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科幻小说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分节阅读_41
《美女总裁爱上我》

分节阅读_41

作者:路过天涯 字数:4719 热度:15
br/>   出西宁沿着唐代文成公主进藏之路西行145公里,来到位于青海省刚察县境内的青海湖。青海湖浩瀚缥缈,波澜壮阔,高原湖泊那种空旷、粗犷、质朴、沉静的原始之美震慑人心。青海湖北面是壮丽的大通山,东面是巍峨的明山,南面是逶迤连绵的南山,西面是峥嵘嵯峨的橡皮山,山间湖边是苍茫无际的千里草原。离开青海湖,我沿着世界屋脊往西北方向的唐古拉山漫溯过去。
  来到各拉丹东雪山脚下,雪山巍巍,冰封玉砌,一条大河潺潺东流,隆起的坡地上巍然耸立着一块历尽沧桑的石碑,上面赫然刻着“三江源头”四字,这儿就是中国三大河长江、黄河、澜沧江的源头,苍凉大气的中华文明的发源地。石碑被经年的风雨侵蚀得粗粝无比,犹如一个见惯了春花秋月、悲欢离合的老叟,无声地对我说,红唇热吻,转瞬苍凉;万般红紫,终化飞灰。鱼贩子一定来过这里,站在和我同样的地方,看到同样的风景,和我一样的伤悲。我抬头无语问苍天:这蔚蓝的天空下,可有至死不渝的爱情?
  大山沉默,苍天无语。
  西北的天空湛蓝纯净,群山环抱的山谷水秀云高,美不胜收。我掏出老杨给我的那张100块的钞票,在风里点燃,钞票很快就变成一团烈焰。七根七星被并排插在石碑底下,散发出缕缕的青烟,不住地往空中飘去。风烟缭绕间,一个瘦削的身影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大山尽头。

第八十二章 上帝的恩赐
金茂凯悦大厦仅排在吉隆坡的佩重纳斯大厦与芝加哥的西尔斯大厦之后,被誉为世界第三高楼、中国建筑第一高度。站在金茂凯悦88层顶楼的观光大厅上,由上往下俯视,光滑的玻璃幕墙和镀金的熟铜护栏在彩灯的照射下发出耀眼夺目的光泽,呈螺旋型下降的环廊象一摞叠加在一起的黄金手镯,把整个共享空间映衬得富丽堂皇。外面雨点纷飞,灯火辉煌,车流如织,忆及旧事,我仍感到神魂震悚、撕心裂肺。一直站在我身边老胡递给我一根烟,惆怅地说:“我在画报上看到过,太平洋的一个小岛上有一种会发光的海藻,每年都会浮上海面一次,就像这个城市的灯火通明。”
  我们背后忽然传来屎霸和得胜的惊呼,“瑞子,快看!”我和老胡同时转身,吴亦诗和曲丽媛像两朵迎风招展的花儿似的向我们走来,左边的吴亦诗一袭玫瑰色晚礼服,发髻挽成高贵的牡丹结,胸前带着一串熠熠生辉的珍珠,整个人宛如一朵绽放的玫瑰。右边,曲丽媛身着一件宝蓝色V领晚礼服,V领处露出一道雪白深邃的*,黑发垂肩,长裙曳地,走动间,香风四动,波光粼粼,美得不可方物。
  曲丽媛是上帝创作的一件最完美的作品,她的*,每天都让我加深对上帝的认识。一旁的屎霸和得胜变成了两个口流涎水眼冒星星的白痴儿。我咽了口口水,快步走到曲丽媛身前,挡住屎霸他们的视线,说:“喂,你搞什么,怎么披了一块布就跑出来了?”
  她扁着小嘴,眨巴着她那双举世无双的牛眼睛说:“什么叫一块布?这是迪奥今年刚上市的晚装,英格丽褒曼在《卡萨布兰卡》里穿的就是这个牌子,我和亦诗姐今天去恒隆广场买的,怎么,不好看吗?”
  我说:“好看是好看,但是太暴露了,跟没穿一样。以后要穿这样的衣服,只许在我一个人面前穿,大庭广众之下,成何体统?”
  她小脸微微一红,把裙子往上提了提,胸前还是露出一小半的圆球,我不顾她的反对,脱下身上的西服直接罩在她身上,还把两颗纽扣都扣了起来。这套西服是她前两天拖我去外滩3号的阿玛尼专柜买的,一套要三万八,就像一件用人民币织成的外套,穿在身上浑身不自在。
  吴亦诗哈哈笑道:“路大主任,用不着吧。今天我可是陪丽媛逛了一整天,好不容易才买到一件她看得上的,人家西方上流社会都是这样穿的。”
  我摆摆手说:“什么上流社会?我看是下流社会才对,穿成这样,有伤风化。”
  吴亦诗:“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前卫开放的人呢,怎么思想这么保守啊?”
