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河神·鬼水怪谈 > 分节阅读_5
《河神·鬼水怪谈》

分节阅读_5

作者:天下霸唱 字数:4642 热度:1
居住的空屋里,天热腐烂发臭了,半夜路过这的人迷路走不出去,是有冤魂拦挡。

郭师傅想了想,说道:“眼见为实,咱先过去瞧瞧再说。”他们这俩人真是胆大,寻着这股臭味找过去,就看见路旁有一个白乎乎的东西倒在墙下,离得越近越觉得臭不可闻,而且走近了看,发现这东西居然还会动。



这片平房没有路灯,俩人看不清路边的东西是什么,闻着有死尸的臭味,离远了看就是白乎乎的一团,走近一瞧似乎在动,再往近处走不得不捏住鼻子,那气味太臭了,又走近两步,走到伸手就能摸着的地方,俯身看这东西,这才看清楚是爬满了白蛆的腐尸。

二人一看这可太恶心了,天热死尸身上长蛆了,忍不住想吐,赶紧用手按住了嘴,因为舍不得八大碗那四红烩四清蒸,一年到头吃不着两三回,吐出来太可惜,硬生生忍住没吐。

先前一直闻到的臭味,全是从路边这个东西散发的尸臭,不过并不是死人,也不知是哪种动物的尸体,由大小轮廓上看,有可能是条野狗,估计过不了几天就烂没了,这也没什么可看的,但就在不远的地方,又看见两只死猫。

人死在路边那叫倒卧,也叫路倒尸,如果是在城里,不管有没有主家,总归有好心行善的人帮忙收尸掩埋,谁都不管官面儿上也会派人收敛,猫狗之类的动物死在路边,有收垃圾的捡,魏家坟这片空屋破平房,可能也是快拆了没人住,死猫死狗横尸路边无人理会,任其腐烂发臭,这种事不算奇怪。

郭师傅和丁卯看明白是怎么回事,也不再胡思乱想了,这时候天上的云层移开,月光明亮,把房屋马路照得格外清楚,一看顺着这条马路一直往前走,拐个弯就能走出魏家瓦房,这么条道怎么绕了这么半天走不出去?

俩人寻思大概是喝多了,酒劲儿没过,心里还犯着迷糊,加上云埋月镜,路边又没有灯,也难免走转了向,现在趁着月明赶紧走,哥儿俩想到这拔腿便行,走着走着,郭师傅觉得好像有个东西跟过来了,跟着他们俩往前走,转头往后看,什么也没有,心想:“自己今儿个这是怎么了,为何总是疑神疑鬼?”

郭师傅心里头七上八下不安稳,不知不觉已经走到路口了,走到这就算出了魏家瓦房,可还是感觉身后有东西跟着,后脖子冷飕飕的,这时他看见月光照在地上,除了他和丁卯的影子,后头还有个很小的黑影,丁卯也瞧见了,俩人吃了一惊,再转头往身后看,只见一个比猫大比狗小的东西,毛茸茸尾巴挺长,“嗖”地一下突然从郭师傅背后蹿出来,一溜烟似的顺着墙根逃去,转眼间就没影了。

俩人立在当场,看得目瞪口呆,根本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后来他们找了个特别懂这些事的人,把这天半夜在魏家瓦房迷路,路边看到死猫死狗,屋顶上有镜子阵的经过,怎么来怎么去,从头到尾详细说了一遍,听人家讲,魏家瓦房以前就多狐獾精怪,当年那片坟地成为民宅之后,也不太平,居民们不得安宁,经风水先生给指点,各家各户都在屋顶檐角上挂镜子,这镜子不是乱挂,摆成了阵法,那些有灵性的东西进了这片平房,往往会迷失方向走不出去,直至困死在里头,经常能看到死猫死狗,魏家瓦房的住户,在发大水的那年淹死了不少人,据说就是摆了这阴损的镜子阵,遭了报应。

大水退去之后,魏家瓦房留下大片的空屋,平时不论白天黑夜,谁打这过都没出过事,可能是郭师傅那阵子总被人称为“河神”,倒霉事接连不断,人在阳气重的时候,孤魂野鬼都不敢近前,如若是气运衰落,必定是灾星当头印堂发黑,阳气也随之减弱,当时那片平房里可能困着只狸猫或狐狸一类的东西,它看郭师傅和丁卯身上阳气弱,用障眼法迷住这两个人,跟在后头逃出了魏家瓦房,还有另外一种可能,这野狸被困在魏家瓦房出不去,是它劫数到了该着一死,躲在河神郭师傅身边才得以避过此劫。



