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科幻小说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分节阅读_18
《美女总裁爱上我》

分节阅读_18

作者:路过天涯 字数:4647 热度:8
里藏着裹不住的风情,胸口如两只松鼠般颤颤巍巍、上窜下跳,总之是春光无限好,错过憾终生。我如饥似渴地饱餐秀色,口水叭嗒叭嗒地流了一地。曲丽媛急中生智,按住裙角蹲了下来,怒火中烧地望着我。这时妖风风向一变,改从侧面吹来,我指了指她身后,果然,她顾此失彼,后面的裙子又被风吹了起来,她慌乱地把裙角收拢并夹进腿里,死死地按着,不敢站起来,两只手明显不够用,她一定恨父母怎么没把她生成一条蜈蚣。
  居高临下地站在领导跟前那成何体统,为了表示尊敬,同时也为了响应妇联提出的男女平等的口号,我也蹲了下来,笑嘻嘻地望着她,唱着哥哥的《风继续吹》。她还以为有什么破绽,哪里又**了,急得低下头往两腿间察看,见遮得严实,才松了口气,咬牙切齿地望着我,像一个准备吃人的食人族长老。
  月色晶莹,夜风贯穿,长街寂寥。徐志摩有一句诗,我不知道风,往哪一个方向吹。我管它往哪个方向,我只希望它不要停。
  风慢慢地住了,曲丽媛缓缓地站起来,不知是害羞还是愤怒,小脸通红。我看她杀气腾腾的样子,并且风也停了,形势不对,便想脚底抹油赶紧溜,不料她喝道,你给我站住。我见她语气严肃,只好站住不动。
  兵贵神速,没想到她速度这么快,我眼一花她就扑了过来,在我身上一通乱捶,差点没把我打得肋骨骨折。
  突然,墙角的阴影中发出“哇”的一声,一个鹑衣百结、满脸泥污的人鬼魅般跳了出来,眼神迷乱,伸直双手向我们摊过来,像个索命无常。曲丽媛啊地失声惊叫,抓住我衣角躲在我身后。原来这是一个疯子,刚才一直躲在这里睡觉,被我们吵醒了,爬起来向我们要吃的,吓得大爷我胆汁都要流出来了。
  我哪里顾得上跟丫废话,拉着曲丽媛赶紧跑,跑出好几十米远,见疯子没有追过来,两个人扶着墙壁喘大气,一颗心突突突地都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了。
  摸乳巷像一条深邃的*,又深又长,现在我们大概走到了巷子中间,左边是一排高高的围墙,右边是一进深宅大院,一盏昏暗的路灯发出惨淡的青光,灯丝吱吱响个不停,随时都要灭了的样子。这里离前方的出口还有上百米,其间再无灯火,有的地方甚至伸手不见五指,说不出的阴深恐怖。我看这巷子不光适合摸乳,更是杀人打劫的好据点。来路有个疯子在那堵着,我们是说什么也不敢往回走的了,只能硬着头皮朝前走去。
  我拉着曲丽媛汗津津的手,一步一探地往前走去,如临大敌。走不出二十米,前面一团鬼火般的东西一闪,一队披麻戴孝的人在一个法师的带领下,悄无声息地走来。妖风又起,风拂玄衣,那个法师望了我们一眼,整个人鬼气深深的,我们全身上下不寒而栗。巷子仄逼,只容两人并肩而过,曲丽媛和我闪在一旁,她见了那法师阴阳怪气的眼神,加上刚才被疯子那么一吓,心神已乱,柔若无骨地倒在我怀里。
  我搂着曲丽媛的柳腰,与她贴身相对,她凹凸有致的身体曲线让我浑身上下火烧火燎,脑子里尽是她裙子被风吹起的旖旎春光,齿颊间涌起一阵斑驳的*。借着昏暗的灯光,我看见她双颊绯红,眼神迷离。送丧队伍一过,我本能地张嘴去捕捉她的双唇。正当我的嘴唇就要触到她的两瓣花蕊之际,她口中嘤的一声,身子一软,山体滑坡般向后倒去,靠在墙上,呼吸紧促,胸口起伏。我是出了名的把握机会能力一流的前锋,这种机会,怎容错过?我一探身,急速追捕她的嘴唇。
  当我以为定会吻到她温软的樱唇时,岂料迎接我的竟是冰冷粗糙的墙壁。原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曲丽媛凭着最后一丝理智,把头一扭,避开了我炽热的一吻,搞得我既失态又尴尬,心中愠怒。
