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河神·鬼水怪谈 > 分节阅读_21
《河神·鬼水怪谈》

分节阅读_21

作者:天下霸唱 字数:4720 热度:1
说。



天津卫周边有许多地名带个沽字,号称有七十二沽,你现在到那去看,完全没有水,因为沽字分开来是古水,比如咱们一说古人,必是指活在以前的人,古水也是这个意思,专指那些以前有水的地方,后来退海还地,水都没有了,由于存在这种背景,早年间才有不少关于阴阳河的传说,有的说阴天下雨走到路上,能听到河流奔涌之声,可周围明明没有河,还有说这阴阳河通到阴间,活人看不见,也进不去,毕竟是阴阳有隔,人鬼殊途,发大水之时那条河才会出现,掉进去的人别想再出来,有关阴阳河的种种离奇传说,经常会听人提到,在以往的迷信传说中,过了阴阳河是阴间,那是人死下阴的去处,不过阴阳河究竟在哪,谁也说不准。

郭师傅他们一听卖馄饨老头说阴阳河,心下也都明白了,原来魏家坟让大水漫过,三个人和连化青一同落在水中,不成想掉进了阴阳河,好在没往那村子里走,误入恶狗村不免要做阴世之鬼。郭师傅还有些事情想问,那卖馄饨的老头却说:“别再多问了,别的事你们不该知道,等这场大雨一住,路口的大水退掉,你们谁也别想出去,按我所言,快往前走,一路走下去,还会看到这块石碑,你们从下面绕过石碑,只管河里走。”

郭师傅听了此言,不敢多问了,带着他的两个兄弟,哥儿仨拎着连化青,打石碑下面过去,一路往前走,经过恶狗村,看见那块石碑又出现在前头,离得不远了,快步走过去,可一路下来,没听身后有脚步声,这时再往前走,感到脊梁根儿冷飕飕的,心知身后有东西跟上来了,不是人走路发出的声响,倒似一阵打转的怪风,他们忍住了怕,不敢回头往后看。

哥儿仨只顾往前走,到石碑下面绕过去,来到了河边,趟着水下河,李大愣不会水,他背着死狗般的连化青走到这,说什么也迈不开腿了,郭师傅和丁卯转身拽着他:“兄弟赶紧走……”话没说完,转身时无意中看到了跟在身后的东西,俩人骇得脸如死灰。

身后哪有什么卖馄饨的老头和小女孩,雨中是条粗如巨瓮的大蛇,头顶盘着一条小蛇,张开血泼泼的大口,露出四颗獠牙,正要吸这河里的水,郭师傅这才醒悟,一老一小全是阴阳河里的蛇仙,卖馄饨老头之所以说他救过那小女孩,是指老龙头火车站争脚行时,两个脚夫用石头压住一条小蛇,郭师傅一时好心,顺手拿开石头将小蛇放掉了。

老话说“会使天上无穷计,难躲命里一场灾”,再有灵性的东西,也躲不开命里注定的劫数,走在路上不让回头,是怕吓着郭师傅他们,也是不想让人看到原形,三人惊骇之际,大蛇张口吸水,河中出现一个旋窝,他们身不由己落到水里,随波逐流往下沉。



郭师傅和丁卯水性出众,发觉身子沉下去,急忙屏住一口气,托着李大愣和连化青浮水上来,冒头起身,却见身在魏家坟十字路口,滂沱的大雨,兀自下个没完,积水漫过了半截石碑,路口以南的平房让水淹了一多半,有巡河队的人看见这条小艇翻了,撑船过来搭救,三个人揪着连化青,挣扎上了巡河队的船,在外人看来,这前后不过一瞬间之事,他们三个却是脸色惨白,全身僵硬,嘴里起满了紫泡,心里明白,口中说不出话,抬到家灌下热汤才渐渐醒转。

等他们醒转过来,让巡河队到魏家坟收了大鸡子儿和鱼四儿的尸身,连化清仍是半死不活,把此人送交有司,验明正身果是其人,过了半个来月才渐渐恢复意识,接下来审问案由治罪,随你是铁打的罗汉,到热堂上也得扒层皮,没有问不出来的口供,大刑伺候上,狗熊也得承认自己是兔子。

