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科幻小说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分节阅读_10
《美女总裁爱上我》

分节阅读_10

作者:路过天涯 字数:4597 热度:9
洒的可乐把俩种马笼罩在漫天花雨中,其中有两瓶可乐都击中了冲在最前面那个留山羊胡子的大块头身上,又把他俩打了个措手不及,身上汁水淋漓,狼狈异常。
  
  我护着惊魂未定的小贱人躲在一旁,老胡终于出手了,他没给山羊胡子任何喘息的机会,抄起一个板凳劈头朝他拍去,“嘭”的一声拍中他颈脖处,山羊胡子直接躺地上不动了。
  
  老胡说,瑞子,你们带魔女走!我殿后!
  
  话音未落,骡子手中端起一盘冰块,“哗啦”一下又朝那硕果仅存的种马泼了过去。我拉着小贱人,得胜在身后掩护,三人朝左边的出口处夺路狂奔。得胜还喊了一句,骡子,跟上。老胡见那种马想截我们,操起那张被砸扁的板凳,一脚把中间的板面踢开,从中拔了一根凳腿出来,横持在胸,很有几分当年张飞在长坂桥头横茅怒目、一声猛喝退百万曹兵的气概。我们趁这稍纵即逝的空当,一溜烟冲出了酒吧。
  
  出到门外,已经深夜两点了,酒吧门口一辆出租车都没有,破捷达的钥匙又在老胡身上,要是他们追出来,还真不好办。
  
  小贱人说,跟我来,我车停在那。前面三十米的路边,停着一辆烈焰如火的揽胜。原来在跨海大桥上遇见的那人也是小贱人,真是巧了。
  
  我们上了车,小贱人迅速地把车倒出来,哧溜一下开上马路,数秒之间,车速就上了120,在灯火辉煌的深夜发力狂飙,除非来一辆法拉利,否则就是舒马赫亲自出马也追不上了。
  
  车子开出500米,我立马喊停,说,等等,我给老胡打电话。我掏出电话,电话通了,但没人接。爆牙胜立即拨打骡子的,情况同样如此。我心里一下毛了,对小贱人说,你自己先回公司,我们要下车!
  
  小贱人一听,瞪了我一眼,马上打方向盘调头。这时得胜把头伸出窗外,挥手大喊,老胡,老胡,我们在这。
  
  老胡猛踩刹车,破捷达冒着一溜黑烟,“吱——”的一声停了下来。爆牙胜说,老胡,没事儿吧。
  
  老胡大声说,哈哈哈,刚才——
  
  还是骡子冷静,他立即打断老胡说,先离开这里,找个地方吃宵夜,一会儿慢慢说。
  
  我说,好,上公园路牛腩弟大排档。
  
  到了地儿,我们把车泊好,杀气腾腾地从车里走下来,把在大排档吃宵夜的人吓了一跳,以为来了一帮劫匪。
  
  我们在一个桌子上坐下,小贱人冲老板喊道,老板,来一件啤酒,500串羊肉串,500串牛肉串。小贱人的喊声真豪迈,所有在座的客人都愣了一下,那老板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看看路边停着的那辆揽胜,也就不再犹豫,吆喝道,好咧,一件啤酒,500串羊肉串,500串牛肉串,马上烤,马上烤。
  
  啤酒一上来,我们一人拿一瓶启开,我喊了一声,干!除了小贱人,我们四人都一口气喝了一瓶,这次第,怎一个爽字了得?
  
  我说,老胡、骡子,你们怎么摆脱那大个儿的,快说。
  
  老胡打了个饱嗝,说,他妈的,说起来搞笑,我一看就知道那几个傻大个是澳大利亚国家橄榄球队来集训的,前几天报纸上还登了呢。前面两个估计是四分卫,动作慢,最后那个估计是个跑锋,不仅人长得强壮,动作还忒灵活,我想要是真刀真枪跟他搞,多半要歇菜,就跟他绕圈子。他拿了个板凳对付我的棍腿,我和骡子在酒吧里绕了好几个圈子,突然看见那个DJ在朝我使眼色,他在暗示我往舞台那边跑,我和骡子也没多想,就奔了过去,那傻大个也追了过来。哈哈,没想到,我们前脚刚离开舞台,那舞台突然就降了下去,傻大个儿摔了个狗吃屎,估计门牙都摔掉了好几个,半天没爬起来。我向那DJ挥手致谢,掏了3000块钱扔给那些小鬼,和骡子赶紧闪了。
  
