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科幻小说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分节阅读_3
《美女总裁爱上我》

分节阅读_3

作者:路过天涯 字数:4597 热度:6
毫发无损岿然不动。师弟们说老胡的招数不灵光,老胡为了保住自己西交大情圣的金字招牌,决定去一探虚实,好为师弟们对症下药。孰料一见之下,老胡这样的老江湖也禁不住动了凡心,于是立马从战壕里跳出来冲到杀敌前线去,加入到师弟们的陪练队伍中,不时还假惺惺地帮他们出点子。事实证明那全是馊主意。老胡久经战阵,知道泡妞最讲究情投意合、水到渠成,如果对方无意或时机未到,任你千手观音万佛朝宗,照样枉费心思白费力气。于是,叶蓓摔倒后一瓶及时递上来的万花油,图书馆“凑巧”的一次相遇,食堂里“顺手”给叶蓓和她的姐妹们打的几杯七喜,一张叶蓓想买买不到而老胡“恰好”没时间去看的《英雄》首发式电影票,老胡像水渗进沙子般渗入叶蓓的生活,最终俘获了叶蓓的芳心。有一天,当老胡的师弟们见到老胡和叶蓓挽手经过篮球场时,才大呼上当,这不是引狼入室与虎谋皮是什么?那年,老胡大四。
  
  老胡说,他和叶蓓都是彼此的第一次,初夜是如此的美好,在他们水*融的那一刻,如果有谁一枪把他给崩了,他一定会感到大欢喜大圆满,无憾而死。老胡毕业的时候,叶蓓大三,叶蓓对她说,从今以后,你负责努力赚钱,我负责美丽动人。
  
  两年之后,叶蓓毕业,老胡把身上所有的积蓄5000块钱硬塞给她,让她去上海考东方航空国际航线的空姐。叶蓓不愿去,她知道只要考上,就将和老胡分隔两地,离多聚少,她宁愿受苦遭穷地留在西安和老胡厮守也不想去做月薪一万的鸟人。可是老胡坚决要她去,说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叶蓓无奈地去了,并且很顺利地考上了。叶蓓就这样每周飞三次,有时芬兰,有时挪威,有时瑞典,她持续了一年的北欧航线,每次回来都会给老胡买一两件衣服,老胡的衣橱里最多的是一个叫Lagom的瑞典男装品牌。只可惜,即使曾经如胶似漆,时日既久,胶也脱落,漆也斑驳,相看两不厌产生了审美疲劳,卿卿我我变成了相顾无言,一切炙热的感情终将归于平淡。
  
  一年半之后的那个圣诞,叶蓓申请转为地勤的报告终于成功通过,月薪也涨到了一万五,每年还有一个半月的休假,老胡就是没有工作来到上海,她也完全可以支撑得起两个人的开销。她最后那次飞芬兰,给老胡买了一个刚上市的诺基亚手机,人民币要两万,准备回去和老胡好好庆祝一下。她没有通知老胡就飞回了西安,准备给他一个惊喜。她没想到,老胡却给了她一个晴天霹雳,她推开老胡房门的时候,看到床上的被子里露出一条白生生的腿。
  
  即使是believe,中间也藏了一个lie。海枯石烂此情不渝,比不上一对新鲜热辣的乳防;天长地久海誓山盟,敌不过一双雪白修长的大腿。
  
  老胡说,床上的那个女人是他的第二个女朋友,那个西安的高干子弟。他一生中没有别的遗憾,唯独对那段无疾而终的感情耿耿于怀。他在酒吧里与她相遇,带她回家一睡之后顿觉索然无味,完全对不住当年自己的痴情,还不如就让自己一辈子都得不到,好让心中有个破缺。佛说,破缺才完美。然而就是这唯一的一次,那些白痴电视剧里上演的捉奸在床的事情竟然发生了。老胡的生活由许多小概率事件组成,小概率事件成就了他的幸福,比如认识叶蓓;小概率事件也毁了他的生活,比如带第二个女朋友回家。半年之后,老胡在QQ上遇到叶蓓,叶蓓说,我要结婚了。老胡心头滴血,他颤抖着敲了几个字,宝蓓(老胡一直这么叫她),我知道错了,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叶蓓给他发了一首歌,刘若英的《一起幸福的机会》。她说,以后请不要再这么叫我了,我们本来有一个一起幸福的机会,却被你亲手扼杀了。说完这些,我就会将你拉入黑名单,再见。
  
