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科幻小说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分节阅读_14
《美女总裁爱上我》

分节阅读_14

作者:路过天涯 字数:4525 热度:6
  
  老胡没词了,我一看要冷场,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这雨下得真大啊。曲丽媛回过头蹙眉瞄了我一眼,潜台词是,你这不是在说废话吗?
  
  车到宿舍区,老胡和骡子连声道谢,打开车门箭一般冲进了楼,我说了声,谢了,曲总,打开车门也准备下车。
  
  曲丽媛说,哎,你等我一下。
  
  骡子见状,朝我做了个鬼脸,老胡趁曲丽媛停车的空隙,对我说,根据我的经验,每逢雨夜,就是女人心理防线最低下的时候,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瑞子,兄弟们未来的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了。说完和骡子撇下我往电梯间飞奔而去。
  
  曲丽媛泊好车,冒雨跑了过来,对我说,以后不要叫我曲总,难听死了,直接叫我名字。
  
  我说,是,曲总。她瞪我一眼,说,要是在公司里,你就我曲主任吧。你住几楼?你是一个人住还是和他们合住?
  
  我心里一咯噔,心想,丫不会想跟我回房吧?见过奔放的,没见过这么开放的。问题是,上面还有三条狼,丫去了,狼多肉少,僧多粥少,分赃不均,很容易内讧的。我一走神,差点撞到楼梯扶手。
  
  喂,我问你话呢,你发什么楞?曲丽媛迫切得像老光棍娶媳妇,酒席没完就急着要洞房。
  
  我面露难色,支支吾吾地说,我和蒋得胜一起住呢,这么晚了,要是你实在想,不如就在车里吧。
  
  曲丽媛听了,眼睛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把我当外星人罗纳尔多看了一遍,说,你哪根筋搭错了吧?我原来住在招待所,物业公司昨天给我分到宿舍了,我住在5楼,今天刚搬的家。
  
  大爷们行行好,谁施舍一块豆腐我一头撞死算了。如果谁没见过猴子屁股啥颜色,看看我的脸就知道了。幸好过道的感应灯灭了,眼前乌漆抹黑的,她应该看不见。
  
  我讪讪地说,哦,这样啊,那,你是一个人住还是?
  
  她哼了一声,说,我当然是一个人住,我才不会跟你们这群流氓一样物以类聚,臭味相投呢。我卧室的灯坏了,不亮,要找个人修好。
  
  我说,修灯?那你还是赶紧找电工吧。
  
  她说,哎,你不是学机电的吗,怎么修个灯也不会?
  
  我茫然地说,你怎么知道我学机电的?
  
  她一脸坏笑,说,我还知道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呢,连你爸妈叫啥我都知道。你赶紧帮我弄好,要不你今晚就别想上楼睡觉了。
  
  我想,坏了,小贱人一定看过我的档案。我没好气地说,你这叫威逼利诱,以权谋私。
  
  她说,啊呸,我这叫废物利用,变废为宝。
  
  我和曲丽媛一边斗嘴一边走到电梯间,按了五楼。我说,现在还好,有电梯坐,想当年,我们刚来的时候,科技园区还没建好,我们每天都要走路上七楼,那时的条件可真艰苦。
  
  曲丽媛说,对,像你们这样的懒虫,就应该这样,我要是董事长,电梯都不给你们装,要装也只装到5楼。
  
  什么叫美女外表,泼妇心灵?刚才说话的这位大姐就是。书包网 电子书 分享网站

第二十六章 电梯惊魂
进了电梯,也不知道是不是外面电闪雷鸣的缘故,电梯里那盏灯忽明忽暗的,电梯门一合拢,带着一股凉飕飕的冷气把我俩关了起来。曲丽媛下意识地走近我,离我只有半米的距离,看样子有点害怕。
  
  好啊,你最毒妇人心,就别怪我无毒不丈夫。电梯也特别配合,刚启动上楼,灯就一下灭了,过了五秒钟才幽幽地闪了一下。我压低嗓门,用一种特别深沉的语调说,你知不知道,每到夜里子时,就是鬼门关大开,厉鬼出没的时候。现在几点?
  
