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科幻小说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分节阅读_45
《美女总裁爱上我》

分节阅读_45

作者:路过天涯 字数:4811 热度:16
着,他们全都像看马戏团的动物一样望着我,废八说:“如果再有一顶乌毡帽,就是活脱脱的一个闰土了。”众人大笑。
  山后是一片方整的盆景,约有两百来盆,奇形怪状的,树根种类也不一样。这些盆景多半是后人所栽,少年鲁迅若在此,这里不树倒根歪才怪。废八踏上一块没有盆景的石板摆出一个白鹤亮翅的姿势,想让吴亦诗帮他拍一张以盆景为背景的照片,不料那石板从中断开,他一个踉跄摔下来,人仰马翻地趴在草地上,一动不动,跟半身不遂似的。
  得胜哈哈笑道:“你变招变得真快,一下就从白鹤亮翅变成了黄狗扑食。”这时,两个胸口挂着工作牌的园区管理人员缓缓从石山处走来,我赶紧扶起废八,和众人一起抱头鼠窜。

第九十章 一个调皮一个淘气
绍兴的古城区,到处是阡陌纵横的水道,居民们沿着河边淘米、洗菜,千百年来从未变过。不时有载着蔬菜的乌篷船划来,吆喝着,岸边的人家就从屋里出来,买了沿河漂洗,这已吆喝了千百年的买菜声随着水波缓缓地荡漾开去。乌篷船的船篷用竹编成,中间夹着竹箬,呈半圆形,用烟煤和桐油漆成黑色,船头雕着虎头,似在微笑,乍一看上去还有点吓人。船舷与着水部分左右两侧都画着尉迟恭和秦叔宝的画象。船夫现在都不带乌毡帽了,也不象陕北的农民头上缠一块白布,而换上了时新的款式,一个个都搞得跟黑社会似的。
  我们沿着河岸缓缓行进,往市郊的东湖景区方向走去。途中遇到几艘乌篷船,船夫说可以沿着河岸把我们送到离东湖最近的地方,只要60块钱。吴亦诗和小月月都闹着说要坐乌篷船,况且从这到东湖景区还有好几里的水路呢,价钱又便宜我们没有理由不答应。废八和吴亦诗抢先跳了上船,他们一上船就和船夫理论起来,一会又跳了上岸。原来这种乌篷船船舱很小,每艘只能坐两到三个人,照这样算,我们这一行九人,就得四艘船。我一听,嘿,正合我意,于是赶紧掏了300块钱交给其中一个船夫,叫他们平分,船夫欢天喜地地接了钱。
  废八不解地问:“摆阔啊你?为什么要做冤大头?”
  吴亦诗也帮腔道:“就是,这不摆明了便宜了他们吗?”
  我瞪他们一眼,说:“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少废话,赶紧上船。”一上船坐好,他们就明白了我的用心良苦。废八和吴亦诗一艘船,我和曲丽媛一艘船,得胜和骡子一艘船,那么剩下的老胡和叶蓓只能坐一艘船了。
  曲丽媛贪玩,上船的时候把小月月抱了过来。小月月浓眉大眼,脸蛋圆乎乎的,是个小胖墩,非常惹人喜爱,再加上这几天和我们混熟了,一点儿也不认生,喊我路叔叔听得我心里那个甜,蜜糖都赶不上。船夫脚躅手划,小船缓缓行使在清幽的小河上。绍兴不仅江河如网,船只如梭,还有数不胜数的桥,船夫说有3000多座。近处的河道、舟楫、堤岸,远方的田野、村落、山影,好象一切都浮在水面上,青石筑砌的岸堤将水面劈成两半,绵延至水天极目之际。
  小船经过一座阔达十米的石拱桥,光线一下暗了下来,我莫名地想起了宾医生曾经给我发的那个信息:桥都坚固,隧道都光明。一过桥洞,小月月和曲丽媛就在船上互相泼水,一个调皮一个淘气,嘻嘻哈哈闹个不停。望着这两个小可爱,我心内柔软异常。
  正当我陷入曲丽媛和小月月制造的温情中父爱泛滥之时,小河拐角处传来一阵马达的“哒哒声”,我扭头一望,一艘快艇从拐弯处“轰”地开出来,气势汹汹地朝我们驶来,越驶越近,丝毫没有减速避让的意思。船离我们越来越近,在快艇离我们不到十米远的时候,我依稀看见开艇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表情凶狠,他身边还有一个戴墨镜的,约莫四十岁出头,沉静的神情里有一股令人生畏的阴鸷。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我忽然想起了,他们是何学良、何学善两兄弟。来的既然是这两个人,摆明了不会有什么好事。这时再叫船夫把船划到岸边靠岸,显然已经来不及了,我从船尾一跃而起,抢过船夫的船桨,站在船头,快艇即将撞过来之际,我把船桨朝开艇的何学善飞掷过去,遗憾的是被他低头避过,船桨砸在了快艇的船舷上。何学善迅速调整好方向盘,猛地朝我们撞了过来,我立即反身扑向小月月和曲丽媛。