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恐怖灵异 > 下南洋 > 分节阅读_32
《下南洋》

分节阅读_32

作者:南派三叔&雾满拦江 字数:4247 热度:18
面的巨大房间里,我抓住一边的神龛才没有也滚下去。黑皮蔡和全叔也学我的样子,死死抱住了黑色神像。
  唯有阿娣,站在那里,似乎是被钉在甲板之上,无论如何的震动,她都纹丝不动。
  我朝她大叫:“阿娣!快抓住东西。”
  “别叫她,她就是邪神!”全叔在我边上大叫:“这是鸟刁菩萨!我见过这东西!你看她的眼睛!十五年前,她肯定附在蛟爷的身上让蛟爷的老婆受孕,现在十五年的时间到了,她肉身长成,力量恢复了,她使用了一个阴谋,把蛟爷骗回到这片海上来!”
  “啊?”我看向全叔。
  “你看下面这些人,这陷阱她肯定已经用了很多次了,快把她杀了,让她回到海里,几十年后她还会浮上来杀更多的人。”

我无法反应,什么鸟刁菩萨,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就见一边的黑皮蔡,忽然一下把鱼梭甩了过去,鱼梭一下就刺向阿娣,我大叫一声不要,就见那鱼梭才靠近阿娣,就一下变成了黑色,接着一下碎成了腐朽的木片,就和福昌号一样。
  接着就见阿娣的眼睛里精光四射,全叔和黑皮蔡身上竟然开始浮现出大量的盐斑,我眼看着他们张大眼睛,慢慢被盐斑吞没,然后摔入到下面的房间。
  我已经完全一片空白,最后大喊了一声,阿娣,她却无动于衷,大眼睛里深邃的似乎海洋的深处。
  接着,一幅让我完全崩溃的景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到处不停的落下各种碎块,悬空的走廊在没有人的情况下开始坍塌,有几块不知道是柱子还是船板的东西砸在了我的身上,却感觉不到疼痛,只是砸的烟尘四起,整艘船都开始以一种我难以想象的速度迅速腐朽毁坏。接着,整个左船舷片刻之间都解体了,我一下看到了海面。
  浓雾竟然已经完全散去,我一下就看到外面的日本战舰,上面乱作一团,整个钢铁的战舰竟然有一股黑色从海水中蔓延出来,似乎在吞噬这些钢铁,整艘战舰开始分崩离析。我看到无数的日本兵掉落到水里。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那噩梦的场景还没有让我摸到什么门道,我脚下的一切都粉碎了。
  阿娣就那么看着我,笔直的和我一起掉入海里,黑色的长发散落在水中,犹如一尾美丽的海妖。然而她完全没有任何的慌乱,而是笑的更加的淡。
  这一刻忽然安静下来,大眼睛深深的看着我,我觉得这一刻我能读懂她眼神里的含义。
  那是极为哀伤的眼神。我忽然意识到,那是告别。接着她以比我快的多的速度,往海的深处沉了下去。
  我的手一直没有停,拼命的向下潜,想要把她抓住。阿娣依然保持双手交叉胸前,平躺在水里的姿势,我虽然努力向她游去,但下潜了一小段后却绝望的发现很难再往下游动了,每一次蹬腿都沉重无比,肺里也憋气憋的难受,好像整个人都要炸了似的。
  就这样,阿娣和我的距离越来越远,当她渐渐消失在深不见底的深海里后,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再也不可能抓住她的时候,脑子里完全是一片的空白。
  忽然,我看到一个让我永生难忘的景象。
  在海底深处忽然发出一股幽幽的蓝光,第一感觉以为是错觉,但那蓝光很快越来越强,从深不见底的黑色海底里扩散出来,周围稀薄的雾气像是瞬间被蒸发,照的方圆几百丈的海面都蓝盈盈的,这光线虽然很亮并不刺眼,反而让人觉得很舒服,感觉海下面好像是有一颗巨大的蓝色夜明珠,让我觉得心里安静了一些,胸中因为无法呼吸的闷涨感也减轻了不少。
