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科幻小说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分节阅读_29
《美女总裁爱上我》

分节阅读_29

作者:路过天涯 字数:4629 热度:4
全又好玩的办法,就是一个人蹲下来,另一个在后面推着滑。先开始,我们小心翼翼地试了几次,逐渐地掌握了平衡的技巧之后,胆子越来越大,敢在有坡度的冰面上快速通过了。后来我用力推了一把老妖,接着跳上老妖脖子上骑着,老妖身强体壮,驼着我借着惯性还能滑出好远,我坐在他肩膀,呼呼的风从身边掠过,在浩瀚的冰面上张开双臂自由滑翔,比任何一次性高潮都要爽1200倍,像只不可一世的万兽之王,那短短的几秒钟时间里,我感到自己是一只翱翔在天的秃鹫,IbelieveIcanfly……
  停下来之后老妖说要轮换,我说你这么重,我可背不动你。
  老妖不由分说地把我按在地上,说,就许你骑老子,不许老子骑你,那怎么行?嘴上说着,脚下也一刻不停,快速地蹬踏着冰面,把我推了起来,我一紧张,两腿并拢,眼睛也被飞扬的冰屑溅得睁都睁不开。老妖把他平时严重过剩的精力使了出来,越推越快,我感觉自己真的要飞起来了。
  忽然,耳边传来一阵呼唤,是老杨和鱼贩子他们的声音,但这会我听到的只有呼呼的风声,随着身后老妖大叫一声,啊,不好了,我才反应过来,这下要糟了。
  老妖刚才只顾低头猛推,也不看前面,越推越快,我听到惊叫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像一颗出膛的子弹笔直地射向放风筝的人群。老妖这时想要紧急刹车,抓住我让我停下来,不幸的是他手上打滑,最后那一抓没抓住,反而加了把力,把我推得更快,随着啊的一声集体惨叫,我以80公里的时速撞进人堆里。
  接着我两眼一黑,脑袋像火山爆发一样一热,就失去了知觉。

第六十章 原始社会新高潮
在混沌的意识里,我觉得天地昏暗,自己仿佛躺在海里,几条八爪鱼在拿他们那柔软的触须一下一下地摸我,又舒服又痒,一会,一条鲨鱼游了过来,张开血盆大口,朝我咬了过来,我就醒了。
  有两只手在我胸口上用力地压,一只手在捏我的人中,还有一只手在翻我的眼皮,周围黑压压地围了一圈人,他们在检查我死了没有。
  我睁开眼,左脸被人当作砧板拍了几下,那人说,嘿,没死透。
  我涣散的瞳仁开始聚焦,看清楚拍我的人是老妖,我张口就骂,我日你哥老妖,你想搞死我。
  老妖如释重负地说,还会骂人,没事没事。
  当我看到捏我人中的那个人晚的脸,我像一条没有肺的鱼不知该如何呼吸,一下子又晕了过去。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天上开始下雪,纷纷扬扬的,把整个昆明湖都覆盖了。
  我被平放在一个画廊的长椅上,她坐在我旁边,用那只温暖而又冰冷的手在我额头隆起的大包上轻轻地摩挲,两道娥眉在一双有好几层双眼皮的眼睛上象一弯新月般迷人。
  初见*,再见依然。
  我说,是你,我,我们们又见面了。
  她点点头,问我还疼不疼,说我刚才的脸色白得像快裹尸布,演僵尸根本不用化妆。
  我摇了摇头,之后又点了点头,心中充满了被命运的车轮狠狠碾过的忧伤。
  她微微笑道,你最近一定是在苦练头球,把头练得很硬,把我膝盖都撞肿了。她揉着膝盖,笑兮兮地望着我,不时把外面飘进来落到我脸上的雪花擦去。
  我说,如果不是这一撞,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再见面。
  她拨了一下我的睫毛,说,你的睫毛真长,没见过睫毛这么长的男生。
  我心中感伤,想努力对她微笑,可是笑不出来。我用尽毕生的勇气对她说,你知不知道,这一年多以来,我一直在想你。
  我看到她身体轻轻地一晃,像被电流击中一样,眼中蓦地湿了,眼里有种东西在渐渐融化,慢慢地流散开去。我抬眼望向她,正好跌入她眸中那片温柔的深潭之中。
  这时,一个雪团向我们飞来,砸在长廊的柱子上,溅了我们一身。以老妖为首的四男三女在朝我们招手,老妖说,下大雪,撤了。
  晚上我们去西单的京来顺吃刷羊肉,结账的时候老妖抢着买了单。
  老杨说,你们知道比铁公鸡还抠门的鸡是什么鸡吗?
  舒娜说,什么鸡?发瘟鸡?
