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科幻小说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分节阅读_33
《美女总裁爱上我》

分节阅读_33

作者:路过天涯 字数:4715 热度:8
成一滩烂泥,我和骡子赶紧喝完杰克丹尼,一人倒了一杯龙舌兰,瓶中所剩也就不多了。
  才八点多钟,酒吧里人还不多。吴亦诗生性奔放,说我们几个怎么都跟诗人一样,天一黑就开始忧郁,拉着屎霸到舞池跳舞去了。一曲终了,他俩回到位子上,吴亦诗和屎霸如糖似蜜地粘在一起,颇有几分“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的味道。
  舞台上的两盏大灯向台下轮番照射,一队乐手鱼贯上台,吉他、贝司和电子琴的伴奏缓缓响起,一个剃光头、打鼻钉的妙龄女子开始演唱,唱的是一首英文歌。唱腔圆润,旋律优美,歌声里有淡淡的哀愁,光头女歌手深情的演唱仿佛在向我们讲述一个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
  骡子问这是什么歌,吴亦诗说这个乐队以前没见过,估计是新来的,她也不知道,但是觉得很好听。
  老胡说,这首歌的名字叫《A Perfect Indian》,一个完美的印第安人。这是叶蓓最喜欢的一个女歌手唱的,爱尔兰的欧康纳。这首歌里有一句歌词:你给的任何一个微笑,对我都是拯救。以前每当我不开心的时候,叶蓓就会对我说这句话,让我笑一笑。她还为这首歌写过一首中文歌词:
  莫道欢情少,浮生若梦,低回首,醉看雪纷扬,挽之黑髻,归之白头;
  曲中意难忘,情逝如水,凝眸处,悲叹烟云散,淡了红颜,老了妾身。
  没想到,她所写的,后来都变成了事实。我一直以为时间会冲淡一切,直到今天见到她的时候才发现,我错了,时间只是把那些不重要的东西过滤掉了,能够留存下来的记忆,已经成为我们身体里的一部分,已经不能割舍,无法抹去。
  说到最后,老胡竟忍不住动容落泪。我和骡子分别拍了拍老胡的肩膀,席间一片静默。
  最先开口说话的是吴亦诗,她说,哎,胡哥,你刚才说你以前的女朋友叫什么?是不是叫叶蓓?蓓蕾的“蓓”?我们东航的贵宾厅经理也叫叶蓓。
  老胡点了点头,说,是的,叶蓓,蓓蕾的蓓。我今天见到她了,我曾经伤害过她,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要求她原谅,哪怕她上来给我一巴掌,我也会觉得心理好受一点,可是她连认都不肯认我。
  我把老胡今天在机场出口碰到叶蓓的情形讲了一遍给吴亦诗听。吴亦诗听完皱着眉头说,哎,不对啊,叶姐三年前离婚之后就一直没再结婚,她哪来的老公?你说的那人是不是一米七五左右,三十多岁,开一奥迪的?
  我说是啊是啊,那个不是她老公啊?早知道我就揍他了。
  吴亦诗乜斜了老胡一眼,有点愤愤不平地说,四年前,叶姐和我们东航飞南美航线的副机长鲁裕田结了婚,因为那时叶姐已经有三个多月的身孕了,她不想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爸爸,就答应了说过要照顾她和孩子一辈子的鲁机长,在上海买房结了婚。可是,叶姐说她忘不了那个负心汉,孩子的亲生爸爸。鲁机长再宽容也是个男人,孩子不是亲生的也就罢了,哪个男人受得了自己的老婆一直对前男友念念不忘?孩子不到一岁的时候,他们离了婚,鲁机长把淮海路那套一百多万的房子留给了叶姐,辞职去了深航。今天那个男的叫程大开,是一个大公司的老总,这两年一直在追叶姐。这个程胖子为了追叶姐,可以说是不惜血本,刚开始那阵子,叶姐飞哪条航线他就去哪,几乎每周都要飞两趟北欧,就为了能见着叶姐。不过啊,你们这些臭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刚开始的时候一个个都甜言蜜语山盟海誓,其实都是陈世美。
  屎霸委屈地说,喂,不要一杠子打死一飞机的人,我跟他们不一样,我可坚贞了,绝对会为你守身如玉,从一而终。
  我见说到了关节点上,屎霸在这捣乱,拿一块哈密瓜堵住他的嘴,叫他别废话。
  老胡目光霍地闪了闪,问,叶蓓答应那个人没有?
  吴亦诗说,你们为叶姐设身处地考虑一下,如果是你,你答不答应?