连化青受刑不过,说出当年怎么放火烧死了赶他出门的哥哥一家,又是怎么在土地庙害死了两个小要饭的,怎么跟耍猴的师傅进城,做下不少伤天害理的勾当,后来耍猴的横死在菜园枯井,他抢了魔古道传下的奇书逃之夭夭,为了躲避通缉,也一度逃往外省,他先记下书中内容,然后把书烧了灭迹,当时兵荒马乱,到外面人生地不熟,也只能以耍猴或乞讨偷骗为生,仍不免忍饥受冻,想来想去,哪都不如天津卫这个三教九流聚集的水路大码头好,因此没过几年,他被迫回来,不敢进城,害死那一家五口,躲在魏家坟鬼楼,他和他那位耍猴的师傅不同,心眼儿多脑子好使,又训了一只巨猿,让其到民宅中偷取胎儿,他身上的妖术全凭死胎制成药粉,魔古道的摄魂妖术,全凭吃下活取出来的肉胎,他吃的全是死肉,身上阴气越来越重,落在河里是变成了行尸,还是有别的原因,他自己也不明就里,反正是让郭师傅拿砖头砸到头上,打掉了尸气,才恢复成本来的样子,但再也施展不出魇昧之法,让巡河队手到擒来,大致是这么个经过。

郭师傅和他两个兄弟,到魏家坟鬼楼捉拿连化青,落到阴阳河中,跟死过一回没什么两样,心知张半仙的话是真准,回去怎么请赏,怎么谢张半仙,不在话下,只说连化青负案在逃多年,身上背着好多条人命,按当时的法律,怎样开脱也躲不过一死,不过民国时期没有斩首凌迟,判了个枪决,要吃一颗黑枣。

当时也曾游街示众,然后押出西门到小刘庄刑场处决,整个过程各家报馆电台争相报道,街头巷尾谈说的也都是这件事,老百姓们听得消息,奔走相告,在连化青被游街枪毙的当天,人山人海的争相来看热闹,惹得全城鼎沸,咱一直说河妖连化青,传言此人是永定河里的水怪,究竟怎么回事,说到枪毙他那天您就知道了。



《河神》这本书里谈奇说怪,所言皆是口传耳录的民间故事,什么叫口传耳录?一个人听来一件事,从别人口中说出来,他用耳朵一听记住了,回头再讲给别人,这么传过来传过去,其中免不了添油加醋,越传越神,到头来各有各的说法。

有人说郭师傅当年捉拿连化青是没错,但没有传言中的那样离奇,实际上是民国年间这个连化青,老家在陈塘庄,会变戏法也会耍猴,经常在乱葬沟中捡死孩子做成药粉,自称能使一些歪门邪道的魇昧之术,一度逃到外省,官府缉拿多年,始终没抓到这个人,有一次连化青在外省混不下去了,跑回来到躲到魏家坟,正好郭师傅从那路过,凑巧拿住此人,送交有司,一审之下,审出好几件大案,问了个死罪,游街枪决之后弃尸于荒野,有养骨会的老道,收敛了连化青的尸首,埋到养骨塔,专门收集那些无主尸骸,捡回来一律放进塔中。

再有一说,就离不开鬼神了,郭师傅捉拿连化青,这段事迹传到后来,说成是河神郭得友恶狗村捉妖,又在阴阳河遇到蛇仙指路,反正是传得神乎其神,据我所知,郭师傅怎么捉到的连化青,包括他至亲至近的人也不清楚,他自己很少说,只是有巡河队的人提到过一些,应该相对可信,枪毙连化青这件案子,在旧档案卷宗中的记录模糊,应该是有一部分灵异的东西,根本没法解释,但不把这些事写进去,整个破案的经过便不合逻辑。

解放后九十年代,在天津郊区的一个水库边上,出过一件奇案,虽然破了案,但要说没有鬼,这案子也说不通,那时乡下有个村民姓黄叫黄老三,有一次黄老三到城里卖牛,卖完牛一个人揣着钱回家,路上喝了点儿酒,坐错了车,醒过来发现到水库附近了,这时遇上一个同村的刘七,在此有份看水库的差事,俩人闲聊几句,为这几句话,竟把性命丢在了水库。

刘七得知黄老三身上带着卖牛的钱,他起了贪心,以带着看水库里的大鱼为名,将黄老三引到水库边上,抄起干活儿用的砍柴刀,对准黄老三后脑勺狠狠地就是一刀,那砍柴刀很钝,但跟斧子一样沉,一刀下去,黄老三头脑袋便开了花,刘七掏出他身上的钱,绑上块石头,把死尸沉进水库,从此这个黄老三就失踪了,水库是在蓟县的山中,周围很荒凉,没有人家居住,死尸沉到水底下,神也不知鬼也不觉。

黄老三是坐错了车来到水库,除了刘七,谁都想不到他会到这种地方来,家里并不知道这个人遇害身亡,看黄老三接连几天没回家,到处找也找不着,家里人就不放心了,找公安报案,说黄老三进城卖牛,身上带着不少钱,准是半路遇上歹人图财害命,但公安局不听这些话,因为没根据,立案也是失踪案,你要说是凶案,得有死尸,没有死尸,只能当成失踪处理。

说起这件事儿真是邪了,报案之后,黄老三的老婆回到家,夜里做梦,梦到有人在屋外招呼他的名字,听声音像黄老三,他老婆就起身去找,边找边问当家的你死哪去了,怎么出去这么多天还不回来?对方却不答应,循着声音一路找过去,看山壁上刻着七号水库的大字,似乎听到黄老三在那说这下面太冷,你快给我送衣服来,老婆心里一哆嗦,从梦中惊醒过来,纳闷当家的怎么跑水库去了,还说那下面冷,让家里人给他送衣服?

