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河神·鬼水怪谈 > 分节阅读_6
《河神·鬼水怪谈》

分节阅读_6

作者:天下霸唱 字数:4568 热度:1
r/>
海河浮尸案出在一九三六年,当时郭师傅还在巡河队跟着他师傅当学徒,河道让几百具浮尸堵塞的情形确实触目惊心,但整个案子的经过,他也不太清楚,咱说的这件“三岔河口沉尸案”,则是他亲历亲见,其中有很多令人难以置信的离奇之处,那真是到死也忘不了,在闸桥下发现一大一小两具长满绿苔的死尸,仅仅是一个开头,往后是越说越吓人。

河旱的那一年,淹死的人比往年少得多,郭师傅也没想到三岔河口沉尸案不算完,那两具尸体全烧了,骨灰埋到厉坛寺,老天津卫庙多观多庵多,教堂也多,厉坛寺位于厉坛寺胡同,寺中供奉地藏王菩萨,专门度化恶鬼,骨灰坛子埋到那里,算是安稳了,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谁成想还没完,还有后话。



话头挖回来,接着说郭师傅和丁卯二人,给办丧事的主家扎纸活儿,赚几个钱贴补家用,这天傍晚,哥儿俩正在义庄里糊纸人,李大愣突然上门拜访,带来一大包点心,是大户人家给庙里送的蜜供,也就是拜神祭祖之后留下的供品,人家本家只吃“供尖儿”,供品通常摆放成宝塔形,瓜果点心一样一盘,不能混着放,上边和下边的东西一样,但是摆在顶上的供品叫“供尖儿”,按早年间的说法,吃供尖儿能添福,剩下的供品就无所谓了,都会分给寺庙庵观的出家人,在地方上这算是积德行善的事,当天下午有人给了胖和尚一包蜜供,这是种像江米条一样的点心,一根根搭成宝塔形状,搭好之后浇上蜜糖,专门用于供奉神佛。

郭师傅和丁卯晌午就没开火,正好就拿这包蜜供充饥,丁卯拿起一根放到嘴中一尝,里头还带着枣泥儿馅料,挑起大拇指称赞道:“太讲究了,冲这味道也错不了,准是祥德斋的蜜供啊,王宝水铺浮金鱼儿,祥德斋的点心吃枣泥儿,祥德斋这么多点心里,最好吃的还是有枣泥儿馅料的。”

郭师傅说:“你真是卖烧饼不带干粮,吃货啊,才一口就尝出来了,这确实是祥德斋的点心。”

李大愣说:“两位哥哥都是行家啊,吃块点心还有这么多讲究,我今天算是长见识了,善哉善哉。”

丁卯说:“你平时冒充和尚去大户人家做法事,也没少往肚子里划拉上供的点心果子,可你光吃不走脑子,当然不清楚这里边的讲究了,你知道这蜜供是怎么个来历吗?我告诉你,早年间给祥德斋做蜜供点心的那位师傅,据说是鲁班的传人,手艺非同小可,人家用蜜糖做的供品,形状像宝塔,底儿大顶小,是一根压一根搭起来的,盘子多大,底儿多大,有窗有洞,里外透亮,最后又用熬好的蜜糖整个沾严实,做好以后,无论是放在灰里土里,丁点二不沾,如同琥珀色的玻璃瓷器一般,这位师傅做蜜供,做时谁也不让看,做完扭头就走,许多人连他住哪都不知道,所以说来历不一般,做的点心叫绝品,现在咱吃的蜜供,就是这家后人传下来的手艺。”

郭师傅道:“要照这么说,哪家点心铺还没有一两样绝品?一品香的月饼、四远香的粽子、永源斋的家常烙、顺香居的太师饼,哪个没有来头,把手指头掰没了怕也数不完。”

丁卯说:“师哥你说的这些点心铺子,也都是有一两样绝品的,可终归不如人家祥德斋样样皆是绝品,祥德斋的点心我不用吃,闭上眼拿鼻子一闻,搁到嘴唇上一抿,就能分辨出是不是祥德斋的东西,你就拿最简单的糟子糕来说,别看用料简单,哪家都能做,人家祥德斋用的东西却和别家不同,鸡蛋要用河北大于的鸡蛋,油用荤油李的板儿油,糖是有名的潮白糖,面粉统统用精粉,像是老牌儿的天官、绿宝,都是常买常用,没有好料绝不做糟子糕,那东西还有得比吗?”

