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河神·鬼水怪谈 > 分节阅读_28
《河神·鬼水怪谈》

分节阅读_28

作者:天下霸唱 字数:4670 热度:1
桃宫后殿老鼠多,年年庙会来偷灯油啃蜡烛,庙里看香的火工道不饶,打算收拾这些鼠辈,孙记杂铺老掌柜得知此事,劝火工道给那些老鼠留条生路,咬坏多少蜡烛偷吃多少灯油,这笔账都由孙记杂铺的老掌柜加倍还给火工道,这不是孙家杂铺的后人死在灰坑里,有只当年受过恩的大老鼠,把河神郭师傅引到这,要不然谁能在如此偏僻的地方找到这个死尸?民间传说胡黄白柳灰是五大家,老鼠是其中的灰家,尤其常年在庙里的老鼠,谁敢说它们没点灵性?

人们说着说着,又说到因果迷信上去了,郭师傅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一看老梁铁青着脸,赶紧让大伙别说了。可那些人仍是议论不绝,还说清朝那会儿出过一件老牛鸣冤的案子,有个乡农与人争执遇害,凶手把乡农的尸身埋到路面野地里,地僻人稀,凶犯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谁成想杀人埋尸的经过,都让农夫牵的老牛瞧在眼中,后来农夫家人牵着这头老牛去耕地,每次走过埋尸的地方,这头老牛就跪地流泪,怎么打也不肯走,人们感到这老牛的举动反常,挖开地面看到了遇害者的死尸,于是报官破了案,八臂斗姥庙附近确有其事,既然以前有老牛鸣冤,如今出这件事也不稀奇。

老梁听完一脸的不悦,但他不想跟那些人多说,将郭师傅叫到一旁,他说按常理来看,大灰坑里的死者,很可能是意外陷进泥水溺亡,天气太热,尸体已高度腐败,具体原因还要送去进行尸检才会知道,至少三天以后才有结果,他对郭师傅以前提到过捞尸队点烟辨冤的事,感到难以置信,他认为郭师傅脑子里的迷信思想根深蒂固,怎么可能从香烟上看出死人有没有阴气和怨气?他想让郭师傅在这当场来一次点烟辨冤,看看在捞尸队传了几百年的迷信方法,究竟是怎么做,会练的不如会说的,只会耍嘴皮子的人往往说得神乎其神,却未必有什么真本事。

老梁这是想难为难为郭师傅,他认为看烟辨冤根本不可能,打算当着围观人群的面,让大伙都看看,这终归是旧社会的迷信手段。

郭师傅何尝不明白老梁同志的意思,水上公安平时只管捞出浮尸,从不过问人是怎么死的,可今天这事来得蹊跷,他要有个担当,听了老梁的话没法在推脱了,一摸口袋里没带烟,只好问老梁借。

老梁有包前进牌香烟,解放初期很普通的一种烟,他掏出来低给郭师傅,问道:“老郭,这种烟能行吗?”他话里的意思其实是说:“等会儿你那套迷信手段不灵,可别怪我给你的烟不好。”

他之前听郭师傅提过,从河里捞出一具腐臭发胀的死尸,巡河队点根烟就能瞧出这个人是不是有冤情,因为死人有阴气,掉在水里淹死的是横死,死后被人抛尸在河中,那是冤死,这两者的阴气不同,阴气重的有冤情,区别在于是不是死在河里,抽烟时看看烟雾,就能分辨出阴气,未免太悬了,老梁是坚决不信。

郭师傅接过烟说:“不分好坏,是烟卷就行。”划火柴点上烟卷,然后蹲在死人旁边,一口接一口的抽烟,看也不看那具浮尸一眼。

老梁心想这和我往常吸烟没什么不同,哪看得出阴气?他问郭师傅:“怎么样?瞧出什么没有?”

郭师傅不说话,连着抽烟,抽完这根烟,站起来对老梁说:“有冤气,准是死后被人抛尸。”

围观的人们一阵哗然,都听过巡河队老师傅会看烟辨冤,但谁也没见过,今天看见郭师傅只蹲在死尸身旁抽了根烟,站起来就说有冤情,简直神了。

老梁暗中摇头,心说:“故弄玄虚,我一直盯着你在死尸旁边抽烟,我怎么没看出哪里有冤气?”

从灰坑污水中打捞出的浮尸,很快被送去检验,过后老梁又把郭师傅找来说:“上次还真让你蒙对了。”

郭师傅说:“咱可不是蒙的,当年巡河队老师傅传下这法子,专看河漂子身上的阴气,十个里头至少能看准九个,只不过官面儿上有官面儿上的章程,我们这土法子上不了台面,一般只在私底下看看。”

老梁说:“胡扯,抽根烟就能辨出死人有没有冤气,那还要公安和法医做什么?”