  我说:“你错了,其实我不反对别人穿成这样,别人穿得越少越好,不穿就更好,但自己的女人,那当然是穿得越严实越好,不然我岂不是亏大了?”
  吴亦诗嘻嘻笑道:“这什么古怪理论,再说,我们丽媛还没嫁给你呢,什么‘自己女人’,难听死了。”
  我佯装发怒,“你这个小孩,多什么嘴,要你来干涉别人的家庭内政。”
  她挽着曲丽媛手臂向我侧过身来,哼了一声,“连一个像样的项链都不给人家买,只送了块破玉,就想‘内政’了。也只有丽媛这么傻这么实心眼的人才会答应你,要是我才不干呢。没有钻石,至少也要买一条铂金的呀,你看,她脖子上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我立即反唇相讥:“你懂什么,她这样的女人,任何金银首饰都不足以点缀她。”曲丽媛眼圈儿微红,嘟着小嘴不说话。我一看就心软了,握住她的手把她拉到墙角,柔声说:“等这里的事情结束,我陪你去挑一个,贵的买不起,万儿八千还是没问题的,别难过了,啊?”她喜得脸若桃花、两腮粉红,“大色魔可不许骗人,我今天看好了一条卡地亚的,只要两万三。”
  我一听,立时叫苦不迭,一条链子居然要两万三!还‘只要’呢,这不是拿水泵来抽我的血吗?曲丽媛摸了摸我的头,说大色魔真是个好孩子。说完把身上的西服脱下来递了给我,从那个超大的LV包包里取出一件薄纱坎肩披在身上,我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晚上九点,叶蓓和程大开的订婚仪式将在金茂凯越87楼的“九重天”酒廊举行,而对老胡来说,这是一场夺回真爱的背水之战。程大开与林维标沆瀣一气,胡作非为、罔顾人命,欲置北升于死地,程大开更是老胡的情敌,作为老胡最好的搭档和朋友,无论于公于私,我们都没有理由袖手不管。
  九重天酒廊里,男的西装笔挺衣冠楚楚,女的衣香鬓影环佩叮当,整个酒廊里酒香四溢,芬芳蕴藉。婚礼司仪竟是东方卫视著名的节目主持人李珊珊,以“*门”事件而名动香江的歌星林美娇也赫然在席。死胖子程大开穿着一身黑色西服,扎着一条红黄格子的领带,把他那原本又粗又短的脖子完全挡住了,远看过去,像他的下巴上吊着一条色彩斑斓的毒蛇。那件白底红花的旗袍穿在叶蓓身上,显得秾纤合度,体态婀娜。程大开春风得意,红光满面,一双肥白的手搂着叶蓓的纤腰,与来客谈笑风生,叶蓓脸庞微红,眉宇间仍有少女的矜贵羞涩,显是很不适应程大开在客人面前对她过分亲热,但又不好公然推拒,扫了他的兴。
  我们站在东北角一个不起眼的酒架后面,看着这一幕,老胡怒火中烧,眼中发出慑人的光芒。那是一种只有野兽在面对宿敌时才会有的眼神。
  9点38分,吉时已到,李珊珊上台朗声宣布晚会正式开始,让在座嘉宾共同见证死胖子和叶蓓幸福甜蜜的爱情云云,香港歌星林美娇还献唱了一曲。切了蛋糕、喝过交杯酒之后,最后一个环节是准新郎和准新娘交换戒指,订婚仪式就算顺利完成了。书包 网 bookbao8.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八十三章 绝对诱惑
这时,一个邦德女郎似的绝*子走上前台,拿起蛋糕桌旁的话筒,面若春花地朝叶蓓绽出一个灿烂的微笑,说:“叶小姐,在你们交换戒指之前,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工作又好,为什么不选择嫁一个身材高大、相貌英俊、事业有成的如意郎君,而偏偏选择了程先生呢?”大家都以为这是司仪为了制造高潮而特意安排的一个小插曲,叶蓓反应也很快,马上答道:“身材相貌都不能当饭吃,我选他,主要是因为他人好,他对我好,对月月好。”
  邦德女郎说:“哦?可是你真正了解你未来的丈夫是一个怎样的人?他有着怎样的经历和过去吗?”
  叶蓓:“我不会在乎他过去的经历,因为我也是有过过去的人。我知道,无论生老病死,他都会不离不弃地在我身边,一生一世地照顾我。”
  邦德女郎:“叶小姐,你刚才说你选他是因为他对你好,我冒昧问一句,如果一个一直在做着伤天害理、罔顾他人生命安全的事情的人也对你好,你是不是同样会选那个人?”
