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科幻小说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分节阅读_21
《美女总裁爱上我》

分节阅读_21

作者:路过天涯 字数:4736 热度:7
做饭,锅里是满满的一锅粥状的东西,见到我们进屋询问,朝我们露出满口金牙,指指堂屋里的一张长凳叫我们坐。老大爷头发牙齿都掉光了,籍着落霞的光亮,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卷烟叶,把两片烟叶卷成细长的一根,也不用烟斗和过滤嘴,点燃了放进嘴里直接抽。
  我和曲丽媛坐了下来,老大爷给我递来一根卷好的烟叶,咿哩哇啦地说了几句我们听不懂的贵州话,右手不断地比划,意思是让我抽烟。我接过来掏出火机点燃,烟味浓烈辛辣,才吸了两口,我晕坨坨地几乎要醉倒在地,再不敢抽了。
  老婆婆说老头子年纪大了,口吃,不会说普通话,让我们不要见怪。还说廖局长家里就在快到山顶的那两排榆树底下,他是今天中午才到的。
  曲丽媛一听廖局长家真在这,并且已经回来了,像见到观音菩萨一样高兴得搂住老婆婆,激动地说,太好了,谢谢婆婆,谢谢婆婆。然后拖起我就要走。
  老两口要留我们吃了晚饭再走,曲丽媛打探到廖局长的消息之后一刻也不肯停留,拽着我就出了门。
  我晕乎乎地,还没从烟醉中缓过劲来,被曲丽媛牵狗一样拽着,身上还背着两个大包,像醉罗汉似的走得东倒西歪,上到接近山顶的榆树底下,天已经黑透了,月亮爬上了山岗,夜雾弥漫,山岚萦绕,有如身处月宫。
  一排高大茂密的榆树底下,坐落着两间依山而建的土胚房,里面透出黄橙橙的灯光,飘来一阵菜肴的油香,我和曲丽媛不禁都咽了口口水。
  敲门进屋,屋里两个70来岁的老人,一个年纪50多岁的中年男子,一个模样俊俏的年轻人,围坐在一张破旧的圆木桌上吃饭,桌上摆着一碗干煸土豆丝,一碗腌菜,一碗丝瓜炒熏肉,一盘山辣椒炒鸡蛋,主食是土豆。他们都在不声不响地吃饭,屋里安静得出奇,除了轻微的咀嚼声,此外再无其他声响,我们的突然闯入,打破了屋里的宁静。
  我和曲丽媛自报家门,说明此行的来意。那个面色黝黑,鼻梁上架着一副已然佩戴多年的黑框眼镜的中年人正是廖局长,听我们说完之后,他只顾低头嚼碗里的熟土豆,神情漠然,倒是两个老人礼节性地招呼我们坐下,那个帅小伙还问我们吃饭没有,拿出碗筷要给我们盛饭。
  我烟醉已过,连忙说,不用客气不用客气,我们已经吃过饭了,谢谢。眼睛却往饭桌上直瞄,不住地往肚里狂吞口水。
  小伙子给我们端上两碗蜜糖水,说他们在山上养蜂,这是自产的蜂蜜,比城里的饮料还好喝、还有营养呢。我接过来喝了一口,味道的确不错,但在这个时候,我们只想要两个熟土豆或者是两个馒头,蜜糖水顶什么事啊,再加上廖局长一直不开口,我们不知他到底怎么想,心中忐忑。
  廖局长吃完土豆,把碗一撂,终于开了金口,表情严肃地说,海上丝绸之路遗址的事等过两天回去再说,现在这么晚了,你们就在山上过一夜吧。沛昌,你带两位客人到后屋去休息。说完朝那个估计是他儿子的小伙子挥了挥手,从桌底下拿出一根水烟筒吸起水烟来,再不多看我们一眼。
  见主人下了逐客令,我和曲丽媛也不好多说什么,说了声谢谢,打扰了,跟着小伙子出门往后屋走去。我见那小伙子友善质朴,又想起刚才饭桌上一片落寂,他们脸上似乎都隐隐罩着一层忧色,问他家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第四十二章 龙脉被掘
小伙子叫廖沛昌,正是廖局长的儿子,今年17岁,在盘县上高中,他说他爸这次匆匆忙忙地赶回来是因为他姐和姐夫出事了。他姐姐叫廖沛宁,却一直不得安宁。廖沛宁以前有个初恋情人叫黄世权,两人相恋时都是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交往不久,年仅20岁的廖沛宁未婚诞下一个女婴。在廖沛宁怀孕期间,黄世权不务正业,迷上了赌博,输光了家里让他承包山林的7万块本金,输红了眼的他还借了3万块钱的高利贷想翻本。对于赌徒而言,旺者越旺,衰者越衰,运数一向如此,极少例外。黄世权那三万块高利贷很快又输了个精光,三个月之后高利贷利滚利,已经达到了惊人的12万,他被逼铤而走险,去行劫一个刚从银行取钱出来的女储户。这世界上倒霉的事情有很多,比如色狼摸进女子柔道队的闺房,劫匪遇上本拉登,盗贼把手伸进反扒专家的口袋。那个看似文弱的女储户是六盘水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副支队长,黄世权这种小毛贼当然不是对手,被当场擒获,获刑3年。
