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科幻小说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分节阅读_43
《美女总裁爱上我》

分节阅读_43

作者:路过天涯 字数:4692 热度:10
暗的那段时光,这些年来,她一直想到绍兴来看看,她觉得,不亲自到绍兴,是很难领略鲁迅笔下的风土人情的。这次来,就当是还一个心愿。
  这是个雨丝淅沥、雾气迷蒙的夏日,在鲁迅故居门前那条蜿蜒狭窄的小河前,我和叶蓓走在最前面,曲丽媛、吴亦诗在逗小月月,位居中段,老胡骡子他们掉在队伍的最后。
  叶蓓说有话要问我,我惴惴不安地陪她沿着蜿蜒的河堤走了很长一段路,她只是低头思忖,我撑着的雨伞打湿了她半边胳膊她似乎也没察觉到,一句话也没说。我天性愚笨,远不及泡妞无师自通的老胡,她不开口,我只好也陪着她沉默地走路。过了差不多有半个世纪之久,叶蓓终于打破了缄默,“我第一次在机场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很面善。”这句话不但活像电影台词,更有点没来由的伤感。
  “不是吧,难道我长得很像张国荣陈道明?”
  她说:“从第一眼开始,我就对你感到好奇。丽媛有没有对你说过,你身上有一种东西很动人?”
  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恭维我,心下大喜,就凭这句话,我决定在她和老胡发红色罚款单的时候给他们封个大礼,但仍装得若无其事地说:“什么东西?能不能卖钱的?”
  “你像《与狼共舞》里的那个凯文科斯特纳,能让人很自然地联想起茫茫的沙漠、草原、戈壁,还有皑皑的雪山,茂密的森林,这种感觉很特别。我想,你一定和我一样,心里有着抹不掉的过去。”
  我说:“你们学文科的女孩可真能侃啊,那天我只不过是没睡好、脸色发青而已。”
  她幽幽地说:“我是一个快三岁的孩子的妈妈了,我是个快要老去的女人,再也不是从前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女生了。我会看一点相,你嘴唇厚,鼻梁直,心地质朴。胡庸伟薄唇,鼻翼有棱,额角峥嵘,相书上说,这样的人大都天性凉薄,生性残忍。”
  我猛然一惊,心想,她该不会是想对我说,她不能原谅老胡,让我们别浪费时间吧?我说:“不对,老胡是典型的西北汉子,为人豪爽又大方,这几年,我们吃喝他的,没有十万也有八万。我们这群人里,就数他最有钱,我们其它人都是挣一点死工资,而他管销售,有时一个月的提成就好几万,每次发了奖金,至少有一半都被我们打了牙祭。”
  “那是对朋友。对感情,他总是得陇望蜀,觉得下一个会更好,从来也不会珍惜已经拥有的。”
  “这几年来,老胡后悔得肠子都悔青了。经过这么长时间、这么多事,他早已不再是当初的那个浪子了,他对你是真的。这几年来我们一直在一起,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了,你一定要相信我。”
  她脸上有温柔的悲戚,“爱上一个人只需要一秒钟,忘记一个人却要用一生的时间。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来我是怎么过的?我不是一个喜欢自怨自艾的人,最初的时候,我想把他忘掉,重新开始,我试图把自己交给一段新的感情和一个真正爱我的人,却发现,那一切只不过是我的痴心幻想,不管我怎么努力,那些曾经的时光就像在我心里生根发芽了一般。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我失败了,我这一辈子都逃不出他的魔爪。”
  叶蓓是那种浪漫彻骨的女人,她从一生下来就开始痴痴地期盼那个能让她奋不顾身的男人,遇上了便爱得至死不渝。在她最美好的年华,她和老胡共同经历的那段最好的时光,就像一个开满鲜花的沼泽,淹没了她整个的青春,她从此再也无力自拔。我不是一个特别擅长表达的人,然而我明白叶蓓的意思,她之所以不敢答应老胡,是因为她知道老胡天性*,她没有把握能让老胡从此只守着她一个女人,不再去沾花惹草,她再也无法承受生命中的那些背叛和伤害之轻。
  我望着细雨绵绵的天空,把伞往叶蓓那边挪了挪,宽慰她说:“前两年我在公司的图书馆里看过一本书,霍金的《时间简史》,我一直记得里面说过的一段话,时间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力量,它可以摧毁任何东西。过了这么多年,时间不但没有摧毁你们之间的感情,反而让它更浓烈更深刻,它只是把一些原本与你们不相干的人和事过滤掉了。老胡已经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如果没有想清楚,他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请求你的原谅。给他一个机会,也当给月月和你自己一个机会。”
  微雨在我举着的雨伞边缘丝丝缕缕地飘了进来,落在在叶蓓柔弱的肩头,她的步伐像一只归巢的天鹅般舒展徐缓,眼神幽远笑容恬静,脸上的美丽是那种经过岁月磨砺才有的婉转馥郁。我们又走了很久,她一直没说话。
  雨点飘零,落满了整个城市。
  叶蓓不经意间抬起头,看见我只顾把伞往她那边移,我大半边身子都湿了,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你挪过去一点,一会淋感冒了,丽媛妹子可要唯我是问了。”
  我笑说:“淋点雨好,负离子丰富,对身体有好处。”
  “对了,说说你吧,说说你和丽媛。说真的,我和丽媛认识才三天,就好像认识了一辈子一样,我在心里面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妹妹。她那么漂亮,又那么可爱,多招人喜欢啊。”
  我像鬼佬一样把手一摊,拉长了脸,“完了完了,你上当了。错觉,那完全是错觉。我跟你说,她这个小魔女,别的本事没有,最擅长的就是博取同情骗取人心了。她可没你想象的那么好,又骄横又任性,无法无天,更加上,那个那个什么白鹤难填?”
