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科幻小说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分节阅读_30
《美女总裁爱上我》

分节阅读_30

作者:路过天涯 字数:4793 热度:6

  篝火旁,只剩我和蓝蔚渝两人,世界安静如初。我和她四目交投,眼中尽是熊熊爱火,火星四处飞窜,顷刻便成燎原之势。我们就这么互相凝视,一动不动,我呼吸紧迫,心里像一个即将喷薄而出的火山。忽然,蓝蔚渝身子像被抽掉了筋骨般一软,再也把持不住,眼睛一闭,樱唇微张,呼吸散乱。我俯身向她吻去,她“嗯”的低哼一声,和我交织缠绵在一起,难分彼此。这个吻像一剂解药般来得及时,如若不然,我怕是已经毒发身亡。
  良久之后,我们终于分开。蓝蔚渝依偎在我怀里,摸我下巴上新长出来的胡茬,玩得爱不释手。我问她,如果那次*之后我去北大找她,她会不会像现在这般对我。
  她的手指像条柔软的蛇在我脸颊和下巴上游走,她说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在找那个值得交付感情和托付终生的人,她不确定我是否就是那个人。那天晚上对我表现亲昵是因为觉得一切都像一场戏一样,太不真实了,她那样做仅仅是希望使那场戏能有一个圆满收场。言下之意是她或许会拒绝我。
  我说,幸好我没去找你。
  她说,有情不必终老,暗香浮动恰好,她只希望我记住,初见时彼此的微笑。说完她再次温柔地吻我,吻得我心魄俱醉,希望明天的太阳永远都不要升起。
  草原腹地深处偶尔传来一两声狼嚎,凄凉尖锐。我们一生的悲喜,如流水般在这静谧的草原中缓缓流逝。
  苦等一夜,流星雨终于还是没来。我们回到北京的时候,天空开始飘起雨来,我想是因为这一年来我想蓝蔚渝想得太厉害。