  叫你最后一声亲爱,江湖从此不再。
  
  刘若英还有一首歌叫《后来》: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老胡说后来每次听到这首歌,他都想哭,像个女人一样。
  
  老胡说他当时太年轻,不知道珍惜,他不甘心一辈子只能拥有一个女人,以为人生还会有很多选择。现在他才发现,他再也找不到一个像叶蓓那样掏心掏肺地爱他的女孩,他在一个又一个姑娘身上滑行,只不过为了找寻叶蓓身上最初的芬芳。然而那缕芬芳早已散逸于时空,消失无踪,怎么找也找不到了。
  
  长夜漫漫,风声凛凛。
  
  星云俱抵,神佛若在。
  
  爆牙胜和骡子早已酣睡如猪,我却忍不住痛哭失声,痛哭我们一去不返的青春和永不再来的爱情。书包网 电子书 分享网站

第四章 蛰伏的猛兽
第二天起,每天晚上我都在行政大楼的地下车库里等,我在等一个人,老板江石豪。老板是个昼伏夜出的奇怪动物,除了在这里,我没有机会单独和他见面,他也不会接见我这个无名小卒。我一连等了三个晚上,每晚都等到早上七点半然后赶去打卡。其时正值夏天,又困又热,我在车库里被蚊子盯得像包公。那几天晚上,我怕自己一下犯困睡着,老板下来拿车而错过了,烟一根接一根地续,每晚都要抽掉三包七星,抽得肺部隐隐作痛,四肢百骸像散了架,每一刻我都想放弃,觉得自己的想法不过是荒谬的狂想,根本不可能实现。然而,那些深刻的耻辱和身上那些欲置我于死地的伤害支持我撑了下去。
  
  第四天夜里凌晨两点多的时候,我终于等到了。老板从地下室的专用电梯里走出来,面色略显憔悴,走路微微有点瘸,那是他以前坐牢的时候被狱警毒打所致。老板那时还没有买宾利,新买的奔驰S600还没有上牌,车库里有三辆老板专用的座驾,一辆是老款的奔驰S600,一辆是加长的宝马7系,一辆是奥迪A8。不妙的是,三辆车分布在地下停车库的三个地方。从电梯过道到车库只有二十多米的距离,这意味着我只有三十秒的时间来判断老板今晚会开哪一辆车回别墅,一旦猜错,我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因为就算我大声叫喊,老板也不会停下来听一个清洁工说半句废话。我唯一的机会就是老板走到车前五米之处,用车钥匙打开汽车的电子锁之时,我从车旁走出来,为他打开车门,然后对他说一句话。
  
  没错,一句话。如果我的第一句话不能打动老板,他就会钻进汽车离去,后面我就是再说一万句,他也听不到了。
  
  我见老板穿着一件圆领T恤,既没有穿西服也没有打领带。我掐灭手中的烟头,快步向宝马走去。
  
  我的运气总算没有衰透,我押中了,老板果然向宝马走来,并且按响了电子锁。
  
  与老板相会这个场面我已经设想过一万次了,我绝对不能惊慌失措,更加不能语无伦次,否则,我将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我来到车门旁,内心惊涛骇浪,表面却显得风平浪静。老板也看到了我,他一步一步向我走来,身上强大凌厉的气场相当于一颗10万吨TNT炸药爆炸的原子弹,把我炸得像个*的白斩鸡,身上每一块肌肤都暴露在他的眼皮底下,如果定力稍差,早已被他不怒自威的气势吓得肝胆俱裂。可是此刻,我心中积聚的那些屈辱与悲愤、那些嗜血的野心与凶猛的欲望,将畏惧与怯懦打得遍地找牙、逃之夭夭。他目光与我交汇的刹那,正如一大一小两道电光在空中相遇,大的那道刚猛无俦、无坚不摧,小的那道却也穿金洞玉开碑裂石,搞得地上火花四溅。
  
  趁着火花未灭,我干脆利落地为老板打开车门,镇静自若地说,江总,关于解决公司的遗留问题,我有个提议,先要回检察院的840万,然后立即偿还市农行的5600万,这样就可以拿到省农行的两个亿,农业公司有三千万作为启动资金就够了,剩下的一亿七千万,用作血液项目的前期资金,绰绰有余。
  
  老板先是一愣,脑筋却转得飞快,随即脱口而出,你怎么从姓何的贱人手里要回那800多万?
  