  我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个奇景一定和阿娣有关,可那神秘的蓝光持续了几秒钟就渐渐暗淡下去,阿娣却依然不知所踪。
  接下来,我忽然看到一个让我魂飞魄散的景象,从阿娣消失的海下面,在微弱的蓝光逐渐暗淡下去后,却忽然有一片鲜亮的红色爆发出来,这红色的火焰猛然从海底炸开,接着迅速燃向海面,我看着这诡异莫名的火焰在海水中迅速蔓延,越来越近,脑中一片空白,眼见即将烧到我面前,却发现这火焰原来是由一种奇怪的小鱼组成,大概只有指头粗细,巴掌长短,看不清具体的模样,却很明显的看到它们浑身通透,红光就是从它们的体内发出的。
  这些奇怪的亮鱼虽然个头不大,但非常多,密密麻麻的涌过来,速度极快,我根本没办法躲避,正在想这些东西撞到身上会不会疼,却诧异的发现这些鱼靠近我时就灵活的游开,也不知几千几万条红鱼潮瞬间淹没了我,却没有一条撞到我的身上。
  我勉力回头看去,惊骇的发现,透过海水看去,最后的**都消失了,一抹极其蓝天没有一丝的阴暗。
  随着红鱼群疯狂的向海面冲去,我看到无数道黑影在这些小鱼组成的亮带后,也迅速的从海底飞快的向海面游来,很快就到了肉眼可以看清楚的范围之内,借助发着红光的小鱼,我看着这些奇怪的生物,不由的打了个冷战,浑身冒起了鸡皮疙瘩。
  首先是我见过许多次的海蛇。无数的海蛇,密密麻麻的像是一层厚厚的黄黑相间的绒布,从水里浮上来。我闭上眼睛恐惧的等待海蛇噬体,却没有任何感觉,睁开眼发现如同那些奇怪的红鱼一般,所有的海蛇根本不理我,只是从我身边擦过。
  还好,这些凶猛的海中巨兽都离我比较远,否则即使它们不想伤害我,那些舞动着的毒蛇只要不小心咬我一口,估计我的小命就会立即断送。
  当海蛇逐渐从我身旁远处掠过后,我最终看到一片熟悉的巨大黑影逐渐浮起,那一瞬间,我产生了一股错觉,仿佛是整个海底都在慢慢向海面上升,接着,我看到了黑影里那对巨大的眼睛,来不及等它再靠近我,过度的惊惧和无法呼吸的窒息感终于让我失去了知觉。
  在逐渐失去意识的时候,我感觉好像有人在使劲的拉我,昏迷过去之前,我忽然想到,七哥还在福昌号上,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我缓缓的醒了过来,感觉到眼前一片闪亮,完全无法睁开眼睛。晕眩中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努力动了动手,却浑身酸麻动弹不得,只有指尖勉强动了动。但仅仅身体这么微弱的动了一下,我立刻发现是哪里不对了。
  我没有在海里。
  指尖的感觉明显是在空气而不是水里划过,而脸上的触觉似乎是什么硬物,接下来身体更多的感觉开始复苏,昏迷之前那难忘的窒息感让我下意识深呼吸了一口,咸咸的空气此刻让我感觉到无比美好。
  我一个激灵,身体爆发出一股力气,手撑着坐了起来。手掌的感觉让我确认,我也许正在一艘船的甲板上,说不定就是福昌号上。
  心里惊疑的猜测着各种可能性,但怎么都不得其解。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试图听到有什么声音,可听到海水拍打船舷的细微响声,四周一片寂静。
  眼睛的刺痛逐渐减退,在睁开眼之前,我有一种预感,可能见到的景象会超出我的想象。又坐了一阵,直到我觉得积累起足够的勇气,才猛然睁开了眼睛。
  很多年以后,我依然清晰的记得当我睁开眼时,所看到的一切。那种震撼已经无法语言形容。
  我醒来时的判断没有错,自己果然是躺在福昌号上,四周没有一丝一毫的雾气,那股跟随了我们许久的浓雾似乎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七哥站在不远处,手里拿着一根木棍,在聚精会神的叉鱼。