郭师傅说:“咱们这个五河捞尸队,每年打捞的浮尸难以计数,见这种事见得太多了,积年累月总结出一些土法子,上不告父母,下不传子女,逢人不可告诉,只能师傅传徒弟,一代接一代口传心记。”

老梁很固执:“你要不把话说明白了,究竟怎么从烟卷中看出有冤情,我就信不过你,只好认为你这是迷信残余。”

话说到这个份上,郭师傅也没法子了,不得已,只好把看烟辨冤的实情告知老梁,他在死人身边抽烟,不是看烟卷冒出的烟呈现出什么形状,喷云吐雾之际也看不到阴魂。



老梁说:“你瞧,我就说在死人旁边抽烟什么也看不见,这不是装神弄鬼又是什么?”

郭师傅说抽烟时看不见鬼,却真能看出有没有冤情,怎么回事儿呢,天津卫是九河入海之处,河岔坑洼交错分布,河道中出现的浮尸,不光是游野泳淹死的人,各种死法都有,清末以来,世道荒乱,各路帮派林立,盗匪多如牛毛,杀人之后弃尸于河的事情屡见不鲜,捞尸队整天不干别的,只跟这些河漂子打交道,虽说不管破案,可见浮尸见得多了,总结出不少经验,比如说这看烟辨冤,不一定非得用烟卷,当年也有烧黄纸符的,反正是能烧出灰的东西,或是烟灰,或是纸灰,或是香灰,拿这个灰撒到死人身上,看烟灰能附上多少,附的多阴气就重,阴气重说明有冤情。

这个阴气,很难明说,没法形容,也许能感觉到,但是看不见摸不着,捞尸队说阴气重,是指河漂子必然有冤,如果是死后抛尸下河,那死人气息已绝,与在水中淹死的人绝不相同,不过河道里出现浮尸,大多是在天热的时候,发现得早还好说,发现得晚那浮尸肿胀腐烂,面目都没法辨认,清朝那会儿,官府不作为,捞出的浮尸,先让巡河队的人看一下,看出有冤再去报官,巡河队的师傅们久而久之,摸索出一些经验,也相当于半个仵作了,拿烟灰纸灰撒到浮尸身上,能看出是不是有冤,所谓有冤,就是说入水前人已经死了,当年没有不迷信的人,直接说有冤没冤,不会有人相信,非要说阴气重,人们才肯信,民国以后,司法逐渐完善,这种土法子很少再用,至于其中的原理,郭师傅说不清楚,师傅也没告诉过他,可这法子是真准。

老梁听完郭师傅的话,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说:“你以后真应该带几个徒弟,把捞尸队这些经验和方法传下去,对咱们破案大有帮助,但你可不能再提什么阴气冤情了,那全是封建迷信。”

说罢看烟辨冤之事,老梁又跟郭师傅说起灰坑里那具长满白蛆的腐尸,经过验尸,发现死者是被凶手用利器击打后脑毙命,抢走身上财物之后抛尸灰坑,解放以来,相同命案出了七八起,从凶器和作案手法上看系同一人所为,凶器是件很锋利的铁器,不是斧子,斧子砍人脑袋是竖口,这个却是横口,估计该凶器是木匠用的刨锛,这东西像锤子,铁头的一端扁如鸭嘴,另一端钝如榔头,下边接着个木柄,刨锛打劫在百余年前已有,始于关外黑龙江,凶徒通常是半夜时分,选地僻人稀之处下手,趁前边走路的人不备,从后快步跟上去,抡起刨锛朝那人后脑勺就是一下,这个手段非常狠,也叫“砸孤丁”,比打闷棍抢劫的危害更大,因为刨锛锋利沉重,砸到脑袋上非死即残,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便被撂倒了,夜里孤身行走的没有有钱人,只不过能抢得少许财物,有时遇害者身上一毛钱也没有,仅揣着两个烧饼,为这两个烧饼就把命搭上了,所以说刨锛打劫最遭人恨,抓住行凶之辈千刀万剐也不为过,后来随着时代的变迁,木匠使刨锛干活儿的越来越少,很少再有这类的事情发生,没想到解放后居然还有人用刨锛打劫,公安人员虽然掌握了凶器的线索,却找不到来源,因此这几件案子一直没破。老梁知道郭师傅熟悉本地情况,这次又要请他帮忙。

郭师傅曾听过刨锛打劫之事,那是老时年间的传闻,以前哪个地方一有刨锛打劫的案子发生,当地木匠全跟着受牵连,木匠们为了避嫌,不敢再用刨锛干活儿了,到如今,刨锛这种东西已经很难见到,总不可能挨家挨户的去搜,≮墨斋小说网 www.qSxiaoshuo.com≯他答应老梁留心寻访,天底下没有破不了的命案,不管隔多少年,准有个结果,斗姥庙里的老鼠深夜叩门,引他在灰坑找到死尸,你能说这不是阴魂报冤?



