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科幻小说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分节阅读_20
《美女总裁爱上我》

分节阅读_20

作者:路过天涯 字数:4785 热度:7
比赛而言,有眼花缭乱的过人突破和令人叹为观止的配合是不够的,还需要一个决定比赛的人。而我是一个出生于反越位线、并寄居于对方防守漏洞里的幽灵,昼伏夜行,神出鬼没,像条嗜血的鲨鱼或一匹饥肠辘辘的狼,是所有门将的噩梦。我就是那个决定比赛的人。或许很多人会说,如果他们出现在那个位置,他们也能踢进那个球。但遗憾的是,他们跟中国队一样,**厉害,射门却不行,只有我总是恰如其时地出现在敌人防守最薄弱的位置,并给予对手致命的一击,而不是其余的10个人或者那群未上场、一直在喋喋不休的鹧鸪。这是我的生存方式,也是我存在的意义。
  我知道,陶司令这么说,心里肯定已经有了解决方案,他只不过需要一个敢死队员而已。我说,各位领导已经说得很详尽了,我也没有什么好补充的,一切听从公司领导的安排。
  陶司令也不含糊,随即宣布危机公关小组成立,曲丽媛任组长,我任副组长,组员有陶司令本人、建筑公司总经理老潘、大汉奸刘泽民、财务总监杨毅。如果还需其他人员,由组长副组长自行挑选。
  对于这样的人员组成,我早就猜到了,几个头头只不过是挂职而已,真正冲锋陷阵的还是我,谁叫我有一个“善后专家”的美誉呢?不过由曲丽媛牵头担任组长,这多少有点意外,我总不能指望她用美人计吧?
  部署好老胡他们的工作之后,我和曲丽媛立即出发,开着那辆览胜,驱驰于贵州的崇山峻岭之间。进入乌蒙山区,山路既窄且陡,山峰连绵,汽车在盘旋的山路上缓缓爬行。曲丽媛像一只小猫一样蜷缩在后座上累得昏睡过去,身上盖着一张薄薄的法兰绒毛毯,昨晚她已经连夜在山区里开了12个小时。我心中焦虑不安,从出发到现在都没合过眼,一直在车上遥控指挥老胡、骡子、爆牙胜他们在市里的调查工作,同样疲累至极。我小心翼翼地开着车,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事情不会像以往那般顺利,我们像是被一个躲在暗处的对手一步步地引向那个他们精心设计好的陷阱,但如果不以身涉险,就无法揭开这个迷局。这是我的工作,我责无旁贷,义不容辞。我必须抓紧时间,赶在今晚天黑之前到达六盘水盘县一个叫做玉坝的山区,找到有急事回老家的云海市文物局局长廖镇东。否则,我们就只能在雨季来临的大山里祈神保佑不要被随时有可能发生的泥石流卷走或者被塌荒就地埋葬。
  案子错综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我们进入乌蒙山区的时候,接到老胡的来电,经过调查,老胡查出向市政府举报公司春天海景所在地是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遗址的是建委下属的土地勘察科一个叫何学良的普通科员,而这个人恰好是上次被我们整得下不了台,被双规的副市长何学善的亲弟弟,碰到发现这种重大文物遗址,市领导当然不敢掉以轻心,只能让我们先停工。而可以作出权威论断的,只有文物局的专家。市文物局局长廖镇东就是海上丝绸之路学术研究方面的泰斗,凑巧的是,此人在文物局担任副职多年,文物局正局一职空缺已久,他是何学善任副市长那短短几天时间里签批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正局级干部之中的一个。罗秘书长说最多只能帮我们压四天,四天之后必须向市里的四套班子上报,再加上春天海景本来就属于手续不完善就擅自动工的楼盘,届时一旦被勒令接受正式调查,加上要补办各项手续,少则两三个月,多则一年半载,我们将损失惨重。这年头,没有哪个开发商会等到五证齐全再破土动工,如果春天海景不能迅速实现销售回款,股份公司投资额达15个亿、年生产规模为1000吨的全国最大的血液项目生产基地将岌岌可危,因为集团建筑公司挪用了上市公司募集的四个亿的资金,每年年中和年底都要向证监委和股东(股民)披露资金使用情况、提交财务报表。一旦东窗事发,等待北升药业的只有证监委严厉的处罚、甚至停牌。