第六十二章 天降神医
正当我悲痛欲绝、万念俱灰之际,身后传来了一阵急促尖锐的呐喊声,我知道是廖局长他们,我不想再与他们打照面,正要抱着曲丽媛跳下纵虎崖,以图痛快,山谷中忽然天昏地暗,狂风大作,撕破天空的雷声轰然响起,像极《西游记》里每次妖怪出场的情形。
  我抬头一看,一辆军用直升机在山谷的正前方穿云破雾地向我们急速飞来,瞬间掠过纵虎崖,停在玉笔锋峰顶上,两个白衣白袍的医护人员从直升机上跳下来,提着药箱和廖局长等人一齐向我们急奔而来。我顿时意识到,曲丽媛有救了!我有救了!泪水“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般从眼眶里飞泻而出,国家节水办主任见了一定会跳脚大骂:不用交水费也不能这样浪费水资源啊!
  医护人员在给曲丽媛进行了抗蛇毒血清之后,她在石屋偏房的小木床上睡着了,恬静安详,有如初生的婴儿,即使是满世的罪恶降临,见到她圣洁的面容也会自惭形秽,不战而退。
  雷宣红和一干*的员工也来到石屋探望曲丽媛,被医护人员挡在门外,我听见声音,连忙快步迎出去,一看见他们,像古代的大臣见到皇帝老儿般立即跪下来给他们磕头。要不是雷宣红他们争分夺秒玩命似的搭建好手机信号接受发射架,廖局长在打遍了所有他所认识的大人物的电话之后,就不可能用曲丽媛的手机拨通我们老板的电话,手眼通天、法力无边的江石豪接到电话之后就不可能立即给成都军区的参谋长打电话,如果不是这样,我和曲丽媛早已在去往黄泉的路上了,她这么好的孩子,想必能见到白花,我虽说不上罪大恶极,但也想不出什么理由,不被来自地狱的红花使者带走。
  雷宣红说,路大哥,你这是干什么?他想阻止我已然来不及了,我已经磕了一个头,他无计可施,急得直挠头。他忽然急中生智,也跪下来噗通噗通地向我磕起头来。石屋门口顿时出现一幕两个大男人嘭嘭对磕的古怪情景,成都军区的两个军医看得莫名其妙,不知道我们在搞什么名堂,歪三和他那几个兄弟则在一旁看得哈哈大笑,脸上泪痕兀自未干。
  我爬起来对歪三怒道,笑什动么笑,你懂个屁,对磕是美德,磕死也值得。
  歪三大概读过《战国策》里的名篇《唐雎不辱使命》,知道“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见寡人发怒,立刻掩口噤声,说话都结巴了,陛,陛下,我们,抓,抓到黄世权了,把他推到蛇,蛇窟里了。
  我问,蛇窟?什么蛇窟?
  歪三说,就是先前他躲起来的那个山洞,那里,那里有好多蛇,大,大部分都是毒蛇,怕,怕有几万条,好大一个坑,我们就把他推进那个坑里了。
  我眉头一皱,说,快,带我去看。心想,他妈的可不能这么便宜了黄世权这小子,老子以前看过《满清十大酷刑》,知道诸多让人生不如死的招数,绝对让他后悔为何当初不在娘胎里就咬舌自尽。第一款叫灌铅,行刑时拿溶化的铅水从人的口里灌下去,能把活活把人烫死,不烫死也被重金属撑死。我可没铅,再说还要烧溶,麻烦,这款不予考虑。第二款叫梳洗,这个发明的专利所有权属于朱元璋,他不是给女人梳妆洗头,而是用烧开的水往人身上浇几遍,然后用铁刷子一下一下地刷去犯人身上的皮肉,直到把皮肉刷尽,露出白骨,受刑的人挨不到最后就已吐血身亡。老夫又不是猪八戒,随身携带铁耙,这款也不行。第三款叫剥皮,开工时把人埋在土里,只露出一颗脑袋,在头顶用刀割个十字,把头皮拉开以后,往里灌水银。水银会把肌肉跟皮肤拉扯开来,埋在土里的人会痛得不停扭动,又无法挣脱,最后身体会从割口处整个光溜溜地蹦出来,犯人流血过多而死,只剩下一张皮留在土里。这款倒是很好玩,问题是水银是贵金属,这里又不能刷卡,我可没钱给黄世权买。第四款是俱五刑,就是把人的胳膊、腿、耳朵、鼻子、眼睛统统挖出来,最后再砍头。这款太血腥了,估计没割到一半我就晕过去了。第五款是棍型,不是拿棍把人打死,而是拿一根木棍从人的*里打进去,从嘴巴里拔出来,犯人被穿肠破肚而死。届时势必搞得黄世权这小子一身是屎,到处流脓,想想都要吐了。至于剩下来的什么烹煮、凌迟、车裂、腰斩、活埋等太没技术含量了,老夫不屑为之。对了,中国古代不是还有一招酷毙的宫刑吗?宫刑实际上就是阉割,这个活非常讲究,首先要拿绳子把小弟弟和*一起绑起来,血液无法流通,这两个器官就会自然坏死,然后拿利刃一刀子全部割掉,再拿香灰一洒,立马止血,最后还得拿根鹅毛插在尿道里。过几天把鹅毛拔掉,如果尿得出来,宫刑就算成功了。司马迁就是受了宫刑之后才愤而著《史记》的,用这款,也算沿袭传统、传承文明,对得起列祖列宗了。不过,我可不打算给他插鹅毛,就让他慢慢领悟活人被尿憋死的深刻含义吧。
  我恶毒地盘想着折磨黄世权的法子,心中充满了报仇的快意,随众人一起往山洞走去。歪三举着火把在前头带路,进到山洞里一看,一个七八米深的大坑里,数以万计的毒蛇在纠缠蠕动,还有不少正沿着凹凸不平的洞壁蠕蠕地往上爬,说不出的恶心,看得我直想吐。黄世权却连根毛也不见,像一个屁一样消失在空气中。他总不可能被这些蛇老大们你一口我一口吃掉了吧?我望着歪三,歪三瞠目结舌的说不出话来。我再望向廖局长,廖局长在低头思忖,显然也对黄世权怎么突然人间蒸发了、这个山洞里为什么有这么多毒蛇百思不得其解。
  雷宣红说,算了算了,被推进这个大坑里,不被毒死也被咬死,不被咬死也被缠死,走了,我们别管他了。
  我对不能给黄世权施行宫刑感到十分失落,正在这时,我听见嘟嘟的一声手机响,从口袋里掏出来打开一看,是老胡发来的信息:瑞子,你在哪?得胜被人打伤了,现在正躺在医院里呢。赶紧回来!
  我一看到信息,立时轰地一下懵了,怎么祸事接二连三的出现,我的本命年早过了啊?难道我真的是命犯天煞孤星,身边的人全都不得安宁?txt电子书分享平台 书包网