之前已经残破不堪的福昌号现在只能算是一块大船板了,海面上漂浮着无数的垃圾,直到看到不远处一块浮着的一块巨大残骸,浮着的那一面露出几行日本字,这让我带着一些不解的确定这真的就是那艘日军的军舰。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心里怦怦直跳,在海面无数的残骸中紧张的寻找着,发现了许多日军的尸体,都穿着黄色的军服,面朝下混在船的碎片里,我感觉自己像处在修罗场中,不敢仔细去看,只是寻找着阿娣的身影,既想发现点什么,却怎么也找不到。
  阳光照在身上,我却感觉到从身体里面渗透出来的疲惫,忽然之间,我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我抬头,问了一句很傻的话:“七哥,我们还能活着到南洋吗?”
  七哥笑着拍了我的脑袋一下,坚定地说:“能,你看。”
  我朝他指的方向看去,忽然就看到了海平面的尽头,出现了一长片绿色的线条。

后记

  距离那个奇怪的年份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十年,我已经年届八十,从一个年轻的郎中变成了须发斑白的沉默的老者。有时候想想,我已经活了太久,如果这辈子还有什么心结,那就不得不提到那些至今让我一知半解的事情了。
  我还记得我们昏昏沉沉地漂到了海边,也许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在七哥的人脉和运作下,我们重新开了一家医馆,名字依然叫泉涌堂,我坐诊他采购药材,相互帮持着在那个异国他乡生存了下来,最后各自有了一双儿女,如今已经是四世同堂。
  而那天那可怕的场景依然萦绕胸怀,我无论如何想不到上了龙船后会经历那么可怕的事。那个奇怪的祭坛,邪恶的鸟刁菩萨,消失在深海里的阿娣,一切都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无论如何也忘不了阿娣那双大眼睛里透出的极度哀伤的眼神,她为什么那样看着我?为什么黑皮蔡和全叔被盐斑吞没,而我安然无事?甚至那些疯狂的鱼群和海蛇竟然也像具备意识一样,并不伤害我?
  如果那些可怕的东西是被她控制的,又是什么让她对我网开一面?只是因为我对她的救治吗?
  阿娣的身份让我一次次地猜想,又一次次地推翻。我并不希望阿娣真的像全叔说的那样,是什么鸟刁菩萨附在蛟爷身上降生的,那意味着她的确是南洋邪神,又或者是传说中的海神的女儿。我宁愿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女,暂时受了诅咒而不可控地身体和大海感应了起来,等到还愿完成,一切也就烟消云散了。
  但是龙船上看见的事实,又由不得我作这些假想。
  毫无疑问,蛟爷把我们骗了。他只对我说了一部分事实。
  我们这些逃亡的人,却是上好的祭品,即使莫名消失也不会有太多麻烦。只不过蛟爷万万没有想到吧,那次下南洋竟然那么险恶,多次风暴后更是碰到了日本的炮舰。
  也许是人算不如天算。也许一定是人算不如天算。
  后来,我也向许多人打听过一些关于南洋邪神的事情,但是我只在一些老人的口中得到一些极其零碎的信息。我大致拼凑起来,才知道也许是一千年前,那个鸟刁菩萨就突然出现了,它常年在海上游荡,造出幻象诱人踏上龙船,而后把人杀死用盐腌制起来,等到凑够了一千二百人便沉入海底冬眠,过五十年又会再度出现,如此循环。
  更让我觉得毛骨悚然的是,那些老人说鸟刁菩萨拥有强大邪力,假如遭它诱骗迷失在海上的人想要生还,那么唯一的生还方法就是许愿让它附身到自己的子女身上,让它体验人间烟火,十五年后再带够一百个人回到龙船上祭祀还愿。
  老人们对于鸟刁菩萨的认识仅仅止于传说,说起来难免有些趣话闲聊的意思,而我作为亲历者却只有暗自苦笑。
  但是我也应该庆幸吧,一生还算安康,没有遭受诅咒。
  有些答案只能在心里反复咀嚼,无法对外言明,成为我和七哥共同隐秘的过去。

(全书完)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恐怖灵异
完本恐怖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