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科幻小说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分节阅读_7
《美女总裁爱上我》

分节阅读_7

作者:路过天涯 字数:4487 热度:7
,全身发颤,眼看就要不支倒地,我乃怜香惜玉之辈,于是从口袋中摸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递给她。
  
  小贱人见我不计前嫌,大感意外,如获至宝地接过纸巾,马上展开来捂住口鼻。我兀自在练龟息*,怕又岔了气,不敢动弹,只是朝她眨了眨眼,示意同是天涯沦落人,挨熏何必曾相识。
  
  这时不知谁的手机响了起来,由于空间窄小,人又多,机主不便接听,只好任由那首《死了都要爱》的手机铃声响个不停。高昂清脆的乐声稍微分散了我们的注意力,我们真希望这个铃声能够一直响下去,直到下到一楼电梯门打开。可是古人早就说过了,世上不如意之事十有*,那句“死了都要爱”的歌词正唱到“死——了——都——要——”,到“爱”字那里却戛然而止,一个惊天动地的响屁却“嘭——噼噼啪——嘘”地不绝于耳,像极我小时候过年放的霹雳连响炮。
  
  能把一个屁放得如此荡气回肠,可以推断,放屁之人一定吨位庞大内力深厚,并且,这个屁一定忍了很久,一直逮不着机会放,突然间天降仙乐,屁主觉得这是天赐良机,此时不放,更待何时?屁主本想借着音乐的掩护,使一招借刀杀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屁放出来,嫁祸于阎狐臭和刘臭脚,谁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铃声恰如其时地中断,终使得他奸情败露。丫虽心知不妙,无奈武功未至化境,肛门旁的两块括约肌未能练到收放自如,只得任由此屁绵绵无绝期地走完它光辉灿烂的一生。
  
  世界上的屁分四种,第一种是雷声大雨点小,虽响不臭;第二种是声如裂帛,但性情温和,臭味有限;第三种是无声无息,但奇臭无比,能杀人于无形;第四种是瓦釜雷鸣,又响又臭,堪称屁中*,不是天生神力兼修为深厚之人,毕生难求一屁,这种屁,朝放而夕死可矣。毫无疑问,电梯里的这个屁,属于第四种。
  
  世间上最悲惨的事情是什么,我不得而知,如果非要我说一个的话,我想大概是被关进奥斯维辛集中营;第二悲惨的事情,必定是在一个不通风的斗室内同时受到令人晕厥的脚气、令人窒息的狐臭和令人作呕的臭屁三种毒气的夹攻,不戴面罩、没有氧气筒只怕难留全尸。
  
  不用回头我也知道放屁的人是笑面佛张颍,刚进电梯时我就瞅见他朝我挤出来的谄笑,当时我也朝他颔首一笑。我深知,温柔的刀最杀人。
  
  电梯里这下可好,我左青龙,右*,老牛在身后,身处刘臭脚、阎狐臭、张臭屁三大生化武器之间,真是点儿背不能怨社会,命苦不能怪政府。三个毒贩料想以身试毒多时,事先打过抗病毒血清或者天生具有免疫能力,电梯里的十几阶级兄弟可是无辜的,为了避免他们毒发身亡,我当机立断按停了电梯。电梯门一开,我捏着鼻子跳了出去,小贱人也紧跟其后,与我一起胜利大逃亡。我还以为自己当了一回民族英雄,救人民于水火。然而,让我惊讶的事情发生了,电梯里的人均以一种视死如归的表情望着我,不动如山。
  
  这简直叫人难以置信。我和小贱人拼命地呼吸着新鲜空气,直到电梯缓缓合上。书包 网 bookbao8.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十二章 深深深
我们对望了一眼,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唏嘘。
  
  小贱人没穿公司的制服,上身一件素灰的衬衣,下身一条黑色及膝短裙,粗衣麻服,却有种不露痕迹的优雅。她双手弯腰喘气,胸口起伏不定,衣领开口处透出一片炫目的雪白,一条*若隐若现,深不可测,有若世界第一天堑马里亚纳海沟。有一首歌可以形容这种沟,李克勤的《深深深》。
  
  我整个人像被武林高手点了穴似的无法动弹,眼珠恨不得能跳出来直接掉进她衣领里。
  
  小贱人缓过劲来之后,见我眼光贼溜溜的盯着她,不怀好意,怒叱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是不是?我对美色向来缺乏免疫力,但被人这样当众戳穿,脸上也太挂不住了,于是分辨道,我见你弯腰半天不动,担心你缺氧晕倒。
  