  2000多年前的商鞅为了帮助秦孝公完成他的雄图霸业,手执《强国九论》在秦孝公面前慷慨陈词唾沫横飞;无独有偶,几十年之后的无名小卒李斯为了出位,冒着杀头的危险闯进秦王嬴政的宫殿,为赢得嬴政的信任,赤身*地站在雪地里向素未谋面的嬴政纵论“六王毕、四海一”的霸术,舌灿莲花口水飞溅。历史真他妈的是惊人的相似,此刻,我从裤兜里拿出两张云海日报一一展开来,胸有成竹地对老板说,大后天,全国人大委员长和发改委要到云海市指导工作。另外,何学善今天起担任副市长、市委常委,一个月后要兼任*部长。全国人大委员长以及国家发改委要和云海市政府签署北部湾120个亿的基础建设责任书,新闻发布会将在香格里拉大酒店举行,届时市委常委都会出席,省和云海市电视台都会作现场报道。还有,听说,这次中纪委也来人了,如果我们公司派人当场发难,多家媒体现场曝光,姓何的就是想赖也赖不掉。
  
  老板听完,望了我一眼,不动声色地问,你叫什么。
  
  我说,我叫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办成这件事。
  
  老板锐利的目光紧盯着我,像一把削铁如泥的剑,盯得我寒意直冒。他说,这几件事,公司上下几十号人花了几年的时间都没有办成,你凭什么说你能?
  
  我谈谈地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做不成的事,只有做不成事的人。不要以为我有那么拽,其实,这是我早就设计好的台词。
  
  老板一言不发,钻进车里,合上门,发动汽车,然后摇落车窗,扔下一句,你明天早上10点钟到我办公室来,说完开车离去。
  
  老板的宝马远远开走之后,我知道自己的面试通过了,兴奋地跳上一辆皇冠的车顶,在上面大跳迈克尔杰克逊的太空舞,口中发出长长的一声“耶!”,回声在偌大的地下车库里震得几辆报警装置灵敏的汽车发出一阵尖锐的警报声。我冲着闻声而来的大堂保安老邓做了个V字手势,脚下仍然踏着太空步,微笑着离去。书包网 bookbao8.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五章 士为知己者死
由于连续四天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自以为成功在望的我回到宿舍后脱得精光,倒在床上,立即困得睡死过去,睡得昏天黑地,极像救世主呱呱坠地前的天像,就差霞光万丈中一条巨龙横空出世了。
  
  爆牙胜这晚在车间值班,老胡和骡子这两个狗日的以为我放弃了,早上起来也不叫我,而是在我两腿之间自然*的东西上面套了个钥匙扣。阎丹丹十点半冲进来找我的时候正好撞见,被她大饱眼福。
  
  阎丹丹能当上老板秘书,男人那话儿没见过一千至少也见过八百,我的又不是火箭筒,当然不入她法眼,她拿个晾衣架把我戳醒,说,喂,你是不是叫路瑞?董事长叫你10点到他办公室,都快11点了,你怎么还在睡?
  
  我一听,冷汗直冒睡意全无,猛地坐了起来,那话儿一软,钥匙扣叮当一声掉在地上,满室绕圈。我连忙扯被把身子盖住,脸上一阵红一阵青,说,你,你怎么进来的,你怎么不敲门?
  
  阎丹丹说,打你手机关机,去你部门他们又说你今天没去,公司有一半的人都在找你,行政中心的人还跑到火车站和机场截你去了,怕你跑了。你还遮什么遮,刚才什么不被我看完了?你赶紧起来,十分钟之内不到董事长办公室,大家都得陪着你倒霉。
  
  我说,那你也得先出去,好让我穿衣服吧。
  
  她哼了一声,我才懒得看呢,天下乌鸦一般黑,还不都一个鸟样。我在楼下等你,动作快点。
  
  阎丹丹比我大两三岁,二十七八的样子,身上有股*入骨的媚态,如果不是因为她是老板的人,和她谈谈情说说爱,调*做*什么的,一定倍儿有劲。哎,可惜老夫现在已经颜面尽失。
  
  我坐上阎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科幻小说
完本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