  温淑娴说,不对,不下蛋的老母鸡。
  老杨对蓝蔚渝和姚香菱说,你们呢,知不知道?她俩摇摇头,笑望着老杨。
  老杨指着老妖说,糯米鸡,他平时就是一糯米鸡。
  我们先是一愣,想明白之后一起哈哈大笑,老妖在众多女生面前不敢造次,只好嘿嘿陪着傻笑。
  我发现鱼贩子不知什么时候起就和舒娜对上眼了,两人眉来眼去神魂颠倒,一个面红耳赤,一个语无伦次,恨不得立即找个山洞进行*。
  老杨不愧是行走江湖多年的花间老手,说,天气预报说今晚有大范围的流星雨,明天周末,你们都没课吧?没事咱们去坝上草原。
  舒娜望了一眼蓝蔚渝和姚香菱,连忙说,没有没有,明天没课。姚香菱本来想说什么的,见她这么说,脸含羞色地向我们这边瞥了一眼,就不吱声了。
  我偷偷对猫佬说,我这舍身一撞真是值啊,不知能撞出多少对鸳鸯来。
  猫佬说,你那一撞还有个名头,叫媒婆神功。
  老杨没听清楚,在我隆起的大包上一敲,说,鬼鬼祟祟,说什么呢?
  我哎哟一声叫疼,走到蓝蔚渝身边,说,他打我。
  蓝蔚渝笑笑,说,他是老师,你说错话,做错事,他惩罚你一下也是应该的。
  老妖说,蓝同学,你这就说错了,我们学校叫机电学院,简称机院,所以又叫妓院,在妓院里我们就是小姐,老杨就是老鸨,你们就是……老妖话还没说出口,老杨把饭桌上一只吃剩的馒头塞到他嘴里,说,给我闭嘴,你这个嫖客。
  温淑娴家境不错,开了一辆本田的CRV,老妖厚颜无耻地跳上了副驾位置,说,我姥爷姥姥家就是内蒙丰宁县的,我带路。
  鱼贩子说,你老家不是内蒙扒了猛干吗?怎么又变成丰宁了?老妖对鱼贩子做了个要把他枪毙的动作,把原来坐那里的舒娜赶到老杨的富康上。为了玉成鱼贩子的美事,我只好自我放逐,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本田的第三排,蓝蔚渝和姚香菱坐在中间的位置上,蓝蔚渝回过头来对我笑笑以示安慰,我朝他吐舌做了个鬼脸。
  我们取道怀柔往雁栖湖方向行驶,到达雁栖湖后直行进山,高大嵯峨的燕山余脉在黑夜里像条盘缠蛰伏的巨蟒,车子在夜间的山路上迤逦前行,每临深谷悬崖,蓝蔚渝就紧抱着姚香菱,低吟佛经。要是我和姚同学换个位置那该多好。一路经过青龙峡、幽谷神潭,进入了真正的大山,山势由盘缠的蟒蛇变成了奔腾的蛟龙,像我和蓝蔚渝的每次相遇那般跌宕。
  走了三个多小时的夜路,过了云蒙山口,就开始进入平原地带了,老妖对温淑娴说,前面的路就好走了,不如停车方便一下吧。老妖晚上吃了顿刷羊肉之后总算进化成文明人,没有像阿甘一样直接说停车,我要尿尿。
  老妖嘴里叼着一根中南海,带领我们穿过一片茂密的白桦林,来到一片开阔的平地,眼前一条铁轨横贯南北,悠然与远天相接,远处传来了火车的气笛声,在万籁俱静的深夜显得如此尖锐,令我们格外兴奋。老妖脚踏在铁轨的枕木上,像大决战时挥斥方遒的*副主席,挥一挥手,对大伙说,会不会唱《社会主义好》?来,大家跟我唱。说罢扯开噪子唱起来:原始社会好,原始社会好,原始社会男女光着屁股跑,女的跑,男的追,追到以后按在地上搞一搞,搞得女的哇哇叫,掀起了原始社会的性高潮,性高潮,性高潮,性高潮……
  老杨面向我们,展开双臂像卡拉扬一样深情似水地闭目指挥,沉醉在伟大美妙的音乐中不能自拔;老妖作为领唱,声嘶力竭有如走调的帕瓦罗蒂;我们剩余的三男四女列队站成两排,齐声合唱这首《原始社会好》,高音洪亮,中音雄浑,低音宽厚,再加上远远传来的火车长笛,山风呼啸,不远处的滦河水水声轰鸣,构成一曲气魄动人的交响乐。火车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的一刹那,我们正唱到“性高潮……”那句,老妖拾起地面上的石子朝火车飞掷过去,我们其他男生也都见样学样,老杨也不加阻止,女生们则继续不遗余力地“性高潮”下去。书包 网 bookbao8.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六十一章 干柴烈火
分开尿尿。
  我们五个男的走到冰河的岸堤处,掏出老二,随着老杨的一声令下,射!五支水枪齐刷刷地向河里喷水,老妖与猫佬二人内力深厚、气韵悠长,我们早都偃旗息鼓了,他俩还像这滔滔河水一样长流不息,老妖还耍杂技般左右摇摆,尿柱在空中摇曳生姿。最后,猫佬以比老妖多坚持两秒的佳绩胜出,我们围近一看,果然伟大壮观,可称谬毒升级版,连阅鸟无数的老杨也竖起拇指啧啧称奇,说,想当年,顶风尿十丈,稀里哗啦;到如今,顺风尿湿鞋,滴滴答答。不服老不行啊。
  是役,猫佬赢得“横断滦河”的美誉,连一向自认老子天下第一的老妖也自叹弗如。只是不知四个女生那边又是怎样一番光景?