  她樱唇一努,骂道,哼,要你管,你们这些臭男人,心里都不安好心,我就是晕倒了也不用你扶。
  
  我笑说,别等电梯了,走吧,这里已经到四楼了,走下去吧。
  
  她一副官老爷吆喝奴才的口吻:那还不赶紧带路。
  
  我见她虽然蛮横,言语却间有种说不出的可爱,心头微微一荡,那些逝去的往事刹那间涌上脑海,心中竟无端的泛起惆怅。
  
  去食堂的路上,小贱人以皇军自居,把我当叛国投敌的汉奸,连珠炮地对我言辞逼供,问我哪个部门的,来公司多久了,是哪里人,气势凌人,嚣张之极。
  
  我被突如其来的忧伤击中,以致不能言语,无法回答皇军的任何一个提问。皇军对我一路无语显然十分不满,来到食堂,丫变本加厉,说她第一天到公司,还没来得及办饭卡,强行摊派,要我请她吃饭。我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不置可否。
  
  打饭的窗口前排起了如龙长队,我一看这种场面就知道,排队轮到我的时候,只剩下喂猪的潲水了。
  
  黑压压的饭桌上,一只胳膊擎天竖起,在朝我挥手,是骡子。爆牙胜和骡子坐一桌,他嘴里正嚼着牛大一只鸭翅,像在啃一把直角标尺。我向他们走过去,小贱人跟屁虫一样尾随而来,嚣张气焰丝毫不减,边走边说,说好了要请我吃饭的哈,我占座位,你去排队。
  
  北升食堂的饭桌都是四人一桌,老胡贼性不改,和我的三个*爱妃坐一桌,爆牙胜和骡子两个光棍只好相对浴红衣。
  
  骡子说,路兄,我不知道你带了小情儿,只给你打了一份,这怎么办?小贱人一听,眼睛瞪得跟车头灯一般大,由于跟我们都不熟,不便发作。
  
  今天的伙食看样子不错,骡子真够兄弟,除了四两饭,还帮我打了三个菜,蒜蓉清蒸珍珠螺,卤鸭翅,萝卜炖羊肉。
  
  爆牙胜看见我的跟班,被她的美貌所慑,鸭翅噗通一声掉进饭盘里。他擦擦嘴站起来,对老胡那桌人说,今儿皇上纳妃,你们都要进贡。不由分说,把用饭盒装着的一份原封未动的鸭翅、一份珍珠螺、两个玉米棒子和一袋*同志们当作零食的咸水花生一股脑儿地端了过来。
  
  三个*对此十分不满,尤其是李璐,委屈得眼圈都红了。眼看后宫妃子即将要大闹御膳坊,老胡不愧为老江湖,拍胸脯说,晚上带你们出去吃海鲜,吃海鲜。*们的表情这才转阴为晴。
  
  爆牙胜一见到美女,志气真是让狗给吃了,只顾招呼小贱人坐在她身边,把饭菜都往她跟前摆,当我不存在。
  
  爆牙胜大献殷勤地说,快吃吧,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小贱人正好恭敬不如从命,别看她娇滴滴的样子,坐下来像是交待开场白似的说了一句,两天没吃过米了,饿死老娘了,然后就开始大吃起来,瞬间消灭了那个双份的萝卜炖羊肉。
  
  我挨着骡子坐下来,和小贱人坐对面。骡子把一盘珍珠螺、一盘鸭翅和一个玉米棒子从敌方阵营中转移到我面前。我说,兄弟,还是你好啊,不像某些人,见利忘义,见色卖友。
  
  骡子哈哈一笑,说,这叫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他把“日久”俩字的发音拖得特别长,我夹起一个珍珠螺扔进嘴里,说,不管多久,日完还是要软的啊。
  
  骡子咧嘴一笑,埋头吃饭。
  
  我正在嚼着口中的珍馐美味,忽然听到身边的小贱人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忿然大怒,怒叱道,原来你们就是天涯群里的流氓!
  
