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河神·鬼水怪谈 > 分节阅读_14
《河神·鬼水怪谈》

分节阅读_14

作者:天下霸唱 字数:4614 热度:1
小张半仙说:“抬杠是不是?我张家祖传三代看风水断阴阳,泰山不是堆的,牛逼不是吹的,要没点真玩意儿,我安敢在列位仁兄面前滋出这丈二的尿去?告诉你李善人公园两旁河岔子多,形势浑然天成,犹如百足长虫,头圆身长尾细,按本儿说这是金尾蜈蚣形,一头一尾两个穴,能埋在穴中的人非富即贵,但这两个穴阴气也重,容易招引妖邪到古坟中栖身,先前在那挖泥开棺出了什么事,你们也瞧见了不是?”

郭师傅冷不丁听到这句话,恰似晴空里闻声霹雳,刚喝到嘴里的荷兰水喷了张半仙一脸,忙问道:“你刚说李善人公园荷花池下边……是什么什么穴?”

小张半仙以为郭师傅刚才没听清楚,那也不至于有这么大反应啊,他擦着脸,又把那句话重复了一遍,李善人花园这个坟是“金尾蜈蚣穴”。



前些时候,郭师傅和丁卯到陈塘庄寻访连化青的踪迹,雨夜天黑住到破土地庙中,偶然得一怪梦,听说连化青在什么金头蜈蚣的脑袋里,当时只顾着吃惊,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蜈蚣这么大,能让一个大活人在它头中容身?这时听小张半仙一说才知道,阴阳风水中金尾蜈蚣形这么个形势,那没准就有金头蜈蚣穴,看来捉拿河妖连化青,很可能要着落在这个金尾蜈蚣形上。

大马路上不是讲话之所,郭师傅说:“咱平时各忙各的,也难得见上一回,见一回就有好多话想说,不如让我们哥儿仨做东,请小张先生去澡堂子泡澡喝茶,趁这机会好好叙谈叙谈。”张半仙大喜,嘴里还说:“这年头活的都不容易,平白无故怎么好意思让哥儿几个破费……”假意客气几句,半推半就地跟着去了。

老南市有家天兴池,属于那个年代的大众浴池,当街两层楼,门口挂有前清时留下的老匾,一层是雾气腾腾的澡池,二层设有老式的隔断厢座,堂子客们洗舒服了,还会在澡池子里高喊几嗓子,澡堂中拔罐刮痧修脚搓背之类的服务一应俱全,价钱很便宜,你舍得花钱洗单间也行,不少人花上几毛钱在这一泡就是一天,洗完澡下棋打牌闲聊,所以说浴池不仅是洗澡的地方,还是个特殊的社交场所,来此泡澡的堂子客们目标单一,身份模糊,进浴池都是为洗澡而来,但表示身份的衣服全得脱掉,如果想私下里谈些事,到大众浴池是再合适不过了。

郭师傅带着丁卯等人进了天兴池,先到莲蓬头底下冲去满身污泥,又去热水池子里泡得红光满面,再冲个清爽,上二楼接住伙计迎面抛来的热毛巾擦干身体,裹着浴巾往角落里找张木榻一靠,真是浑身酥软,当天也是累了,≮墨斋小说网 www.qSxiaoshuo.com≯朦朦胧胧进入梦乡,一觉醒来不知身在何处,等睡足了让跑堂的伙计给沏壶高末,高末说简单点就是高级茶叶的渣子,喝不起那名贵茶叶,只能喝茶叶铺里卖完好茶叶剩的底子,混起来拿热水一冲,别有一股浓郁的茶香,澡堂里还卖“生梨、青萝卜、青橄榄、莲子”等清热去火爽口的小食品,郭师傅又要了几盘沙窝萝卜和一包三炮台高档纸烟,不断请张半仙喝茶抽烟吃萝卜。

张半仙说:“无功不受禄,今天几位爷怎么又是请我泡澡又是请我喝茶,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提前说一句,借钱我可没有,这两年世道不好,看风水相阴阳宅这碗饭是越来越不好吃了,不怕几为兄弟笑话,我都半年多没下过馆子了,顿顿在家吃糠咽菜,杂合面儿也舍不得敞开吃。”

郭师傅说:“千万别多心,踏实住了在这歇着,咱都是穷光棍,谁还不知道谁,要借钱我们也不找你。”

张半仙一听说不是借钱,立刻放心了,摇头晃脑地说道:“古人讲的好,铜臭足乃困人。这年月,上无道,下无法,让张某这样的人物怀才不遇,然而怀才不遇者,又岂止张某一人乎?”

李大愣说:“你别拽文行不行,我们这全是粗人,听不懂这套词儿,你说的这是什么意思?”