  曲丽媛察觉到我表情的变化,娇羞无限地望着我,伸出一根白玉般的手指,轻轻擦去我唇上的灰土,然后微微摇了摇头,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她握住我由于情绪波动而一阵冷一阵热的手掌,温柔至极地说,咱们快离开这儿吧,我怕。她主动握住我的手,这还是破天荒的第一遭,有如皇恩浩荡,再加上她这么低声软语的,就是叫我去死我也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我对她点点头,握着她的纤纤皓腕,胸中豪气顿生,像个身负绝世武功的大侠,大踏步向巷口走去,前面纵是妖孽出没、蛇蝎横行,也丝毫不惧。

第三十六章 最毒莫过鹤顶红
一直走到巷子的出口,也不见厉鬼上身、妖精伤人,令人意外的一路畅通无阻。
  走出巷口,大路上灯火通明,咖啡馆和酒吧开得摩肩接踵,与刚才的幽深黑暗简直是天壤之别。朝前走不到二十米,路过一家生意兴隆的露天咖啡馆,我听到有人喊我,侧头一看,老胡他们围坐在一张长桌的里端斗地主。看到我和曲丽媛挽手走进来,反应最大的是爆牙胜,他举着一张牌愣在空中,张着嘴巴露出两颗大爆牙。
  我朝爆牙胜露出一个胜利者的微笑,说,你们在这啊,害我们好找。
  还是骡子机灵,赶紧起来拉凳子让我们入座。曲丽媛看见爆牙胜的举动,才想起放开我的手,像一个思春的少女被人撞见,羞赧不已。
  我要了一杯蓝山,曲丽媛要了一杯卡布奇诺,老胡他们继续战斗,爆牙胜明显已心不在焉,连续痛失好局,看来买单之人非他莫属了。
  侍者把咖啡端了上来,曲丽媛蛮横无理地命令我不许喝,她拿调羹试了一下我的蓝山,然后又试了下她自己点的卡布奇诺,觉得还是蓝山味道更好一点,就把那杯卡布奇诺推给我,我自然是敢怒不敢言。
  这时,一辆黑色悍马嘎地一声停在咖啡馆门前,走下来三个趾高气昂的家伙。当先一人黑西服黑衬衣黑领带,气度倨傲,他身后两人则是黑西服白衬衣黑领带,像两个马仔般分立左右,黑衣人四周扫了一眼,望到我们这儿,目光像凝固了一般,再不能他移,怨毒地盯着我,像我搞过他老婆似的。我望了他两眼,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实在想不起来在哪里结过粱子。
  黑衣人然后带着两个马仔径直向我们走来,旁若无人地在长桌的另一侧坐了下来。
  爆牙胜把手中的牌一甩,说,喂,你们没看到有人吗?其中有一张牌直朝他们飞了过去。
  黑衣人身手倒是敏捷,一抬手接住了那张牌,然后放落台上,是一张黑桃A,他发出一阵空洞而放肆的笑,说,我的牌面最大,我说了算。
  爆牙胜说,你有病啊,想找碴是吧?说着站了起来。
  老胡一把按住爆牙胜,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服务员,上酒水。
  一个侍者拿着菜单走过来,还以为我们又有朋友来了。老胡清了清嗓子说,来三杯摩卡,每杯加三勺砒霜。
  那侍者以为自己没听清楚,很恭敬地问道,加什么?
  老胡点燃一根玉溪,像老板一样只吸了一口,把烟拿在手上玩赏,淡淡地说,加砒霜,没有就加鹤顶红,断肠草和番木鳖也行。
  我一听就乐了,那可都是见血封喉的毒药啊。
  骡子看那侍者不明所以,对他说,老鼠药你们这总有吧,每杯加三包,给对面这三位爷送去。
  黑衣人旁边的那个平头沉不住气了,说,你说什么?拉动桌子就要上前动手。
  黑衣人屏退左右,笑吟吟地说,各位何必动怒,今天交个朋友,我请客,怎么样?眼睛却像打鸟一样直瞄着离他不到一米远的曲丽媛。
  曲丽媛根本不鸟他,当他透明,在拿一根吸管插在咖啡杯里吹泡泡,玩了一会,觉得意犹未尽,还想把吸管插进我的咖啡里吹,被我伸手挡住,十足一个顽童。
  我不动声色地望着黑衣人,这人鹰鼻深目,轮廓分明,脸庞像欧洲人一样富有立体感,在清冷的灯光下显得英俊无匹,只是一袭黑衣,浑身上下透出一股令人生厌的傲慢和一丝邪恶的气息。
  和这种人过多纠缠等于浪费时间,我对侍者说,这位先生说他请客,很好,他买单。然后对爆牙胜他们说,我们走。
  我们起身离座,我端起那杯卡布奇诺,面带微笑地对他说,谢谢你的咖啡,然后一饮而尽,那家伙只是望着曲丽媛,嘴角勾起一丝轻蔑的笑容。我们头也不回地走掉。
