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科幻小说 > 百万年薪是怎样练成的 > 分节阅读_1
《百万年薪是怎样练成的》

分节阅读_1

作者:111 字数:4675 热度:3
万年薪是怎样炼成的

引子
更新时间2010-6-28 22:46:03  字数:2768

 引子
  郑欣阳的家在清水河的南岸,有三个窗户,窗内分别是客厅、书房和臣室。孙志昆知道,要二十小时监控郑欣阳的动向,得设三部望远镜。
  清水河的北面是一大片荒地,那是一家房地产公司屯积起来尚未开发的土地,两米多高的杂草十分稠密,很适合掩护。孙志昆派出三个人,在杂草丛边搭了一个小棚,白天假装在清理河边的乱石,晚上就住在棚里。
  一切准备就绪,就可以打草惊蛇了。
  孙志昆自己不能直接给郑欣阳打电话,一来他的身分特殊——他曾经是HD风云人物,二来平时联系比较少,突然打电话,会引起郑欣阳的警觉。在和董事长孙众望商议后,决定由董事长助理卫珠来打这个电话。在郑欣阳离开的一年多时间里,卫珠与郑欣阳有过多次通电话,由他出面最适合。行动方案是:卫珠在晚上六点打电话给郑欣阳,约他喝茶;在喝茶之际,孙志昆带上一名HD上的小弟进入茶房,然后见机行事。时间之所以以选在晚上,一来容易找到郑欣阳,二来挑明意图之后郑欣阳想溜也不容易。
  郑欣阳何许人?一位百万年薪职业经理人,原是众望木业集团公司高管,一直担任财务总监,离开之前担任过一段时间董事长助理。他在一年前离开了众望木业集团公司。
  发生了什么事?前不久,有人泄露了众望木业集团财务数据,还写了一封信给威协老板孙众望,称如果孙老板再一意孤行,将把这些财务数据递交给国家有关部门。所泄露的数据,截止时间恰好是郑欣阳离职前一个月的数据;所泄露的数据中,包括众望木业集团在各地的投资、购置土地情况,这些数据是相当机密的,主要由郑欣阳掌握。因此,老板孙众望判断:郑欣阳最大嫌疑人,而且有99%的可能就是他干的!
  这些数据关系着众望木业集团的生死存亡,孙志昆的任务就是追回所有载有数据的资料,并封住郑欣阳的嘴,如果封不住,可以动用专业杀手。
  郑欣阳原来是一个来自贫困山区的大学毕业生,一个月薪800元的打工仔。经过职场的跌打滚爬,他成为一名年薪百万的职业经理人,周旋于职场、官场和商场的恶狼饿虎之间,也游走于情场风花雪月中,最终被卷进大企业险恶的斗争中。
  在离开众望木业集团公司的一年时间里,他尽量不和众望木业集团的人来往,也尽量不和木业行业的人士来往,甚至在公开场合,也不说自己曾经在众望木业集团工作过。
  他以为他的低调,可以让老板孙众望信任他,放心他,不加害于他。晚上六点,他接到卫珠的电话,听卫珠约他喝茶时,他不知道是什么事,但他心中没有丝毫的戒备,他认为孙老板依然是他的大哥,是他可以终生依靠的,有困难就一定会帮助他的大哥。卫珠说了一个茶楼的名字,就是郑欣阳家的附近。虽然很近,但堵了一会车,他比约的时间晚到了十来分钟。把车停在茶楼下时,他看到又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心中惊了一下,背心不自觉地麻了一下。
  这个熟悉的身影是孙志昆,专门负责摆平众望木业集团各类通过正常渠道不能摆平的事情。
  “郑总你好!我和卫总一起约你喝茶!”孙志昆走过来,热情的握着郑欣阳的手。在孙志昆身边,跟着一个中等个子,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此人一脸杀气。
  郑欣阳尽量让自己显得热情。他知道,在众望木业集团,孙志昆和卫珠搭档约见某一个人,那么可以肯定地说,这个被约见的人已经成为众望木业的敌人,是一个可以置之于死地的人。但他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郑欣阳毕竟是经历过职场风雨的人,他很快镇静下来,他们约他在茶楼见面,至少说明他们还没有下手的十足理由。如果他们已经决定直接下手的话,完全可以在不让他知道的情况之下制造一起车祸或者坠崖事件。
