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排行榜 总推荐榜 月排行榜 周排行榜 日排行榜
首页 > 最新章节 > 科幻小说 > 白领丽人2.0 > 分节阅读_7
《白领丽人2.0》

分节阅读_7

作者:沈童 字数:4592 热度:11
个女人最最后悔的就是自己没有能够抓住属于自己春天的那一抹年轻的粉红。”温蒂长叹一口气,低声喃语道。
  “嗯,什么?”米兰没有听清楚,追问了一句。
  但是温蒂突然笑了,冲着她说道:“现在不讲究气质了,现在真正流行的却是女孩子的可爱和活泼。”
  她是感叹自己——在写字楼里,待得太久,习惯了人前的倚老卖老,用来竖立自己的威信,保持所谓的气质,却不觉得这样的岁月会使人变老。当被一个年轻女孩子以这样羡慕崇拜的眼神看着她时,温蒂知道自己虽然也不过就是比米兰大了三、四岁,但却已经成了阿姨、大姐辈的人物。
  她并不是不喜欢闪亮耀眼的绸缎,也并不是十分喜欢柔弱精致的丝纺。只是,对于她来说,绸缎的光彩是女孩子一生之中的高潮,而丝纺的柔软却是女人平静下来的压抑和隐忍。
  温蒂的高潮早已过去了,或者说,她的高潮还没有来到,就已经消失了。世界上有一种人,她们不是因为历经了磨难或是挫折而憔悴,她们只是因为一无所获而枯萎。
  夜色如此凉,凉得让她不由地想要掉起泪来。
  米兰并不知道温蒂为什么会如此地郁郁寡欢?但是,受她的影响,她也变得有些低落起来——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在午夜十二点钟敲响的时候,恢复了原样。今天晚上,在礼服店里的试装就像是灰姑娘故事里的盛大的舞会一样,而午夜十二点钟的钟声即将敲响,一梦醒来,她也会一切都恢复原样吗?
  思忖之间,米兰的心里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地渴望起金钱来。
  半个小时以后,司机过来接她们。
  临出门的时候,礼服店的辛迪在米兰的耳边悄悄地说道:“女人的外衣可以因为个人的喜好追求随意和休闲。但是女人的内衣绝对不能马虎。因为它是女人最贴身的呵护,我们女人都应该要学会珍爱自己。”
  米兰红了一下脸,轻轻地点着头,感谢辛迪的指点。这一晚,她学会了很多,不只是有关衣服的知识,更多的是她对人生的一种崭新态度。另外,最有收获的就是自己与温蒂的关系好像亲近了一些。
  看起来,她也不是一个十分难相处的女人。
  温蒂坚持要司机先送米兰回家,执拗不过,米兰只得答应。汽车在巷子口停下,米兰下车前忽然轻轻地握住温蒂的手,迟疑了很久,她才说了一声“谢谢!”。
  她想要表达的并不只是对温蒂陪伴了她一晚上的感谢,更多的是感谢温蒂曾经有意或是无意地暗中帮助。
  温蒂没有吭声,轻轻地回握了一下米兰,然后放开,吩咐司机调头回家。
  这一个晚上的夜色真是凉啊!但是米兰和温蒂的心里同时升起了一股暖意。书包网 电子书 分享网站