  程大开好整以暇地听着邦德女郎和叶蓓的一问一答,突然听到这句话,脸上立即变色,指着她说:“你是谁?谁派你来这里捣乱的?”散落的人群中快步走上来两个理着平头的黑衣人,快要冲上台的时候,左边那个被得胜绊了一个狗吃屎,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另外一个被屎霸截住,用一个塑料袋里包着的硬邦邦的东西顶在他腰间,用阴沉的眼神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正当在场数百位宾客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得不知所措之际,我手中拿着一支录音笔,走到台上,和邦德女郎并肩而立,神情严肃地对叶蓓说:“在你们交换戒指之前,请你先听一听这个。”我按了录音笔的开关,通过录音笔连着的音源线和骡子带来的一对电脑音箱,全场都听到了林维标、程大开他们在开会时讨论的九鹿血液产品能令患者致命的工艺缺陷,还有他们意在搞垮北升集团的阴谋。
  全场先是一片哗然,接着变得安静得出奇,人群中自动让开一条路来,面带愠色的林维标缓缓从人群中走了上来,往我身边的曲丽媛狠狠地盯了两眼,余光狠毒地扫了我一眼,面向众人大声说:“这是他们通过电脑仿生技术制作的虚假音频,全是假的,他们是北升集团派来搞破坏的,大家不要相信他们的鬼话,不要被他们骗了。”
  林维标话音刚落,老胡大踏步走上了台,手中拿着几张清晰的照片,上面是程大开在夜总会的大厅里、在新天地的豪华总统套房里和不同的女子亲热的照片。这是我和屎霸用他那部1300万像素的针孔相机在一个星期之内跟踪*的,按屎霸的话来说,我们这群人都是天生的特工料子,这些在常人看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们做起来却驾轻就熟手到擒来。
  看到这些照片,叶蓓瞠目结舌,一时看看老胡,一时转头看看即将要成为自己合法丈夫的程大开,脸上是难以置信的表情。程大开大惊失色,像被人兜头泼了一盘水似的,浑身大汗淋漓,脸色由红转青,继而白得像纸。
  这时吴亦诗也从人群中走了上来,拉住叶蓓的手说:“叶姐,知人知面不知心,他这样的人,看上去很好,实际上道貌岸然、一肚子的坏水,你不能嫁给他,跟我们走吧!”说完拉着失魂落魄的叶蓓走下了主席台,我们也跟在她们后面往出口方向走去。
  没想到,身后传来一个响指声,宾客中走出一队黑衣黑领带的人拦住了出口,为首的正是上次在春天海景花园被我们连同悍马一起扔进海里的两个小平头。
  林维标走了过来,面向着我们说:“这个地方可不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进来容易,想出去就没那么容易了。”
  我笑了笑,“怎么?林总,就这几个人就想拦住我们?别忘了,在九鹿工业园里,你们可是几千人都没挡住我们啊。”
  林维标目中霍地一闪,虽然极力克制,脸上还是隐隐现出了怒意,他盯着我说:“上次的帐,我迟早会跟你们算。今天是大开和叶小姐的大喜之日,我网开一面,让你们走,但叶小姐必须留下。”
  我没答话,笑望着曲丽媛娇俏秀丽的脸庞,她脸上被灯光映得如牛奶般白皙细腻的肌肤让我产生强烈的抚摸冲动,曲丽媛眼角一挑,对林维标说:“我看你长得还人模狗样的,怎么说起话来没一句人话啊?那个程大开做出了这样的事,还想叶蓓姐嫁给他啊?你们就算留得下叶蓓姐的人,留得住她的心吗?”
  林维标听了,半眯着眼,似乎要把曲丽媛给看透,隔了半晌,阴阴地说了一句:“既然这样,你也留下。”眼眸深处划过一道稍纵即逝的暴戾,显是起了杀机。
  吴亦诗说:“丽媛,别跟他们废话了,我们走。”
  林维标冷笑了两声,又是一个响指,门口处突然涌出了一百多号人,全都黑西服黑领带,整整齐齐地分列在出口的两侧,看来他们在经历了我们大闹九鹿工业园之后,早有防范。
  吴亦诗小声对嘀咕:“这么多人,怎么冲得出去啊?”
  我和老胡相视一笑,说:“包围他们。”txt电子书分享平台 书包网

第八十四章 思念是一根针
吴亦诗睁大眼睛,不明所以地望着我和老胡,以为我用兰博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科幻小说
完本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