另一方面,由于国家卫生部已经下发了浆站改制通知,从明年开始,浆站由国家垄断性经营变为集体与民营企业联营的性质,等于把血浆站卖给血液制品生产企业。我们必须保证明年有10个亿的现金来收购至少20个浆站以保证血液制品的原料来源,否则就会全部落入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上海华生、成都兰蓉的手里,如果一旦错过直接控制浆站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只能像乞丐一样去捡华生、兰蓉和其他的血液制品生产厂家吃剩的残羹冷炙,并且手里捧着的还是纯金的饭钵,血液制品这个北升药业盈利最为可观的产品可以说基本玩儿完。撑起北升药业半壁江山的血液项目如果失败,北升药业离ST就不远,北升集团一旦失去上市公司北升药业这根最主要的资本输血管,房地产、现代农业、污水处理厂、机场等嗷嗷待哺的烧钱项目就会被迫全线停工,整个北升集团将变成一栋呼啦啦大厦将倾的危楼。书包 网 bookbao8.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四十章 北盘江大峡谷
对于任何一家拥有上市壳资源的集团公司来说,挪用上市公司资金可以说是司空见惯的通用做法,也是行业内众所周之的秘密。这好比你有十口锅在烧开水,但只有六七个锅盖,你就得眼疾手快,用这几个锅盖盖到快烧开的锅上去,可千万不要等到锅里的水煮沸了炸锅。精通此道的老板,被称之为财技高手、资本运作专家,搞砸了的,只能得到一个金融犯罪的罪名。现在,唯一对我们有利的是以前廖镇东曾在海上丝绸之路研讨会上作过遗址不在市区而在云海市合浦县的学术报告。如果他能秉公办事,坚持自己的观点,出具一份文物局开出的证明,那么罗秘书长在他那一级就能把案子处理掉,不必提交四套班子,不用文物局、环保局、地质局、建委、规划局甚而国土资源部等部门全面介入,我们的楼盘很快就能复工。
  另外,我们老板之所以置血液项目和其他项目于不顾,倾整个集团之力修建春天海景花园,还有一层鲜为人知的深意,就是今年是改革开放30周年,明年是祖国建国60周年,如果春天海景花园能在年底前完工,明年正式销售,就是老板以自己的方式为邓公、为祖国献上的一份最大的厚礼。
  临走前,老板给了我一张金卡,里面有500万,最多可透支到1000万,连借据都没让我写。这说明,在老板心里,我值1000万,这就是我的价值。如果我拿这笔钱跑了,1000万,无论去到哪里都足以让我过上糜烂的后半生。但对现在的我来说,钱只是一种工具,能办成事就好,多一点少一点永远不是重点。我真正在乎的,是老板对我的信任。这才是无价之宝。
  下午两点多,取道传说中的夜郎国,来到六盘水盘县。山路更加崎岖窄小,险要之处离车身不到一米就是深不可测的悬崖。发源于黔西与云南交界的北盘江,一路蜿蜒向东,汹涌澎湃地奔流至此。从车窗向外望去,群山之间裂开一条深达七、八百米的峡缝,最窄的地方仅数十米,宽处达几百米。裂缝狭小,峰岭则壁立千仞,山石险峻;开阔处,水流如狂龙般急泻直下,咆哮声隐隐作响,盘水如一条蓝田玉带般在谷底流淌。转过一个山脊,峡谷中出现一块凌空横亘的梯形山石,挡住了底下奔腾的盘水,石头向着公路的一面用红油写着“北盘江大峡谷”六个遒劲大字,此石上雄下秀,峻峭无比,就连夹岸的山峰似乎都要对其俯首称臣,堪称千古壮观。曲丽媛被颠醒了,看到这等奇景,拿出一部小巧的佳能SX110一通狂拍。
  在峡谷转弯处,我小心地驾着车绕山而下,不多时,车子已在谷底,江水在我们身旁轰然而过,数百米高的山体从上面黑墨墨地压下来,夹岸的两片山脊似一张裂开的大嘴,像要把车身吞噬,车子前行,就像开进魔鬼的血盆大口里。曲丽媛双腿盘在位子上缩成一团,紧闭双眼,口中念念有词,一会阿弥陀佛,一会上帝保佑,也不知她到底信哪个。
  到了北盘江峡谷谷口,汽车再不能前行。我们把车停在峡谷渡口一家邮局开的旅社停车场里,一人背一个行李包,乘坐轮渡渡过怒吼奔腾的北盘江,搭乘一辆依维柯的中巴车前往玉坝山区。一个多小时的颠簸之后,来到陡箐乡公所,经打听,此处离廖局长老家的玉坝村还有十几公里,至少还有三个小时的山路要走。我们手中只有一张文物局办公室主任给我们写的廖局长老家的地址,到了这儿就没有信号了,手机打不通,因此我们不能确定廖局长是否一定在家,也不能确定我们去到了他是否会接待我们,更无法确定他会否不徇私情坚持正义,帮助我们度过难关。