  继续装逼吧,大爷可没时间陪你们玩。
  出到老街街口,我们取了车,四辆崭新铮亮的MiniCooper从老街窄小的辅路鱼贯而出,向滨海大道驶去。
  我载着曲丽媛一马当先,开在队伍的最前面,刚驶入滨海大道,就听见后面传来两声嘭嘭的撞击声,紧跟着我的老胡连按喇叭,我放慢车速,老胡追上来说,那三个***在后面,在撞得胜和骡子的车。
  我从后视镜上一看,果然看见那辆庞大的悍马正枭狠地向骡子那辆红色的MiniCooper撞去,骡子狼狈不堪地左闪右避,饶是如此,车尾还是被撞了好几下,估计尾箱都裂开了。悍马接连把骡子和爆牙胜的车子撞开之后,朝我和老胡直扑过来。我知道那三个***目标一定是我,因为曲丽媛在车里。早就听说该地民风彪悍,砍手党、飞车党远近闻名,抢劫的先把人往死里捅,把人整歇菜之后再从容地把东西拿走,没想到真让我们遇上了。
  我对和我并排的老胡说,老胡,你闪开,赶紧跑,他们是冲曲主任来的。
  老胡顶风回了我一句,操,跑得了才好啊,这是QQ,你以为真是MiniCooper啊?
  我把头伸出车外,对他们说,到前面分叉路口大家分开走。缩回车内,我把油门一脚踩到底,车速很快到了150,这已经是QQ的极限速度了,再快就要爆缸了。
  开到分岔路口,我猛打方向盘,车子贴着圆型转盘转入了右车道,老胡、骡子他们分别朝前、朝左转,却没看见得胜的车子开过来,我心里暗叫不妙。
  悍马的目标果然是我和曲丽媛,他们紧紧地咬着我,一上直路,就全速向我们冲过来。悍马的最高时速是200,如果改装过,能冲上240,他们不出二十秒就会追上来,像碰碰车一样把我们掀翻。我对曲丽媛吐了下舌头,示意这下咱们要倒霉了。
  曲丽媛表现得颇有大将之风,镇定地对我说,前面还有150米向左转,那里有一条小路,穿过小路就是春天海景花园,咱们公司的工地。
  我摇头苦笑,不出40米他们就能追上来把我们压扁,如果能坚持到那个时候,一定是托您老人家祖上积德的福。
  曲丽媛忽然问我,哎,前两天公司食堂发的金龙鱼食用油呢?
  我说,干嘛,在后座,一共四桶,他们还说让我拿出去卖了呢。
  她二话不说,蜷缩起身子,像条鳝鱼一样灵活地从副驾驶座位钻到了后座,摇开车窗,伸手敏捷地拎起一桶金龙鱼往窗外扔了出去,食油桶嘭地一声摔破了,溅得一地都是。我马上明白过来,她这是在用电影里开车逃跑的歹徒对付警察的招数,嘿,真有两下子。
  遗憾的是那个桶油飞远了,障碍设置不成功,悍马像只黑豹一样越逼越紧。
  曲丽媛再次断然出手,这下准确地命中目标,悍马的前轮碾中碎裂的油桶,哗哗的油在光滑的水泥路面上流得到处都是,悍马后轮打滑,整个车子一个趔趄,向左滑出去好几米,差点失去控制撞在隔离带上,幸好开车的人技术好,逃过一劫。曲丽媛见一击得手,瞅准时机,把剩下的两个油桶接连扔了出去,只可惜他们早有防备,一见车上有东西扔出来,就减速避让,两个油桶都砸空了,但他们速度一缓,已经为我们赢得了时间,我左转穿过小路,到了西藏路,前面100米处就是我们公司在建楼盘的工地了。书包网 bookbao8.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三十七章 坏人内讧
一上西藏路,悍马阴魂不散,以令人吃惊的速度悍然杀至,嘭嘭地连撞了我们两下,幸好这条路没有修好,到处是土坡和建筑废弃物,QQ车小,转向灵活,我以S路线在跟他们周旋,像正在跑路的银行劫犯。
  开到工地门口,曲丽媛拿着我扔在车上的工作牌伸出车外晃了几下,对门口的保安说,快开门,开门。
  公司的保安名义上归物业公司管,但遇到查岗、列队迎接上级领导的时候也要接受行政中心的直接调度,两个保安看到新任领导过来,以为要搞夜间突击检查,赶紧把两扇大铁门拉开。
  我们刚开进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科幻小说
完本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