  这时换了一个男歌手唱歌,唱伍佰的《挪威森林》,和女光头相去甚远,唱得像伍佰他弟,二百伍。
  屎霸两口吞完那块哈密瓜,满嘴汁水淋漓,摆摆手说,不答应不答应,那个男的肥头大耳,长得跟一猪八戒似的,天天对着这么一个人,哪还吃得下饭啊?更何况还要跟他睡一个床,那么大一陀肉,他翻个身,还不把人给压死啊?
  骡子说,说得有道理,叶蓓长得那么好看,要什么有什么,当环球小姐都可以,要是想嫁个有钱人,嫁霍启刚郭台铭都绰绰有余,干嘛要嫁他呀?
  我说,小吴,你快说,叶蓓到底答应那个老板没有,老胡还有没有机会?
  吴亦诗点了一根七星,优雅地吐了一口烟圈,说,迟了,叶姐和程大开要在下周日举行订婚仪式,程大开在金茂凯悦定了50桌,光是我们东航的就十几桌。
  老胡一下颓了,拿起那瓶龙舌兰仰脖往嘴里直灌,两下就喝没了,挥手让服务员再上一瓶,我刚伸出手去想阻止老胡,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想想还是算了,由得他吧。txt电子书分享平台 书包网

第六十八章 灌醉空姐
这晚我们集体大醉,连吴亦诗也醉得东倒西歪。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到酒店的,反正第二天醒来,我和老胡躺在客厅的地毯上,吐得一地都是,骡子瘫在沙发上。我迷迷糊糊地去到我的卧室推开门,只有吴亦诗一个人胜利地爬上了床,只是睡相极为难看,头脚颠倒,嘴角流涎,整个人摆成一个八字。我推开另一个卧室的门,里面竟然没人,屎霸像一个屁一样消失了。回客厅的时候被绊了一下,才发现屎霸倒在客厅通往卧室的过道里,身体作出一个匍匐向前的攀援状,估计是半夜想借酒行凶,但是醉得太厉害了,没进房就仆街了。
  我把屎霸拖进房,费了老大的劲才把他扛上床,他和吴亦诗一前一后两个八字,拼成了一个“W”,如果再把歪歪扭扭的老胡弄进来,这叁就成了一个厕所英文的缩写。
  我没叫老胡,让他继续睡,拍醒了骡子。我和骡子洗漱完毕,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带上屎霸的专业侦察器材——一台2100万像素的佳能1DMARKⅢ,配一个焦距达2米的NikkorReflex,一支LS70三脚架(那个丧心病狂的尼康头重达小说迷公斤,不用脚架绝对扛不起),一台蔡司EDF军用望远镜,全副武装地出发了。我们打车来到康桥工业园,背着沉重的器材围着华兰公司的外围走了一圈。华兰上海总部占地大概有200亩,成不规则的三角形,东南方向和别的厂区连着,正北是大门,四个穿着保安服的保卫在烈日下站得笔直,仿佛警备司令部,墙上的摄像头能360度旋转,不停地向四处扫射,戒备森严。从北到西大概有两公里长的外围线,全是两米多高的尖头铁栅栏,中间有一扇一个车位宽的侧门,虽说只有一个保卫,可那保卫旁边的树荫底下蹲着两条高大威猛的狼狗,在呼呼地吐着长舌头。外墙的旁边是一条挖得坑坑洼洼的泥路,连着一大片绿茵茵的草地,不远处还有几头奶牛在休闲地吃着草,一个老汉在美滋滋地吸着水烟筒。
  看了外观,我们打算找一栋高楼,上到楼顶察看和拍摄华兰内部的情况。由于我们没有预约,又背着古怪的器材,难免被人怀疑是商业间谍,一连被飞利浦、美国通用、福特数家跨国巨头拒之门外。我和骡子心一横,干脆冒充K省政府官员,打着要团购40辆帕萨特的幌子,才得以顺利进入德国大众工业园。不料牛逼吹大了,引得他们的亚太区总裁伍弗劳德亲自接见,幸好骡子的英文十分过硬,在北升这几年也见过不少大场面,和那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伍弗劳德一通胡侃,大赞德国车性能卓绝、技术先进,说比通用、福特那些美国车好得多,一碰就瘪的日本车更是无可望其项背,我们回去打报告,力荐买大众,还建议为省委一级的干部增配10辆辉腾,把伍弗劳德乐得合不拢嘴,以为今天吉星高照,财神爷不请自来。我趁骡子在那大吹法螺之际,以上厕所为由,在他们小说迷楼的卫生间里,操起器材对着华兰工业园一通狂拍,然后给骡子发信息叫他赶紧过来。
  骡子泪眼朦胧地来到卫生间,我说你咋了?他说那德国壮汉身上骚味极浓,又喷了半公斤的香水,熏得他眼泪直流。我问你怎么摆脱他的?骡子说他要打印一份购车协议给伍弗劳德看,才溜出来的。