  未来将会怎样,我迫不及待想知道答案。
  曲丽媛听说还要走三个小时的山路,嘟着嘴巴皱着眉,用那双略显憔悴却依然美丽的大眼睛从左至右做了个斗鸡眼,吐了下舌头,说,大色魔,咱俩换个背包来背。摸乳节之后,她一直叫我大色魔,真拿她没办法。
  我的背包里除了几件简单的换洗衣服,就是十万块钱现金。曲丽媛倒像是来旅游的,登山包被她塞得满满当当,比我的还大还沉,包里除了衣服全是护肤品和零食。我想着她平时一副娇生惯养娇滴滴的样子,哪里吃过这样的苦,只好和她换了来背。
  与高大雄伟的燕山山脉不同,乌蒙山区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一路全是怪石嶙峋、奇峰耸立、谷幽峡深的奇异风貌。我俩像红军战士一样在阴翳蔽日的深山老林里穿行,翻山越岭,渡溪过涧。近在咫尺的大盘江峡谷在脚底下咆哮东去,秀丽神奇的景色抬目可见,与灯红酒绿的城市相比,却有另外的一番风情。
  经过两个小时的爬山涉水之后,不管遇到多险峻的峡谷和多壮观的瀑布,曲丽媛再也没有兴致拿相机出来拍照了,她已经累得连推开镜头盖的力气都没有了。
  来到一个地势低缓,溪流宽阔的河谷,我见这里阳光明媚,水流清澈,就和曲丽媛停下来稍作休息。我们一人吃了一包咸饼干,喝了一瓶依云矿泉水,我收拾好行李,催促她赶紧动身。她赖着不肯起来,可怜兮兮地说,大色魔,我走不动了,不如你背我吧。
  我不近女色很多年,如果放在平时,这绝对是个令人难以抗拒的诱惑。然而重大任务在身,我实在没有心思和她贫嘴,把两个背包一前一后背在身上,说,这样可以了吧。
  她高兴地跳起来,说,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大色魔,加油!
  唉,老夫又中小贱人奸计。
  继续往大山深处走去,森林葱郁,花蝶飞舞,清澈见底的小溪弯曲迂回,河谷中如卵的巨石大大小小地散落在溪流腹地,耳边听到的尽是淙淙的流水清音。山路有的仅一掌宽,下面虽然不是万丈深谷,摔下去也管教你粉身碎骨。我们贴着岩壁,一步一探地小心前进。一路经过好几座险峻莫名的桥,有独木桥、吊索桥、绳桥,每过一座桥,曲丽媛嘴里都会佛祖耶稣默罕默德的叫个不停,不敢低头往下看,盲人摸象般紧紧拽住我,一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架势。

第四十一章 山脚之下
傍晚六点多的时候,我们来到一座大山脚下,远远望去,山上炊烟袅袅,十几户人家像火柴盒般镶嵌在高大巍峨的山体里,这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玉坝村羊羔山了。
  山脚下有一条沿着山崖直泻的小瀑布,水花飞扬,在落霞的映照中像个七彩变幻的空中喷泉。我俩都累坏了,坐在瀑布下小溪边两块平整的石头上,脱下鞋袜,把双脚泡到水里,溪水冰凉,暑气很快消散,舒服得要死。
  我看这里的水很干净,没受到半点污染,趴在石头上伸长脖子去喝水洼里的水,水质清甜,比我们带来的依云矿泉水口感还要好。曲丽媛说,喂,你怎么像个动物一样?
  我说,这水才好喝呢,不信你试试。
  她说,我又不是野人,我才不喝呢。
  我摇摇头说她不懂得生活。轻她哼了一声不理我,只喝依云。
  趁我像只长颈鹿般在喝水,她忽然掬了一把水朝我泼来,我躲闪不及,上身湿了一大块。
  好啊,敢太岁头上动土,我立马还以颜色,呼呼地把水往她身上浇去。
  她哎呀一声,侧过脸,抹去脸上的水珠说,大色魔你要死啊,还不住手,我要罚你款了。啊,不行了,湿透了,别淋了别淋了,我投降了我投降了。
  我和曲丽媛像两只戏水的野鸳鸯,打闹了一会,穿好鞋袜,开始动身往山上走去。
  山腰上有一户人家,门口贴着一副对联:夫妻恩爱如几何直线,子孙万代似小数循环。看到这副对联,我俩同时望向对方,我见她脸庞微红,神色忸怩,赶紧说,咱们进去问问,看他们知不知道廖局长的家在哪。
  屋里住着的是一对老年夫妇,老婆婆在忙着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科幻小说
完本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