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科幻小说 > 我不是教你使坏 > 分节阅读_40
《我不是教你使坏》

分节阅读_40

作者: 字数:4410 热度:10
了几步,方才出去。 

  那旗人还自言自语道:“可恨那些人,天天来跟我借钱,我那里有许多钱应酬他,只能装着穷,说两句穷话。其实在这茶馆里,哪里用得着呢。老实说,咱们吃的是皇上家的粮,哪里就穷到这个份儿呢!”说着,站起来要走。 

  那堂上的人,向他要钱。他笑道:“我叫这孩子气错了,开水钱也忘了开发。”说罢,伸手在腰里乱掏,掏了半天,连半根钱毛也掏不出来。 

  嘴里说:“欠着你的,明日还你罢。” 

  那个堂上不肯,无奈他身边真的半文都没有,任凭你扭着他,他只说明日送来,等一会送来,又说那堂上的人不长眼睛:“你大爷可是欠人家钱的么?” 

  那堂上说:“我只要你一文开水钱,不管你什么大爷二爷的,你还了一文钱,就认你是好汉,还不出一文钱,任凭你是大爷二爷,也得留下个东西来做抵押,你要知道我不能为了一文钱,到你府上去收账。” 

  那旗人急了,只得在身边掏出一块手帕来抵押。那堂上抖开一看,是一块方方的蓝洋布,上头龌龊的了不得,看上去大约有半年没有下水洗过了,便冷笑道:“也罢,你不来取,好歹可以留着擦桌子。”那旗人方得脱身去了。 

  大多数的孩子都喜欢吹肥皂泡,被吹出来的肥皂泡在阳光下闪耀着色彩艳丽的光泽,实为美妙。随着五彩泡泡的不断升高,接着一个接一个纷纷破碎。所以人们常把说空话喻为吹肥皂泡,真是恰当不过,这些充满各种动听、虚幻、诱人的词句,细细咀嚼却没有任何实在的内容的空话,是迟早会破灭的。 

  稍微费点心神,记住我们身边好吹大话者的嘴脸,就能正确判断他说的话哪些为真哪些为假,也就不至于被其空口白牙的大话所蛊惑了。 
 
 


 
 
 
  
 
 第四部分做橡皮泥,不做石头
 
  第十章方圆做人,圆滑做事 

  认识你自己 

  做橡皮泥,不做石头 

  顽固的人只爱碰石头,灵敏的人会去触软木。 

  一位政治犯被关了二十几年,释放出狱后接受记者的访问。记者问他是怎么度过这二十几年的,这位坚毅的政治犯说:“我把自己变成橡皮泥,你可以捶我撞我,捏我拉我,我会变形,可是橡皮泥依然存在。换句话说,环境再怎么折磨我、打击我,我的外在会随着改变,但我的内心依然不变,我就是我!” 

  在人性丛林里,再也没有比这更伟大的适应哲学了。 

  每个人一生当中都会遭遇困境,有些困境挺一挺就过去了,有些困境却让人感到茫然与绝望,不知何时黎明才会到来。意志薄弱的人很容易在严苛的环境中灭顶,丧失自己;也有人采用刚烈的手段,以硬碰硬,结果也丧失了自己,真正能改变环境的并不多。因此,在困境时有橡皮泥的柔软就十分必要了。 

  这可分两方面来谈。 

  ——面对物质的困境时,你可以去做你平时看不起或不十分愿意做的事。例如你失业了,可是又找不到如意的工作,为了生活,摆地摊、挑砖块、当跑堂等,都是可以做的。这是橡皮泥式的变形——虽然工作形态改变,但壮志与抱负、坚持并未磨损变质,也就是外形变本质不变,很多落难的英雄其实都是如此。 

  ——面对人为的困境时,你必须在这种无法违抗的人为力量下,做他们要你做的事,可能很卑贱,很委屈自己,但这只是肉体上的屈服,你的意志并未屈服,你的原则并未改变,这也是外形变而本质不变。像有些伟大人物遭到冤狱或陷害时,用的都是这种方法。他们甚至装疯卖傻,可是他们比谁都清醒。 

  也许有人会认为,做一团橡皮泥太没志气。看起来的确如此,可是当无力改变环境时,也只能尽量保持“我”的存在,否则“我”消失了,还能谈什么理想与抱负呢?一个铁锤下来,石头会碎裂,可是橡皮泥却吸纳了铁锤的力量,不但没有碎裂,反而还包住了铁锤,这种力量,才是最可畏的啊! 