  我们在丰宁县城给车子加满油,温淑娴把速度设成80迈的巡航在前面领路,在凌晨两点一刻到达坝上。
  我自小身上就汗毛浓密,跟一狒狒似的,我爸说这是返祖现象,说我身上有伊朗血统,因为我妈姓安,她的族谱里记载着,唐朝初年,从安息来的三兄弟深慕我巍巍中华的灿烂文明,自此留居中土,一个去到甘肃,一个留在陕西,一个去到了山东。我妈的祖上就是留在山东的那个分支。“安”这个姓氏就是从那时起才有的,安家还出过一个叫安禄山的叛贼。所以当我第一次踏上草原浩瀚辽阔的大地,我才明白身体里的血液为何奔涌得如此厉害,那是白天战斗、晚上通奸的牧马战士的神灵在向我召唤啊。
  草原上漆黑迷蒙一片,经当冲地旅馆的推荐,我们找到了几户牧民,他们利索地帮我们支好一个帐篷,并且给我们送来了传说中的马奶酒和烤全羊,虽然膻味很重,我们还是每人喝了一大碗。蓝蔚渝坐在我边上,她喝第一口的时候呛了一下,弄得我的羽绒服上斑斑点点。老妖说跟他射的精一样。我提起一只烤羊肉的铁签子往他屁股上刺了一下,痛得他嗷嗷大叫。
  不明情由的温淑娴说我欺负老实人。
  天理何在啊。老妖这厮,静如笨猪,动如色狼,姑娘,你迟早有一天将要为自己看走眼而付出血的代价。
  吃饱喝足之后,我们溜出蒙古包外面,生了一堆火,九人盘腿席地而坐,在等待凌晨四点那场百年不遇的流星雨。
  长天寂寥,篝火熊熊,空旷无边的草原沉浸在万籁俱寂之中。姚香菱是湘妹子,山歌唱得特别动听,她的歌声在寒夜里象肖邦的《钢琴曲4》一样温暖而慰藉人心。舒娜是广东人,她唱了一首哥哥的《春夏秋冬》:冬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蓝蔚渝听到这首歌,望着远天黑茫茫的草原,表情迷离,那样子跟《卧虎藏龙》里要从武当山顶跃下万丈深渊的玉娇龙一模一样,幸好这里是一马平川的草原,她想跳也只能掉进一个黄鼠洞里。
  之后,长发翩翩的温淑娴给我们来了一段新疆舞,她*柔软的身体像片在风中抖动的柳叶、火光中,我看见老妖的双眼变成两朵盛开的玫瑰,温淑娴偷偷向他匆匆一瞥,恰好被他捕捉到,像头忍精不射的种猪般痛苦难耐。
  寂寂星空,猎猎寒风,轻歌曼舞中,那百年一遇的流星雨左等右等始终不肯露面。没想到首先双飞的是鱼贩子和舒娜,舒娜说要去上厕所,鱼贩子说怕她不安全,要陪她去。靠,有鱼贩子在,更不安全。鱼贩子办事一向雷厉风行,舒娜只怕贞节难保。再坐一会,老妖和温淑娴也按捺不住了,说要跟大叔去牧场赶羊回圈,鬼头鬼脑的溜了出去。这三更半夜的,哪里还有羊啊,有也在狼窝里了,这俩厮干柴烈火色欲熏心,编借口也要编个像一点的呀。
  远处森林中散发出来的雾气把我们驻扎的这片蒙古包给包围了,我们剩下来的五人坐在篝火旁,在听老杨讲蒙古野史。还没讲到成吉思汗戒奶,猫佬就呵欠连天,说他不行了,自个回蒙古包先睡了。老杨向我使个眼色,把姚香菱拉起来说要带她到那边看闪电河,摆明了要老牛吃嫩草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科幻小说
完本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