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科幻小说 > 百万年薪是怎样练成的 > 分节阅读_3
《百万年薪是怎样练成的》

分节阅读_3

作者:111 字数:4715 热度:4
金总想把一些关系户塞进公司来,申思却不能一味地让步,因为让到最后,全公司关系户充斥,他申思就没有退路了,丢饭碗的肯定是他申思而不是陈爱金。让两个人矛盾激化的,是陈爱金想把一个女工人安排在行政部做经理助理,申思没答应,通过调查,这个女工人是陈爱金的又一个情人。
  申思决定把人事上的考虑提前透露给郑欣阳。
  没想到,郑欣阳却没有意料中的欣喜。
  “我都差点儿不想干了,还做什么经理助理。”他没好气地说。
  “这是你的真实想法?”申思也就三十出头,和郑欣阳差不了几岁,沟通起来应该是很容易的,没想到郑欣阳却是如此不求上进,“要在职场上发展,第一步必须走上管理岗位,实现普通职员向管理干部的突破!别的不说,单单说薪水吧,做个经理助理,也不止你现在的八百元!”
  提到薪水,郑欣阳倒是动心了。是啊,打工就是为了挣钱,能多挣点,为什么不呢?但他还没有从委屈中解放出来,他把自己心中的委屈一五一十地向申思说了。
  申思听完,哈哈大笑起来。
  笑毕,他推心置腹地说:“这么小的一件事情!一个人再正直,也会有人说三道四,你在乎得过来吗?在我看来,承受委屈,就是职员及各级职业经理人的职责之一。工作中,要碰到各种各样的人,给你委屈的人多着啦。这些委屈总不能老板来替你受吧!再说,老板也常常有做错的时候,有给下属强加委屈的时候,难道你能够让老板给你承认错误,给你赔礼道歉?不可能!所以嘛,委屈来时,你只有默默地承受!好好想想我的话吧?我虽然大不了你几岁,但职场的生存斗争,我比你经历得多。你现在的状态,正是某些人希望看到的。很多人之所以在职场上遭遇失败,不是别人打败了他,而是自己主动放弃了前进,主动不在状态!你现在必须立即振作起来,你也靠近三十岁了,三十而立,现在不起步,更待何时?”
  这是参加工作以来,郑欣阳第一次碰到推心置腹的同事,心中禁不住很感激很感动。
  最初想到提拔郑欣阳,是申思开展工作的需要——因为总得有个人来做事情。当陈爱金要把于飞燕塞进来时,申思不是出于帮助郑欣阳,而是出于自己的利益考虑,他得把郑欣提当作一粒棋子,挡住于飞燕前进的道路。但是,当郑欣阳讲述了自己心中的委屈之后,他却有点喜欢这个年轻人了——在这个年轻人身上,有迂腐,但更多的是一种血腥职场上难以看到的真实或者说纯真。
  申思知道,在职场上,有一种高手,他们精通职场潜规则,精通人情世故,能说会道,能言善辩,黑的都可以说成是白的,做出丁点成绩可以把成绩夸成一座山,出了山大的问题却有本事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陈爱金是这种高手。申思认为自己也是。但还有一种高手,是天生的,那就是郑欣阳这种人,纯真,没什么心计,成天就知道老黄牛一样干事,甚至犯傻,这种人注定吃尽苦头,但他们却可以轻易征服老板,一旦遇上独具慧眼的老板,这种人就大有作为。
  申思有一种预感,郑欣阳将来必定大有作为。

第三章 别为自己辩解
更新时间2010-5-31 20:01:07  字数:4732

 3.不要为自己辩解
  金老板妥协了,申思也妥协了。文化宣传部设置了两名经理助理,一名是郑欣阳,一名是于飞燕。
  与申思深入交流之后,郑欣阳意识到自己应该珍惜这个机会。他仔细分析了自己的状况:做老板,没那个能力也没那份资金,延续年少时的作家梦更不现实,唯一的道路就是打工了。既然只有一条路,就该好好走下去,争取职位晋升和薪水增加,以改善自己的生活进而改变自己的命运。被任命为经理助理后,最直接的收益,就是月薪由原来的八百元升为一千七百八十元了。其他没变,郑欣阳还是每天骑辆破自行车,风里来雨里去,每天在路上的时间就是两个多小时。
