251 热度:7
    把它捡起来,施展神力,把本子揉得仪表不端,咬牙切齿说:“你——你这头猪怎么卑鄙得……”怕班级里同学听到,省略掉实质。

    雨翔不得不揭自己的伤疤,说:“你不是也拆我的信嘛?嗯?”

    钱荣的逻辑乱得像一觉醒来后的头发,说:“那是两回事,两回事,你偷看的是我的稳私而我偷看的是你的信,un——”本来想说“uand”?现在秘密被拆穿了,说英语都不行。

    林雨翔帮钱荣梳头:“信是隐私吗?”

    钱菜要跳起来了,吼:“信是隐私又怎么了?寄出去退回来的信不是隐私,你去查……”“我的信是封口的,你的本子没封口,哪个隐私大点呢?你说?”

    钱荣想到了什么,表情一下子结实了,不去比较哪个隐私大,另辟一方天地,说:“你逃夜的事情呢?”

    第七章(4)

    林雨翔一身冷汗悉数涌出,责骂自己怎么忘了。他想不出要说什么补救,怪自己太冲动了,觉得万籁俱静,谁有心跳在这死寂的世界里发声。突然一阵铃声,雨翔觉得耳朵突然一收,看着怒火正旺的钱荣,做一个硬笑,飞一般逃回到了寝室里。

    一个人枯坐在阴暗的角落里,揪着大腿问自己怎么办。万一钱荣说出去了,学校略微核实一下,处分难逃。一旦处分…自己好歹也背负了小镇的名誉,处分了怎么见人,人家又怎么看我……心乱如麻中,雨翔不经意抬头看窗外,看到一片模糊,当是眼泪,揉几下眼睛才知道又下雨了。最近冬雨不断,市南三中的地被滋润得像《羊脂球》里窑姐儿的嘴唇,只差不能去吻。湿滚滚的世界像压在雨翔的身上,暗淡的天地勾得人心一阵一阵隐痛。

    正绝望着,电话骤然响起,铃声在寝室里回荡,荡得雨翔的注意力全集中在铃声上,精神也飘忽了。电话那头爽快地说:“喂,林雨翔是啃?我是政教处。”

    雨翔人软得想跪下去,喉咙奇于,应付说:“我是,什……什么事?”心里明白是钱荣告密了。像个被判了死刑的犯人,只在干等那几颗子弹。

    “我们问过那个高三的男同学了,但他说没有,你回忆一下,可不可能记错,或者有什么证据介雨翔狂喜得冲电话喊:“没有!我没有记错,肯定没有记错!”心里的恐惧依附在这几句话里排遣了出来,平静地说:“我有一只随身听,是他推销的!”

    “可不可以带过来?”

    “可以可以!”雨翔忘了自己患病,翻出那只随身听,试着听听,声音还是像田糊。想出门了,突然』已生一计,在地上摔了一下,随身听角上裂开一块,他再听听效果,效果好得已经没有了效果。

    雨翔冒着雨把随身听送到钱校长手里。钱校长一看受到非“机”待遇的机器,心里信了三分,把随身听递给胡林说:“这件事学校一定要追查到底!”胡妹看到这只苦命的机器,心痛道:“市南三中怎么会有这种人。”

    事情发展得很顺利,钱荣没去合政教处,雨翔吊着的心放松了些,懒得去道歉,和钱荣见面都不说一句话。他想事情应该过去了。政教处那里的调查更是风顺,下令撬开那男生的柜子,里面都是耳机线,证据确凿,理应定罪,但那男生还是死不承认,钱校长技穷,差点学派出所长家朋文用酷刑,不料那男生到后来自己晚节不保,供认不讳。里面一条5!起了校长的怀疑,把林雨翔叫来,说:“他已经承认了,我们会处分他的,他那些货也不是走私的,是附近几个小厂子里拼的,这还涉及到了犯罪,我们已经通知了派出所公安部门,有几个问题要核对一下,你是什么时候,具体什么时间碰上他的?”

    林雨翔不思索就说:“九点半多。”

    “晚上?”

    “晚上。”

    “星期见呢?”

    “星期……五吧。

    “你第二天要参加学校里的补课讲座?”

    “是埃”

    钱校长埋足了伏笔,声音高一节,说:“九点半校门关了,你怎么会在外面?”