16、醉后,被老板扶进房间。(1)
第二天下午,米兰和温蒂早早地离开公司,随着司机去礼服店换装。乔安娜和苏菲一早便知道米兰将要参加今晚的酒会,一脸的羡慕和嫉妒,言语之间泛着酸水,难免有些夹枪带棒。倒是安妮,显得十分亲昵,关心地叮嘱她,酒会上应该要注意的细节——哪些应该怎么做?哪些又不应该怎么做?
  到了晚上六点半的时候,卫宗恒出现了。他穿着一件白色的小V领长袖丝棉T恤,下身搭配着同样白色的直脚修身长裤,打扮地十分年轻。
  礼服店里的职员一个劲地夸说:“卫先生的穿着十分搭调,有品味。”
  卫宗恒笑着不语,只是把眼睛睨视着米兰,嘴里啧啧作声。
  “怎么了,卫先生?很难看吗?”米兰被他看得心虚,怯怯地开口问道。
  “当然不是。你今天的打扮十分出众、漂亮。”卫宗恒微笑着赞美米兰,然后又转头看向温蒂,衷心地赞扬了一句:“很好,温蒂,你也很美。”
  温蒂心里知道卫宗恒说“很好”的意思就是赞扬她懂得自己应该处着的位置以及对应这个所处的位置而挑选的衣服很好、很合适。
  发布会在香格里拉二楼的宴会厅举行。首先是媒体见面会,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商业性的自助酒会。1000多平米的宴会大厅里灯火辉煌,一排排陈列整齐的美酒佳肴,花红柳绿;一个个光鲜照人的名士淑女,衣香鬓影;宾客中除了邀请的商贾名流之外,就是两家公司的菁英成员和高层主管。他们大多数也都成双结对,手里擎着酒杯,穿梭游曳在人群之中,彼此打着招呼,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
  初识这样的气氛,米兰不太习惯。灯光太亮,她连一个可以想要躲藏的地方都没有,直赤赤地站在人群中间,不停有相识的同事或是不相识的青年男人走来搭讪,让她不由地心慌意乱,困窘难受。那些相识的同事固然能够聊上几句,但是言语之中,对米兰都是小心翼翼或是暗藏珠玑。
  米兰蓦然有一种上了卫宗恒当的感觉——这样地随着他前来参加酒会,落在公司众人的眼里,又不知会生起多少闲言碎语?即使她想要避开嫌疑,可是他却偏偏还要时不时地在众人面前做出一些亲昵关心的神情举动,引人误会。
  这时候,卫宗恒不在米兰身旁。他正在酒会上跟别人应酬交际,温蒂是他的首席行政助理,紧随其后地在暗处提醒卫宗恒。
  ——正向您走来的那个穿着浅灰西服的秃顶男人是市府公共关系部的部长;那个拿着玫瑰花,正朝您微笑的女人是锦盛发展段老板的情妇;大厅左侧柱子旁边的那个人是规划局新上任的一把手,您需要过去打声招呼……这就是商业自助酒会的特色,很多时候,很多生意或是人际关系就在这样的流光交觚之中达成一致。
  米兰有些郁闷——同样是助理、秘书,温蒂克尽职守,进退有序,而自己充其量,也不过就是一个穿着低胸晚礼服的漂亮“花瓶”。
  她的酒杯里盛着一种粉红色的鸡尾果酒,味道偏甜,裹在嘴里,后甘十足。米兰不懂饮酒,也不擅饮酒,但是因为无聊郁闷,果酒的味道又不错,所以,一杯接着一杯地喝了不少。
  卫宗恒回头看看米兰,见她在不停地喝酒,脸上不由地露出一种诡然的得意之色。
  “小姐,您喝的这种鸡尾果酒里面混和了马尔白兰地,色泽漂亮、口感清香,但是后劲也很足。”有个侍应BOY善意地提醒她。
  “谢谢。”米兰回头看了他一眼,笑笑,把手中的酒杯放下。头真的有些眩晕,身体也不由地摇晃了一下。
  那个侍应BOY一把将她扶住,关心地问道:“小姐,您没事吧?”
  米兰努力地站稳住,想要说“自己没事”。但是,她发现自己其实已经有些醉了。
  酒会的高潮,终于来临。圆舞的音乐响起,舞会开始。
  卫宗恒走过来,十分绅士地向她伸出单手,邀请她跳舞。米兰的心里一颤,忽然生起一种幸福的感觉。
  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大学四年,从来没有一次会被男生邀请过跳舞。她并不是没有心仪的期待,而是,所有心仪的期待到了最后总是以失望而告终。这本来就是一个以“貌”取人的年代。
  23年了,在如此的盛装之下,在薄薄的酒醉之间,米兰第一次被一个成熟男人伸手相邀而舞的一刻,她真的感觉自己很幸福。
  华尔滋的音乐是她熟悉的旋律。以前,父亲还没有下岗,母亲也还有工作,家里的条件并不是十分的困难。父母宠她,曾经把她送去小城的少年宫,学过跳舞。
  米兰的舞步,起初还有些生疏。但是音乐流动,身影翩翩,进退旋转之间,她的感觉越来越好,舞姿也越来越娴熟。这让卫宗恒十分的惊讶——他完全没有料到米兰竟是一个舞林高手。他自己也是久经舞场,所以两个人的配合竟然如行云流水般顺畅,如云霞飞彩般光辉,潇洒自如,典雅大方,那些漂亮华丽的旋转更是惹得酒会上的宾客频频报以关注的眼神和由衷的称赞。
  卫宗恒在米兰的面前一直保持着君子风度,身体的接触也是恰如其分,不会很暧昧,也不会太生疏,这让米兰本来有些不安的心思也彻底地放下了。
  在这样金碧辉煌的夜晚,在这样优美动听的圆舞曲下,带着三五分的酒意,快乐地旋转着,好像是一个公主般的*,好像一个公主般的陶醉。
  她真的醉了。混合了马尔白兰地的果酒,后劲猛烈。一曲结束,米兰的身体有些酥软地轻轻倚靠在卫宗恒的肩膀,慵懒无力。
  卫宗恒低头看她,显然是化了妆,唇膏、眼线、眼影、胭脂无一不少,但是她的脸还是那样地天然清秀,而且,因为酒醉的原因更是增添了一抹酒色嫣红的娇媚。
  真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卫宗恒的心神一荡,淫念顿生。众目睽睽下,他便扶着米兰从舞场之中退了出去。

