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科幻小说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分节阅读_23
《美女总裁爱上我》

分节阅读_23

作者:路过天涯 字数:4667 热度:7
,才把铁锅里的水灌到合适的温度,但问题是,除了一个勺水的木瓢,没有澡盆,她怎么洗呢?
  我直不愣登地望着曲丽媛,她似乎早有应对之策,在慢条斯理地脱鞋,把那双低帮的阿迪达斯户外鞋脱掉之后,袜子也脱了,露出一双晶莹洁白的*,也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对厚厚的木屐,踩在上面,比我还高。她为了显示比我高,居高临下地拍了拍我的脑袋,乜斜着我,老气横秋地说,大色魔,干得很好,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可以出去了。
  我说,你怎么洗?
  她喝道,你只管负责烧水,怎么洗是我的事。怎么,难不成你还想看着我洗?
  我心想,求之不得啊。
  见我赖着不肯走,她大喝道,快出去,水要凉了。
  我只好悻悻地转身出门,还没走到门口,又听到她说,哎,你回来。我心中一喜,难道她要我给她浇水搓背?
  只听得她说,你上楼,没听到我叫你,不许下楼。
  我立时从希望的顶峰跌入绝望的谷底,没好气地说,现在煤油灯也没油了,黑不拉及的,谁看得见你啊。
  她说,总之,不能给大色魔任何可乘之机,哼。
  我沮丧地上到楼,整理了一会行李,在阔达的楼台上转了一圈,掏出一包七星,这是寡人的御用香烟,乃驱赶寂寞和疗伤的特效药。打着打火机的时候,火光一闪即灭,却照亮了整个楼面,我意外地发现厨房上方的木地板上有一道两指宽的缝隙,缝隙虽小,却足以看清楼下的一举一动。
  我欣喜若狂地暗叫了一声老天开眼,烟也不抽了,激动得浑身发抖,颤栗着向厨房上方的缝隙处走去。那个地方的木板年久失修,不太牢靠,有点摇摇欲坠,被几张凳子和木条围了起来。为了一睹魔女的仙姿,老夫只好以身涉险了。我小心翼翼地翻过围栏,轻轻俯下身来,敛声屏气地把脸贴在裂缝处。由于没有灯,厨房十分昏暗,只有清幽的月光从窗口处透隙而入,隐隐能分辨出灶台、茅棚和后屋的水池。我的眼睛像一只高倍调焦望远镜,迅速地调好焦,对准灶台,开始这场风光旖旎的视觉盛宴。
  必须得承认,小贱人是个不落窠臼的生活艺术家,没有澡盆根本难不倒她,她直接跳进了那口大铁锅里,把铁锅当澡盆,用木瓢勺水浇身,口中还哼着小曲,已经洗过的头发湿漉漉的一缕缕紧贴着前肩后背。她背对着我,清亮月色中,她雪白的后背和隐没在水里的纤细腰身在蒸腾的水汽中时隐时现。
  忽然,她转过身来拿沐浴露,正好面向朝光处,露出半边身子,那玲珑浮凸的曲线被月光勾勒出来,美得惊心动魄,与我想象的一般无二。我突然心跳加速,鼻血狂喷,四肢僵硬,整个人已然失去了控制,昏昏然仆倒在地。我本来身处木板的裂缝边缘,突然间重心移向那两块本就不堪重负的木板,只听得喀喇喇的一声巨响,我连人带板地塌了下去,嘭的一声,像条癞皮狗似的摔在宽大的灶台上,左手还掉进了铁锅里。
  曲丽媛如见鬼魅般发出一声惊叫,差点要把我震聋,不去参加惊叫女王真人秀太可惜了。不过她反应倒是神速,没等我抬起头,一下就把那个木瓢扣在我脑袋上,我视线全被遮挡,无法赏阅近在咫尺的无边春色。
  她娇叱道,你这个大色魔,我让你偷看,我让你偷看!边说边用那瓶沐浴露狠狠地敲我,脖子都要被她敲断了。我心中羞愧难当,心想不如被她打死算了,否则还有何面目活在世上?我像条开了膛的猪,一动不动,任打任剐。
  她打了一会,见我很乖地挨打又不反抗,一点儿也不像我平时睚眦必报的作风,大感意外。她毕竟*着身体,怕我挣扎起来看见,喝令道:不许抬头,我要起来了。
  我身上痛得要死,脖子估计已经断了,哪里还抬得起头。只听得一阵水声响动,接着是一阵木屐着地的咚咚声,她已上了楼。
  别以为穿着皇帝的新装,我就不知道你在裸奔。

第四十六章 同床共枕
待她走远,我掀开木瓢,艰难地爬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除了脖子有点肿痛,其他地方居然毫发无损。以前老杨说我是一只打不死的铁打虫,这次居然又应验了。
  反正事已至此,我也顾不得这许多了,这里除了浴袍被曲丽媛披走了之外,洗头液、沐浴露、毛巾都还在,我索性*了衣服跳进铁锅里,水仍温热,泡在里面舒服得欲仙欲死,我美滋滋的想象着曲丽媛妙不可言的*,把洗头液沐浴露一股脑儿地往身上直抹,身上全是泡泡。
  这时,头顶的破洞处突然射进一束强光,原来是曲丽媛把手机调成电筒在照我,手机放着《上海滩》的音乐,她还故意把开头那两句“浪奔,浪流”唱成“裸奔,裸泳……”我原本是坐着的,被她这么一照,连忙缩成一团滑进水里,抗议道,喂,有没有搞错啊,还打着电筒照。
  她笑得那叫一个灿烂,说,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施其人之身,本小姐和姑苏慕容是世交你不知道?