郭师傅有了这个念头,却不敢当同老梁的面说,自此起开始留意寻访。

您瞧天津和北京离得这么近,两地民风却大有不同,举个例子,北京城那些混社会的叫玩主,天津卫混社会的叫玩闹,同样是在社会上玩起来混出头的,一字之差,这分别可就大了,也体现出两地人的特点,天津卫跟着到处起哄架秧子的闲人太多,好凑热闹,唯恐天下不乱,一九五三年夏天,灰坑捞出一具长蛆的腐尸,据公安机关判断是刨锛打劫的遇害者,水上公安郭得友发现的死尸,发动群众举报线索,很平常的一件事,传出去可就不一样了,人们说起刨锛打劫的凶案,不免添油加醋,描绘得极其血腥惊悚,甚至给作案的凶徒起了个代号叫“木匠”,说这木匠心黑手狠,行踪神出鬼没,出动多少公安也拿不住他,直到斗姥庙鼠仙鸣冤,带河神郭得友在灰坑找到死尸,郭二爷是谁,那是“河神”,他出手没有破不了的案子,“木匠”算是折腾到头了,早晚要落在河神郭得友手里。

评书相声之类的传统曲艺,何以在天津这么吃得开?只因当地百姓专喜欢听这些有传奇色彩的故事,别管真的假的,哪怕是谣言呢,说起来耸人听闻便好,本来老梁只是让郭师傅帮着寻访相关线索,可一传十,十传百,外边全说郭师傅要破刨锛打劫的案子,人言可畏,传得跟真事儿似的,让那些做木工活儿的师傅学徒们人人自危,纷纷找上门,向郭师傅述说自己的清白,一家大小都跟着来哭诉:“我们木匠招谁惹谁了?”

且说外边传遍了河神郭得友要破刨锛打劫案,真正做案的那位也吓坏了,关上关下提起字号,四五十年代谁不知道“河神”?

刨锛打劫的凶徒姓白,住到北站一带,三十来岁不到四十,名叫白四虎,原先是个杀猪宰牛的屠户,放着正道不走,专想邪的歪的,前些年路过卖旧货的鬼市儿,看摆地摊儿的卖一柄扁嘴铁锤,摆摊儿的人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他们家还开过棺材铺,常在一旁看木匠活儿,认得刨锛,也听说过当年关外有人用刨锛砸人劫财,锤子榔头斧子都不如刨锛好使,砸孤丁是一下一个不留活口,当即掏钱买下,揣到怀里,趁着天还没亮,去河边砸倒了一个人,劫得一捆皮货,死尸踹进阴沟,当时正在打仗,无人过问此事,白四虎尝到了甜头,经常到郊外砸孤丁,有时候能劫到钱,有时候劫点粮食,也有两手空空的时候。

白四虎这个人平时少言寡语,三脚踹不出个屁来,出门跟什么人也没有话说,其貌不扬,看起来老实巴交,为人很窝囊,谁逮谁欺负,却有一肚子阴狠,嗜杀成瘾,他杀猪宰牛之时,总是先把牲口折磨够了再弄死,宰杀大牲口一般都是天没亮的时候下手,可他在屠房里宰猪发出的惨叫声直到天亮才停,把住在附近的人吓得昼夜难安,没人敢买他的肉,久而久之折尽了本钱,无以为生,便靠着刨锛砸孤丁劫取财物,对付口饭吃。

新中国成立之后城里实行军管,军管会将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该抓捕的抓捕,该枪毙的枪毙,解放前的帮派混混儿、地痞流氓、抽大烟的和妓女全部接受了改造,治安情况比以前好多了,可在月黑风高的时候,白四虎仍敢揣上刨锛出去作案,一九五三年夏天,郭师傅在斗姥庙后边大灰坑里找到的那具腐尸,也是此人下的黑手,什么都没劫到,这白四虎是胆大亡命心黑手狠的凶徒,从不把公安放在眼里,自认为作案没有规律,不会被任何人发现,但他听外边风传河神郭得友要查刨锛打劫的案子,解放前早已听说郭师傅怎么怎么厉害,想起因果报应之说,心里竟不免发慌打怵,晚上睡觉都睡不踏实,总觉得自己让人给盯上了,只要身边有些个风吹草动,便以为是河神郭得友带公安找上门来。

一九五四年正好进行肃反运动,全城大搜捕,军管会、民兵、巡防队全部出动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