    林雨翔像被蜇一下,脸色顿时变白,想不到自挖坟墓,支吾着:“噎——我想想,是——是九点好像不到一些。”

    “你那天有没有回寝室睡觉?”

    “有有回……”

    “可记录上怎么没你的名字?”钱校长甩出寄宿生登记表,“上面没你的签名。”

    林雨翔翻几页,身体上都是刺痛,汗水潜伏在额头上,蓄势待发。

    “这个,我那时候正好去打水,对了,是去打水了。”

    “那天你们寝室还留了一位同学,叫钱荣,我问过他了,他断定你那天晚上不在,第二天一早才回来,身上都是水……”雨翔手脚冰凉了,除了撒谎的本能还支撑着身体,其他与死人已并无大异。他明知钱校长肯定了解他在撒谎,还是麻木地撒:“嗅,我那天是住在一个亲戚家里,她的电话是——我要去查查。”

    “哪个亲戚?”

    “我的姨妈。”

    “我打个电话到你家核对一下。”

    “不用不用了。”

    “怎么?”

    “不是,我爸妈都不在家,要晚上再回来。”

    “那我晚上再打。”

    “我真的没有逃夜。”

    ‘审实说话!”

    这时,沉默的胡殊化名叫“事实”说话道:“林雨翔,学校是看重证据的。你本身就有一些放松自己,不严格要求自己,你的检讨还在我这儿呢。如果你真的逃夜,无论你是什么理由,学校都会处分你。你揭发的那位男同学,学校经讨论,已经决定行政记大过,而你呢?你要反思一下自己。”

    钱校长接力说:“我们会秉公的,你自己回想一下,现在说还来得及,过回儿就晚了!”

    雨翔几度想承认,但他尚存最后一丝希望,家里人证明那晚他回家了。像一个馋嘴的人看见果树上孤零零挂了一个果子,虔诚地跪着要去接,虽然不知道那果子是不是会掉下来或者是否能接得祝钱校长先放他回了寝室。雨翔低头慢慢走着,到自己班级门口时,遥望见整齐排列的三幢教学楼的三个楼梯走道,前后相通的,是三重门,不知道高一背了处分,还能不能升高二。梁样君的下场怎么他也会——梁样君家里有钱,我家——害怕得不敢想下去。

    再低下头慢慢走着,仿佛景物飞逝,雨知耳畔又响起苏珊的声音——“复习得怎么样了”……一旦想到她,刚踏入空门的身子又跌进了俗尘,雨翔心里满是对那个横刀夺爱者的憎恨——都是那小子,夺去了我的——还让我在外面睡一夜,都是你害我的,都是……雨翔思想疲惫得不想多想,拖着身子进了寝室——学校怎么能这样,教室里人那么多那么热闹不能去,非要在寝室里思过——不过也好,寝室里安静。雨翔仿佛自己是只野生动物,怕极了人类。一想到某个人就会身心抽搐。到了寝室里没脱鞋子躺着,呆滞地盯着天花板,余雄的声音飘下来——凡事要忍——“忍个屁!”林雨翔愤然从床上跃起,把枕头甩在地上,转念想到自己以后还要睡觉,后悔地捡起来拍几下,动作使然,他又想起爱拍马屁的宋世平,这小子最近像失踪了,体育训练也没来,肯定是混得不错。怎么会呢——要混得好一些非要拍马屁吗,雨翔的思想拔高到这个境界,火又冒上来,手不由理智控制,又紧抓住了枕头的角,恨不得再甩一次。

    不知不觉里,正午已到。林雨翔的胃口被积郁填塞了,再也没有进食的欲望,看到窗外的人群,眼红他们的无忧无虑。钱荣吃完饭送ji,决裂后第一次对林雨翔说话:“你被罚不准读书啊?可怜可怜,处分单发下来了吗?”

    “你说的?”林雨翔抬头,怒目盯住钱荣,钱荣正在洗碗,无暇与他对眼力,说:”我也没有办法的,政教处非要我说,我想罩你都罩不祝”“班里同学都知道了吗?”