  也许你尚未遭到困境,不过人际关系上多多少少也会遭到一些不愉快,那么,做一块橡皮泥吧,让其他人感受到你的柔软、吸纳与包容,千万不要做一块石头,橡皮泥可以变回原形,可是石头裂了,就再也补不回了。 
 
 


 
 
 
  
 
 第四部分方圆处世,凡事留一手
 
  圆滑的人懂得,凡事留个“心眼”是日后对敌时的策略。 

  方圆做人,八面玲珑;圆满做事,事事顺心。人心叵测,凡事最好留一手。 

  有一位慈祥的师父,把全身之术尽数传给了一个性情暴戾的恶徒,恶徒学艺出师,不思图报,反倒认为留着师父多了一个竞争对手,凭着年少勇力跟师父决斗,最后达到了自己罪恶的目的。 

  与此相反的一个例子是猫与老虎的故事。传说猫曾做老虎的老师,教它诸般发威、怒吼、卷尾、剪、扑之技,但猫思虑老虎比自己庞大若干,若日后它欲反扑于我该怎么办,遂保留了一手爬树的技巧,果然老虎不久就翻脸,怒欲扑食猫老师,猫老师“嗖”地蹿上树顶,老虎抬头张望,无计可施。 

  以此两例可见,倘若师父留有绝招,也不致身处惨境,慈善反而为慈善所害。 

  如果为上者没有留下绝招的“心眼”,恐怕久后难免受制于属下。英明的施政者发布命令,必使由之而不使知之,这样才形成一种凝聚力,也即向心力。向心力的形成,是团结的手段之一。 

  总之,绝招即是除非自己,别人无法了解的招数。并且是左右逢源、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招数。 

  绝招之组成,正如下棋藏了棋路一般。要杀得出来,杀得回去。留绝招的基础是杜绝用感情成分干预。 

  对于一个涉世未深的青年人来说,有一点必须明确,那就是这个世界远非你想像中那么简单,做人做事,不妨让自己多一个“心眼”。只要你手中留有一手可以绝对制胜的绝招,任何时候,你都能处变不惊,因为你可以静观其变,而后全力出击,力挽狂澜。 
 
 


 
 
 
  
 
 第四部分做人要有锐气,但不可锋芒太露
 
  锐气,虽是镇压敌手的锐利武器,但言语上的锐气太露了,最后受伤害人只会是你自己。 

  做人要有锐气,但锐气不代表锋芒。锐气可以展现自我的内心,但锋芒却给别人压力。 

  想要在事业上一展才华,可以用一点“心眼”巧妙展露,要记得时机没有成熟之前,千万别锋芒太露。 

  “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可见,人不知我,心里老不高兴,这是人之常情。尤其是年轻人,总是希望在最短时期内使人家知道你是个不平凡的人。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当然不可能;使全国人都知道,还是不可能,使一个地方的人都知道,也仍然不可能;那么至少要使一个团体的人都知道吧!要使人知道自己,当然先要引起大家的注意,要引起大家的注意,只有从言语行动方面着手,于是便容易露出言语锋芒、行动锋芒。 

  锋芒是刺激大家的最有效方法,但若细细看看周围的同事,若是处世已有历史,已有经验的同事,他们却与你完全相反,和光同尘,毫无棱角,个个深藏不露,好像他们都是庸才,谁知他们的才能颇有位于你上者;好像个个都很讷言,谁知其中颇有善辩者;好像个个都无大志,谁知颇有雄才大略而不愿久居人下者,但是他们却不肯在言语上露锋芒,在行动上露锋芒,这是什么道理? 