  骡子举着蔡司军镜,指着华刚兰工业园区,居高临下地说,进入他们的大门只是第一关,第二关是要进到他们的生产区,生产区大门是电子锁,要有门禁卡才能进去。第三关的网络监控室估计在生产区实验大楼后面的那座办公楼里,那里肯定是他们的核心机构所在地,进出全是指纹打卡。
  这时,一俩柜式货车驶到西区的侧门,嘟嘟鸣了两声,保卫和司机打了个招呼,从侧门开了进去,两条狼狗哼都没哼一声。我问骡子,这车是干嘛的,骡子说华兰还生产异体真皮,就是给烧伤的患者移植用的皮肤,这在国内属于高端医疗产品,车里装的是他们制造真皮的原料,也就是尸体。我点了点头,对着货柜车、门卫、从生产区里出来的工人和西装革履的白领以每秒10张的速度一连拍了400多张,踩点的工作圆满完成。
  我和骡子去到伍弗劳德的办公室跟他作别,骡子说刚才和省领导通了电话,购车协议还有部分条款没有落实,我们下周再来。伍弗劳德很有大老板的范儿,不仅送了我们两辆甲壳虫的限量版车模,还派司机用他们大众的顶级车辉腾送我们回到了酒店。
  在车上,我就开始通盘考虑窃取华兰网络监控室ID地址的流程,从策略到步骤到细节,方方面面都要反复斟酌,任何一个细小的疏忽都可能导致我们的行动以失败而告终。我把整个行动的思路理了一遍,除了华兰内部的变数和不确定性,理论上是可行的。
  回到酒店,吴亦诗已经走了,屎霸和老胡也起来了。屎霸显然为昨晚喝高了、没能一蹴而就有点懊恼,老胡仍有点神情恍惚。时间不等人,我把数码相机上的照片拷到笔记本电脑上,骡子也画好了华兰总部的地形图之后,我立即召集大家开会。我给这次行动起了个名字叫破冰行动。我指着电脑和地形图,把华兰的情况、破冰行动的思路、每个环节需要注意的要点和细节,有可能出现的特殊情况和发生的意外,我们所需做好的准备向他们三个叙述了一遍。骡子主要负责提供技术上的支持,他把破解门禁、电子密码锁的方法,厂区里的禁忌等情况给详细讲解了一遍。接下来,屎霸提了不少非常专业和有建设性的建议,老胡也一扫前颓,补充了不少应付突发变故的意见。
  至此,破冰行动虽说不上毫无破绽,但我们已经把风险规避到最低的程度,如果再加上一点点运气,我们就能成功地拿到华兰的ID地址。剩下来的最后一个问题,是这次行动至少需要6个人的配合,我们人手不够。
  骡子说,要是得胜在就好了。对了,那个空姐怎么样?
  屎霸说,就算吴亦诗愿意加入,我们也还差一个人。
  我立马否定了他们的提案。
  老胡说,我们销售总公司的华东大区在这,办事处里有的是人,我找上海办的王主任要两个人就是了。
  我说,这任务风险大、技术含量高,所有成员之间必须是应变奇快、配合熟练,不然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会议陷入了僵局。
  正当我们一筹莫展之际,房门嘭嘭直响,我们四个面面相觑,不知来人是何方神圣。我和骡子赶紧把相机和手提收好,老胡拿了一根拖把柄躲在门后,屎霸去开的门。
  门打开之后,听到爆牙胜先声夺人的破口大骂,操,屎霸你们在这干啥玩意啊,半天不开门,知不知道谁来了?想被罚款是不是?
  我似乎隐约猜到了什么,还没反应过来,一声清脆娇亮的“大色魔!”由远及近,一个人张开双臂像只展翅欲飞的白鹤一样朝我扑来。我温软在抱,口鼻间馨香如兰,整个人如坠花丛,曲丽媛活色生香地出现在我眼前,我那颗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心中欢喜异常,忍不住在她白若凝脂的的脸蛋上亲了一下,她呀的轻叫一声,侧过头去,不让我再亲她,羞道:“大色魔,这么多人。”
  我贴着她脸颊说:“好,等晚上没人了我再亲你。”
  她笑嘻嘻地挽住我手臂站在一旁,睁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面向目瞪口呆的众人。
  得胜叫了一声:“好啊,你小子瞒我们瞒得好苦,扁他!”话音刚落,我就被横腰抱起来扔到沙发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科幻小说
完本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