究竟是不是这么回事,倒也难说,郭师傅当时想不明白,过去也就过去了,直到解放之后,六十年代了,有一天半夜,他骑着一辆老式自行车下班回家,那时已经立秋了,秋风萧瑟,天气一天凉似一天,又是深更半夜,路上几乎看不见行人。

当天白天他在海河打捞浮尸,忙活了一整天,水米没沾牙,饿得前心贴后心,想着赶紧回家吃口热乎饭,骑到一条沿河的路上,这辆老式自行车突然蹬不动了,好像有东西在后边拽着他的车,不让他往前去。

郭师傅只好停下车,扭头往后看,只见车后有个毛茸茸的东西,在马路上跑过去,转眼就看不到了,不知道是哪来的狸猫,瞅着也像狸猫,路上太黑,看不出究竟是个什么。

此时从后头来了个骑自行车的年轻人,身上穿着工厂里的劳动服,车后夹着饭盒,瞧这样子是工厂里下夜班的工人,这个年轻工人蹬着自行车蹬得飞快,从郭师傅身边经过,带起一阵风,径直往前头去了。

郭师傅心说:“这毛头小伙子,骑这么快赶着投胎去啊?”他看看自己这辆自行车没事,又蹬得动了,便蹬上车继续走,忽听前头“扑通”一声响,抬眼一看吓了一跳。

原来那骑车很快的年轻工人,竟然把自行车骑进了河里,那河边都有半米多高的墙沿,这人骑得太快,撞在墙沿上整个人折着跟头翻到河里,大头朝下,脑袋陷进了淤泥里。

人命关天,岂同小可?郭师傅不敢怠慢,连衣服都顾不上脱,扔下车就跳进阴冷的河中,拼命把这个年轻工人拖到岸边,此人的鼻子耳朵嘴里全塞满了淤泥,脸色铁青,刚拖上来已经没呼吸了,估计再稍迟半分钟,这个人就没救了,也真是命大碰上郭师傅,换旁人遇上这种情况,即使想救人都来不及。

郭师傅把这年轻工人救过来送去医院,情况稳定之后问他是怎么回事,这么宽的马路,怎么偏把自行车往河里骑,是不是下夜班太困了,骑着自行车打起了瞌睡,这可太危险了。

年轻工人说骑到这根本没看见有河,他当时看得清清楚楚,那边分明是路,也不知怎么搞的骑着车过去竟一头掉到了河里。

医院里的大夫护士听到这些话,都以为这小子吓懵了,路旁灯光明亮,又不是夜盲,怎么可能把河看成路?

谁知过了几天,还是这地方,又有个下夜班的工人,骑着自行车一头撞进了河里,这次路上可没人看见,到天亮才发现河面上露出两只脚,一只脚上有鞋,另一只脚上没鞋,动也不动,等到从河里拽上来,这个人早没救了。

有一些话当时谁都不敢说出来,但人们心里清楚,没准是这地方有水鬼拿替身,把过路的人往河里引,那天夜里要不是郭师傅的自行车突然蹬不动了,掉在河里淹死的人就是他了,他本事再大,水性再好,一头陷进河泥中也别想活命,另外郭师傅自行车蹬不动的时候,恍惚看到有个黑影在身后跑过去,或许是他当年在魏家坟中救出的小东西,又回来报恩来了。

第三章老龙头火车站尸变



言归正传,再接着说“三岔河口沉尸案”,那个年代世道太乱,破不了的案子多得数不清,但引起轰动受到人们关注的大案,官面儿上至少会有个交代,五河水警队从河里打捞出的死尸不计其数,可算得上大案的并不多,据郭师傅讲,他当水上公安几十年,真正惊动全城让街头巷尾都跟着议论,惹得人心不安的案子,这么多年只有两起,头一个是“海河浮尸案”,再一个就是“三岔河口沉尸案”,当然还有些大案怪案也许更惊悚,但是没有传开,外界知道的人比较少。

说到这顺便提一下“海河浮尸案”,当年这件“海河浮尸案”,曾被列为民国十大悬案之一,所谓民国十大悬案,是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满清王朝倒台直到一九四九年新中国成立,这些年里发生的十件大案,个个震惊全国,无一例外都没有破案,到最后全变成了悬案,成为悬案的因素很多,这里边当然有官匪勾结互相包庇,但也有几件案子,真是解不开的无头公案。