李大愣说:“大半夜的咱说点别的不行吗,今天还没正经吃过饭,说真格的,我今天过来寻访两位哥哥,是打算跟二位说说那个全身绿毛的女尸。”



郭师傅就知道这个李大愣是属貔貅的,向来是只进不出,平白无故怎会拿这么好的点心上义庄来,果然不是扯闲篇儿来的,有说词?

李大愣道:“有说词有说词,没说词我就不过来了,有说词才过来。”

丁卯说:“好歹是拎着点心匣子登门,比空手套白狼的多少强点儿,不过我还真没想到,李大愣你竟认识三岔河口女尸,那女人生前是你相好?”

李大愣说:“小哥哥咱别逗啊,我可胆小。你看这天都黑了,吃多少点心也不当饭不是,不如让兄弟我做东,请请你们二位。”

丁卯说:“那敢情好,打算请我们吃什么?”

李大愣说:“我也讲究啊,咱们这有句老话,春吃海蟹,夏吃河蟹,冬吃紫蟹,吃过紫蟹,百菜无味,请两位哥哥,当然是吃顶好的紫蟹,可不是季节没地方吃去。要不咱去澄赢楼饭庄,我请两位吃炸晃虾、溜虾段、清炒虾仁、芙蓉全蟹、干烧鲫鱼、软溜鱼扇、官烧目鱼、烹炸刀鱼、清蒸桂鱼、罾崩鲤鱼、白崩鱼丁、高丽银鱼,怎么样?”

郭师傅和丁卯齐道:“讲究,上等的鱼虾宴。”

李大愣说:“讲究是讲究,问题咱不是没钱吗,等改天有钱了,一定请二位去澄赢楼,我看咱哥儿仨还是吃烧饼喝羊汤去算了,有件大事要跟两位说说,咱喝着羊汤说怎么样?”

郭师傅和丁卯很是好奇,想不出李大愣要说什么事,也是馋这碗羊汤,当即跟他去了,三个人来到西市大街一个卖羊汤的小吃铺,地方十分僻静,食客也少,坐下来要了四碗羊汤一摞烧饼,又切了一大盘水爆肚,时值酷暑,在这个季节喝羊汤的人不多,〖墨斋小说:www.qSxiaoshuo.com〗但巡河队的人经常下到河沟子里跟死尸打交道,身上阴湿之气极重,喝碗热腾腾的羊汤可以补气,往碗里多放辣椒,喝完出身透汗,可比吃什么都强。

卖羊汤的地方离西大寺不远,大寺是指清真寺,天津卫有东南西北四座大清真寺,周围居住的回民很多,老话说“回民两把刀,一把卖切糕,一把卖羊肉”,可见做的羊杂碎羊汤很是地道,郭师傅等人经常来的这家食铺,门脸房处在街角,店主儿子平时推车在闹市贩卖,家里这间铺子只是作坊,不是熟客也找不到这里。

三个人坐定了喝羊汤,郭师傅跟李大愣说:“咱有话就直说吧,三岔河口的女尸怎么了?”

李大愣说:“二位哥哥,你们在五河水上警察队当差,河底沉尸也是经由你们打捞出来的,我这不就想问问两位,这案子有结果吗?”

郭师傅说:“既然吃了你和尚的烧饼羊汤,让你问起来我们也不能不说,当时很多人围观,百姓们看见那具女尸满身绿苔,这死尸五花大绑背着铁坨子沉在河底,浑身长满了绿苔,也不知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可吓坏了不少人,官面儿上怕民心不安,当天便把死尸送到化人场里烧掉,骨灰埋到厉坛寺,就是这么个结果,你要问这女尸的身份,那可没法查了,据我看那铁坨子在河里锈蚀的程度,只怕几百年也是有的,就算牵扯到人命,到今时今日也查不出什么结果了,查出来也没用不是,因此官面上没再追究。”

李大愣骇异地说道:“噢,原来那死尸沉在河底这么多年了……”

郭师傅问李大愣:“你怎么想起打听三岔河口女尸?”



李大愣说:“哥哥,你有所不知,此事一两句话交代不清,听我给你从头说说……”

他不是挖着根儿说,咱们却要把话交代清楚了,论起天津卫最有钱的大财东,一共有八户,合称八大家,八大家里首屈一指的要属石家,有个石家大院保留至今,那是好大一片古宅院套,青砖碧瓦,雕梁画栋,气派非凡,戏楼佛堂一样俱全,曾是石家老宅。石家祖上有良田万顷,得了个绰号唤作“石万倾”,城里还有好多买卖,钱多得数也数不完。关于石家最初是怎么发财的,在当地流传着几种传说:

