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科幻小说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分节阅读_44
《美女总裁爱上我》

分节阅读_44

作者:路过天涯 字数:4701 热度:10
及掩耳之势一把揽住她的细腰,就要往她嘴上印过去,她哎呀一声,侧脸避开了我的突然袭击。
  我正要再次发起快速进攻,不料却听到屏风后传来几声咳嗽声,把我俩给吓了一跳。我拉着她走到屏风背后一看,心里暗叫不妙。屏风之后有一个二十来平米的天井,有两个长相俊秀气质清雅的姑娘在这里吃午饭,看样子是鲁迅故居的管理人员。她们的菜盘里盛着腊肉干、香肠,还有咸鸭蛋、萝卜干和青菜,伙食不错啊。这两个管理员态度都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见到我们,神色忸怩,看样子是不会邀我们共进午餐的了。曲丽媛赶紧拉着我往回走,无心再看前面的景观了。往回走的路上,碰到叶蓓和吴亦诗她们,她们问我们干嘛?怎么这么快就看完了?
  我顾不上和她们多说,回头在风里丢下一句,我们在百草园门口等你们,然后快步走了出去。书包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八十八章 你若尚在场
从鲁迅故居出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我和曲丽媛迈着小碎步走在流水潺潺的小桥上,荒草为隐,雨露为洗,空气清新得像是在森林深处。一群孩子欢快地从我们身边骑着自行车打马而过,风里飘荡着他们清脆的童音,像波浪一样一漾一漾地在我耳边缓缓掠过。我站在桥上,望着那些孩子渐渐远去的背影,我深刻地感觉到,有一些东西已经彻底地从我的生命里消失了。我曾经有过和他们一样美好的青春,甚至比他们还好,但是那些逝去的时光,我再也挽不回。
  暑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曲丽媛见我木木然地站着一动不动,怅然若失,从后头走过来柔声问我:“大色魔,你怎么了?”
  记忆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刀。我想起蓝蔚渝临死前那个凄美绝伦的笑容,胸口处像被一把尖刀猛地扎了进去,鲜血喷涌,心中蓦地一痛,眼中险些掉下泪来。曲丽媛双臂从我腰间环过,搂着我,把头靠在我的胸膛上,能听见我急剧的心跳。
  世界安静如初。一会儿,曲丽媛抬起头来,温柔地吻我,我的泪水滚滚滑落,沾湿了她花蕾般的脸庞。良久之后,我们分开,她用纸巾擦去我脸上的泪水,静静地依偎在我身上,什么也没有问。我忽然醒悟到,曲丽媛才是那个能够陪我走完这一生的人。蓝蔚渝的心太远,我抓不住。
  这时,废八得胜他们一群人杀到,废八用他那破锣般的嗓门大喊:“大家快看啊,不要钱的好戏,不看白不看。”
  曲丽媛小脸微红,转身向人群冲了过去,废八见她风风火火地杀来,以为她要撒气,急得差点要跳河,曲丽媛只是抓住吴亦诗的胳膊,嗔道:“亦诗你也不好好管教管教你们家废八,他真讨厌。”
  吴亦诗笑说:“他怎么了?他说得很对嘛,谁让你们在光天化日之下搂搂抱抱的。”
  曲丽媛皱着眉头跑去挽住叶蓓的手,“叶蓓姐,你看,他们俩合起伙来欺负我。”
  叶蓓抚着曲丽媛柔顺的黑发只是笑笑,没说话。小月月对老胡说他要嘘嘘。众人都停下了脚步。曲丽媛一听,说:“我来我来。”过去抱住小月月,帮他脱了裤子,然后一把将他抱了起来,正对着废八,说:“月月,快嘘嘘。”一股笔直的尿注立时向废八劲射而去,废八落荒而逃。一群人笑得东歪西倒,连矜持的叶蓓也哑笑失声。
  百草园是鲁迅童年时代的乐园,这儿有“碧绿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可以品尝到紫红的桑椹和酸甜的覆盘子,可以在矮矮的泥墙根一带捉蟋蟀、拔何首乌,夏天在园内纳凉,冬天在雪地上捕鸟雀”。叶蓓说这些童年趣事,直至晚年还引起鲁迅美好的回忆,她如数家珍,向我们娓娓道来。我这个文学伪青年,只顾着吃在门口卖的茴香豆,完全心不在焉。
  进得园内,见一片茂密的竹林,林子邻旁是一片绿的小白菜菜地,一个老农担着浇灌桶在精心洒水,他见到有游客进来,抬起头给了我们一个慈祥和蔼的微笑。来到园子的后边,那儿有一个泛满了绿色青苔的小池塘;旁边是一片种着杂七杂八的树木的林子。我们走进林子,希望能发现一两只蟋蟀或是何首乌,却踪影全无,大概早被顽皮的少年鲁迅和他的农民朋友章运水捉绝拔光了。
  废八随手捡起一根竹子,装模作样的劈划了几下,吴亦诗也捡起一根,跟他过起招来,他们俩像是事先练习过一样,配合得恰到好处,很有几分观赏性,我们都鼓起掌来。
  得胜问:“喂,你们这套招数叫什么名字?是不是叫刺驴剑法?”