  叶蓓莞尔一笑,“欲壑难填。”
  “哦,对对对,就是欲壑难填,她想要的东西都成千上万,典型的败家女,并且今天要一个,明天要一个,谁被她摊上,迟早要被她搞得倾家荡产。”
  “如果她现在离开你,你舍得吗?”
  “舍得,怎么不舍得,多省事儿啊,还可以给我省不少银子。”
  “你就是嘴硬,心里却不知道有多喜欢她。要是半天见不到她,我看你不牵肠挂肚得跟什么似的才怪。”
  我作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摆摆手说:“那不会,我怎么是这种人,男人嘛,事业要紧,事业要紧。”
  叶蓓嘴角含笑,“连殉情的打算都做好了,还把十万块钱当成冥纸一样撒进山谷里,丽媛什么都跟我说了,你就别装了。”
  我顿时感到大窘,面红耳赤的,心想这么糗的事都被她知道了,老夫还有何面目活在世上啊?
  叶蓓见我不说话,说:“像你这么痴情的男人,真是少见。换了是胡庸伟,他就未必有这个决心和勇气。丽媛是个好女孩,纯净得就像一块水晶,一点杂质都没有,虽然有点小脾气,但我觉得都很可爱,在大根大节上一点问题都没有,你可要好好对她,要不我这个做姐姐的第一个就不过放过你。”
  我忽然觉得叶蓓很厉害,她那双火眼金睛,对一切都洞若观火,就像我的克星一样,在她面前,我那点小把戏完全无效,万万不是她对手,再和她走下去,我怕自己要被她彻底收服了。所谓一物降一物,看来只有老胡才能对付得了她。幸好这时有个人从后面一阵风似的跑过来,用一双纤细滑腻的兰花小手捂住我的双眼,在我颈脖处吐气如兰:“大色魔,猜猜我是谁?”
  我扭身抓住娇憨动人的曲丽媛,把推到叶蓓的跟前,把伞递给她说:“你们俩聊,我,我去找老胡要烟。”
  伞被叶蓓接了过去,曲丽媛杏目圆睁,叉着小蛮腰作河东狮吼状:“不许抽烟,以后再抽,一根罚一百!”
  我且战且退,回了一句:“一百就一百,谁怕谁啊?”书包 网 bookbao8.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八十七章 绍兴之旅
来到鲁迅故居门前,我买了票,八大一小鱼贯而入。穿过两扇黑漆的大门,经过石库门、台门斗和一个小天井,再往东过侧门,拐弯处有口石栏水井,墙上贴一纸,写着“此系周家原物”。我们探头一看,井口布满了蛛丝,井水混浊,还飘着些木屑枯叶。
  废八说:“这口井早都废了,这里的水哪里还能喝啊,鲁迅要是看到了,只怕要气得立即投井自尽。”
  得胜说:“就是,这些管理人员也太马虎了,只知道收钱。如果是我当绍兴旅游局局长,就罚他们每人背一篇鲁迅的《狂人日记》,错一个字罚一百块钱,看他们还敢不敢这样不负责任。
  吴亦诗说:“乱说话,该掌嘴。”抱着小月月蹬了他一脚,小月月高兴得咯吱咯吱地笑个不停。废八一把抱过小月月,佯装要把他扔进井里,把小月月吓得哇哇大哭,叶蓓又和曲丽媛走到里面去了,任凭吴亦诗怎么哄也停不下来。老胡见状,一个箭步跨了过来,对小月月说:“月月别哭,看叔叔帮你打坏蛋。”说完扎起马步,隔空超废八打了几拳,废八夸张地左晃右摆,还连连后退,口中哎哟不停,最后身子一飞,撞在墙上,双眼翻白,舌头软软地垂在外面。老胡把月月抱了起来,对他说;“以后有坏人欺负你,叔叔就帮你打他们好不好?”