天亮之后,老婆把半夜的梦跟家里众人一说,黄老三的母亲就流泪了,说黄老三准是死在水库了,别人都不信,架不住魏家婆媳二人哭求,只得去找五河水警队的人帮忙,又送东西又说好话,请巡河队帮忙到那座水库看看,有个结果好让大伙安心,没想到一下去就捞出死尸了,人命关天,有死尸肯定要立案侦破,最后查出凶手刘七,这件奇案终于告破,但在结案报告里,有些情况就没法记录,你总不能说有鬼,或是做梦梦到死人在水库里,做梦破案算怎么回事?

问题是不说这个梦,解释不出为什么要去那水库打捞死尸,这是半点不掺水的真人真事,是阴魂不散也好,还是心念感应也罢,虽然不是看得见摸得到的东西,却不能一概归为迷信之说,当年郭师傅捉拿连化青的事迹,本身也是这么离奇,从三岔河口沉尸,到陈塘庄土地庙怪梦,直至游街示众押赴西门外法场枪毙,这可不算完。



众所周知,北京城出了宣武门有个菜市口,那是清朝以来专门处决罪犯的法场,因此宣武门俗称死门,前清时天津卫的刑场设在西关外,西关是指外城的关口,算不上很热闹的地方,不过也是路口,可以让百姓围观,镇压义和团那会儿,在这个法场砍下来不少人头,入民国后废除斩首,处决犯人改为枪毙,法场也不是设在街上了,改到西关外的小刘庄砖瓦场,枪毙连化青之时,行刑的地方正设在这个砖瓦场,可在当天,法场上出了让人意想不到的怪事。

天津卫有北关和西关两道关,北面的城楼规模大,叫做北大关,西边的城楼规模小,叫做小西关,前清时各有一座城门楼子,一九零零被八国联军拆毁,解放后小西关改为监狱,押的全是重刑犯,出了关往西去,经过河龙庙义庄,是小刘庄砖瓦场,不是工厂的厂,是场地的场,常年堆放残砖乱瓦的旷地,蒿草丛生,很荒凉的一个去处,离着乱死坑非常近,那一带扔死孩子的最多,通常处决犯人,都要在小刘庄砖瓦场执行。

自打废除斩首之刑以来,押到西门外小刘庄砖瓦场枪毙的犯人,也不下数百之多,值得一提的只有三次,头一次是民国初年枪毙活狸猫,活狸猫是一个飞贼的绰号,传说中这飞贼好生了得,他从来没有同伙,天大的案子也是一个人做,有一手撑杆上房的绝活儿,在房上高来高去,飞空走险,如临平地,谁都逮不住他,有一次也是赶巧了,踩访队的人正追他,活狸猫撑着长竿又想上房,料不到竿子选得不结实,撑到一半折为两截,活狸猫从半空掉下来,摔得趴不起身,让踩访队当场按住,插上招子游街示众,押送法场枪决,吃黑枣之前不栽面儿,这叫人倒架子不倒,说了很多哗众取宠的豪言壮语,词儿全是评书戏文里听来的套话,比如“脑袋掉了碗大个疤、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之类,当时看游街的百姓很多,挤得人山人海,人们特别爱听这些话,也听得懂,觉得英雄好汉不怕死,出红差就该说这些话,一路上跟着起哄喝彩,闹动了半座天津城。

最后一次是五十年代枪毙袁三爷,袁文会袁三爷,天津卫头一号的大混混,天生秃头,会些武术,解放前已被捕在押多年,民国政府却一直不敢动他,因为此人是青帮头子,还管着脚行,势力太大,根基太深,可谓手眼通天,相当于本地的土皇上,他一跺脚,城里城外都要跟着颤上几颤,新中国成立之后人民政府决定对其执行枪决,那是在冬天,天寒地冻,袁文会被押出来是穿着一身棉袄,五花大绑,两眼通红,面色阴沉,也是关得久了,没精打采的一句话不说,押送小刘庄砖瓦场,跪在地上挨了三枪,当时开了公审大会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