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科幻小说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分节阅读_37
《美女总裁爱上我》

分节阅读_37

作者:路过天涯 字数:4779 热度:7
保卫,进出车辆不仅要下车核实身份,而且还要让狼狗上车嗅过才能放行。正当我们束手无策、急得在原地直跺脚之时,金丝边眼镜开着一辆丰田大霸王从南区驶来,不时地朝路上跑来跑去的保卫们大声训话,我一拍脑袋,醒悟过来,这家伙十有*是华兰工业园的物业经理,专管保卫、电工和保洁人员的。
  我立即把原先那套湿漉漉的工人服套在身上,站在路上向金丝边眼镜挥手,他立即刹住车,笑容可掬地和我打招呼:“哎,大兄弟,你在这啊,你没事吧?我们正处到处抓间谍呢。”
  我说:“领导,你去哪?我腿有点抽筋,能不能捎我一趟?”
  金丝边为人厚道质朴,马上挥手叫我上车。我屁股还没沾到座位的皮垫,老胡他们就打开后车门跳了上来。金丝边推了推眼镜,望了望我,说:“哎,怎么回事?他们?”屎霸用那支防风打火机顶在他脑门上了,说:“开车,把我们带出去,不然老子一枪崩了你!”
  金丝边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我们就是他要抓的间谍。只是人在枪口下,哪能不低头,他啄木鸟似的点了点头,哆哆嗦嗦地说:“别开枪别开枪,我,我,我照做就是。”
  大霸王开到门口,两条狼狗大吠大叫,铁链都快要绷断了,拉着狼狗的两个保卫几乎要被拽着走。金丝边眼镜把头伸出车窗外,对几个保卫说:“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是我,快把门打开,我要出去报警。”
  我不禁皱着眉头想,这家伙撒谎也太没水准了,这年代报警哪还用得着亲自上门啊,拨120就是了,傻子也能听出来有问题。那几个保卫明知不妥,因为狼狗叫得实在太凶了,但顶头上司发话,谁也不敢不听,只好怏怏地开了们。门刚打开,一辆黑色的轿车从马路上直拐进来,狗杂种林维标开着一辆黄色的兰博基尼快如闪电地从后疾速开来,程大开举着一个大喇叭伸出车窗,高声喊道:“把门关上,快把门关上,间谍就在车里!”这下后有追兵前有堵截,我们心里都凉了半截。这时骡子在我肩膀上一拍,指着前面说:“看!”我定睛一看,前面黑色奥迪车里的驾驶员竟然是叶蓓!
  兰博基尼转眼就要开到了,我回头望了老胡一眼,由于吃惊,他的嘴巴张成了一个标准的“O”形。所谓关心则乱,不关则明。我把头伸出车外,朝叶蓓挥了挥手,大喊:“叶姐,是我们,胡庸伟也在车上!”我只能赌一把了,赌叶蓓对老胡余情未了,会放我们一条生路。
  叶蓓听见了,本能地一踩脚刹,车子停在门外两米的距离,刚容一辆汽车通过。屎霸拿起仿冒五四,假装打开了手枪的保险,猛敲了一记金丝边的脑袋,吼道:“开车!不然我一枪打爆你的头!”
  金丝边抖得像筛糠,手脚全不听使唤了。要是被林维标追上来,他手里的那支枪能把大霸王打成蜂窝,在这生死悬于一线的关头,我再也顾不上在心上人面前保持绅士风度,用力一肘击向金丝边的太阳穴,他立时晕了过去。我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伸出一只脚踩住金丝边还踏在油门上的右脚,汽车启动了,我打着方向盘绕过叶蓓的车,驶出了大门。得胜开着销售总公司上海办王主任的那辆保时捷卡宴停在门外,在一个劲地朝我们挥手叫我们上车。身后,疾驰而至的程大开疯了似地朝门口的黑色奥迪喊:“堵住他们!堵住他们!车上的是坏人!”在这惊鸿一瞥里,我看见叶蓓黑亮的长发被汽车开动所产生的气流刮得纷纷扬扬,她像中了邪似的呆呆地望着我们车上的某人,完全忘记了身在何处、今夕何夕。
  出得大门,我一拨方向盘,把车横在门口,熄灭了引擎,拔出车钥匙,拍醒金丝边,对他说:“得罪了,兄弟。”说完跳下车把钥匙扔在了门外的马路上。
  我和曲丽媛先后上了得胜的车,骡子和屎霸也拽着灵魂出窍的老胡下了车,把他塞进了车。屎霸最后一个上车,还没来得及关上车门,卡宴已经像匹咆哮的猛兽般奔跑了起来。保时捷卡宴是一辆以性能著称的越野车,素以启动和加速快而名震车坛,即便是林维标的兰博基尼追上来,在这修得坑坑洼洼的马路上,也拿我们无可奈何,只能望着我们远去的背影对天骂娘。