  曲丽媛靠在电梯壁上,两眼失惊无神地看了一下手机,看了之后猛吸了一口凉气,瞪着两只大眼睛强装镇定地瞪着我,意思是,我才不怕呢,小样的你吓唬谁呢?可是底气已然不足,双手慌乱,眉眼忐忑,两腿乱抖。
  
  我继续用那种从肛门里挤出的低沉语调说,咱们公司的所在地,正是当年日本兵登陆的地方,戴安澜将军奉命在这里死守不让日本鬼子上岸。国军战士在这里和八格牙鲁恶战数十场,灭敌无数。四年前科技园区动工的时候,科技园区,喏,就是这栋大楼,挖出了几个万人坑,你知道你现在站的这个地方埋着多少日本鬼子的尸骨吗?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吗?
  
  我实在太佩服自己了,信口雌黄也能说得跟真的一样,配合我那浑厚的男低音,就像蒲松龄在讲聊斋,效果刚刚滴,唯一的听众曲丽媛已经是魂不附体,整个人像只壁虎似的紧贴着电梯壁,惊恐万状地望着我,眼中全是SOS。
  
  我一边暗乐,一边声情并茂地继续表演。我双眼发直,盯着对面的墙壁颤声说,你,你别过来,不,不是我,不是我干的。我的双手凌空舞动,像在拼命地把一个人推开。
  
  我突然向曲丽媛一指,口齿不清地说,不是我,是她,是她。
  
  我这一指比黄老邪的弹指神通和段誉的六脉神剑还厉害,把曲丽媛彻底给整崩溃了,她啊的一声向我扑过来,身子凌空跃起,整个人像只树袋熊一样紧紧抱着我,估计是害怕鬼拉脚。天上雷公地下舅公,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本来只想吓唬她一下,绝对没有奢望能得到一个这么结实的拥抱。
  
  曲丽媛把头深深埋进我的胸膛里,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喘。她这么趴在我身上,香软在抱,肌肤相触,搞得我筋酥骨软,几乎要瘫坐在地。
  
  “咣噔”一声,电梯门打开了,五楼到了。我拍拍她的肩膀,说,喂,曲大总裁,到了,我刚才逗你玩呢。这时外面走廊的灯光也射了进来,把电梯里的惨淡阴暗一扫而空。
  
  曲丽媛被我吓得有点儿神志不清,听我这么说,半信半疑地抬起头来,很隐蔽地向四周环视了一圈,见灯光明亮,空间开阔,没有异常,才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然后脑袋一耷拉,像只断手断脚的癞皮狗似的无力地靠在我胸口,说,死皇帝,臭流氓,我没力气了,快抱我进屋,504。说着把手上的一串钥匙递给我。
  
  这魔女至少有一米七,虽说身材苗条,再加上衣服鞋子什么的,毛重怎么着也有100斤吧,我要一边抱着她,还要拿钥匙去开门,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幸亏在体校呆了四年,换了其他人,胳膊早就脱臼了。
  
  幸亏这时夜深人静,别说人影,鬼影都没有一只,要不被人撞见,这位新任总裁就是上下两张嘴也说不清了。我开了门,摸索着开了屋子大厅的灯,她才缓缓地从我身上滑下来,颇有几分依依不舍。
  
  曲丽媛脚刚落地,像在水里泡久了的人,刚上岸有点眩晕,站立不稳,我连忙伸手扶住她,她以一种复杂的眼神望了我一眼,过了一会,站稳之后才放开我。书包网 电子书 分享网站

第二十七章 大义灭鼠
我想我命里就该是曲丽媛的保护神,她刚松开我的手,一只硕大凶猛的老鼠受惊之下,从客厅的吊灯上像长了翅膀似的向我们飞扑过来,看那飞行线路,着陆点十有*在她身上。曲丽媛咿呀一声惊叫,又要朝我怀里躲。我把她往身后一揽,侧身一个凌空飞踢,把那只正好飞到的老鼠啪的一声踢在对面墙上,这厮粗皮厚肉,掉下来打了个滚,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往阳台方向逃去。老夫本着除恶务尽斩草除根的原则,哪能让它在眼皮底下逍遥法外,我使出绝招,抡圆了大腿,一脚飞踢出去,我脚中的懒人皮鞋像枚精确制导的爱国者导弹,嗖的命中目标,把老鼠打了个晕头转向四脚朝天,鲜血直流,嘴里还不清不楚地在骂娘。这个无耻鼠辈,居然敢在老夫面前出言不逊,看样子是嫌命长。我决定上前结果他的小命。令我意外的是,先后受了我的大力金刚腿和无敌飞鞋两记杀着,这厮身受重伤之余,居然还能爬起来,估计还想远走高飞。我单腿跳到它跟前,把它的退路完全封死,准备居高临下来个泰山压顶把它踩成肉泥,这厮颇有点处变不惊临危不乱的作派,似乎天生为大场面而生。它先是向左佯逃,骗得我失去重心之后,灵敏地一扭*,朝右边阳台的方向夺路狂奔。我单脚行动不便,正要望鼠兴叹,曲丽媛跑了过来,正好与歹鼠狭路相逢,我还以为她当场偷师学艺成功,要代我一击致命,没想到她啊的又叫了一声,吓得双脚离地,正好让老鼠从她脚下逃了过去。我摇摇头,对她的表现感到十分失望。曲丽媛落地之后秀发飞扬,两腮通红,捂着胸口,走到墙角把我的鞋子拎过来给我,还扶着我让我穿鞋。我抓住她*雪白的手臂,只感温软如缎,蓦然间心跳加速,变成一个两眼冒红心的花痴。
  