然而还没等我的身体落下来,我们的乌篷船“砰”地一声就整个翻了,我被倾侧的船身打了一下,跌落河中,我并不慌乱,闭住了气,刚把头从水里露出来,就看见快艇的船头直挺挺地朝我撞来,要是被它的马达卷中,我的脑袋立刻就要变成一团肉酱,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立即潜入水中,往后游去。待我再次从水里冒出头来的时候,发现老胡和废八也跳入了水中,他们两人眼神空洞,表情呆滞,叶蓓呆呆地望着波光粼粼的水面,中间有一道被犁开的水痕延伸至远方,旁边的水纹不断地向岸边荡漾开去,曲丽媛和小月月却已不知去向。
  我们水淋淋地爬了上岸。废八说除了何学善何学良两兄弟开的那艘快艇,后面还有一艘,也是两个戴墨镜的黑衣人开的艇,也是一上来就一声不吭的发动突然袭击,得手之后马上往前面的大河开去,那里出了主城区,水域宽广,一转眼就跑得不见踪影,想追也追不上,看来他们是早有预谋,早就精心设计好了的。我出道以来,一直是我算计别人,让别人乖乖地束手就擒俯首称臣,现在不仅自己老婆被绑了,连老胡和叶蓓的心头肉都被一块劫走了,这个乌龙可闹大了。
  我们在岸上焦躁不安地抽着烟,一根烟没抽完,得胜和骡子就先后收到了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一个小时之后,带500万现金到云东路95号的绍兴钢铁厂,要是敢报警或者是迟到一分钟,就给他们准备好敛尸布!书包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九十一章 营救行动
得胜问要不要报警?我和老胡同时说:“不行,不能报!”谁要是觉得警察能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救苦救难,我只能说他们太天真,香港警匪片看多了。现实生活中,绑票得手和绑匪撕票的比率远高于破案率。现在我们最亲密的人在对方手里,我们绝对不能冒这个险,我们不能容许出现哪怕一丝一毫的闪失。但是想我们缴械投降乖乖就范,那他就太低估北升四杰了。
  经询问,船夫说钢厂离此地还有一段路程,现在离三点还有整整一个小时,按照何学善他们离开的时间来推算,他们现在应该还在去往钢厂的路上,如果能赶在他们到达钢铁厂之前先埋伏好,我们就能因时制宜,伺机而动,说不定能一举扭转这种极端被动的局面。于是,我们兵分两路,骡子、得胜和废八立即火速赶往钢铁厂,我和老胡他们去银行提钱,手机一律调成震动,随时互通声气。
  我手中的金卡是一张随时可以提现的工商银行VIP卡,只要提前10分钟给工行总行的鲁行长打电话,我可以在中国任何一个工行网点提完所有的钱。上次那10万块钱我已经用自己的工资补进去了,因此,不到半个小时,我就顺利地提现了。在此期间,我一直给老板打电话,他的5个手机全都关机,阎彤彤的手机也打不通,多半在飞机上。时间无多,我不再寄望能从老板那里得到任何实质性的帮助,我给他发了一个信息,扼要说明了目前的紧急情况。
  我和老胡都在劝说叶蓓和吴亦诗不要以身犯险。叶蓓爱儿心切、心焦如焚,说什么也不肯先回上海,吴亦诗的理由则是有难同当、一个好汉三个帮。这毕竟是面对一伙有组织有预谋、居心叵测、穷凶极恶的绑匪,而不是去春游,人越多越好玩,她们很可能会成为我们的负累和牵绊,但是时间紧迫,任务凶险,我实在不知如何在短时间内说服她们。我心乱如麻,躁乱欲狂,以往那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定力消失殆尽。为了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我把燃着的烟头狠狠按在自己的手背上,烧得手背上的皮肉吱吱作响、火星四冒。他们都吃惊地望着我那张由于要忍受创痛而扭曲变形了的脸,以为我要失控了。几秒钟之后,那阵最强烈的灼烧痛感慢慢淡去,我长长地嘘了一口气,身上汗如雨下,对她们说:“我没事了,咱们走。”老胡拍了拍我的后背,我提起地上那个装着500万人民币的蛇皮袋,和他们一起走出了银行贵宾室。
  来到马路上,我招手叫停了两辆出租车,我和老胡坐一辆,让叶蓓和吴亦诗坐一辆。叶蓓她们的车走在前面,我们跟在后面,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叶蓓他们的车往右拐,我叫司机往左拐,老胡大惑不解地问我:“瑞子,你这是干嘛?”
