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科幻小说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分节阅读_38
《美女总裁爱上我》

分节阅读_38

作者:路过天涯 字数:4755 热度:9
我却笑不出来,只微微地叹了口气,没接他话。我们俩是穿一条开裆裤长大的,鱼贩子知道在这方面,我侃就上天入地,做就却有心无力。
  我俩累死累活的把担架抬到铁轨那边,一眼望过去,见每节车厢里都乌漆抹黑的,又半点声息都没有,转身四顾,山林幽寂,夜风冷峭,四周树影晃动,有如鬼影曈曈,我们不禁打了个冷颤。我掏出手机给老杨打电话,听到第四节车厢里传出了手机铃声,松了口气,和鱼贩子抬着食物走了过去,我们放下担架刚想推门进去,门却忽然开了,老杨露出一张面无表情的马脸,黯淡的月光下显得阴森恐怖,把我们给吓了一跳。鱼贩子说:“老杨,你要吓死我们啊,像个鬼一样。其他人呢?”
  老杨朝我们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轻轻的掩上门走出来,说:“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她们都在里面。邪门,当真邪门。”
  我和鱼贩子同时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老杨长长嘘了一口气,抹了两把头上的汗滴,说:“刚才我们来这的路上,舒娜踢到一个地上埋着的一个东西,我就挖了出来,是个碟子,就跟平时我们吃饭用的那种味碟差不多。姚香菱说这里群山环抱,风景秀丽,又有水源,指不定就是古代的墓葬区,这个碟子多半是古人用来陪葬的,说不定有仙气。她说去年暑假回湘西姥姥家时看别人玩过一种叫‘请碟仙’的游戏,就是用碟子做道具的。请碟仙有很多讲究,必须是在远离闹市和阴气重的地方,时间是从亥时到子时,还必须是女的多男的少,要准备一个白瓷碟、一张报纸、一支笔和几根蜡烛。温淑娴车上正好有蜡烛,是她们买来准备在宿舍关灯之后点看言情小说用的。一切条件都具备了,她很想试一下,看是不是真的能请出神仙来,不过玩这个游戏每人要折寿三天,问我们敢不敢和她一起玩这个游戏?她是历史系的,又是北大历史系泰斗赵曦来今年点名保研的学生,说得非常合情理;另外我也一直听说湘西那边有很多古怪的事情,出于好奇,我也想见识一下,就同意了让他们玩。没想到,还真让他们给请出碟仙来了。”
  我和鱼贩子还以为是人走丢或者被野兽吃掉了,没想到是老杨这个大学老师在带头搞封建迷信活动,还被吓住了,把我们笑坏了。
  老杨说:“你们笑个屁,听我说完。我原本也不信的,刚开始我在外面抽烟,后来姚香菱叫我进去,我见她在一张报纸上用黑色水笔画了东南西北和一个八卦图形,那个八卦图是沿着碟子边缘画出来的,跟那个碟子一样大小,碟子上还画了一个箭头,接着在报纸上写了‘时间地点人物’、我们几个的名字、一串英文字母和0到9十个*数字,然后她、我、老妖和蓝蔚渝四个人男女交错,分别伸出一根手指搭在碟子边缘,那个碟子就开始滴溜溜地自己飞转起来,还能回答问题。起初我疑心是她们一起用力推碟子,碟子才会转的,我就故意把手指放开,没挨着碟子,没想到碟子一样转得飞快,并且移动和归位又快又准,丝毫不差,绝对不是人力可以控制的。还有,更神奇的是,那个碟子竟能回答我们提出的问题。我想,要是姚香菱和蓝蔚渝这些丫头片子在合伙来逗我玩的话,我只要问几个问题就能识破了。于是我就在心理想我大学里谈的那个女朋友的名字,问碟仙知不知道我在想谁,那个碟子的箭头先是指向了26个英文字母中的Y,然后是C,还真被它说中了,我大学的女朋友就叫于翠。我再问碟仙第二个问题,刚才那个人在哪?碟子箭头指向了东南西北的‘西’,她去了英国,英国不就是在中国的西方吗?于是我问第三个问题,她结婚了吗?碟子的箭头准确无误地指向了‘是’字。于翠去年嫁给了一个台湾人,还给我发了他们的婚纱照,我还给她寄了礼金呢。这就等于,碟仙全说中了。我想会不会是姚香菱这丫头探听到我以前的事情,故意用这个把戏来捉弄我?我叫她下来,让舒娜去顶替她。这次,我问了我姥爷哪年过世的?箭头先后指向了7和6,就是1976年。我没见过我姥爷,我妈说我还没出生他就病死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他是哪一年过世的。我马上打电话给我老妈,我老妈说我姥爷就是那年去唐山出差,不幸碰上了大地震才死的,以前因为我年纪小,还不懂事,她们就说是病死的。你们看,那个鬼碟仙又答对了,你说这***邪不邪?”
