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科幻小说 > 少年股神 > 分节阅读_15
《少年股神》

分节阅读_15

作者:紫金陈 字数:4571 热度:16
防御布置好了。如果操盘的不是涨停敢死队,而是他们的队长小徐哥一个人,那即使他的反应再快,判断再精准,一双手也没办法做到同时下单做好这个严密的防御网。
  而涨停敢死队的六名队员,在几年来的股市风云争霸中,自然而然已经培养出令人惊讶的默契,共同判断的能力以及操作方式。他们同时做一件事,当然能够在同一时间里完成,布置出这个防御网。任何水平再高的操盘手,遇到他们这么默契的队伍,这时也没办法继续进攻,需要等待增援了。
  沈进对夏远道:“涨停敢死队虽然是模仿我们五虎将的模式,但现在他们的水平已经超越了我们五虎将的配合模式。他们最大的优势就是默契,这是最难得的了。现在是你先接着上,还是我去?”
  书包网 bookbao8.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二十四章 传说中的冷公子(4)
夏远笑着道:“我很想看一下杭城进三少的本事。”
  沈进微微一笑,手在键盘鼠标间动了起来。他也像夏远操作时一样,电脑里翻阅着各种图像,只是处理信息的判断力上,比夏远慢了一点。可是就这一点的快,是每一个高水准操盘手努力追求的。在高水准操盘手的对决中,速度和判断力往往是胜负的关键,即使只是慢了一点点,也可能被对方抓住空挡,回杀过来,优势很可能瞬间变成劣势。
  沈进操盘手法的狠辣,实在出乎别人的意料。
  冷公子的操盘风格更加奇特,一进一退,一拉一打,果断干脆,游刃有余,仿佛市场的每一下反应都完全在他掌握之中。可是夏远却感觉到冷公子的实力绝对不局限于此,他的每一下操作似乎都有所保留,似乎都在隐藏实力。他到底在想什么?
  沈进一进场后,涨停敢死队的防线就有点摇摇欲坠。沈进和冷公子总会做出一些出乎意料的操作。欲进则退,一会儿示强,一会儿示弱,涨停敢死队被小骗几次后,连碰好几个陷阱,就再也不敢动作了。
  而朱笛的操作虽然在高级操盘手眼中,属于弱智类,但涨停敢死队却也以为她是在故弄玄虚,引诱他们踏入陷阱,只好死守价位防守,不敢去反攻了。
  现在涨停敢死队已经根本不能进攻,只能防守了,沈进和冷公子立即诱导散户们跟风,利用广大散户的合力,在上午接近收盘的时候,一举将涨停敢死队几个价位的防线攻破,涨停敢死队几乎彻底失守。
  上午收盘了。夏远道:“没想到进三少不但是一个优秀的庄家,还是一个优秀的操盘手,你和冷公子联手的这场攻击,涨停敢死队已经束手无策了。连朱笛这么普通的进攻方式,他们也以为是故意设圈套,只能挨打,不敢反攻。你们三人截然不同的操作方式,金手指今天要大跌眼镜咯。”
  沈进笑道:“我还从没见金手指戴过眼镜。”他又放松地大笑了起来。
  朱笛对沈进道:“我还从没见你笑得这么‘疯狂’过。”
  沈进笑着道:“当年五虎将的时候,我每天操盘结束都这么笑。是啊,是很久很久没经历过这种感觉了。”——热血股市,纵横争霸,那是一种怎么样的傲气与霸道?这样的风采你是否体会过?如果你体会过,那你就会明白沈进现在的这种情怀。
  这时,电话响了,沈进接起了电话。电话里传出一个雄厚霸道的男音。这声音差不多可以将正常人震聋,将聋子震得听得见他说话。不用问,这个电话自然是金手指的了。
  金手指狙击别人时,向来都很客气地解释是帮别人拉一下股价。今天他的涨停敢死队被狙击,他却理直气壮地道:“好你个进三少,联手古昭通对付我!下午开盘我和小徐哥一起操盘,看不把你们做个半死!”说完砰地挂掉电话。
  沈进握着空话筒,笑了笑,道:“金老头这次发飙了,呵呵,游戏就更好玩了。”
  朱笛好奇地问:“金手指也会操盘?”
  沈进笑着道:“当然会了。他不但会操盘,而且水平相当得好。不止他会,古昭通也会。哪个私募基金的总裁不是从操盘手起家的?金手指在做股票时,性格一点也不急躁,相当干练稳重。以前他总会亲自率领几个操盘手,和我们五虎将对着干,如果不是他那几个操盘手水平差,配合不到位的话,我们还赢不了他了。所以他才要组建涨停敢死队来弥补他当年操盘的遗憾。”
  朱笛道:“可是他的涨停敢死队还是被我们这个临时军团打败了。”
  沈进道:“涨停敢死队并没有败。如果不是我们在几天前就已经准备得非常充分的话,早上还不一定能赢得了。真正的大戏在下午,金手指和小徐哥一起加入,可真有点麻烦了。幸亏早上他们实力消耗得太多了,他们俩水平再厉害,也很难再有所作为了。呵呵。”
  朱笛笑道:“况且我们还有一个夏远没上场呢。”
  