    “这个你不用操心,我会帮你宣传的。”

    雨翔说不出话。

    susan此时有些不祥感。一个月前她说通了沈溪儿替她撒个谎,假设出一个理科尖子,还得到罗天诚的大力协助,把这个谎说得像用圆规绘出来的,本以为这样林雨翔会断了相思专心读书,他目真能清华再见。susan太不经世,等着林雨翔的信、满以为他读到沈溪儿的信后肯定会有感而发,给自己回一封信。她当然不可能想到林雨翔心粗得——或是心急得寄信不贴邮票,干等了一个月,只有杂七杂八的骚扰信和求爱信,不知道林雨翔在市重点里发奋了还是发疯了,实在担心得等不下去,问了电话号码,这天中午跑到校外打公用电话给林雨翔。

    林雨翔此刻正在斗气,接电话也没心思,信手按了免提,吼:“喂!”- susan吓得声音都较了三分,轻轻说:“喂,我找——请问一一雨翔在吗?”

    第七章(5)

    雨翔听到这声音,征一下,明白过来后心脏差点从嘴里窜出来,柔声说:“我就是——”惊喜得什么都忘了。

    “听得出我是谁吗?”这话像在撩雨翔的耳朵,雨翔装便道:“你是——susan,是吗?”边笑着问边看钱荣,以表示自己谈情有方,免提还是开着,要引钱荣自卑。

    “你最近还好吗?”

    雨翔现在已经把将要处分的心事置之身外,低沉地说:“还好。”

    钱荣在旁边叫着注释:“太好了,好得逃了夜,快处分了!”林雨翔脸色大变,组患不及,忙拾起听筒人扑过去,那头问:“他是谁?是真的吗?逃夜?”

    “没……没有……”

    “你说真话!”

    susan。一声召唤。而翔的真话都倾窝出动:“我不是逃夜,我只在外面不小心睡了一夜,学校没理由处分我的…,,那头久久没了声息。林雨翔以为susan气死了,催促着:“喂,喂,喂,没什么的,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我一向是乐观主义的代表人!”说完自以为幽默,急切地等那头说话。

    电话里终于有了声音,隐约地很低,雨翔倾耳用心听,大失所望,好像是呜咽声,难道——完了完了,雨翔也跟着一起悲伤,说:“你不要……你……我……”那头叹了口气,那口气像抽光了林雨翔仅剩的希望,他闭上眼睛等判决。

    susan用极缓极低的声音,掩饰不住的悲哀浸润在里面,余泣未尽,说:“林雨翔,你太不珍重自己了,我讨厌你的油滑。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意外考进区中吗?不是发挥失误,我以为你有才华,可你——我真希望你看看我的数学试卷,五道选择题我都空着——十分我没要,因为你说你会稳过区中——”林雨翔惊得连呼吸都忘了。听她一席话。竟使自己有了身心脱离的感觉。在电话旁的林雨翔像是知了蜕的壳。壳继续听susan说话——“后来你反而进了市重点,那也好,市重点的教育比区中好多了,你这么好的机会,你在市重点里究竟在干什么!”声音有些激动,“你玩够了没有?我不想再听到你的声音!”

    “等等——”林雨翔尽了挽留的义务,无奈手伸不到几十里长,挂电话的权利还掌握在susan手里。

    “再见——”

    “别——”回答他的只剩“嘟嘟”声。

    钱荣探问:“怎么,继susan以后又吹掉一个,你真是太失败了。”

    “失败——失败。”林雨翔自语。

    谢景洲也刚回来,问同桌:“你怎么没来上课?今天讲的内容很重要的。”

    “哼,重要——”林雨翔落魄得只会引用别人的话。

    钱荣行善道:“我透露你一个消息,那个高三的正到处找人,准备今天晚上你打水时揍你呢!”

    “接我——”林雨翔的手终于从电话上挪开,狠狠增一下凳子,用脚的痛苦换得心的超脱。

    林雨翔决定下午也不去教室了,静静地等消息。窗外一片阴霾,这雨像是永远下不完了。思绪乱得疲倦了,和衣睡了一觉。这觉安稳得连梦都没有。

    醒来发现天气早变了,西天已经布满了红霞,可见雨过天晴时林雨翔还在睡梦里——还在睡觉。

    电话铃声由这落日余晖的沾染而变得不刺身了,雨翔身上乏力,拎起听筒,却听到自己父亲的声音:“你倒底怎么一回事,那天晚上你——”雨翔吓得不敢听,挂为上计,料想自己父亲不出一分钟后会再打来,从柜子里带了点钱去外边散心。

    门刚碰上,里面铃声骤起,雨翔有些失悔,想也许可能是s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网游动漫
完本网游动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