其一是明末清初,闯王李自成打进北京城,逼得崇祯皇帝吊死煤山,有个宫女带着宫里的一件珍宝“如意夜光灯”,从京城逃到这里,夜里到石家投宿,看主人忠厚质朴,委身下嫁给了姓石的这户人家,那盏“如意夜光灯”是皇宫大内的无价之宝,石家娶了位财神奶奶,一下子发了横财,陡然暴富。

另有一说,清朝乾隆年间出了个大贪官和珅,聚敛的钱财堆积如山,富可敌国,到和珅被抄家问罪的时候,和珅府上的一个小妾,趁乱逃到石家,这小妾当年很受和珅宠爱,身上带了好几件珍宝,为了避难,嫁给了石家,石家祖上从此发迹。

这些传说大致上差不多,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全是说石家祖上走运,娶了有钱的媳妇,好比是把一座金山请进了门,钱多的几代人也使不尽用不完,祖上留下一条遗训,有了钱不能为富不仁,人家石家世代积德行善,夏开粥厂,冬赊棉衣,十几年前,石家有位小姐,和一个唱戏的小白脸私通,二人有了私情,搞大了肚子,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这话一点儿不假,那唱戏的一看这小姐有了身孕,怕惹麻烦,而且老家有老婆有孩子,连夜就跟外地戏班子跑了,剩下这小姐挺着个大肚子,也没脸继续在家呆着了,收拾细软离家出走,石老爷派人找了这么多年,至今没有下落。

这三岔河口沉尸案一出可不要紧,有人就说石家小姐让戏子搞大了肚子,有辱门风,石家表面上说小姐离家出走了,实则不然,是把大着肚子临盆在即的小姐绑着铁坨子沉到河里了,这叫一尸两命,石家小姐死得冤,冤情不泯,死尸又被巡河队的人打捞出来,石家财大势大,把官面儿上打点到了,所以没人追查,自古道是人言可畏,说好事没人信,说坏事没人不信,传来传去添油加醋,那些话简直不堪入耳,石家一向以忠厚仁善之道传家,哪受得了这个。

郭师傅和丁卯一听原来是这么回事:“石家的家事怎样我们不清楚,但三岔河口沉尸案年头要早得多,不见得与石家小姐有关。”

李大愣道:“谁说不是呢,可这流言四起,恰似伤人的暗箭,三岔河口沉尸案一日没有结果,一日堵不上造谣生事这帮人的嘴。”

当时官面儿根本不理会这案子,况且官吏们只会趁机盘剥敲诈要好处,没几个真能办事儿的人,石家老爷也信不过这些狗腿子,人家只信得过河神郭得友,死尸又是郭师傅找到的,因此想请郭师傅查个水落石出,石家常年斋僧,凡是和尚到那化缘,准是好吃好喝的招待,临走还给几个香火钱,李大愣经常冒充僧人去那混吃喝,前两天听石家老爷念叨起这件事,李大愣脸皮厚,自称跟巡河队的郭师傅是结拜兄弟,从中间当个中人,替石老爷请郭师傅帮忙,郭师傅冲他李大愣的面子准答应,石老爷大喜,承诺事成之后,必有一番重谢。

郭师傅听李大愣说了经过,感觉有些为难,五河水上警察队只负责捞河漂子,一向不参与破案,何况那具女尸已经烧成骨灰埋到地下了,应该出在前清的事,一点线索没有,如今还怎么查?但郭师傅素闻石家修桥铺路多行善举,不忍让石老爷背这恶名,有心要帮这个忙,苦于不知从何处着手。

丁卯说:“哥哥,这是好事,把三岔河口沉尸案查个结果出来,一来告慰死者在天之灵,二来还石家一个善名,咱不仅有份赏钱,还可以传名积德。”

李大愣跟丁卯一通窜叨,劝得郭师傅动了心,便答应留意寻访,虽然说事在人为,但到最后成与不成,却要看老天爷的脸色。

三个人喝着羊汤,商量怎么做这件事,起码要查明这个女尸的身份,又是因何缘故被捆绑在铁坨子上沉在河底,说来说去,没个头绪,这就不是着急的事儿,只能找个时间,到五河水上警察队的库房里,仔细看看跟女尸捆在一起的生铁坨子,那是仅有的一个线索。

喝完羊汤李大愣就回家去了,郭师傅和丁卯也是闲着没事,溜达回河龙庙义庄,还没进屋就有人找来了,可出大事儿了,让他们俩赶紧过去看看,原来海河边的老龙头火车站六号门斗脚行,死了不少人,还有更邪的,听说有人见到了河中的走尸。



此事说起来稀奇古怪,那个老龙头火车站,是现在的天津东站,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