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 第575章 对峙
《最后一个阴阳先生》

第575章 对峙

作者:巫九 字数:2451 热度:1
    “来得比较匆忙,我上去让他们拿点酒水下来,我俩喝点。”我说完就准备转身上去拿酒。

    “不用了,你上次离开后,我每天都有酒喝,有肉吃,也不差这一顿,倒是你小子,突然来看我,难不成有什么事?”恨天笑看着我问。

    我摇头:“徒弟看望师父,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嘛。”

    “真没有其他的事?”恨天笑笑着问。

    “咳,我来看你真不是因为想让你帮什么忙,不过这次下来,的确是因为遇到一些麻烦,说起来就来气,你等着,我上去拿点酒,我俩好好唠唠嗑。”

    说完,我就上去,拿了一些酒菜,回到牢房中,和恨天笑坐在地上,一边喝酒,一边把这次的事情告诉了恨天笑。

    他听完后,笑道:“那牛总兵上次被我威胁过了,还对你下手?”

    “师父,您老人家不然出去宰了他算了。”我说:“你这么厉害,何必受困在这里。”

    恨天笑说:“离开容易,安生难,我在这里,是有其他原因的,你现在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说了你也听不明白。”

    说完,他拿起酒壶,狠狠的喝了一口酒,看向天花板,眼神中满是眷念,道:“我在这里日子过得倒是潇洒,就是不知妖魔平原的兄弟们,如今可好。”

    “我之前去见到过他们。”我说:“之前在妖魔平原,我遇到一个叫葛征的百夫长,那家伙还真厉害,一枪刺过来,要不是我有奇门飞甲,命都丢了。”

    恨天笑听我这样说,笑道:“葛征那小子还是这暴脾气?”

    “他认出我的枪和奇门飞甲后,就没有再出手,而是叫我将军。”我道。

    恨天笑点点头,没有说话。

    我看到他这个模样,忍不住问:“师父,到底是什么原因,你才会受困在这。”

    “说了你也不明白的。”恨天笑微微摇头。

    “你不说,怎么就知道我不明白。”我说。

    恨天笑听我这样说,便道:“你信命运吗?”

    “命运?”我微微摇头:“不相信。”

    “我以前也不相信,等命运的手伸向我的时候,算了,不说了。”恨天笑灌了一口酒,站起来,说:“想我恨天笑纵横疆场,所向披靡,却不得不向虚无缥缈的命运二字折服,你说,是不是很好笑?”

    我听得有些莫名其妙,恨天笑却不想再和我说话了一般,道:“行了,酒也喝了,你忙自己的事去吧,如果那个牛总兵实在欺人太甚,来这里找我,我取他性命。”

    说完,他倒头就靠在墙角闭上眼睛,睡觉起来。

    “谢谢师父。”说完,我就转身离开了地牢,回到了安排的住处。

    我刚到门口,门就虚掩着,露出两个眼睛,正看着我呢。

    我推开门,艾唐唐后退了两步,一脸紧张的问:“那个大魔头没跟来吧?”

    我看艾唐唐害怕的模样,道:“你堂堂的龙族公主,胆子是不是太小了一点?”

    “谁说我胆子小啊,不过恨天笑的确蛮吓人的黑龙嫡妻:万灵白凤。”艾唐唐皱着眉头说。

    不过随后,艾唐唐一脸好奇的问:“那个魔头都跟你说啥了啊。”

    “你不是怕他吗,还问?”我坐到桌子上,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

    艾唐唐道:“就是害怕才问啊,不过挺奇怪的,那个大魔头怎么无缘无故的会被关在地府呢,当初我父王和万魔之王加起来,和他打也不过不相伯仲,他想离开地府很简单的吧。”

    “说不定他喜欢住地牢呢。”我笑道。

    “有道理。”艾唐唐点头。

    原本我只是一句玩笑话,看着艾唐唐一脸严肃的点头,我刚喝的茶水,一口就喷了出来,忍不住笑道:“你还真信?”

    “不然他也没理由一直住在这地牢啊,除了他本人愿意,也没别的理由了吧。”

    我和艾唐唐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

    第二天,我和艾唐唐正在她的无聊扯淡的时候,坤德推门走了进来,他脸上带着笑意,对我说:“阿秀,你准备一下,过几个小时,秦广王,牛总兵会来我们这,和你对簿公堂。”

    “好了。”我松了口气,坤德却说:“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早,虽然十殿阎王中,如今势力最大的是阎罗王陛下,但秦广王的势力也很庞大,你切记,不要和秦广王讲什么道理。”

    “对于秦广王这样的大人物,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你只需要把他子孙的死,全部推还给牛总兵便是。”

    “恩。”我点点头。

    我脑海里不断的想,等会该怎么说,时间过得倒是很快。

    几个小时候,那个熟悉的阴差走进屋子,请我跟他去大厅,而艾唐唐跟这件案子无关,自然不需要跟着一起去。

    等我来到宫殿大门时,往里面一看,此时第一判官崔府君坐在首座,而他旁边,加了一个椅子,一个一身黑色龙袍,面无表情,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男子坐在那里。

    这个人应该就是秦广王了,秦广王外表看起来也就四十多岁,不过却和阳间那些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不同。

    阳间的那些中年男子,大多数都发福,啤酒肚,而秦广王,虽然穿着龙袍,但是却能感觉精神奕奕,身材也很好,隐约带着一股上位者的气息。

    我走进宫殿后,秦广王看了我一眼,眼神中隐约有些怒火。

    “殿下何人?”崔府君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说。

    “小的张秀,见过秦广王,见过崔府君。”我跪下,给这两位磕了头才站起来。

    “恩,把你想告的,都说出来吧。”崔府君说。

    我赶忙把自己那天夜里所遇到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当我说完后,我背后响起牛总兵的声音。

    “一派胡言!”

    我回头一看,牛总兵从外面走了进来,朝着秦广王拱了拱手。

    他已是阴侯,不必行大礼。

    “无稽之谈,你这样的家伙,我想杀你,何必借秦广王陛下的手?”牛总兵瞪了我一眼,随后对秦广王说:“陛下,这件事,我想说两句。”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