17、醉后,被老板扶进房间。(2)
米兰醉了,身体轻地像是秋天明净的空中飞过雁儿时掉下来的一根羽毛。随着风儿,她的身体摇摇晃晃,摇摇晃晃地飘着,没有方向。有时候往上,有时候往下,有时候往前,有时候又往后,时不时地还会旋转一下,继续飞舞。最后,尘埃落定,身体便深深地陷在秋天温和日头暖和过的草垛上,盈盈地微笑。
  其实也没有安静一会儿。身体醉了,睡了,但灵魂却又千辛万苦地爬起来,拼命地寻找起自己的肉体。也许,这只是一个梦,她恍恍惚惚地随着飘渺的圆舞曲陷入光怪陆离的迷宫之中,一边走,一边抚摸着陌生的城墙,追随着阳光一路蹉跎,一路迤逦。
  可是,她终究还是失去了方向,疲惫而无助,失望而困顿。蓦然地,天空中响起熟悉的鸽哨,清脆响亮,大雁重新飞回,灵魂归于肉体,有一个十分熟悉,让她安心的声音轻轻地呼唤着她的名字:“米兰……米兰……”
  米兰的眼皮儿那么沉重,勉强地睁开,入目的全是纸醉金迷的颜色。天花板上鎏金色的吊灯摇摇晃晃,让她的人也随着飘飘荡荡,没有安定。但是,终究是醒了,只是不知道身在何处?远远地还有圆舞曲的音乐传来,倒像是水上的波纹一样,一下一下地挤压过来,一下一下地把她摇醒。
  过了很久,突然地一个激灵,她猛得拥着厚厚的被褥坐了起来,惊声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没有人回答她,只有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米兰使劲地摇晃着自己已经疼痛欲裂的头,然后才想起香格里拉二楼的自助酒会、甜味腻人的果酒、轻松流畅的圆舞音乐和自己轻盈得像要飞起来一样的旋转舞步,还有……卫宗恒……
  “啊!”
  一念及此,米兰不由地惊叫一声,迅速掀开被褥,低头去看自己——衣物都还在。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环顾四周。
  这是一个豪华漂亮的酒店单间。米白色细纹的墙纸、鎏金焕彩的灯饰,还有宽大柔软的双人床……究竟是谁把她带到这儿来的?卫宗恒吗?米兰的心再一次被紧张地提了起来,而浴室里的流水声突然地停止了下来。
  “你醒了,米兰?”从浴室里走出来的人,却是温蒂。
  米兰起初以为是卫宗恒。她心里作了最坏的打算——他会像上次一样,裸露着身体出现在她的面前。
  刚才那一刻,她紧张地连心脏都仿佛要跳出胸膛来似的,当看到是温蒂时,她才真正安心,放松下来。也许是太过紧张了,绷紧的弦一旦完全松开,还有些无措的感觉,她的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
  温蒂一改平时的冷漠,走过来,十分善解人意地坐到米兰的身旁,拥着她的双肩,把她揽到自己怀里,轻轻地拍着她,说道:“傻孩子,哭什么?不是什么都好好的吗?”
  米兰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哭?流了一下眼泪过后,心情却舒服多了。
  “温蒂姐,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儿?”稍顷,她好奇地问温蒂。
  温蒂回答她:“这是香格里拉大酒店的客房。你喝醉了,是卫先生把你带到这儿来的。”
  “嗯,后来呢?”米兰的心里十分紧张。
  “舞会之前,我就发现你好像喝醉了酒,晕晕乎乎地不对劲。所以,一直都在暗中注意着你。后来,我又看到卫先生把你带上了这间客房,也就一路跟随而来。”温蒂迟疑了一会儿,突然长吐一口气,有些自嘲地说道:“说实话,我一直都在房间门口犹豫
章节目录

小提示: 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

热门科幻小说
完本科幻小说