  三个人一起走上楼茶,来到卫珠电话中告诉的包间里。
  卫珠正倚靠在沙发上看杂志。他没有起身,也没有客套,只说了一声请坐。郑欣阳坐下,他就开门见山地说,公司财务数据发生了泄露,这事是郑欣阳干的。
  郑欣阳没想到是这一件事情,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在愣了两秒钟后,他陈述了自己不可能做这件事情的理由,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曾经是财务第一负责人,财务数据泄露不仅伤害企业,而且他本人也负有法律责任,搞不好就可能被丢进监狱,因此,即使给他一个亿,他也不敢那么做。
  卫珠根本就不理分他的陈述:“我们今天是来通知你,如果你认为不是你干的,你就在两天之内找出是谁干的,否则这事就落到你头上。”
  孙志昆接过话头,他说出一个人的名字,是国家高级领导人,他说这个领导人因为得罪了人,被四处追杀,你一个郑欣阳有什么能耐?所以,你一定要把那个人找出来,否则我们就把你做掉。他还说:“虽然我们关系一直不错,老板也一直视你为兄弟,但是,谁做了对不起公司对不起老板的事情,我就绝不会手软。”
  这期间,那个满脸杀气的年轻人的右手一直插在裤袋里,握着一支半自动手枪。他们真的是高估了郑欣阳的能力,其实,郑欣阳一直都只是一个文弱书生罢了。
  “要找出这个人太难了,你们都找不出来,何况我呢?”郑欣阳说,他知道,孙老板、卫珠和孙志昆,不过是为自己动手找一个理由罢了。众望木业有一个团队可以调查这件事情,现在却把这个件事交给郑欣阳一个人。卫珠是郑欣阳职业场上的宿敌,一直在想方设法陷害郑欣阳,可直接到郑欣阳离开,他也没有真正达到陷害的目的。
  他们根本不理会郑欣阳的意见,只说两天后晚上六点之前,必须答复他们。
  郑欣阳知道再讲也没有用,唯一能够救自己的,就是回去好好想一下,究竟是谁比他更可能泄露这些数据。
  “好吧,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郑欣阳站起来,提起包,平静地往外走。因为打草惊蛇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卫珠一行人并不有阻拦他。
  郑欣阳在众望木业公司呆了三年,一直是老板孙众望的心腹人物。他有一个习惯,就是常常把工作材料带回家来处理,因此,他的书架上、电脑里,处处都有众望木业公司的资料。另外,他还有一个习惯,那就是自己做的各类重要工作方案,都要留存一份在家里,以便自己将来写作管理图书时参考。这些资料和方案都算不上机密。但这些资料,已经足以让卫珠和孙志给他定“罪”。
  走下茶楼,郑欣阳发现自己背上已经出了许多汗。
  他一边开车,一边思考着对策。找出泄露数据的那个人固然是相当重要的,将自己家里与众望有关的一切痕迹清除掉,也是相当重要的。
  一边开车,一边看后视镜,看有没有可疑车辆跟踪。回到小区后,他开车在小区里转了两三圈,确认没有人跟踪时,他才停下车,步行回家。这些谨慎,是从孙老板那里学来的。他并不知道孙志昆在河对面布置了三部望远镜,但他凭直觉知道,自己的家已经被监控起来了。他轻轻地上楼,避免发出声音,这样,楼道的声控灯就不会亮起来,监视他的人就不确定他住在几楼。
  家里就他一个人。他轻轻地打开门,进了门之后,他第一个动作,是靠着墙,慢慢移动到窗前,将窗帘拉下来。三间屋的窗帘都拉下来之后,他逐一检查了床下、衣柜,以及一切可能藏人的地方。
  孙志昆布置在河对岸的三个人见窗帘拉上了,马上向孙志昆报告。
  “过河,直接潜伏到他窗下去。”孙志昆命令道。
  三个黑影顺着桥根,依次过了河,越过小区的护栏,敏捷地蹿到墙根……