  废八说:“我们这是*素心剑法。”
  吴亦诗在废八身上轻打了两下,说:“呸,你是欧阳疯,我是小黄蓉,用的是洪七公的打狗棍法。”
  
  我一时手痒,也想拿根竹子上去跟废八划拉两下。才抬腿走了两步,在厚厚的落叶里,突然踢到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那东西竟象皮球一样滚了开去,低头一看,却原来是一只柚子!我再仔细一看,地上横七竖八地躺了十多个金色的柚子。抬起头来一扫,老天,树上金灿灿的一片全是柚子,密密麻麻地压满了枝头。这百草园怎么竟成了花果山?现在时值仲夏,没到暑假,游人不多,更何况这么一个犄角旮旯,更是人迹罕至。
  我对他们说:“快看,我们可以大饱口福了。”我把身上背着的包包卸下来交给曲丽媛,想爬上树去,可是由于我久不习练,爬树功夫已大不如前,居然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还累出一身汗来。
  废八说:“哪里用这么麻烦,看我的。”他双手划了个半圆,嗨地一声朝树上打去,由于功力不够,柚子树纹丝不动。他往后退了几步,抡圆了胳膊,又猛地朝树干打了几掌,树只微微晃了几下,并没有掉下柚子来。
  得胜:“你这叫什么功夫?”
  废八:“降龙十八掌。”
  得胜:“未伤敌,先伤己,我看你这叫七伤拳才对。”
  废八瞪了得胜一眼,改用鲁智深倒把垂杨柳的招式,像只发情的公牛般冲到树下一阵猛摇猛拔,树上唏哩哗啦掉下一片树叶,柚子却是半只也不见。废八老羞成怒,对着柚子树骂道:“你奶奶个熊啊,再打不下来看我不把你给锯了!”
  曲丽媛捏着鼻子,拍了拍我,指了指树林的北边。我朝那边望过去,见树林那边有个粪池,粪池的边上有根长竹篙,怪模怪样的,一头还挂着一黑色塑料桶。我笑对曲丽媛说:“废八还有一个绰号叫屎霸,还是他去比较合适。”
  我把长竹篙的方位指给废八看,废八喜形于色,立即飞奔而去,发现竹篙的一头连着一个黑色的塑胶桶,原来是个掏粪勺,他乐淘淘地提着掏粪工具颠了回来,在树下一阵狂扫,虽然没有屎尿倾泻而下,却臭不可闻。曲丽媛、叶蓓、吴亦诗见状赶紧躲得远远的,老胡也抱着睡熟了的小月月远离这鲍鱼之肆。
  那个掏粪勺至少有两斤重,废八不好发力,我叫他踢掉掏粪杠前面的那个桶,他觉得我言之有理,点头照办,两脚踹掉了竹篙一头的那个桶,这下就顺手多了,一打一个准,不一会就扫下了七八个大柚子。我说够了够了,他仍觉得意犹未尽,哗啦哗啦地又打了五六个下来才停手。我、得胜、废八和骡子一人挑了两个大的抱在怀里,决定先逃离这是非之地再说,免得让人“人赃并获”。为了销毁罪证,废八把作案工具扔到了草丛深处,想必已不能再用来掏粪了。
  我们捧着柚子急不可耐地奔了过去,希望和这些随军家属分享这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我用随身携带的瑞士军刀切开四只最大的柚子,剥了皮,掰开来分给大家,随军家属们都不敢吃,估计是嫌脏。

第八十九章 骡子的笑容
废八说:“门票35块钱一张,已经把柚子的钱包含在内了。你们不吃,那可对不住这35块钱了。”
  吴亦诗说:“我们才不吃呢,谁像你,跟猪似的。”
  废八摇头说:“暴殄天物,不懂得欣赏。”手里却一刻也不停,迅速地剥了好几帘柚子,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吃得汁水淋漓,三下五除二的就消灭了一整只。
  可能由于没到季节,要不就是肥料不足,柚子吃起来又酸又涩,把我的牙都要酸倒了,我吃了一片就不吃了。废八却令人吃惊地连吃了三个,我们都怀疑他上辈子是一只果子狸。
  石山的对面是一间卖文物古玩的屋子,趁我们在大开柚子品尝会的时候,随军家属进去转了一圈,出来的时候却不见了我们,她们在慌张地四处张望,迷惘彷徨如一群走丢的孩子。此刻我们正在山顶上忙得不可开交。石山不高,只有几十米的海拔,山上山下都长着一大片桑椹子。得胜和废八爬到树上摘桑葚子,我和骡子在地下接,双手被熟透的桑葚子染得血红。得胜和废八拿起几颗桑葚子朝山下的家属们扔下去,一颗砸在曲丽媛头上,一颗砸中了吴亦诗的肩膀,然后赶紧缩回脑袋躲了起来。