  尽管老杨说得无比逼真,但说实在的,除非亲眼让我看见有鬼在我眼前晃,否则我就是打死也不信。鱼贩子直截了当地说:“这还不简单?我们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我点头说是,推开车门,和鱼贩子一起走了进去。
  一走进车厢就觉得冷风嗖嗖,鬼气沉沉。里面点着三根蜡烛,风从微微开启的车窗里不断地灌进来,火苗跳跃晃动,烛光忽明忽暗,明灭不定,惨淡的烛光照在各人脸上,显得无比的阴郁和诡秘。

第七十六章 厉鬼上身
只见老妖、蓝蔚渝、舒娜、温淑娴四人依东南西北的方向分立在一张餐桌的四周,姚香菱仿佛不敢看似的双手捂着脸站在蓝蔚渝的身后,桌上一张已经发黄了的旧报纸上写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字,中间是一个八卦图,一只细腻光滑的陶瓷碟子幽幽地发着青光。我见那个碟子既不会转也不会动,她们一个个大气也不敢喘地站在那里,像五根木桩一样。
  鱼贩子:“哎,你们别在这装神弄鬼了,这世界上哪有什么神仙啊?不是说会动吗?怎么不动了?你们让它动给我看啊。”
  舒娜说:“奇怪了,碟子刚才还在转的,怎么你们一来碟子就不动了。肯定是你们把碟仙给吓跑了”
  我哈哈一笑,说:“从来只听说鬼把人给吓跑,还没听说过人把鬼吓跑的。喂,别搞这些巫婆神汉的把戏了,你们饿不饿啊?我们拷了生菜、红薯,还有泥烘田鼠,好吃死了,出去吃东西吧。”
  蓝蔚渝立即用手捂着我的嘴,摇摇头说:“这个碟仙是个6岁的小男孩,他是饿死的,你们别在这说吃的,他会不高兴的。”
  我说:“我才不管他高不高钱兴呢,我们吃我们的,他饿死关我们屁事。”
  一直不说话的姚香菱这时帮腔道:“这个碟仙是清朝光绪年间的一个大臣和一个宫女的私生子,被慈禧太后发现后关在厢房里活活饿死的,你们还是不要再说吃的了,要不把他惹生气了,送不走我们麻烦就大了。”
  我和鱼贩子互相对视,两人都有点哭笑不得,鱼贩子说:“怎么个麻烦*?难道还能鬼上身啊?你们不是说碟子能转吗?让他转给我看啊?我看他是饿得半死不活,没力气动了吧?”
  舒娜仿佛想证明给鱼贩子看,口中念念有词:“碟仙碟仙,你还在吗,你是不是不高兴,你怎么不动了?如果你还在,请指向西的方向。”那个碟子还是一动不动。
  我摇了摇头,对蓝蔚渝说:“蔚渝,别玩了,什么破玩意。出去吃东西吧。”
  她目光澄澈地望着我,轻声说:“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没问呢,你们先去吃吧,我问完了再出去。”我朝她翻了个死鱼眼,作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和鱼贩子出去了,老杨也跟在我们后面走了出来。
  我和鱼贩子在外边抽烟,老杨捧着脑袋苦苦思索,嘴里不停地说“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像是走火入魔了一样。一会,车厢门呀地一声开了,蓝蔚渝面带忧色地走了出来,把我拉到车厢后,幽幽地对我说:“路瑞,刚才你们进去,碟仙不高兴,所以他不动。你们走了之后,我问了碟仙最后的那个问题。”
  我有点不高兴地说:“什么问题呀?这么重要,问那破碟烂瓦还不如问我。”
  她说:“我问碟仙,我和你最后能在一起吗?碟子的箭头指向了‘不’字,他说我们不能在一起,我好害怕。”
  我一听就火了,一下甩开她的手,口中骂了一声“操!”怒不可遏地大步向第四节车厢走去。鱼贩子和老杨见我气势汹汹地杀过来,问我怎么了?我没理他们,一把拉开车门,推开挡在我面前浑浑噩噩的老妖,怒道:“他妈的什么狗屁玩意,还咀咒老子?去死!”说完抓起桌上那个碟子,把它用力摔在地上,碟子立时被摔成了无数块,碎如齑粉。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她们一个个都失惊无神地望着我,我余怒未熄,向她们吼道:“你们是不是傻了?相信这种鬼东西?还一群人围着一个破碟子转?”