第二十四章 传说中的冷公子(5)
夏远道:“还有一个神秘的冷公子实力没表现出来呢。”
  朱笛茫然。
  沈进看着夏远,道:“你看得出?”
  夏远道:“我看得出。”
  沈进笑着点点头,道:“冷公子至少三年前就有了今天早上的水平了,我不信这几年他一点也没进步。”
  下午1点钟,开盘了。金手指和小徐哥联手,不到5分钟,上午的防线全数收回。对于朱笛的进攻,以他们俩的判断力,根本不放在眼里,轻松地一个回击,朱笛的筹码已经一半被套住了。这一下的震盘、锁仓,做得是浑然天成、滴水不漏,操盘手法的老练、果断,已经无可挑剔了。
  更可怕的是,小徐哥总是能够在最精确的位置,最精确地判断出散户们的跟风心理,四两拨千斤。庞大的散户群瞬间向沈进这边压过来。沈进和冷公子都略有损失地退了回来,朱笛更已是来不及抽逃,几乎全被套住了。
  夏远的手也开始在键盘和鼠标间动了起来,使原本大势已去的形态陡然雄风一震,小徐哥和金手指显然没预见到这第四种截然不同的操盘风格的出现,又退回了防守。
  夏远道:“朱小姐,你剩余的股票和资金做做小打小闹,只要扰乱一下涨停敢死队的视线就好,我和三少轮流攻击,那边的冷公子自然也会配合我们的。”
  夏远的操盘,相当节省每一股股票和每一块钱资金。他会把每一股股票和每一块钱的作用发挥到极致。能用一百块钱做到的事,为什么要用一百零一块呢?积少成多,每一步的操作要是都能省下一笔钱,最后总的利润自然要高出许多。可是要判断出一件事,花一百块钱是否真的已经能做到了,有这种能力的操盘手又有几人?这也是高手和普通操盘手很重要的一个区别。
  夏远这一次的操盘风格与上一次和小徐哥交锋时相比,又有所变化。
  其实夏远根本没有自己的固定风格。
  平时做股票,庄家的一举一动都能被他看透。他研究过的操盘手法数不胜数,他自然可以在每一次操盘时,变化出自己认为最有效的一种风格。
  夏远的进入,很快使局势大为改观。他们又从弱势变成了强势。
  就在这时,冷公子的实力似乎突然间全部展现出来。他那天才般的快节奏和操作速度,把散户群一下子拉向了他们这一方。涨停敢死队匆忙撤退中露出的一个微小的时机失误,被他恰到好处地抓住了。
  这一个失误原本对于涨停敢死队来说,或许并不致命,但在冷公子手里放大,这个失误已经是致命的了。
  涨停敢死队的配合虽然无懈可击,但在面对几种截然不同的操盘风格时,也难免在操作中遗漏一两个细微的时机差错。
  操盘中任何一个小差错都可能是致命的,尤其在冷公子、沈进、夏远这样三个人的眼中。他们三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共同利用了这个小差错。
  本来,金手指、小徐哥、涨停敢死队这样的组合是没理由会输的。可是他们早上资金和股票消耗得太厉害了。就像赤手空拳的怎么和别人的飞机大炮打?
  金手指这次几乎眼见着就要输了。
  这时,夏远突然停了下来,道:“你们快停手。”
  沈进问道:“怎么回事?”
  夏远道:“我感觉不对劲了。”
  沈进问道:“怎么?”
  夏远思索片刻,道:“恐怕冷公子并不是真心实意与我们合作,对付涨停敢死队,他恐怕是想通吃两家。”
  沈进疑惑地盯着电脑,道:“你肯定?”
  夏远道:“我仅仅感觉,可是我的感觉一向还算准确。”
  沈进道:“好,我相信你的感觉。”
  朱笛问道:“那我们怎么办?”
  沈进对朱笛道:“我和你择机卖光所有股票,夏远和他们两家再周旋一阵子,最后退出来。”
  混战,大混战,三方势力的大混战。资本市场里本没有盟友,有的只是利益的调剂,资金的倒戈。
  