张半仙说:“我是说啊,你们哥儿仨跟我一样,也够穷的,穷归穷,可全是有本事的人,郭爷和丁爷我不提了,咱们都认识多少年了,就拿你李大愣李爷来说,咱今天头一次见,我一看就觉得李爷你是一侠肝义胆的壮士,是朋友可让千金,话不投机争寸草,见文王恭谦有礼,遇桀纣干戈齐扬,你就是这么一条直来直去眼里不揉沙子的好汉。”

李大愣咧嘴笑道:“还是你这半仙有眼光,你知道街面儿上那些人是怎么说我?他们却不说我侠义仁厚,那帮杂八地居然说我是把不是东西放小车上——忒他妈不是东西了。”

郭师傅对李大愣说:“行了兄弟,你就别谦虚了,赶紧再给半仙切个萝卜,叫伙计把那壶高碎换成香片。”

李大愣切萝卜倒茶递给张半仙:“半仙你来这个,等我招呼伙计泡一大壶香片,萝卜就热茶,气得郎中满地爬。”

张半仙说:“好么,高碎改香片了?郭爷你找我必定是有事儿,你不把话说明白了,我可不敢再吃你的萝卜喝你的茶了。”

郭师傅说:“得嘞,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我们哥儿仨请你来洗澡喝茶,无非是想跟你请教请教金尾蜈蚣穴是怎么个说词?”

张半仙为难地说:“这个……这个……,刚才不是都跟列位说过了,再让我多说可不方便了,祖宗给立下的规矩,这东西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我们一家子人全指着这个吃饭啊。”

郭师傅说那些规矩我们都懂,你放心我们不是想抢你的饭碗,只是为了捉拿河妖连化青,随即把整个原由讲了一遍,肯定张半仙务必指点一二。

张半仙说道:“郭爷,你问到我是看得起我,我再拿你一把可显得我太不识抬举了,我今天干脆交个实底,怎么说呢,金头蜈蚣和金尾蜈蚣本是一回事,是一条蜈蚣的一头一尾,待我把其中的奥妙告知列位。”



张半仙连比划带讲,他说天津卫的地势北高南低,南边有大片开洼,那片洼地像个聚宝盆,所以南富北穷,很多年前有条大河注入南洼湖,水枯之后形成了这片洼地,以前的河道变成了土沟,自从清末以来城区不断向南郊扩建,盖了很多房屋,铺马路立电杆,那条几十里长的土沟子几乎全被填住了,但在风水上说,这条枯河沟子的形势还在,风水形势上叫金尾蜈蚣形,犹如一条摇头摆尾正要爬进聚宝盆里的大蜈蚣,其首衔金,可助正财,其尾挂金,能勾偏财,蜈蚣尾在李善人公园荷花池下,至于这条金尾蜈蚣的蜈蚣头不在别处,在城南魏家坟,当年张半仙的爷爷老半仙,替魏家二爷选了一块坟地,那块坟地就是“金头蜈蚣穴”。

千百年以前,南洼是片湖沼,地气深厚,所以那地方树木茂盛,跟附近荒凉的盐碱地全然不同,金头蜈蚣的形势虽绝,却有一点看走眼了,怎料到这蜈蚣让一块大石碑给压住了,金尾蜈蚣的风水全让这块石碑给拿光了,吉穴变凶穴,这也是很久之后才被人发现。

一九世纪初,人口迅速膨胀,魏家坟逐渐变成了大片瓦房民居的魏家瓦房,那块地方始终不太平,街道马路布局错综复杂,风水形势就更不好了,经常有黄狼恶獾山猫土狗之类的东西出没,居者不得安宁,于是家家户户在屋顶挂镜子摆阵,那一带不时能看见死猫死狗和死狐狸,别说哪条河发洪水,只要是下雨下大了,魏家瓦房那片屋子都得淹一半,如今房屋半毁,大多数都是空屋危房,只等着推平了重盖,可偏赶上这些年时局动荡,谁还顾得上拆魏家坟那片破房子?