  廖沛宁两年前结了婚,丈夫叫雷宣红,在县*上班,主要负责网络基站的建设和维护。雷宣红为人厚道朴实,结婚两年来与廖沛宁琴瑟和谐、恩爱异常,对妻子与前男友所生的孩子也视同己出,给孩子取名为雷蕾,是个本分尽责的好丈夫、好父亲。玉坝村由于山高路远,一直没有建立固定和移动电话的网络基站,村里不通电话,手机也没有信号。不久前,电信和*决定斥资在玉坝村所在的羊羔山设立网络基站,作为技术骨干的雷宣红和其他员工被派驻到山里,开始艰苦的基站建设工作。雷宣红勘定的基站设立点位于羊羔山对面的玉笔锋,玉笔锋海拔2600多米,一柱擎天,与乌蒙山区的最高峰韭菜坪遥遥相对,是这一带山区唯一适合建设基站的峰顶。玉笔锋下是黄虎寨,黄虎寨地势险要,形如一只下山猛虎,因而得名。要上玉笔锋,必经黄虎寨。黄虎寨上住着十几户姓黄的人家,山上的黄姓山民世代以黄虎的后代自居,黄世权家就在黄虎寨。黄世权在牢里就一直对廖沛宁念念不忘,出狱后知道廖沛宁已经结婚了,并且他们的女儿就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多次大闹雷家,皆无功而返。
  世人大都相信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监狱能改造人的鬼话。实际上,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监狱也的确能改造人,只不过不是把坏人改造成好人,而是把一念之差犯了错误的人改造成彻底的坏人,把原本就是坏人的人改造成大奸大恶的匪类。黄世权在牢里呆了三年,耳熏目染,变得心黑如墨,他一相情愿地认为,如果没有雷宣红,廖沛宁会一直等着他,所以,他会不择手段地夺回原本属于他的幸福。有人也许会问,他难道就不怕触犯法律再次坐牢吗?这儿可不是县城,在山高皇帝远的大山里,法律与手机信号一样,不在服务区。三条烂命凑在一起就是《民法》,五条烂命就是《刑法》,十条烂命就是《宪法》,二十条烂命就是法律本身。得知雷宣红要到玉笔锋上建基站,黄世权心想,自己的机会来了。他煽动山上的黄姓族人和唆使几个堂兄堂弟,说雷宣红对自己心怀恶意,以修建基站为名乱挖乱建,实际上是想掘断玉笔锋上黄姓子孙的龙脉,破坏他们的风水,要他们姓黄的断子绝孙、家破人亡。山民大多蒙昧迷信,并且他们确有一个承传了几百年的宗祠建在黄虎寨,黄姓族人对那个地方一向敬若神明,一听说龙脉被掘,全都义愤填膺,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上山建站的技术人员一顿毒打,并且关押在山上,扬言要将他们每人砍断一只手才放他们下山,以示惩戒。
  黄世权把雷宣红单独囚禁在一间木屋里,逼雷宣红写一份离婚协议书。法盲黄世权当然不知道这种协议书毫无法律效力。雷宣红是条耿直汉子,他对廖沛宁情深爱重,自然不肯写,被黄世权打得奄奄一息,眼看就要不活。听到风声的廖沛宁马上带着女儿上黄虎寨找黄世权,希望他能念在女儿和往日情份的面上放了雷宣红。廖沛宁已经去黄虎寨三天了,至今不见回来也没个音信,因而廖镇东一家人都心急如焚,廖局长在云海接到儿子的长途电话之后,立即往家赶,只比我们早几个小时到家。廖沛昌说他和他爸明天要动身前往黄虎寨,好歹要把姐姐和姐夫给救回来。
  我只好安慰小伙子说,你姐夫他们是*的人,他们不敢乱来的,放心,一定没事的,明天我也跟你们一起去,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廖沛昌点了点头,打着电筒准带我们来到后山一栋两层的木房子门前,打开大门,开了灯,交代了几句,忧心忡忡地走了。txt电子书分享平台 书包网

第四十三章 两口棺材