十年辛酸高管路
更新时间2010-7-4 18:39:18  字数:235

 小说能够被读友喜爱,我感到无比感动。在此,诚挚地感谢各位朋友,当然,要特别感谢编辑的大力支持,使本小说能够从浩如烟海的小说中被推荐出来。
  这本小说诚然是告大家如何去赢得百万年薪。同时,更多的写百万年薪下的生存状态,职场的你死我活,商场的血腥拼杀,官场的贪婪行径,情场的浪漫时光,都会在这部小说中写到。10年,就这么过去了。如果让我再做一次选择,我宁愿选择月薪800元的生活。
  当然,物质的丰盈,总比贫困更有价值。我希望朋友们能够从小说中得到借鉴,获取百万年薪,但规避其风险。

全新的挑战
更新时间2010-8-9 17:39:01  字数:177

 在过去一周时间里,我出差了,一个字也没有写。
  在出差期间,我认真思考了我的这部小说,我以前的作品,都不是天生丽质的,往往都要经过整形,每天还化妆,才见得人。因此,就必然需要写完了,改好了才敢示人。网络小说这种方式,即边写边公示于人,的确过于挑战了。就现在而言,我发现很多该整形的地方和化妆的地方,都没来得及。
  在这里,只好请读者原谅了。容我写完,再来修订吧。

逐步修改
更新时间2010-8-25 21:56:59  字数:66

 小说放了几个月,在2010年国庆期间,我开始了修改。一边修改,一边更新,敬请大家关注。修改得比较多的,是几个主要人物之间的情感关系。

第一、二章 考验,往往就是考察
更新时间2010-5-31 19:59:57  字数:6693

 1.考验,往往就是考察
  初春了,寒意却还未褪尽。作为西江省省会城市,乔都市吸引着许许多充满梦想的年轻人,郑欣阳就是其中一个。
  星期一的上午,天空有些灰蒙。郑欣阳骑着一辆咔咔作响的破自行车,穿过一条条街道,往电视台而去。他身上是一套劣质的化纤料子西装,领子倒还平整,但胸口处已经起了好几团泡。他一路上走走停停的,倒不是他累了,而是根本就不想前进。
  西装内袋里,装着两万元钱,相对于他每月八百元工资来说,算得上一笔巨款了。公司已经发生过多起携款不辞而别的事情了,郑欣阳想效法一下。他一次次停一下,又一次次跨上自行车,心里做着激烈的斗争。一个声音在对他说:拿钱走人吧!别一个声音却又在对他说:千万不能这样干!两个声音争斗着,弄得他心烦意乱。
  在他看来,把这笔钱拿走了,公司也拿他没办法。一方面,公司为两万元钱四处寻找他的可能性很小,另一方面,这笔钱是送给电视台一个记者的“红包”,送没送出去,是无法查证的。
  郑欣阳太需要钱了。但他本质上并不坏,从小到大都是好孩子,都是三好学生。大学毕业在国营企业里,年年都是优秀青年。国营企业效益不好,垮了,他也出来了。先在一家外资企业干了几个月,因为患乙肝丢了工作。病养得差不多时,也到了弹尽粮绝之际,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份每月八百元的工作。二十八岁了,刚结婚几个月,没房没车,和老婆汪芹租住在乔都市郊区一间民房里,房子极便宜,每月一百元钱,还包括水电费在内。但就这100元,他也常常拿不出来,每到付房租了那几天,他就害怕见到房东。汪芹隔三岔五地丢工作,一个月能够挣到五百元钱就算是大丰收了。
  事情并不是郑欣阳想像的那么简单,在他走走停停过程中,有一辆出租汽车一直远远地跟随着他。
  车上坐的,是老板的司机兼保镖。
  郑欣阳本来是学会计的。这个社会上会计人员太多了,无论正规大学还是山寨大学都在批量生产会计专业学生,据说每十个大学生中,至少有四个是会计专业。除了学校培养,还有大批的人员在会计方面自学成才,拼命往这个行当里挤。人多,竞争本来就很激烈,郑欣阳还有诸多弱势:身患乙肝,体检那一关过不了;来自深山老林,在乔都市没有任何可以利用的社会关系;只是专科文凭,而且还带个“农”字——西昌农专。这所大学有个专业叫工商财会,但很多人认为,农专出来的,学的是农业会计,只适合到生产队算点小账。
  好在郑欣阳文章写得不错。在人才市场转悠了差不多三个月,终于看到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科幻小说
完本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