  我说,那你早死了一千年了。现在扯平了,反正都被你看到了。
  她呸了两声,说,你这个臭比蛋,谁稀罕看你了,你洗干净点,不然不许上来。说完踩着木屐小心地绕开破洞走了。
  我从铁锅里爬出来,又走到水池边,用冷水浑身上下洗干净,还用泉水漱了口,泉水冰凉透骨,洗过之后身上却热气直冒。我穿上衣服上楼,发现我的行李包搁在大房的外头,拎着去到霉屋换上干净衣服,蹑手蹑脚地走进大房,不知她让我跟她同房的利诱还算不算数。
  我偷偷往里瞄了一眼,她戴着个白色面具,像个女鬼似的,吓了我一跳。她说,鬼鬼祟祟的干什么,进来吧,快来给我按摩捶背,要是伺候得本小姐舒服,就赐你一个地方睡觉,不然,哼,你就去那边做你的霉人去吧。
  嘿嘿,看来老夫今晚有艳福了。
  天上明月流照,山中万籁俱静。
  借着清幽的月辉,我这才看清她原来在敷面膜,她双腿在床上叉成一字,脑袋向后倒去,双臂一前一后平举过肩,手掌平摊,五指并成莲花状,这个造型非常像正在练九阴白骨爪的梅超风,看样子功夫十分了得,要是被她抓一下身上一定五个血窟窿。
  我轻手轻脚地爬上床,说,喂你在练什么功?如果是*心经的话,我可以帮你。
  她说,我在练瑜伽,还有五分钟,你不要乱动。
  这句话的意思分明是在告诉我五分钟后之内我可以为所欲为。我我直勾勾地望着她,把手缓缓伸向她的脚板。她先是金刚怒目,警告我不要胡作非为,看见我不惧她的恐吓,脸色一缓,变成了菩萨低眉,仿佛在求饶,让我放过她。你就继续变脸吧,老夫才不怕呢,我不改初衷地直奔她的脚板,在她脚掌上轻轻地挠了几下。
  她微微侧头来,但身子仍保持不动,骂道,你干什么你?
  我说,我在考验你的定力,为了让你功力猛长,我要给你开小灶。我笑嘻嘻地把脸凑到她后仰的脸蛋跟前,朝她露出眼睛的面膜上吹了口气,她马上闭上了眼睛,嘴里在咬牙切齿,看样子正在心里把我五马分尸。我故意在她颈脖处呵着热气说,再坚持一会,还有两分钟,坚持就是胜利。她身上像波浪翻涌一样颤了一下,但就是不敢动,仿佛只要动一下就会前功尽弃。我贴得离她更近了,她身上香气袭人,我的嘴巴几乎要咬到她耳垂,说,好样的,意志坚定,斗志坚强,身体坚硬,坚持,胜利一定属于你。再望向她,如水月色中,只见她紧咬牙关,刘胡兰就义前什么表情她就什么表情。
  我准备想换种方式继续*她,比如把手机调成震动放在她额头上,看她是否仍能保持纹丝不动。正当我调好手机要实施进一步的考验方案时,她嘴里呼出长长一口罡气,像是闭关修炼成功,说时间到!话音未落,一个鹞子翻身霍地站了起来,然后一招猛虎下山,用膝盖在我背上一顶就把我压在床上,还将我双手反剪,问我投不投降。
  我不加防备,胳膊都快被她扭脱臼了,只好说投降,投降,皇军饶命。
  她咯咯娇笑了两声,从我身上起来,在床头的一个大塑料袋里拿出一瓶不知道什么东西扔给我,对我说,你,把这个涂在我腿上,给我按摩,今天爬山,腿都快抽筋了。
  我接过来一看,是瓶活络油。
  她把面膜揭了,把睡裤撩到膝盖,像个大字一样趴在床上,说快点,我累死了。
  这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待遇,只好恭敬不如从命。我爱不释手地揉捏着她滑如丝缎的小腿,手上动作不停,脑子里意淫不止。揉捏了不到五分钟,感到*焚身,身体的某个部位已变得坚硬如铁。我魂不守舍地捏着,不知不觉间竟捏到了她的大腿,并且捏这个动作也已发展为摸,她原本躺在床上舒服得像玉母娘娘,慢慢察觉有点不对劲,回过头来,发现我眼神迷乱,姿势怪异,并且双手在她大腿上乱摸一气,都快摸到她屁股了。她翻过身爬起来的时候,臀部正好撞到我坚硬如铁的部位,她忽然间醒悟,羞得脸如烙铁,低呼一声你这个大色魔,猛地从床头上拿起那个板砖一样结实的枕头,一枕头向我的要害之处拍过来。
  寂静的山林里突然间发出一声惨叫,响彻山谷,惨绝人寰……

第四十七章  趁机搏懵
早上,我睡得正香甜的时候,忽然感到左耳一阵剧痛,睁眼一看,曲丽媛穿着一套浅蓝色的锐步运动服,头发扎成马尾状,神采奕奕地站在床头,似笑非笑地望着我,说,起来了,你这个猪,你今年多大了,睡觉还流哈喇子,你羞不羞啊你?