  一个部门设两个助理,不是不可以,但文化宣传部是一个业务单一人数较少的小部门,整个部门才五个人,设一个经理,两个助理,就显得官多兵少了。本来,申思要给两个助理做个明确分工,但总经理陈爱金不同意。
  “不作明确分工,正好让两个人在同等条件下竞赛,看两个人的表现,谁突出谁就出任副经理。”陈爱金说。
  金老板支持了陈爱金的意见。
  文化宣传部的工作主要包括三个部分:一是编辑出版内刊《景蓝风采》;二是协助公共媒体策划和推进宣传活动;三是搞一些企业内部文化活动。其中协助公共媒体方面,北京部分已经由银经理去做了,剩下各省市得由郑欣阳和于飞燕来落实。
  问题就出在不分工上面。
  让于飞燕做上经理助理,算是陈爱金兑现了部分诺言。但于飞燕显然比陈爱金更急迫,她知道女人青春短暂,要赶在陈爱金还沉迷于她的身体之前,爬到副总经理的位置上去。于是,在做上经理助理第二天,她就和陈爱金商量,如何把郑欣阳搞掉,以扫清前进路上的第一个障碍。
  “这还不简单啊!在‘采’字旁边加上三撇,他小子就得滚蛋!”陈爱金指着《景蓝风采》封面说。
  郑欣阳的确没有管理经验,上任之初,热情非常高,却不知道如何开展工作,尤其不知道如何安排两名下属的工作。他自己是从小职员起来的,而且比其中一位下属入职更晚,要摆起领导的架子就相当不容易。有些事情,看起来糟糕,恰恰很有效。正是他这种没有架子,让两名下属很受用。
  于飞燕倒是一上任就摆正了领导的位置,连走路的姿势都彻底变得了,变得像一个女王,胸挺得夸张屁股扭得招摇。两名下属虽然不喜欢她这样,但人家是领导,工作还是得服从。
  但服从谁的呢?一个是郑助理,一个是于助理,都是领导。于飞燕凡事都不和郑欣阳商量,两个人的指令常常不一致。不出几天时间,部门工作就一片混乱了。郑欣阳想和于飞燕商量一下,彼此还是做个大致的分工。但于飞燕根本就不屑于和郑欣阳交流。在她心中,不出三五个月,她就是公司的副总经理了,郑欣阳哪有资格和她交流呢?郑欣阳一提到商量工作,她就说很忙,暂时就这样吧。她的确一副很忙的样子,但谁也不知道她在忙些什么。
  进一步不成,那就退一步吧。郑欣阳向来是一个愿意退让的人。他对两名下属说,于助理安排的工作优先处理,如果他和于助理安排的工作有冲突,就按于助理的办。可是,过了一阵子,却发现根本没有什么需要优先的,因为于飞燕除了上任头一个星期布置过一些工作外,之后就没再布置过什么工作。她对两名下属说,她要研究企业文化大政方针,具体的事情各人看着办就是了。
  在郑欣阳的手下,有一个叫杜素素的小姑娘,长得娇小、乖巧而漂亮,没事时就爱托着腮,看着郑欣阳忙这忙那,觉得挺好玩。在别人看来,郑欣阳对于飞燕的退让是软弱,素素却认为郑欣阳是善良更是智慧,好男不和妇斗。在素素眼中,郑欣阳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中等个子的他,算不上什么大帅哥,但生得还是很清秀。他不抽烟,不喝酒,很少打牌,除了看书写东西,就似乎没有什么爱好了。他不是有钱人,但他才华横溢,她认为他将来必定大有作为。
  景蓝公司有一群年轻人,七个人,来往得比较密切,每天午饭后会一起到公司对面一个度假村散步,晚上偶尔相约去蹦迪,周末偶尔在一起打麻将或搞其他集会。不知道是谁提议的,群体应该有一个名称。集思广益,大家想出了“牛角尖协会”,他们制定了协会章程,还编辑了一本会刊出来。这个协会的会长,就是郑欣阳。素素是协会的会员。郑会长一副大哥风范,处处关心他人,体贴他人,细致入微,每当她有什么困难时,交给他,保证可以轻易解决。
  素素知道,郑欣阳刚刚结婚不久。
  “他的妻子一定很幸福。”素素常常这么想。
  因为人手少——于飞燕做了助理并潜心“研究”大政方针后,人手就更少了,郑欣阳不得不既当领导又做职员,凡事都和两名下属一块儿干。这天中午,新的一期《景蓝风采》印好了,送到了厂门口。郑欣阳和两名下属一起往办公室搬,准备下午就发给各部门。这是郑欣阳上任以来的第一期内刊,他特别重视,每个字每个标点符号,都亲自校对过三遍。