  说来也怪,老胡一抱起小月月,他马上就不哭了,点了点头,用胖乎乎白嫩嫩的小手搂着老胡的脖子,嗡声嗡气地说:“胡子叔叔,你做我的爸爸吧,以后有坏人来欺负我和妈妈的时候你就可以保护我们了。那个程叔叔只喜欢妈妈,不喜欢我,我不要他做我爸爸。”
  老胡的胡子长得又浓又粗,两天不刮就跟本拉登似的,也难怪小月月叫他胡子叔叔。老胡听到,眼圈立时就红了,紧紧抱着小月月,在他红萝卜似的脸蛋上亲了几下,小月月被他的胡子扎得咯咯笑了起来。
  吴亦诗叹了口气,对我们说:“什么叫骨肉相连,什么叫心有灵犀,这就是了。”
  我看到废八和骡子忽然凝固的表情,侧头一看,叶蓓站在长廊的拐角处倚墙而立,眼中泪光晶莹,显然是看到了刚才的一幕。曲丽媛兴冲冲地跑了过来,挽着叶蓓的胳膊,看到我们一个个都面目呆滞,不明所以,问:“哎,你们都怎么了?”
  我笑笑,对曲丽媛说:“没事,废八长得太恐怖,把月月吓哭了。”我朝废八吐了下舌头,做了个鬼脸,废八像猿人泰山般直捶胸脯,向我怒目而视。
  吴亦诗对废八说:“你瞪人家干嘛,路瑞说得不对吗?”废八马上软了,愁眉苦脸的,委屈得像一个被家长冤枉偷吃零食的小孩。吴亦诗走过去,依偎在他身旁,甜蜜地说:“可是我就是喜欢你这个丑八怪。”说完一屋子的人都笑了起来。
  沿着井边的长廊往里走,只见一进大屋,牌子上的注释说这是鲁迅的出生之地。西首一间卧室里,还有一张鲁迅睡过的铁梨木床,这个床宽大结实,我想再睡几十年也没有问题。如果能出租就好了,我租回去睡几年,以沾染些灵感和才气,到时曲丽媛生出来的小孩如果有鲁迅的一半才情,拿十个八个诺贝尔文学奖还不是岔的。想到这里,我心里美滋滋的,偷偷望了曲丽媛一眼,不想她也正在看我。她看到我贼眉鼠眼的,撅着小嘴过来在我的胳膊上揪了两下,以中情局审问犯人的口气问我:“说,偷偷摸摸的看我干什么?”
  我被她揪得嗷嗷乱叫,说:“冤枉啊冤枉,我哪里有偷偷摸摸地看啊,我这是光明正大地看。”众人都乐呵呵地望着我们。
  她见人多,不好下重手,把我往前堂里拉。来到小前堂,这里是周家会客吃饭的地方,鲁迅孩提时代常在这里读书、写字、画画,一道宽大的屏风挡住了他们的视线,曲丽媛作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揪着我的胳膊逼问我:“大色魔,你给我老实交代,刚才是不是在想一些不健康的东西。”
  我忍着痛,委屈地说:“我,我是想,如果和你在鲁迅先生睡过的床上繁殖后代,那样也许会生出一个文学天才出来,将来填补国内没有诺奖的空白。”
  曲丽媛气急败坏地说:“我就知道你会往这方面想,你这个胸大无志的大色魔,整天就知道想乱七八糟儿童不宜的东西。”她张牙舞爪,恨不得要扑过来咬我。
  我伸手挡住她,“等一下,等一下,让我先说完再动手不迟。首先,我不是儿童,我是个成年人,所以,我这么想就不能算乱七八糟。其次,我顶多算得上胸无大志,胸‘大’无‘志’的是你。”
  她才意识到刚才匆忙之下一时口误,把“胸无大志”说成了“胸大无志”,羞得粉脸通红,立即收住脚步,以手掩口,两只妙目雷达似的地往四周扫去,见没人,才松了口大气,嘟着两瓣樱唇,气呼呼地望着我,胸口起伏,腰肢纤细,双腿修长,真是个小腰精,看得我荷尔蒙激增,以迅雷不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科幻小说
完本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