  我们听了大笑不止,爆牙胜更是把一口酒给笑喷了,正好吐在我裆部上,搞得我像尿裤子一样。小贱人拿出两张纸巾刚想帮我擦,忽然意识到那是一个要害部位,直接把纸巾递给了我。我接过她手中纸巾的时候,碰到她葱根般的手指,两人都触电似的浑身一颤,她俏脸一红,侧过头去不再看我,鹅黄的月光在她脸庞上勾勒出一道美不胜收的曲线,我心狂跳不已。
  
  这天夜里,我们痛饮狂吃,一直到东方发白,才开车回公司。
  
  车经大学城,发现沿海大道两侧,奥运圣火传递的起点,有不少通宵未眠、彻夜排队的大学生,在虔诚地等候将于早上八点开始的奥运圣火传递仪式的到来。
  
  蓦然回首,曾经沧海。眼前的这一幕,仿佛时光倒流,往事从记忆深处喷涌而出,蓝蔚渝白衣飘飘地降临在我的生命里。
  
  一别经年,我的青春在风里不翼而飞,去向不明。我经常有种时候已到,日暮西山的感觉。我一想到我们之间已隔了流年,我就满心悲凉。
  
  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第十八章 稀烂的大学生活
我小时候的理想是进入北京国安队,像把那英弄大肚子连女儿都生了出来的高峰一样满场飞奔,踢假A,收黑金,凡是去到哪个城市比赛就把哪个城市的女球迷弄上床,如果运气好混进了国家队,在关键比赛中要像郑智一样把对方球员踢成郑智化,挣到500万就退役。
  
  我曾经为自己设计过和现在完全不同的人生,十分不幸的是我有一个脾气暴躁、性格固执的老爸,他在我高一的时候勒令我从体校回到普通中学上课,我曾激烈抗争过,连遗书都写好了,却被他弄到密云的大山上关了两个月禁闭。我妈在这件事上也助纣为虐,有违她一贯以来的慈母形象,他俩软硬兼施,亲密合作,最后终于迫使我投降了。我投降的主要原因是受不了山上的蚊子,再不投降,我就要被叮成腊肉干了。我爸妈就是通过这种从肉体到精神的双重折磨,无情地把一个可能是高峰和郝海东之后中国最好的射手扼杀在摇篮里。
  
  我自小就讨厌学校,憎恨上课,我认为全中国的学校最大的作用就是把学生改造成一堆毫无个性、毫无创造力的罐头,我对成为这种工业产品缺乏兴趣。在学校里呆着,除了虚度光阴、自杀生命,什么也学不到。我的学习成绩不好,因而高考落榜也在预料之中。高考结束的那个暑假,我本来计划偷渡去俄罗斯,再也不回来,无奈我爸的侦查工作做得十分出色,再次把我的人生梦想毁于萌芽状态。在这件事上,我妈再次充当了帮凶的角色,并且费了牛大的劲,花了6万块钱把我弄进北京一所三流大学。她苦口婆心地劝我好歹要把这个书读完,混个文凭,将来好找份工作,娶妻生子云云。我虽然稀烂,却是个孝子,不愿看到我妈的白发与日俱增,只能咬咬牙答应了。一想到在我最好的年华,仍要在枯燥乏味的校园里度过,我就感到悲哀。
  
  我的一生总是被一些打着为我好的幌子的人肆意安排,并被设置得了无生趣。生而为人,我感到十分失败。如果来世能做王小波笔下那只特立独行的猪,我会毫不迟疑地答应造物主。因此,我是以一种被判处4年有期徒刑的心态踏进大学校门的。
  
  和我一起劳改的还有我的好兄弟郁繁星。我给郁繁星取了个外号叫鱼贩子。说起我和鱼贩子之间的故事,可以从穿开裆裤说起。我们的老爸都是从部队转业的,我俩在同一个月同一个医院出生,从小在一个大院长大,从4岁开始亲密无间地合作偷部队种的苹果和板栗;8岁开始带领我们院的小孩和航天院的小孩打架,曾把一10岁大的男孩打成脑震荡,我们的父母倾家荡产地陪了6000块,那时我爸一个月工资才400多。我俩最臭名昭著的事情发生在13岁那年,有一次校花苗红去解手,为了一睹校花屁股的芳容,我俩爬到厕所后面那棵桂树上,为了看得更全面更透彻,我俩冒险爬到一株伸进厕所里的树干上,像两块腊肉似的挂在那儿。正当我们看得起劲的时候,令人扫兴的事情发生了,树干断裂,我俩跌进尿池里,把正在尿尿的副校长和苗红溅得一身是尿,同时把她俩惊得目瞪口呆,就那么端着屁股让我们瞧了个够。这件事情的后果是我和鱼贩子同时被记两次大过并留校察看一年,所有人都预言我俩的未来会在监狱里度过,有的还打赌说我俩最后的归宿一定是靶场,但我俩毫不在乎,一致认为:值。因为不管是苗红还是不到30岁的副校长,都是我们学校里公认的美女,一大一小俩美女一动不动让你看那么久,还不值啊?
  