过了魏家坟再往南是南郊,越走越荒凉,往北去是往城里走,那块大石碑在魏家坟西北方位,下边有赑屃驮负,民间称此石碑为驮龙镇河碑,到底是不是,无从知晓,反正都这么传,那石碑很高大,几个人摞起来也够不到顶,离得老远就能瞧见,是老年间挡煞气护城用的古物,这么多年修路盖房子都说要挪走一直没动,这金尾蜈蚣头朝南尾朝北,呈现出来的势态,原是想往聚宝盆里爬,却让这石碑给钉住了,只要这块石碑还在,蜈蚣脖子压在石碑底下动不了,所以,石碑附近定是列位要找的金头蜈蚣穴。

那三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听着,等的就是张半仙这句话,做梦也没想不到连化青躲在魏家坟,既然知道了地点随时可以过去拿人,别看没跟连化青照过面,这个人脸上的特征可太明显了,目生重瞳,找两眼四目的人准不会错。

陈塘庄铁盒藏尸案和三岔河口沉尸案,仅是这两个案子就够枪毙连化青好几回了,但五河水上警察队不管抓人,况且捉奸要双,捉贼要赃,你说连化青身上到底背了多少条人命,哪来的真凭实据,必须捉起来审讯落下口供才算,此外郭师傅还想到一件事,连化青哪都不去,偏躲在魏家坟石碑附近,那地方本身就邪行,可见这个人一定是有所图谋,到那里仔细看看,哪怕拿不到人,能找到一些相关线索也好。

张半仙说道:“你们三位要去魏家坟捉妖,本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的举动,按说我不该阻拦,可我不得不说句不中听的,如今那金头蜈蚣的形势,已经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凶穴,这些年那座大石碑更是聚了不少煞气,现在那形势简直是一条张开大嘴的蜈蚣精,专门要吃活人,来一个吃一个,来两个吃一双,今天看郭爷印堂发黑正走背字儿,因此是不去则可,一旦去了,准死不可,我绝非信口雌黄,咱这话也是有本儿的。”

哥儿仨不信,认为张半仙又在故弄玄虚,这些看风水算命的专会危言耸听,不这样搂不来钱,告诉他不用多费口舌,事成之后石财主给的犒赏必定有你一份,捉拿河妖连化青的头功是张半仙你的,到时我们摆一桌谢你,四冷荤六热炒八大海碗,外带一个锅子,最起码也是这样。

张半仙说:“哥儿几个拿我当什么人了,我不是吓唬你们,郭爷要去魏家坟镇河碑,那是必死无疑,三天过后你要是还活着没死,我张半仙下半辈子再也不吃阴阳风水这碗饭了,列位,我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你们还非去不可吗?”

他们哥儿仨听出张半仙也是一番好意,可还是觉得这话说重了,生死有命,哪是由人说了算的?张半仙无奈,别看郭爷平时挺好说话,脾气可是真倔,属牛的人都这样,只要他认准了的事儿,谁劝也不管用,何况旁边还有个李大愣不住蹿叨,李大愣这号人贪字当头,满脑子只想结了三岔河口沉尸案邀功请赏,根本听不进别人的话,张半仙该说的全说了,明知拦也拦不住,索性不再言语了,心想:“说不说在我,去不去在你郭得友,是要死还是要活,你自己掂量着办。”

郭师傅等人打定主意,要去魏家坟捉拿河妖连化青,但知道魏家坟那地方邪得厉害,当天白天在李善人公园挖荷花池挖出古墓,下午从澡堂里出来天色已晚,没敢直接去魏家坟,辞别了张半仙,转天早上起了个大早,天蒙蒙亮的时候,三人在南门外会合,动身前往魏家坟镇河碑。

那位说了,张半仙的话到底准不准?您问得好,我告诉您,魏家坟金头蜈蚣穴的风水形势变了,由以前爬进聚宝盆的金钱蜈蚣已经死了,变成了一只张着大嘴要吃人的蜈蚣,郭师傅正走背字儿,本身倒着霉,去魏家坟真是去送死。

您看到后边就知道了,张半仙说的话是真准,可河神的故事一直讲到解放后五六十年代,要是郭师傅这会儿死了,哪里还有后话?因此这是个扣儿,说书说扣儿,扣儿就是悬念,咱这扣子就扣在这了,来个下回分解。

第七章闹鬼的十字路口



人们都说李大愣是虎相,大脑袋肉鼻子,铜铃似的一对圆眼,像只老虎,丁卯是龙相,小伙子精明干练,身子板儿鞭实,走路呼呼带风,拿起腿跑上二十里地,停下脚步气不长出面不改色,这一龙一虎要辅佐着河神郭得友,什么话让人传多了,都免不了添油加醋和过份夸大,可也说明这哥儿仨当年总在一块,到魏家坟捉拿河妖连化青,少了谁也不行。

金尾蜈蚣这条风水脉,是老年间的枯河沟子,一头在李善人公园,一头在魏家坟,近百年来,枯河沟子早已不复存在,只有会看风水的先生才能从中看出形势,郭师傅带着丁卯和李大愣,根据张半仙的指点,到城南魏家坟路口石碑周围找寻连化青的下落,一早起来,天热得好像下火,穿着鞋走在马路上都觉得烫脚,眼前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