  此时的我,吃到珍珠螺里有一粒珠贝,正用舌尖把珠贝剔出来,被她这么毫无预兆的一声断喝,猛然一惊,噗地一声把珠贝喷了出来。那粒珠贝在饭桌上一蹦三尺高,像长了眼睛似的直飞进小贱人微微敞开的领口里。
  
  小贱人急怒攻心,站起来一声河东狮吼:你要死啊,臭流氓!声惊四座,震得屋顶的灰尘簌簌落地的声音都清晰可闻。说完怒不可遏地拂袖而去,留下一片杯盘狼藉。
  
  众目睽睽之下,我们面面相觑,狼狈不堪。书包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十三章 泡吧
落寞有如滂沱大雨从天而降,闪闪雷光中,一道锋利的伤感穿云破雾,瞬间划破我身上坚固的盔甲,直刺要害,我在飘摇的风雨中瑟缩发抖,口吐鲜血,倒地身亡。我在办公室里魂不守舍,心神不宁,整个下午脑子里一次又一次地出现这幕奇怪的幻象。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打卡,老胡到办公室来叫我,说愣什么呢你?走啦,晚上还有活动呢。
  
  我们回宿舍换了便装,钻进老胡那辆二手捷达里,轰然往市区开去。爆牙胜问我中午那霹雳妞怎么回事?我无话可答,只好学鬼佬那样两手一摊,同时夸张地耸耸肩。
  
  车子开上跨海大桥,惊涛拍岸,浪花飞溅。公司所在的半岛很快就被远远抛在身后。望着窗外疏忽而过的景物,我仿佛看见在风里流逝无声的生命。
  
  一辆枣红色的路虎揽胜从后面追上来,和我们平行行驶了大约3秒钟,驾车的是一个戴墨镜的女人,她居高临下地瞟了我们一眼,还没等我们看清楚她的样子,揽胜突然加速,像一座快速移动的城堡瞬间离去。公司里连一个蚊子是公是母恐怕都有登记,这辆没上牌照的新车多半是老板给哪个小蜜新买的。望着绝尘而去的揽胜,我们心中充满了挫败感。
  
  去到市区,在一个川菜馆吃火锅,四个人都情绪低落,他们三个刚出门时的那种雀跃之情也踪影全无。
  
  吃到半晌,爆牙胜说,下半场怎么搞?
  
  老胡一语中的,还能怎么搞,去酒吧搞女人。
  
  这个时候,大概也只有搞女人才能使我们提起兴趣。搞女人这种活动,官方语言称之为泡妞,北京叫嗅蜜,中原地区叫把妹,讲粤语的南蛮的叫法最形象,勾女。说法不一,目的一致,就是把女人弄到床上去。欢场上混的人都知道,集体嗅蜜这种大规模的狩猎活动,酒吧最适合。在我和老胡他们出来厮混之前,我对酒吧这种地方为何总是人声鼎沸生意兴隆大为不解。酒吧里光线昏暗,人影闪动有如鬼魅;乐声嘈杂,在里面说句话比在珠峰上撒泡尿还难;烟雾腾腾,五味杂陈,空气污浊;最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一包擦*的纸巾到了酒吧里也立即身价暴涨,东西贵得令人发指。
  
  圣经说,只有神和野兽才配拥有孤独。我想我们都是半人半兽,或*残存。我们在人生的旅途上千洄百溯、兜兜转转,一次次试图找寻生命的真谛,最终发觉生命迸发光彩之时并非衣锦还乡荣归故里,而是一次致命的邂逅,一次蚀骨的艳遇,一次饮鸩止渴的出轨,一场颠鸾倒凤的床笫之欢。而所有这些,都需要一个姑娘出场,否则,你我的生命暗淡无光,不值一过。由此可见,在关于酒吧存在的意义这件事情上,世人的看法和我们十分一致,那就是,酒吧是一个提供姑娘的地方。因而,那些灯光幽暗、声音嘈杂、气味难闻、价格昂贵的酒吧,成为我们的救赎之地。
  
  这两年来,我们在这个南中国最大的沿海城市,每到周末,就像一群闻风而动嗜血而食的夜枭,征战于一个个光怪陆离的酒吧,按说,大家一起烧杀掳掠,得了财物应该平均分赃,可是每回总是老胡一人独享胜利果实,爆牙胜除了有一次圣母显灵、祖坟冒烟,把一个瘦得跟孙悟空似的女人给办了,我和骡子每回都毫无例外地放空枪,飞机都能打下好几架了。
  
  我知道,问题出在我自己身上。我曾被爱情乱箭穿心,身体正中碗大一个创口,已逾5年,至今仍像女人的月经一样准时流血。一直以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科幻小说
完本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