  鱼贩子在我们院里名气比我还大,他上三年级的时候,语文老师上课讲解“乳鸽、乳猪”的里面的“乳”的含义,说那是小的意思,然后点名叫正在打瞌睡的鱼贩子起来用这个字造句。鱼贩子急中生智,说,我家住在一个小小的乳防里,每次放学回家都要经过一条小小的*,如果我回去太晚,我爸就会拿鸡毛帚打我的*,打得我满头是包。把那个刚从师范学校毕业的年轻美丽的女老师气哭了,课也不上了,脖子一梗扭头就走。初二的时候有一次吃课间餐,鱼贩子排队打饭,帮我也打了一份,那天有卤蛋,他打了两个,后面一个女生见他把最后两个卤蛋都打了,就央求他说,你能不能卖一个蛋给我?鱼贩子面无表情地摇摇头,很酷地说了一句,对不起,我的蛋从不单卖。后面排队的男生队伍爆发出一阵哄笑,把那个女生羞得恨不得当场自杀。我和鱼贩子高中之前的少年时代是无比美好和令人怀念的,我时常认为,这样的人生才不枉一过。可惜,人生匆促,美好的时光总是太短暂。
  
  我所学的专业是机电,主要与各种奇形怪状的电路、机械打交道,然而直到大一下学期快结束,我连灯泡都还不会换,属于低分又低能的类型。鱼贩子念的是自动控制系,情况跟我基本类似,除了能控制自己的大小便不失禁,其他的什么都控制不了。
  
  直至遇见蓝蔚渝,她像一缕明媚透亮的上帝之光射进我惨淡灰暗的生命里,我才知道除了受罪之外,活着还有别的主题。
  
  那是个春风沉醉的晚上,半轮残月的清辉穿透薄薄的云层,洒在静谧的北京城里,空气里荡漾着淡淡的花香。在所有的言情小说里,这是一个注定有故事要发生的夜晚。
  
  当天晚上,十点钟左右,我和鱼贩子做枪手去北大踢了一场夜球,一人拿了100块钱。鱼贩子搬了新家,就在海淀,他直接回了家。我回到学校洗完澡后呆在宿舍里,其他同学都上自习去了,和我蛇鼠一窝的猫佬和老妖也不知死哪去了,我无事可做,百无聊赖,感觉自己在这个学校里十分多余。这时,宿舍外面的大喇叭嗡嗡直响,开始播音。原来,操蛋的美国一架侦查机在黄海把我们的一辆军用飞机撞得机毁人亡,他们的飞机却安然无恙地降落在我国领土内,学校让我们上街*抗议示威去。作为一个热血青年,听到这种煽动性的消息,我十分激动,激动的原因不是爱国,也不是痛恨美帝国主义,主要是我有事可做,不用早早上床等待遗精了。书包网 电子书 分享网站

第十九章 美若天仙
听到广播,我马上穿了衣服跑下楼,跟着早已蜂拥而出的其他同学一起向校门口冲去。
  
  我们学校在朝阳区白家庄,随着人流来到校外的马路上,只见成千上万的人汇集在三环主路上,巨大的人流象条游龙般行进,“打倒美国”、“绝不饶恕”等等口号此起彼伏,声势宏大。
  
  我看见我们学校的体育老师,也是我们校足球队的教练老杨也在*队伍里,我挤过拥挤不堪的人群,跟他汇合。老杨只比我们大几岁,刚从北体毕业,平时跟我们称兄道弟,铁得要死。他一拍我肩膀,说,来劲,真他妈来劲儿,80年前,老子还没出生;十几年前我还是个高中生,家里管得严,没能赶上那年的*;两年前北约轰炸南联盟的时候我在昆明旅游,又错过了,今晚终于让我遂愿了,这还得感谢美国啊。小瑞子,这他妈叫历史性时刻,我们这是在亲历历史,知不知道?<br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科幻小说
完本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