第六十三章 满清十大酷刑
和众人回到石屋,他们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摇头不答,只是焦躁不安地在前堂里来回踱步,抽了两根七星,还是拿不定主意。如果说,半小时之前,我和曲丽媛是死别,现在,我们即将面临的就是生离。老天,我只是一个草民,没有钢铁般的心也没有下水管道那么粗的神经,请不要再让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了,我实在受不了。
  沉吟良久,我想,曲丽媛目前已无性命之虞,为今之计,还是要以大事为重,儿女私情只好暂时搁在一边了。想到这里我连忙一摸牛仔裤的口袋,钱包和车钥匙还在,钱包里装着驾照、身份证,还有三千多块钱,足够对付一路上的油老虎和高速公路收费站那帮强盗了。
  我向廖局长他们扼要地说了公司的情况,嘱咐他们照顾好曲丽媛,我必须马上赶回云海探望我的同事。廖局长一口答应,还向我许诺等过两天曲丽媛康复之后,她立即回云海,回去之后他一定会秉公办事,争取让我们公司的楼盘尽快复工。雷宣红和廖沛宁叫我放心,说曲丽媛是蕾蕾的救命恩人,他们一定会照顾好她的。歪三和那帮黄姓弟兄们也信誓旦旦地说如果皇后娘娘有什么差池,他们会提着脑袋去云海给我请罪,听得我热泪盈眶。
  我去到偏房里看了看曲丽媛,她睡得很沉,呼吸均匀,眉目舒展,脸上那层青紫已然褪去,有了淡淡的红润,我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她似乎有所察觉,嘴角微动,像是在喊大色魔。我怔怔地看了她足有五分钟,始终舍不得离开,踌躇片刻,最后还是依依不舍地走出了偏房,双脚像是有千斤的沉重。
  我对歪三说要去皇后殿给皇后娘娘还个愿,让他把我先摇下黄虎寨,一会再摇我下山。其实还愿是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是,我要去到后殿把横梁上那条我准备用来上吊自尽的红绸给取下来,让别人见到了不好。
  来到皇后殿门口的时候,满敌天的霞彩穿过高大茂盛的竹林,星星点点地透射在殿顶的琉璃瓦背上,映得屋顶五彩斑斓,金光闪闪,犹如佛光普照,娘娘临世。进得殿内,看见黄氏皇后栩栩如生的画像,还有那盏长燃不息的油灯,一个小时之前我和曲丽媛就在这里拜堂成亲,仿如隔世,心中唏嘘不已。心想,我向雷宣红都已磕过好几个头了,就算黄氏皇后完全是子虚乌有,反正向自己老婆磕头又不吃亏,我盈盈跪倒在蒲垫上,对着皇后娘娘的画像毕恭毕敬地磕了三个头。我有轻微的贫血,并且又吸了那么多毒血,只感一阵头晕,磕完头之后差点站不起来。
  我摇摇晃晃地去到后殿,脑袋一痛,像被谁踢了一脚,一抬头,横梁的红绳上赫然挂着一具尸体,把我吓个半死,以为自己看迷糊了,伸掌拍了自己脑门几下,再定睛一看,只见那人面目狰狞,双眼暴突,舌头露出大半截软软地垂在嘴巴外面,尸体黑紫肿大,浑身上下流出又黑又黄的体液,汇聚在指尖脚尖,一滴滴地滴在地上,腥臭异常。这不是黄世权又是谁?看他那样子,一定是被万蛇噬咬,蛇毒发作时毒性之烈远胜曲丽媛身上所中之毒,抵受不住才自寻短见的。他上吊的这跟绳子,是我亲手所缚,也可以说是命死我手,并且死得那个惨烈,不亚于满清十大酷刑中的任何一种,这就叫天做孽,犹可活;自做孽,不可活。txt电子书分享平台 书包网

第六十四章 奇兵突起
我跋山涉水啊,我翻山越岭。路上,老胡一十三道金牌来催,渡江取车之后,我开着览胜,像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赛车手在崎岖的山区里疯狂飙车,32个小时之后风尘仆仆,双眼血红地出现在得胜的病房里,老胡还以为我参加了美军搜捕本拉登的军事活动,没有被阿富汗的流弹击中,没有车毁人亡,能活着回来,真是一个奇迹。骡子不在,只有老胡和废八在。废八真名叫张志义,是集团销售公司的业务员,云海本地土著,长得类如史前动物,青春痘仿佛前世就跟他结下了深仇大恨,像农民起义充斥着整个中国革命史一样遍布在他脸上,因他自称比F4四个人加起来还要帅两倍,我们就叫他废八。由于废八卖出去的药货款极其难追,老胡每每给他擦屁股收拾烂摊子,因而又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屎霸,和老胡是*一家亲。我问他俩骡子呢,废八说去上海了。老胡问我曲总呢,我想,这事说来话长,还是先弄清楚得胜的情况再说。
  老胡说,他们在调查时发现,在我和曲丽媛远赴贵州期间,有人把公司春天海景项目所在地是丝路遗址的情况在各大网络媒体上大肆传播,造谣说北升集团贿赂政府官员,云海市政府罔顾历史文物和珍贵遗产,官企勾结大赚黑心钱,是名副其实的卖地政府,把捕风捉影凭空捏造的事情说得板上钉钉铁案如山,加上近期房价高涨,中央多管齐下却收效甚微,房价却像坐上了神七一样,都快要升天了,搞得老百姓怨声载道,给市委市政府造成了极大的舆论压力,千夫所指万民怨怼之下,市政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科幻小说
完本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