  昨晚被她击中要害之后,我索性赖在床上装半身不遂,她也有点担心是不是下手太重,把我给打断了,有点过意不去,就没有赶我下床,让我睡在她旁边,不过是一人盖一张木地板一样硬的被子。她睡在里侧,我睡在外头,她还冒充幼儿园阿姨,拍了拍我的头,说,小朋友乖一点,睡觉了,晚安。
  我说,阿姨我要吃奶,没奶吃我睡不着。她瞪了我一眼,不再说话,侧过身去,不久就睡着了。睡到半夜,我觉得腹部像压着个千斤顶,沉得像旧社会压在老百姓头上的三座大山,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曲丽媛这孩子睡觉还踢被子,一条长腿横亘在我身上,这时,她的一只玉手从被窝里斜刺杀出,啪的一声扇在我脸上,好在力道不大,没把我打下床。我把她的手拿下来,把她的腿移走,再帮她把被子盖好,刚要躺下,看见她两腮粉红,双眉微蹙,似乎梦里也在跟人较劲,可爱极了,忍不住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这时,她似乎有所察觉,身子挪正,两片樱瓣似的小嘴微微蠕动,谁要低档得住这种诱惑谁就不是男人,何况我这个货真价实的大色魔?我爬起来俯身要去亲她的小嘴,她却福至心灵地突然醒了,睁着迷茫的两只眼睛看我,突然意识到我要为非作歹,呀的一声翻过身去,扯被遮住头脸,再不敢转过身来。
  我沮丧地躺下,劳累交加,巨大的困意汹涌袭来,不久也睡了过去,直至被她揪醒。
  趁她下楼洗脸漱口,我转过身子继续睡,忽然颈脖处一片冰凉,把我给冻醒了,原来是用泉水洗漱完的小贱人用手掌来冰我,说,大色魔,快起来,外面好漂亮,像神话一样。
  我把被子蒙过头想多睡一会当,她却变着法子来捉弄我,一会揪我眉毛一会拿树叶搔痒我,还用一个夹食品袋的夹子夹我鼻子,我不堪其扰,只好愤而起床。
  我还在漱口,被她拖上二楼的阳台,顿时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巨大的云朵在我们所站的阳台上飘来荡去,有的在脚下晃晃悠悠,有的在我们头顶飘忽不定,伸手一挥,就施施然地飘走了,仿佛身处琼楼玉宇。右前方羊羔山与黄虎寨夹成的峡谷地带像个水壶,瓶口处源源不断地喷出烟雾来,烟雾时聚时散,把山岭团团围住。片刻之后,太阳缓缓地从瓶口升起,如同一颗仙丹正从太上老君的葫芦瓶里飞出来,云层掩映,晨曦瑰丽,宛如仙境。我望望站在我身边被晨曦照得光芒万丈的曲丽媛,伸手拨了拨萦绕身旁的云雾,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不真实。看到我出神的样子,曲丽媛说,大色魔,好不好看,我没有骗你吧?
  这时听到廖沛昌在楼下喊,路大哥,曲姐姐,下来吃饭了。
  下楼的时候,小廖问我,池子里养着的娃娃鱼呢?
  我说,什么鱼?
  他说,娃娃鱼啊,这几条娃娃鱼是我从小养大的,有四五年了,还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哩。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科幻小说
完本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