  这就是所谓的细节决定成败。我唯一没有料到的是叶蓓会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刻出现在这里,如果换了别人,我们唯一能从这里出去的方式,就是成为一具被剥了皮的尸体。
  但这个人竟然是叶蓓,看来连老天也帮我们。书包 网 bookbao8.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七四十章 树林幽深
时间是一朵暗中骤放又瞬间凋零的花,花开花落,花落花开,转眸已是百年身。城市像一个巨大的坟场,埋葬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却无处搁置我们那颗支离破碎的心。站在金茂凯悦88层顶楼巨大的落地玻璃前,望着空中纷扬飘飞的雨丝,绮丽绚烂的夜色,仿佛身处三途河边,四周酴醾盛开,落红遍地,每一串落红,都是一场盛大华丽的回忆。
  我们上学的时候,老杨有一套程序繁复的恋爱理论,就是一次完整的恋爱由“心动、牵手、拥抱、接吻、抚摸到最后的嘿咻”六部曲组成,他常教育我们说要享受这个过程,而不是只想着最后的那几下*运动,否则和一匹牲口有什么分别?那天晚上在坝上草原,只有鱼贩子一人成功地成为一头大牲口。老杨和姚香菱在闪电河边坐了半宿,鼻子都差点冻掉了,仍停留在以礼相待的原始阶段。我是个初涉情场的雏儿,蓝蔚渝一个温柔的吻就令我激动得浑身战栗、心满意足,浑然不知还有比这更值得期待的。而老妖没能成功的原因说起来令人啼笑皆非,竟是他自己临阵决堤,失控得一塌糊涂。
  翌年春天,他们所有人的六部曲都完成了,连猫佬都壮烈地走完了最后一步,只有我仍在第四第五乐章之间踟蹰不前。一个春光明媚的周末,下午三点了,我们还在宿舍里蒙头大睡,老杨跑过来把我们一个个揪醒,说今天是三八妇女节,再不去北大慰劳慰劳那帮妇女,中国妇联要给我们黄牌警告了。这次是探望随军家属,没猫佬什么事,我、鱼贩子和老妖很快就洗漱完毕,上了老杨的车,粉墨出发。
  那天正好是周六,路上堵得要死,老杨的富康又恰好没油了,被迫在三环上拐了老大一个弯子去加油,去到北大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四个妇女同志等到天昏地又暗,都十分生气。为了谢罪,老杨说带我们去甘家口吃正宗的新疆菜,吃完再去钱柜K歌,她们脸上才有了颜色。
  在朝外的钱柜唱歌,十点多的时候来了一帮踩场子的警察,说是突击检查吸毒贩毒、卖淫嫖娼,让我们全都高举双手扒在墙上接受检查,查了一通,没查出什么问题来。那个头头看我有点情绪,板着脸对我说大学生不好好念书,跑到这种乌烟瘴气的场合来干什么?以后不要让我再在这里看见你。我心想,老子既不吸毒贩毒,又不卖淫嫖娼,关你屁事?我刚想跟他争辩,老杨推了推我,给那狗日的又是说好话又是上烟,好不容易才把那几尊瘟神给送走。那帮警察搞得我们兴致全无,他们走后,见我们一个个都情绪低落,姚香菱说:“明天星期天,不如我们去海边看日出吧!”我望着鱼贩子,鱼贩子朝我点点头,老妖也说好,老杨见是自己女朋友提的建议,当然不敢反对。老妖说他小时候在北戴河住过一阵子,强力建议去北戴河,他正好给我们做向导。经过一番热烈的争论,在老妖的极力坚持之下,我们放弃了去天津塘沽的议案,决定去北戴河。
  从东四环四方桥拐上京沈高速,路况好得要死,往西一路直彪280多公里,三个多小时后,顺利到达北戴河。遗憾的是,我们到的时候是夜黑风高的凌晨一点多,所有著名的旅游景点,比如山海关、老虎石、鸽子窝都关门大吉,在睾丸之地的市区里转了一圈,到处黑灯瞎火,跟繁华的北京城一比,这里就像一座睡城。到了戴河附近的一个山脚底下,老妖叫我们停车,说这个地方适合露营。
  我们把车泊在山间公路的一排桦树下。老妖和老杨拿着两支电筒在前面带路,老妖对老杨说:“你这电筒光亮不够,要大号的才能照亮前路。”蓝蔚渝说这句话很有诗意,我只觉得老妖每一句话都*无比,半天没想明白诗意在哪里,我尿意倒有不少。