  舒娜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吓得面无人色,抽噎着说:“完了,完了,碟仙送不走,他一定会回来报复我们的,我们会遭报应的。”
  姚香菱也说:“不管你相不相信,你都不应该这么无礼的,这个世界上的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这样做,说不定会惹来血光之灾。”
  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姚香菱说:“你是不是看恐怖电影看多了?仙在哪里?鬼在哪里?你们叫他出来见我啊?叫他出来害我啊!看我不揍死他!”这时,老杨从身后一把抱住我,把我抱出了车厢,我在他怀里又踢又蹬,冲动起来差点要对老杨动手,鱼贩子上来按住我,朝我爆喝了一声:“瑞子,你干什么你?”我才平静下来。
  我和老杨、鱼贩子来到戴河边,坐在刚才生火的地方抽烟。过了一会,老杨对我说:“瑞子,贩子,我知道你们俩为什么见不到碟仙了。你们是不是一人戴着一个一玉佩?”我和鱼贩子一起点了点头。
  老杨说:“红绳碧玉都是辟邪的,所以你们见不到。算了,你们两个的狗脾气我知道,怎么说你们也不会信的,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吧。”
  老杨毕竟是我们的老师兼教练,他这么说了,我只好选择偃旗息鼓,鱼贩子见我消停了,装得像个世外高人似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瑞子,说不定那是个色鬼,见到我这个老祖宗在此,惭愧得天地不容不敢现身呢。”
  我笑了笑说:“那叫‘无地自容’,什么狗屁‘天地不容’。”
  老杨说:“瑞子,过去就算了,一会我回去让他们别玩了。呆会你去给姚香菱道个歉,别搞僵了。”我点头说好,三人一起往回走。刚穿过那片灌木林,就看见老妖和温淑娴失魂落魄、跌跌撞撞地跑过来,温淑娴前言不搭后语地说:“那么快,一转眼就不见了,找遍了都没人,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老杨问老妖:“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老妖今天非常萎靡,完全不像平时一副生猛海鲜的样子,机械地回答:“舒娜,舒娜不见了。”
  我们一听就呆了。我们分头四处找舒娜,几乎踏遍了山脚下的整片河谷,每次寻找总是以失望而告终。百鬼狰狞上帝无言,星无芒角见月暗淡。我们站在烟雾濛濛的树林里,望着暗影重重的穹窿,心中慌乱,像一群迷途的孩子,再也走不出这个巨大的迷宫……bookbao8.com 书包网最好的txt下载网

第七十七章 妖精伤人
两天之后,我们在北戴河捕捞队的协助下,在戴河入海口的一堆礁石下捞出了舒娜的尸体。
  那天参加完舒娜的火化仪式,温淑娴在殡仪馆取车倒车时从后视镜里看到一个穿着清代的宫廷装、面黄肌瘦的6岁小孩,她说那小鬼就是碟仙,正要伸手要掐她,她就想开车把他压死。却差点把老妖给撞死。幸亏当时老妖的身边有一颗碗口粗的槐树,树撞断了,车也撞瘪了,老妖才躲过一劫。没过多久,温淑娴就疯了。她老爸为她办理了休学手续之后把她接回了天津。紧接着鱼贩子就失踪了。
  一个星期之后,我收到一张从新疆寄来的明信片,上面一个字也没写,但我知道一定是鱼贩子,我能闻得出他的味道。后来的一年多里,我陆陆续续收到从宁夏、甘肃、西藏寄来的明信片,最后一次收到他的信,是一张从西宁寄来的的明信片,上面是白雪皑皑直刺云天的各拉丹东雪山。
  五月的一天,姚香菱来我们学校找老杨,老杨刚好正在上课,老妖在B栋教师公寓那条长长的走道上截住了姚香菱,用一根又长又尖的象牙捅进了她的腹部,满手鲜血地跌坐在地,目光呆滞,面如死灰。姚香菱强撑着最后一口气等到我们赶来,她挣扎着刚说了两个字“蔚渝”,一口气换不过来,头一歪倒在老杨怀里,就此气绝。老杨把老妖打成一个血人,如果不是我和猫佬担心再出人命,死死地抱住他,老妖很可能就被他打死了。老妖自始自终都没有还手,也没有抵抗,他喷着血对我们说那个小鬼附在了姚香菱的身上,只有这样才可以救剩下来的人,要不在7月14之前,我们所有人都得出事。老妖因精神失常伤人致死而被判刑8年,关在朝阳南豆各庄的北京第二监狱。老妖宣判下来的第二天,老杨开车去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科幻小说
完本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