第二十四章 传说中的冷公子(6)
山雨欲来风满楼。散户们也找不到该跟着哪一边走了。
  三点整收盘。一天的争斗结束了。
  沉寂,大战后的沉寂。三根火苗冒了出来,三个人都点起了一支烟。朱笛也点起一支烟,淡淡的烟雾,一点朱唇,美女与烟草的混合,别是一番风景。
  沈进笑了,他不再是刚刚交战时那个笑得很“疯狂”的沈进,他又回到了那个笑得很深沉的沈进。深得像一口古井,怎么也看不到底。
  他笑着道:“夏远,今天如果不是你发觉得早,我们就要吃大亏了。对你的反应和判断力,我已经没资格评价了,呵呵。遇到冷公子这样的操盘手,他的操盘痕迹足以将他的动机完美地隐藏起来,操盘结束了自然大家都能看得出来,但在他操盘进行中,能捕捉到他的动机意图的,我想绝对没几个人能够办得到。”
  夏远道:“既然有痕迹,痕迹再淡也是痕迹。”
  沈进道:“我真是没想到冷公子会倒戈,这可并不像古昭通的作风。”
  夏远道:“因为操盘的不是古昭通,是传说中的那个冷公子。”
  沈进笑道:“现在冷公子一定不会好受到哪里去,他想不到他的操盘动机会被你看出来,今天我们总算逃了出来,还有二百万股两面针套住了,明天卖了,预计还有几十万的微利。冷公子这次至少要损失个一百万,金手指今天大概蒸发了上千万了。明天散户们一定是急着卖股票,他们这两家都要不好受了。”
  夏远道:“今天最出乎我意料的是金手指这么个急性子的人,操盘风格这么稳重大方。如果不是他们在早上资金被我们消耗得太多,下午小徐哥和金手指都出来操盘,我们没办法赢得了。”
  沈进道:“涨停敢死队接连在鲁特钢铁和两面针上被套,大概要休整一阵子了。”
  夏远笑着问道:“你说现在金手指是在骂你呢,还是在骂古昭通?”
  沈进笑道:“他不会骂我,他一定在骂古昭通。”
  夏远道:“为什么?”
  沈进道:“金手指一向眼睛长在额头上,他觉得我还不够资格让他骂。”
  

第二十五章 第四个操盘手(1)
白衣胜雪。白色的衬衣,白色的西裤,没有一点污渍。白色能给人一种干净、优雅的感觉。可是白色在他身上,除了干净、优雅外,更是一种冷傲、孤独、藐视人生的寂寞。
  这是怎么样的一种色彩?就像翠绿色大草原的深处,那一座高耸入云的雪山,雪山顶上那一块最坚硬的冰石的白色。这种白,美得寂寞、荒凉。
  他的眼睛永远闪烁着精光,可是他的眼睛里却看不到一点水分,因为他的眼里只有冰,那种永远不会融化的冰。那他的心呢?他的心是否也是冰?
  现在他坐在凳子上,坐得很直,他一向都坐得很直。一个总是坐得很直的人,是否说明他时刻精力集中?
  他的前面坐着古昭通,古昭通也坐得很直。古昭通是个五十岁左右,看着很和蔼的人。
  一向习惯躺在办公椅里下达命令的古昭通,看见这个人,也不由自主地坐直了身体。他旗下的人,能让他不由自主地坐直身体说话的,只有一个,冷公子陆枫。
  冷公子进入股市的第一年就成了传奇人物。索罗斯也夸他是“股市中的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科幻小说
完本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