借着昏暗的灯光,我们像进了古墓似的四处打量,屋里左边是厨房和天井,中间是个空落落的大客厅,靠右两间偏房里堆满了土豆,高及膝盖,有半屋之多,估计有几千斤;再往里走,只见堂屋正中赫然摆着两副黑漆漆的棺材,曲丽媛看得倒吸凉气,手臂从我臂弯里穿过,再抓住我的手,手掌一片冰凉,身子抖得像个筛子,却不敢发出半点声响,仿佛怕惊醒里面正在沉睡的僵尸。突然间见到两口棺材,我也吓得汗毛倒竖,这该不会是为我们俩准备的吧?过了几秒钟,见棺材板严丝合缝,没有被拉开的迹象,也没有发出声响,我们才汗涔涔地转身出门,回到客厅,兀自惊魂未定。
  我让曲丽媛在这里等我一下,我上楼去看一下,她不敢一个人留在楼下,非要跟我一起上楼。我俩一前一后蹑手蹑脚地踩着咿呀作响的楼梯板往楼上走去,楼梯还算结实,没有被踩塌。上到二楼,找到一个开关并打开,一盏同样昏暗的灯亮了起来。二楼全用木板铺地,中间是一个80平米左右的大开间,右面有两间卧室,朝南那间宽敞通透,中间有一张硕大无比的藤床,上面铺着厚厚的被褥;朝北那间只有一张窄小的木床,临窗的北面被外面紧挨着的山涧流泉打湿了半边墙,发出一股浓郁的霉味,曲丽媛捂着鼻子直扇,说好臭好臭,大色魔今晚在这睡一晚,明天要变成一个臭蛋了。言下之意是她要霸占那个大房,要我住这个霉窟。
  我又累又饿,想到还要住在这样一个鬼地方,觉得十分委屈,叹了口气说,这个地方水滴得都能养鱼了,你怎么忍心让我睡在这里?
  她瞪着水汪汪的两只大眼睛说,那边是我的,一山不容二虎。
  我立即接上茬,除非一公一母。
  她呸了一声,想得美,本小向姐才不跟臭男人住同一个房间呢,再说,那屋里只有一张床。
  我说,又不是没同过房,将就将就啦。
  她说,那时还不知道你是个大色魔,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
  我说,我真的是个正人君子啊,不信你今晚试一试。
  她说,试你个头啊,我饿死了,快找点吃的来,不想再吃饼干了。
  我卸下行李,和她下到楼下的厨房,看能不能响应毛主席的号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厨房里蛛丝遍布、落叶满地,灶台上积满了厚厚的灰尘,几个装油盐酱醋的瓶子都长了青苔,里面装的东西早就干结发霉了。所幸的是找到一盏煤油灯,还有半瓶灯油,我用打火机点燃,整个厨房顿时显得温暖明亮。
  曲丽媛说,这里都不知道多久没开伙了,什么吃的都没有,今晚要是不给我弄到吃的,你就把自己煮熟了给我吃。
  我说,我又不是唐僧,唐朝和尚细皮嫩肉,我的肉你咬都咬不动。
  她抓住我的胳膊摇了摇,指了指前面廖局长他们家的屋子,说,大色魔,要不你去那边化点缘过来,我看还有好多,他们吃不完。
  我说,刚才都说我们吃过了,现在还怎么开得了口,去偷还差不多。说到这我突然想起右边偏房里的土豆,一拍脑袋,说,有了,咱们有吃的了,拉着她就往对面冲去。
  来到偏房门前,曲丽媛望着堆积如山的土豆,叉腰对我说,你要我生吃吗?我又不是老鼠。
  我说,烧熟了吃啊,谁让你生吃了?
  她说,用你的破打火机啊?
  我拍了拍她的脑袋,说,孩子,你不小了,要学会用这里思考问题了,不能老是用这里。我指了指她浑圆娇翘的屁股。
  她脸色一变,眼看立马就要发作,我赶紧迈进屋里,离开她手脚够得着的殴打范围。我刚弯下腰来准备挑选几个个大的土豆,脑门就嘭地一声遭到了不明飞行物的袭击,我哎哟站了起来,只见曲丽媛手中抓着四五个土豆,连珠炮似的向我掷过来,骂一声扔一个,大色魔、臭流氓、狗皇帝的不绝如缕。我怀疑她练过铁饼,一个个扔得又狠又准,把我打得抱头鼠窜,最后只能躲在一个高高堆起的土豆堆后面不敢露脸。一会我看她扔累了,手里捧着七八个不大不小的土豆钻了出来,笑嘻嘻地对她说,来,你也拿几个,今晚要让你吃到正宗的巴西烧烤。
  她脸现喜色,眼珠子滴溜溜地转来转去,也不生气了,说,巴西烧烤?你为什么不挑几个大的?这几个这么小。
  我手里拿着土豆,不便指点江山,眼角一挑,说,你再动脑子想想,不要老是……眼角余光又扫向她的大腿之上腰身以下。她脸上蓦地一红,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科幻小说
完本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