  她们放眼四望,仍不见我们的踪影,吴亦诗大喊:“张建毅,你这个死人?快给我滚出来!”曲丽媛也把手圈在嘴边喊:“大色魔,我给你买了礼物,快出来。”废八探出半只*,朝底下喊:“圣旨驾到!”我立即把手中的布条从山顶抛了下去,长达十几米的布条哗啦一下从山顶垂了下去,展现在家属们的面前,曲丽媛一字一顿地念道:“宝蓓,请让我再爱你一次。”老胡忽然从山脚下的石头后面现身,手捧着一大抔用桑叶包着的桑葚子走了出来,站在叶蓓的面前,小月月拽着老胡的衣角,迈着小腿,笑嘻嘻地站在旁边。
  吴亦诗惊叹道:“哇,好大好熟的桑葚子啊,叶蓓姐,这是给你的。”曲丽媛这个调皮边推叶蓓边起哄:“宝蓓,你接啊,快接啊。”叶蓓双颊酡红,背转身去,低着头,双手交叉,在不住地揉着手指。
  老胡把桑葚子交到小月月手中,抱着他绕到叶蓓跟前,小月月年纪虽小,却聪明透顶,一教就会,他把桑葚子往前一递,说道:“妈妈,这是胡子叔叔给你摘的。”叶蓓只好接了过去,深深地忘了老胡一眼,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吴亦诗和曲丽媛围着叶蓓左右,高兴得手舞足蹈,废八和得胜也从树上跳了下来,和我击掌相庆,骡子在一旁看着我们,安静地微笑。
  多日之后,我才明白那一刻骡子的笑容有多么的苍凉。
  家属们从桑树后面的的小径登山了山。曲丽媛买了两本小书给我,一本是介绍鲁迅生平的,还有一本是介绍绍兴旅游和文物景点的,说我文学修养太差,要加强学习,为了不被罚款,我只好皱眉接受;吴亦诗和叶蓓则一人买了一张翻拍的鲁迅先生照片。我们坐在山上的石板凳上吃茴香豆和桑葚子,熟透的桑葚子饱满多汁,茴香豆香脆耐嚼,搭配着吃,风味别具。我正吃得津津有味之际,头顶的浓荫处传来一片“叽哩叽喳”的声音,接着我的衣服和头上“劈劈啪啪”的落了一些东西,那东西有吸附性,跟一落下来就马上滚开的桑椹子截然不同,我隐隐约约觉得什么地方有点不太对劲,但不对劲在哪,又说不出来。我抬起头来往上看,这时我的左额上落下一陀东西,湿软湿软的,还有微温……有些事情,当你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它早就不对劲了。
  曲丽媛指着我额头上那坨正要往下滑落的东西,问:“这是什么?”
  废八说:“哈哈,这是著名的鸟屎。”然后搂着得胜笑得几乎要断气。
  我这才反应过来,一个神龙摆尾,把额头上那陀鸟屎甩飞了出去,用手擦了两把,连忙捂着脑袋飞奔下山。我操他大爷的,原来刚才我坐的地方,头顶正好是一鸟窝,可惜等我发现的时候,身上已经落满了鸟屎。我急忙跑下山,脱下T恤一阵乱抖,拿出纸巾在头上又抹又擦的,膻味终是难去。我在心里暗暗怪责鲁迅没在小说里写上这么一句“在百草园里偷吃柚子后坐在假山上吃桑葚子应谨防头顶鸟屎”,使我遭此奇耻大辱。
  吴亦诗捂着嘴笑说道:“这真是报应啊,谁叫你们偷吃人家的柚子和桑葚子。”
  我说:“偷吃的又不只我一个,再说,吃得最多的是你们家屎霸同志。”
  废八笑说:“嘿嘿,上天呢是最公平的,皇天有眼嘛。”
  那件耐克的T恤是说什么也不能再穿了,我光着膀子在跟废八和吴亦诗这两口子斗嘴,曲丽媛却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害我寡不敌众,双拳难敌四掌。一会,曲丽媛跑了回来,手里拿着一件老式马褂,前面有鲁迅的头像,后背上还印着乌篷船,她说这是古董屋里出售的唯一的一款衣服,别的就没有额。我饥不择食寒不择衣,只好将就先穿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科幻小说
完本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