  因为他们有所顾忌,言语露锋芒,便要得罪旁人,被得罪了的旁人便成为你的阻力,成为你的破坏者;行动露锋芒,便要惹旁人的妒忌,旁人妒忌也会成为你的阻力,成为你的阻力,便也成为你的破坏者。你的四周,都是你的阻力或你的破坏者,在这种情形下,你的立足点都没有了,哪里还能实现你扬名立万的目的? 

  年轻人往往树敌太多,与同事不能水乳茭融地相处,就是因为言语有锋芒的缘故,言语之所以有锋芒,行动之所以有锋芒,是急于求“知于人”的缘故,处世已有历史经验的同事,所以藏锋不露,也是因为曾受过了这种教训。 

  陈先生在年轻时代以兼有三种特长而自负,笔头写得过人,舌头说得过人,拳头打得过人。在学校读书时,已是一员狠将,不怕同学,不怕师长,以为他们都不及他。初入社会,还是这样地骄傲自负,结果得罪了许多人,不过,他觉悟很快,一经好友提醒,便连忙负荆请罪,倒是消除了不少的嫌怨。但是无心之过仍然难免,结果终究还是遭受了挫折。俗语说,久病成良医,他在受足了痛苦的教训后,才知道言行锋芒太露,就是自己为自己前途所安排的荆棘,有人为了避免再犯无心之过,就故意效法金人之三缄其口,即使不能不开口,也要多方审慎,虽然“矫枉者必过其正”,但是要掩盖先天的缺点,就不能不如此。因此若听见旁人说你人情世故太熟,做事过分小心,不但不要见怪,反而要感到高兴才是。 

  当然也许有人会说,采用这样的办法不是永远无人知道吗?其实只要一有表现本领的机会,你把握这个机会,做出过人的成绩来,大家自然就会知道。这种表现本领的机会,不怕没有,只怕把握不牢,只怕做的成绩不能使人特别满意,你已有真实的本领,就要留意表现的机会,没有真实的本领,就要赶快从事预备。 

  《易经》上说:“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无此器最难,有此器不患无此时。锋芒对于你,只有害处,不会有益处,额上生角,必触伤别人,你自己不把角磨平,别人必将力折你的角,角一旦被折,其伤害更多,而锋芒就是人额头上的角啊! 
 
 


 
 
 
  
 
 第四部分做人不要太精明
 
  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的人比聪明一时、糊涂一世的人活得要累,因为他们的活法不相同。 

  人一生不应对什么事都斤斤计较,该糊涂时糊涂,该聪明时聪明。有句古语叫“吕端大事不糊涂”,说的正是小事装糊涂,而在关键时刻,才表现出大智大谋。中国古代这样的大智若愚者是很多的。 

  宋代宰相韩琦以品行端正著称,遵循着得饶人处且饶人的生活准则,从来不曾因为有胆量而被人称许过,可是在下面两件事上的神通广大,实在是没有第二个人可比。这才是“真人不露相”的注脚。对于这样的老好人谁会防范呢?他因此而得以在无声无息中做了这两件大事: 

  当宋英宗刚死的时候,朝臣急忙召太子进宫。太子还没到,英宗的手又动了一下,宰相曾公亮吓了一跳,急忙告诉宰相韩琦,想停下来不再去召太子进宫,韩琦拒绝说:“先帝要是再活过来,就是一位太上皇。”韩琦越发催促人们召太子,从而避免了权力之争。 

  担任大内都知职务的任守忠很奸邪,反复无常,他秘密探听东西宫的情况,在皇帝和太后间进行离间。韩琦有一天出了一道空头敕书,参政欧阳修已经签了字,参政赵概感到很为难,不知怎么办才好,欧阳修说:“只要写出来,韩琦一定有自己的办法。” 

  韩琦坐在政事堂,用未经中书省而直接下达的文书把任守忠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科幻小说
完本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