  老妖似乎不怀好意,专拣些泥泞崎岖的小路来走,害得我们的鞋子、裤脚泥迹斑斑。走了约摸半小时的夜路,越往下走,地势越低,穿过路边那一大片茂密的桦树林,进入山间腹地,面前出现了横七竖八的铁轨,还有很多废弃的火车车厢。
  鱼贩子对老妖说:“喂,你是不是想带我们去看《山村老尸》的外景地啊,这鬼地方这么荒凉。”
  老妖指指前面那些火车车厢,悄声说:“这里是整个北戴河最适合泡妞的地方,看,连炮房都有。”看样子老妖早就开始学习杜牧,为觅到一个优良的战场,到处爬山涉水,为顺利野合下过不少苦功。
  老杨说:“好,一会你要以身作则,以身垂范给我们看。”
  老妖说:“为人师表这种事,还是你先来比较合适。”
  老杨用勾指K了一下老妖,说:“赶紧找个地方让大伙歇脚,不然我让你长眠于此。”
  老妖说:“马上就到,马上就到了。”
  继续往前走了几分钟,来到一个水草丰茂、地势平缓的坡地,前面就是滔滔的戴河汇入渤海湾的入海口,老妖号令大家安营扎寨。

第七十五章 漆黑中肉搏
这是个春寒料峭,星稀月暗的晚上,黑黢黢的山林里仿佛隐藏着无数的魑魅魍魉,有种说不出的阴森诡异。坡地上有一片茂盛的灌木,正好可以挡风,地面上也比较干燥,我们就把报纸铺在地上盘腿而坐,团团的围了大半个圆,只露出对面洼地中央的戴河。老杨和老妖负责生火,我去弄了些干枯的树枝和草叶过来,架在已经点着的火堆中央,火堆很快就烧旺了。熊熊的篝火把寒气驱走了,老杨拿起一根烧得通红的树枝,点燃一根中南海然后把烟丢给我,我刚点上一根美美地吸了一口,就被蓝蔚渝虎口夺食,抢过去丢进了火堆里,说不许熏她。老妖望着我们俩,笑嘻嘻地说:“还没结婚呢就妻管严了,瑞子,你命苦啊。”
  我侧脸看了一眼蓝蔚渝,见她一脸严肃地望着我,我皱着眉头对老妖说:“你知道为什么林肯能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总统吗,他在自传里说那是因为他娶了一个悍妻。看样子,我将来也要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物。”蓝蔚渝笑笑,靠在我身上,往我嘴里塞进一块口香糖。
  这时,鱼贩子不知从哪拖了一根小树一样粗的树枝回来,说不用到处去找柴火了,这根树枝烧完就天亮了,还说前面有一片菜地,有生菜和红薯,正好去“偷春”。每年开春的时候,游客在农民的地里不问自取地拿走作物,再根据作物的数量和成色把相应的钱用红纸包着放在田头,这样自己和种地的农民一年到头都能顺顺利利,偷春的习俗在北方广为流传。
  老杨塞了一张一百块给我,叫我和鱼贩子去偷够八个人的分量回来,烤熟了叫他们来吃,他说这里太冷了,他们要转移到火车车厢那边去。
  我每年寒暑假都会回爷爷***密云老家,荒野山林无不能取物烹食,我一出马,还不保管大伙吃饱喝足。我一口答应下来,和鱼贩子屁颠屁颠地去了。我和鱼贩子去到田里摘了十几株又大又肥的生菜,又用树枝刨了二三十个红薯,还逮到了四只田鼠。我把田鼠用薯叶包着按到河水里溺死,把它们开肚挖肠,和生菜红薯一起洗干净,用树枝搭成的担架抬了回去,然后开始起灶搭窑。我和鱼贩子搭了一个硕大无比的窑,估计就是放进一头猪都可以烤熟。一个小时后,东西烤好,生菜的清香、红薯的甜香和田鼠的肉香混在一起非常诱人,我和鱼贩子忍不住,一人拿起一陀生菜,三下两下除去外面的叶子,露出里面鲜嫩无比的菜心,猪吃潲水般大啃起来,味道真是一级棒。我们觉得不过瘾,又一人吃了两枚红薯,鱼贩子还一口吞掉了一只小田鼠,舌头被烫得肥肿粉红,从嘴里伸出来呼哧呼哧地纳凉,跟牧羊犬似的。
  我们满载而归。路上,鱼贩何子向我描述上次在坝上草原,他和舒娜在漆黑的森林里激烈肉搏的战况,听得我心旌动荡无限景仰。鱼贩子怂恿我说:“今晚月黑风高,这儿又荒山野岭的,正是攻城拔寨的绝佳时机,让我赶紧把蓝蔚渝给拿下,把生米煮成熟饭。要不她这么水灵一姑娘,明年一毕业参加工作,想包养她的还不满山遍野血流成河啊?最好的姑娘都想要最好的东西,但这个世界上好的东西都很贵,你这么一穷二白的,除了一点迟早荒废的感情,你靠啥拴牢她呀?”鱼贩子又在乱用成语,不过这次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科幻小说
完本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