  曲丽媛急叫,哎,你快点啊。我不明所以,握着她的手腕觉得舒服得要死,侧脸望向他,以为她要给我来一个热烈的拥吻。谁知,她令我大失所望地说,快去追啊,不然老鼠就跑了。
  
  我一想,对,岂可为儿女私情而置灭鼠大业于不顾。我穿好鞋,飞快地碾上去,老鼠已经流窜到阳台的防盗网上去了,这厮的如意算盘敲得真好,想顺着防盗网爬到旁边的下水管道然后溜之大吉呢,可惜啊,盗墓贼遇上了千年老妖,要死无葬身之地了。我赤手空拳的,跟它肉搏不免太有失身份了,我看阳台上有根晾衣杆,信手拈来一棍向它打去,正中命门,痛得它掉下来杀猪般嗷嗷大叫。我笑嘻嘻地走上前,准备一棍结束它恶贯满盈的一生,这厮突然一个鲤鱼打挺爬起来,哧溜两下爬上阳台一把向外伸出的拖把上面,再也无路可逃。我提棍走到它面前,嘿嘿,这下看你小子往哪里逃?歹鼠自知命不久矣,回头一望,似是对这万丈红尘的最后一次回眸,然后迎着这滂沱大雨,用尽毕生功力向下纵身飞跃。楼下数米处正好是一棵枝繁叶茂的荔枝树,只听得嘭的一声,亡命歹鼠落进树丛之中,生死未卜。我和曲丽媛相顾失色,没想到这家伙宁死不屈,如此刚烈。我为它默哀一秒钟,祝它摔成肛裂。书包 网 bookbao8.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二十八章 春光乍泄
灭鼠行动以歹鼠追随狼牙山五壮士的步伐而宣告结束。回到室内,我开始细细打量曲丽媛的闺房。这是个180平的四室两厅,按照日本的地产政策,超过144平米的算豪宅,这儿可以叫空中别墅了。曲丽媛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我们北升四杰才住80多平的两室一厅,天理真是让狗给吃了。
  曲丽媛说,四个房间,一个是我的卧室,一个是客房,一个是琴房兼书房,我满心希望她说最后一间房留给我,可惜她令人泄气地说,还有一个是健身房。
  琴房里摆了一张纤尘不染的三角钢琴和一张钢琴椅,三面立着三个大书柜,上面密密麻麻摆满了书。我走上前一看,是一架产自德国的斯坦威,琴架上摆着一本车尔尼一本巴赫的曲谱。斯坦威相当于汽车里的宾利迈巴赫,一架要好几十万,小贱人是不是籍贯山西、职业挖煤啊,这么有钱?我打开琴板,坐下来,乱按了一通,过了一下手瘾,我问曲丽媛,像不像郎朗。
  她说,像个收破烂的,砸锅卖铁,难听死了,弹棉花的都比你弹得好。我让她弹两下我听,她说钢琴今天刚从上海运过来,等过两天调琴师来调好才行。
  我摇摇头说她学艺不精,怕在我面前丢人显眼,她哼了一声没答话。我走到书柜前,扫了两眼,见既没有《*》,也没有《查莱太夫人的情人》一类的禁书,觉得十分无趣,转身窜进了健身房,见到几台健身器,心生亲切,似乎回到了从前体校的健身房。见到这些器材,我像是刚从牢里放出来的**犯见到女人,马上坐在健身器上做起卧推来。由于兴奋过度用力过猛,我才推两下,噗嗤一声,裤裆那里居然裂出一道乐业天坑,雪上加霜的是,我今天还穿了一件前两年本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科幻小说
完本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