咱要一个案子说一遍,这十大悬案合起来也够一部书了,不过除了“海河浮尸案”之外,其余那些案子跟“河神”关系不大,所以说不了那么详细,十大悬案当中有两件发生在天津,一是东陵国宝失踪案,军阀孙殿英夜盗清东陵,那慈禧乾隆陪葬的珍宝席卷一空,但是到后来有大部分珍宝下落不明,相传是孙殿英把珍宝藏在了天津睦南道二零号洋房地下室中,后来那幢房屋几易其主,据说房子里有两层地下室,可始终也没人找得到第二层地下室的入口,成了一桩悬案。

再者便是“海河浮尸案”,要说海河里每年淹死的人太多了,那年月仅是逃难饿死的人就多了去了,河中三天两头有浮尸死漂出现,然而海河里出现的浮尸,之所以能被归为民国十大悬案,与失踪的东陵陪葬珍宝相提并论,其中又怎能没有其骇人听闻之处?

“海河浮尸案”有前后两件,头一件出在清朝末年,这个案子是有结果的,十大悬案里提到的案子与此无关,可经过差不多,当时海河里突然出现了几十具浮尸,大白天从上游顺着河往下漂进城里,浮尸接二连三,捞都捞不过来,满城皆惊,人山人海的过来围观,谣言四起,有说是土匪杀人,有说是河妖作怪,要是一两具浮尸也就罢了,同时出现这么多浮尸,必定是不祥之兆,官府出面收敛这些浮尸,数了数共有四十五具,还不算那些漏过去没捞上来的,找仵作勘验尸首,几乎都已腐烂多时,没有一个是淹死的,这一来更奇怪了,谁吃饱了撑的,把坟里的死人挖出来扔到河里,总不会是死人自己从坟里爬出来,跳进河里游野泳?

另外这些死尸里头,没有一个女子,全是男尸,也没有小孩,其余各个年龄段的均有,面目大都辨认不出了,好在这案子线索比较多,首先尸骸上的衣服还在,可以依此核对死者的身份,其次上游没人看见这么多浮尸,好像从水里冒出来漂进城中,有了大致的方位,官府便派公差到那一带寻访,没多久案子告破,原来有个大烟馆,抽鸦片烟的地方,老板黑了心,低价进了一批变质的鸦片烟让人抽,晚上过来抽大烟的主顾,躺下抽几口就起不来来,嘴里吐着白沫死在了大烟馆里,这些主顾大多是偷着来的,家里没人知道,老板心知惹了大祸,让伙计在河边的桥墩子底下,挖出一个大坑,连夜把死人埋进去,万没料到,过了些天,海河上游突然下大雨涨水,冲开了埋死人的浮土,那些死尸都让大水冲进了城,大烟馆的老板和伙计全被问成死罪,押赴市曹开刀问斩,清朝末年那件轰传一时的“海河浮尸案”就此告破。

再说第二件“海河浮尸案”,那是至今没破的悬案,事情发生在一九三六年,和上次的情形差不多,海河里突然出现了大量浮尸,这次多达几百具,也都是男尸,以青壮年居多,看模样像全是乡下人,而且全被反绑双手,没有本地人,身份无从查对,这案子当时也不是不能查,只是不敢往下查了。



当时天津卫海光寺是日本驻军的兵营,有人就说河里这些浮尸,是日本鬼子从山东抓来修兵营的劳工,完工后为了保守营盘工事的秘密,日军用麻绳将劳工们逐个勒死,尸体扔到海光寺兵营下的坑洞里,上头用混凝土封盖,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不料那是个大洞与排水的暗渠相接,下大雨的时候积水从地下往海河里灌,几百具死尸被地下水从坑洞冲进了河道。

那阵子日军发动侵华战争在即,山雨欲来风满楼,这么大的案子到头来不了了之,多年以来没有定论,成了民国十大悬案中死人最多的一个案子,后来出现浮尸的这段河总是无缘无故淹死人,慈善会还特意请来大悲禅院的高僧超度,大悲禅院建于清朝初年,后殿供奉的大悲菩萨,是尊多臂观音,传说菩萨手目之数,多至八万四千,造像高八尺,有二十四臂,三十六目,金光四迸,此外两侧配殿分别供有罗汉像、地藏菩萨像,前殿有弥勒佛像以及韦陀菩萨像,均为建寺之初的古像,但与那尊多臂观音相比,显然处于居从地位,所以寺庙名为大悲院,香火最盛,民国年间,甚至供养过唐僧玄奘法师的长生骨,庙中高僧云集,海河浮尸案发生之后,慈善总会请来大悲院里的高僧,连做三天法事超度那些亡魂,至于这法事管不管用,咱们也是不得而知。<b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