  我平静地说:“我们要摆脱她们,不能带着她们,她们帮不上忙,去了只会使情况更加复杂,我不能再让她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发生意外。”我和老胡是老搭档了,我一说他就明白了。我让老胡编了一条信息发给叶蓓:情况有变,对方通知我们推迟两个小时再进行交易,我们怀疑被对方盯上了,你们先回鲁迅故居,在门口等我们,我们一摆脱他们马上就过去跟你们会合。叶蓓一连发了好几条信息过来,我叫老胡一律不回。三个小时之后,如果顺利,我们可能已经带着曲丽媛和月月,连同那500万安全地回到上海了。
  我们的出租车在一个分叉路口调了头,绕了一个圈子,重新往云东路开去。我和老胡在钢铁厂对面的那一排老榆树底下下了车,离三点还差十五分钟。骡子、废八和得胜像几个鬼魅似的忽然从背后的一间杂货铺里冒出来,把我们结结实实吓了一大跳。我们走到杂货铺背后的巷子里,左右都有民宅的屋檐遮得严严实实,应该不会被发现。废八说这里是绍兴的钢铁总厂,占地好几百亩,有两个大门,一个侧门,他们趴车进去转了一圈,里面大部分是正在生产的车间,有的车间管得严,不好进去察看,估计他们也不会把曲丽媛和月月绑在里面。我原本以为这是一个废弃的工厂,那样的地方最适合不法交易,看样子这跟我的设想出入很大。在敌我交锋的过程中,最吃亏的就是摸不透对方的套路和底牌,如果完全按照对方的命令行事,最后的结局只能是成全对手,成为任人宰割的战俘和彻头彻尾的失败者。我憎恨失败。我这前半生曾被命运、社会、家庭和学校无数次打败,一直在独自品尝失败,我已经受够了。现在,我想让对手尝尝这种滋味。
  三点的时候,我收到了何学善发来的信息:从工厂大门往西走,从侧门进去,三号车间。骡子说从正门进去,在一个锅炉房的后面可以直通三号车间,他说他和得胜走正门,我们从侧门进,好互相策应,以免被他们一锅端。我点头说好,和他们分头行动。
  钢铁厂的侧门虚掩着,无人把守,我们三人推门走了进去。里面空阔的地面上堆满了零零散散的废旧钢铁,有大型的机械设备、有被压扁的汽车,甚至有体型庞大的废弃轮船。绕过那片乱坟岗似的废铁堆,穿过一条用煤渣和碎石铺成的泥石路,面前出现一座顶尖高耸、底座宽阔的厂房,车间大门旁边的墙壁上有一个用红油漆写成的大大的“3”字,由于长期的日晒雨淋,早已灰败黯淡,油痕沿着墙壁缓缓向下滑落,像一只正在哭泣的巨眼。
  我抬头望天,乌云笼罩,天色阴沉。我们步履沉重地走进了车间,立时感到令人窒息的热浪扑面而来。原来3号厂房是钢铁厂的熔铁车间,这里有两口正在作业的巨大熔炉,把外面那些废铁烧熔,铁水通过槽道流到后面的铸铁车间去,因而高温炎热,热得我们汗流浃背,几乎喘不过气来。
  我们刚想开口叫唤,忽然看到眼前有什么在晃动,举目一看,只见两条绳子从高达数十米的车间顶部的钢架上直垂下来,把曲丽媛和月月一左一右吊在空中,而她们的底下,正是那两口热气腾腾、铁水翻滚的熔铁炉!曲丽媛和月月被五花大绑地牢牢捆住,嘴巴上粘着封口胶,脸上被眼泪、汗滴和泥污染成一个黑乎乎的大花脸。见到我们来了,她们俩眼泪直冒,拼命地摇动身子,身上的泪水和汗珠掉进熔炉里,立时发出“吱”的一声,随即冒出一缕青烟,要是她们掉下去,必定尸骨无存,看得我们心惊肉跳、魂飞天外。

第九十二章 不速之客
所谓关心则乱,我和老胡都吓呆了,双腿抖得几乎站都站不住,还是废八冷静,他朝曲丽媛和月月喊道:“曲总,月月,你们俩别动,都别动。没事的,我们马上救你们下来。”
  “哈哈哈,大话说得真是动听,救她们下来?你们凭什么?凭什么?”何学善忽然现身,站在三层楼高的锅炉顶部,居高临下地朝我们发问。
  我右手狠狠地掐了一下左手背的伤口,疼痛使我清醒了下来,我说:“钱我们已经带来了,你快把她们放下来!”
  “你就是路瑞是吧?路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科幻小说
完本科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