  内刊总共印了一万册,五千册由印刷厂直接发往各地办事处和经销商了,另外五千册搬回来有针对性地寄送和发给内部员工。三个人跑了若干趟,刚刚全部搬到办公室,还没来得及拿出来看,金老板的秘书曾雨就打来了电话,叫郑欣阳去老板办公室。曾雨非常欣赏郑欣阳的文学才华,她也是“牛角尖协会”的人,而且是“秘书长”,常常和郑欣阳在一起,时间久不了,不禁对他心生几分爱慕,虽然她知道他已经是结过婚的人了。她在电话里,特别叮嘱了一句:“老板好像在生气,你当心一点。”
  郑欣阳走进金老板办公室时,金老板正铁青着脸。陈爱金一言不发地坐在金老板的大桌子对面,一身肥肉把一张扶手椅子塞得满满当当。郑欣阳进去后,挨着陈爱金坐下。
  金老板的桌上,摆着两本刚刚印出来的《景蓝风采》。郑欣阳很纳闷:内刊不是刚刚搬进公司吗?他本人都还没来得及认真看,怎么就到老板手里了?但他马上明白过来,这两本内刊肯定是陈爱金提前从印刷厂拿到的。一定是内刊出了问题!他心头开始紧张。
  “小郑,你看看,这就是你做的成绩!”见郑欣阳坐下了,金老板拿起一本内刊,啪地扔到他面前。
  郑欣阳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自然不知道如何应对,只好保持沉默,但心里已经紧张到了极点。
  “小郑啊,也难怪董事长生气,你看看,你刚刚上任,就弄出这么大个问题来!”陈爱金在一旁说,表情很痛苦的样子。
  郑欣阳还是一脸茫然。
  “你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吧?你看看,‘风采’的‘采’字,怎么写成了‘彩’字呢?”陈爱金又说,万分惋惜地。
  郑欣阳这下明白了,他脑子里嗡地一下。的确弄错了,封面上是大大的几个“景蓝风彩”!
  “公司内刊,是公司的窗口,是公司的品牌,是公司的形象,更是老板的脸面,你负责企业文化建设,却犯下这么一个低级错误,明摆着是给公司闹笑话嘛,这样的错别字一出去,人家还不笑掉大牙?还不说公司没文化?说老板没文化?”陈爱金在旁边叽呱不停。
  郑欣阳清楚地记得,自己是亲自校对过的,清样还在自己办公室里,怎么可能出现错别字呢?而且,他还亲自审查过胶片,印刷厂不可能把胶片也换了吧?
  金老板又问有多少册发出去了,郑欣阳如实说从印刷厂直接发出了五千册。
  “你干的好事!”金老板听了,气得从椅子上挺起身来,“这五千册出去,还不把公司的脸面丢尽啊!你这一下子,给公司带来多大的损失,你知道吗?”
  陈爱金还在一旁添油加醋扇风点火。
  郑欣阳低声说立即安排人员把内刊追回。他知道,一万册内刊,仅印刷费就是十多万元,如果再带来些负面影响,尤其是被竞争对手拿去嘲笑一番,那损失就更大了。
  “追回?你说得倒轻巧,你能确保每一本都追回来吗?”
  郑欣阳无言以对。
  这时,申思敲门进来了。他是接到曾雨的电话赶来的。
  当明白是怎么回事后,申思也一个劲地埋怨郑欣阳。虽然,文化宣传部并不归他管,但他觉得郑欣阳出了漏子,显然是不争气,是给陈爱金和于飞燕提供可乘之机。
  郑欣阳一门心思回忆内刊制作过程,他想找到一个为自己开脱的理由。忽然,他记起在最后环节,于飞燕也很积极地参与到内刊制作过程中,于飞燕还对他说:“这期杂志,你就不要花太多精力了,你好好把公共媒体宣传计划跟踪到位。”
  推脱责任,是职场上的大忌。可这时的郑欣阳,还不明白这个道理,他只是本能地寻找救命稻草。他当即脱口而出:“这期内刊,于助理也参与了。”
  “她参与了,你以为你就没有责任了吗?你以为这样一推责任,公司的损失就没有了吗?你太让我失望了!”金老板更加生气了。
  陈爱金脸上有些不好看。金老板见状,就对他说:“陈总,你先去忙吧,我和申经理沟通一下。”
  郑欣阳以为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科幻小说
完本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